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96章:战略上的欺骗【二合一】
    为何魏国率先出兵攻打的对象,会是【大魏宫廷】齐国?!

    世人无不对此大感意外,而其中最紧张的,莫过于齐国人。CO

    四月末,当「魏国对韩齐宣战」的消息经齐国的商贾传回王都临淄后,齐王吕白又惊又怒。

    惊的是【大魏宫廷】,魏国在跟韩国展开了近三年的国境对峙后,最终居然率先对他齐国用兵,这事别说齐国想不到,纵观整个中原,又有几人能够预料到?

    怒的是【大魏宫廷】,齐王吕白隐隐能够猜到几分魏国率先对他齐国用兵的原因,即所谓的「柿子得挑软地捏」——这岂不是【大魏宫廷】说明,魏王赵润根本就不曾将他齐国放在眼中么?

    这简直岂有此理!

    但惊怒归惊怒,在冷静下来之后,齐王吕白亦难免有些惶恐不安,毕竟他齐国即将面对的,那可是【大魏宫廷】魏国这个如今名副其实的中原霸主。

    越想越不安,齐王吕白立刻召见了赵昭、田讳、高傒、管重、鲍叔、连谌等人,在宫殿内商议对策。

    在宫殿内,待齐王吕白讲述了现如今所面临的境况后,诸士卿的心情颇为沉重。

    别看近几年齐国在对外方面也算出彩,比如赢得了那场持续两年的「齐楚之战」,可问题是【大魏宫廷】,楚国的军队能够跟魏国的军队相提并论么?

    “不知魏国准备调动哪支军队进攻我大齐?”士卿鲍叔皱着眉头说道。

    听闻此言,右相田讳神色凝重地说道:“不出意外的话,将会是【大魏宫廷】「魏武军」。”

    “魏武军……”

    殿内诸士卿低头沉思。

    魏武军,乃是【大魏宫廷】魏国的招牌军队,在魏国国人的心目中,没有任何一支军队可以比超魏武军,哪怕是【大魏宫廷】魏王赵润一手创建的商水军这支令整个中原都为之战栗的强军,在魏国国内的声望,也不及魏武军。

    在环视了一眼殿内的诸同僚后,右相田讳徐徐讲述了有关于魏武军的情报:“魏武军,编制为五万人,前主帅乃禹王赵佲,赵佲病故之后,由军中上将韶虎,接掌军权……除韶虎外,魏武军中尚有龙季、羿孤、赵豹等几名老将。……在这几名魏国老将当中,韶虎勇谋兼备,颇具帅才,当年在魏韩两国所发生的第二次北疆战事中,便由韶虎担任主帅,魏公子……不,如今的魏王赵润,亦曾屈居韶虎麾下担任副将,可想而知,这韶虎绝非善于之辈。除韶虎以外,魏武军最具名气的将领,乃是【大魏宫廷】羿孤,此人擅长奔袭诡谋,当年楚国的寿陵君景舍攻打魏国时,就曾在雍丘一带被羿孤百般骚扰,防不胜防。……至于龙季与赵豹,名声相对较小,前者擅长固守,后者擅长攻坚……”

    殿内诸士卿一言不发地听着右相田讳的讲述。

    说实话,魏武军的名气还没高到让他们谈之色变的地步,若仔细分析下来,其实魏武军也不是【大魏宫廷】不可战胜:魏将韶虎虽然是【大魏宫廷】一位帅才,但终究不如已故的禹王赵佲;羿孤虽善于奔袭诡谋,但齐国也不是【大魏宫廷】就没有能够招架的将领;至于龙季、赵豹等等,也是【大魏宫廷】无需细表。

    平心而论,在魏国的统帅当中,中原各国最忌惮的,其实也就那么几人而已。

    其中,首位便是【大魏宫廷】魏王赵润——在这世上,虽然有魏王赵润不曾击败的他国的将领,但是【大魏宫廷】迄今为止,也未曾有任何一名将领打败过这位极其擅长用兵的魏国雄主。

    楚国的项末、景舍不曾,齐国的田耽不曾,韩国的李睦、乐弈不曾,秦国的公孙起、王戬亦不曾。

    但幸运的是【大魏宫廷】,这位可怕的魏国统帅,如今已经脱下了战袍,换上了王袍,若无意外的话,应该不会再出现在魏国的军队当中,这对于任何一支与魏国交兵的军队而言,都是【大魏宫廷】一件非常幸运的事。

    就像近阶段正在协助齐国操练北海军的韩将暴鸢曾经说过的:只有当你亲自面对他(魏公子润),你才能切身体会到,何谓无懈可击的绝望!

    而继魏王赵润之后,魏国的名帅就要数南梁王赵佐,此人阴狠狡诈,为了胜利不择手段,是【大魏宫廷】非常难以对付的类型。

    但除此之外,魏国实际上也再没有可称之为「无懈可击的统帅」——像魏忌、司马安、伍忌、屈塍、庞焕等等,这些人固然是【大魏宫廷】极其优秀的将领,但就战略层次而言,这些魏将比较魏王赵润、南梁王赵佐,固然还是【大魏宫廷】逊色不少。

    因此,在听说魏国仅仅只是【大魏宫廷】出动魏武军进攻齐国的情况下,殿内诸人既有些如释重负,同时也难免有种被看轻的感觉——你赵润真以为,区区一支五万人的魏武军,就能击败我整个齐国么?!

    不过一想到距离他齐国国土不远的邯郸南郡,在邯郸、邺城、肥城三地仍然驻扎着魏国三支军队,殿内诸士卿可不敢掉以轻心。

    毕竟谁也不敢保证驻扎在那里的魏军,是【大魏宫廷】否会忽然挥军向东,攻打他齐国。

    “为何是【大魏宫廷】我齐国?韩国对魏宣战,魏国不应该是【大魏宫廷】对韩国用兵么?”

    士大夫连谌皱着眉头问出了在场所有人都想弄明白的问题。

    听闻此言,右相田讳看了一眼左相赵昭,见后者皱着眉头不说话,遂正色说道:“依我看来,这或许就是【大魏宫廷】魏王的高明之处!”

    在环视了一眼后,他解释道:“近两年来,自从魏韩两国在边境对峙起,韩国就在邯郸北郡与巨鹿郡增筑了一切本土作战的防御设施,以防备魏国的进攻,相信这一点,魏王应该也清楚。……是【大魏宫廷】故,魏王故意不攻韩国,而改攻我大齐,让韩国花费了足足两年增固的种种防御设施,无法起到任何作用。”

    “这只是【大魏宫廷】其一。”士大夫管重此时亦插嘴补充道:“其二,魏王看出了这场战争的关键,也就是【大魏宫廷】我大齐。我大齐地处山东,北面是【大魏宫廷】韩国,南面是【大魏宫廷】楚国,维系着这两个国家目前的输运沟通,倘若魏军一鼓作气攻下我大齐,便可以分化韩楚两国的兵力……就像右相大人方才所说的,魏王的眼光相当毒辣,他深知韩国试图诱使他魏国对其发动进攻,故而提前在国内部署了防御,但魏王偏偏就反其道而行……倘若管某没有猜错的话,魏王的第一步战略固然是【大魏宫廷】对我大齐用兵,而第二步战略,十有八九就是【大魏宫廷】针对楚国……至于韩国,恐怕韩王也是【大魏宫廷】被魏国给摆了一道。”

    在听罢管重的分析后,殿内诸人进一步认识到了魏王赵润的毒辣眼光,他们必须承认,这位魏国的君主,不愧是【大魏宫廷】极擅兵法的统帅,轻而易举就找到了「齐韩楚三国同盟」的薄弱点。

    “……这可不妙。”

    士大夫鲍叔皱着眉头说道。

    他也明白,韩国牵制魏国的仰仗,无非就是【大魏宫廷】他们提前做好了本土战争的准备,可问题是【大魏宫廷】,倘若魏国根本不进攻韩国,那么,韩国此前所做的一切准备,就全部成了白费心机——而在毫无提前准备的其他战场,韩国根本没有牵制魏国的可能性。

    就比如说,魏国的魏武军即将进攻他齐国,韩国救是【大魏宫廷】不救?倘若韩国见死不救,那么,魏国便可以轻易攻下齐国,分割韩国与楚国,采取各个击破的战术;反之,倘若韩国选择放弃本土的防御设施,救援齐国、且在齐国与魏军交战,那么,韩国十有八九无法达成此前牵制魏国的目的——因为在其他战场,韩国的军队并没有多大的胜算。

    正因为这个原因,士大夫管重才会认为,魏王赵润这是【大魏宫廷】摆了韩国一道。

    很有可能,魏王赵润从来就没有要进攻韩国的打算,可他故意营造出欲进攻韩国的架势,就是【大魏宫廷】为了让韩国花费大量资金与精力,用足足两年光阴在邯郸北郡与巨鹿郡增固防御——在如今魏国选择进攻齐国作为第一突破口的情况下,韩国的本土防御设施毫无意义。

    “眼下该如何是【大魏宫廷】好?”

    齐王吕白终于问起了他最在意的问题。

    殿内诸人沉默了片刻,随即,上卿高傒微微吐了口气,捋着胡须沉闷地说道:“事到如今,唯有前往魏国,但愿能劝说魏王停止对我国的进攻……最起码,拖延魏国对我国用兵的日程;除此之外,再派人联络韩、楚两国,等待两国的援军……”

    除左相赵昭外,殿内诸人闻言皆微微点了点头,他们必须承认,若没有韩、楚两国的援军,单凭他齐国一己之力,纵使有鲁国帮衬,也是【大魏宫廷】无法阻挡魏国的军队的——当今这个时代,已非是【大魏宫廷】像几十年那样,任他「齐鲁联军」横行无忌的时候了。

    五月中旬,驻扎在河套的魏武军,遵照魏王赵润的王令,乘坐运兵船,沿着大河顺流而下,在卫国境内的「沧亭津」靠岸停泊。

    值得一提的,这件事魏国并没有取得卫国的同意,纯粹就是【大魏宫廷】知会了卫国一声——自从卫公子瑜过世之后,魏王赵润看待卫国的感情就已经变得非常淡了。

    但出乎意料的是【大魏宫廷】,卫王费非但没有因此而恼怒,反而,他为了一如既往地讨好魏国,还派遣官员押运钱粮前往犒赏魏武军。

    在跟那名卫国官员碰面的时候,韶虎有意无意地提及联合出兵的事,毕竟碍于魏卫同盟,且如今又是【大魏宫廷】在卫国境内,韶虎多少得招呼一声。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大魏宫廷】,那名卫国官员委婉地告诉他:卫国的兵力自守尚且不足,实在无力协助魏军。不过,他卫国愿意给魏军提供一部分粮草。

    听了这名卫国官员的话,韶虎心中着实有些鄙夷。

    固然,卫国的军队无论人数还是【大魏宫廷】素质都不足以跟魏国相提并论,但凑个四五万军队跟随魏军出征,这还是【大魏宫廷】没有问题的,很显然,卫王费这是【大魏宫廷】‘预见’到魏国与韩国的战争,担心他卫国——确切地说应该是【大魏宫廷】他所在的王都濮阳——受到韩国的进攻,是【大魏宫廷】故不敢轻易调兵。

    出于心中的不渝,韶虎淡淡说道:“既然贵国不愿出兵相助,那么,我军攻陷的东郡土地,也就归属我大魏所有……”

    “应该的、应该的。”卫国官员点头哈腰地说道。

    『当真是【大魏宫廷】连摇旗助威都不够资格啊……』

    看着那名卫国官员离去的背影,韶虎忍不住摇了摇头。

    此时他心中也难免有种古怪的感觉:似这种毫无助益的盟国,要来何用?

    在旁,魏将龙季似乎是【大魏宫廷】看出了韶虎心中的想法,感慨地说道:“这个国家啊……已经不成了。”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卫公子瑜一死,卫国就不成了。”

    其余魏将听闻,纷纷点头附和。

    倘若卫公子瑜在世,卫国岂会如此懦弱?

    “真是【大魏宫廷】可惜了……”

    韶虎微微摇了摇头。

    的确,倘若卫公子瑜依旧在世的话,他绝对会聚集兵力,协助魏国攻打齐国——一方面是【大魏宫廷】帮助魏国,另一方面,也是【大魏宫廷】趁机扩大他卫国的领土。

    卫公子瑜向来是【大魏宫廷】一位颇具野心的人。

    只可惜,卫公子瑜早在几年前就在卫国的内乱中过世了,使得魏国此番对齐国用兵,失去了一位不弱的援手。

    在感慨了片刻后,韶虎立刻下令大军向东挺进,准备攻打齐国东郡的「柯邑」。

    尽管魏武军初来乍到,非但没有用于攻城的战争兵器,甚至于,五万编制的军队目前只不过抵达了两万余人而已,可即便如此,柯邑的守军还是【大魏宫廷】望风而逃,让韶虎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了城池。

    这也难怪,毕竟似「柯邑」这种小县,城墙不过两三丈高,守城士卒不过数百人,如何挡得住魏武军?就算魏武军并未全员到齐,他们也无力招架。

    此后没几日,似「寿张」、「谷城」、「须昌」等东郡西部的几座县城,很快就相继沦陷,纷纷被魏武军占领,这几座城池的城头上,也竖起了魏国的旗帜。

    不夸张地说,魏武军在攻打这几座城池时,也几乎没有花费什么力气,每次都是【大魏宫廷】当他们大军抵达敌城之后,尚未进攻城内就发生了慌乱,所谓的攻城战,也仿佛是【大魏宫廷】一场闹剧,守城的齐军几乎是【大魏宫廷】一触即溃。

    一直到抵达「无盐县」,似魏武军这种轻松夺取城池的势头,才稍稍受挫。

    这不奇怪,因为韶虎等人即将攻打的「东郡无盐」,曾经乃是【大魏宫廷】卫公子瑜的驻城,当年卫公子瑜特地增固了城池,准备将无盐城作为他挥军进攻齐国的大本营。

    只是【大魏宫廷】遗憾,似卫瑜这位抱负远大的卫公子,壮志未酬,就死在了他卫国的内乱当中,更悲哀的是【大魏宫廷】,他死后不久,齐国的使者冯谖,就造访了卫国,通过其三寸不烂之舌,以非常小的代价,最终让卫王费同意将卫公子瑜好不容易打下来的东郡,又交还给了齐国。

    而就在魏将韶虎率领魏武军攻打「东郡无盐」的同时,在韩国的巨鹿城一带,韩将乐弈正皱着眉头,观阅着刚刚得知的消息。

    “魏武军攻打齐国东郡?”

    在仔细看了几遍细作送来的密信后,乐弈的脸上露出几许微妙的神色。

    其实早在半个月前,他就已经听说,魏国的王都雒阳于四月初正式对他韩国宣战,得知此事后,他立刻就下达将令,命邯郸北郡与巨鹿郡的守军提高警惕,防备魏国进攻——事实上,在三月初韩国宣布对魏国宣战之后没多久,这两个郡的守军就已经做到了相应的准备。

    可乐弈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大魏宫廷】,虽然魏国对他韩国宣战,但驻扎在邯郸、邺城、肥城三座城池的「河内军」、「鄢陵军」、「镇反军」,却依旧是【大魏宫廷】毫无异动。

    为什么不进攻?!

    乐弈有点想不通,明明魏国已经对他韩国宣战了不是【大魏宫廷】么?

    为什么不进攻?

    就在他颇有些疑神疑鬼之际,派遣出去的细作,终于送回了「魏武军进攻齐国东郡」的消息,这大大出乎了乐弈的意料。

    魏国不打他韩国,居然进攻齐国?

    难道之前魏国对齐国宣战是【大魏宫廷】来真的?而不是【大魏宫廷】恐吓齐国?

    『……等等!』

    皱了皱眉,乐弈好似是【大魏宫廷】忽然想到了什么,几步走到桌案旁,目视着一副相对详细的中原各国地图,眯着眼睛审视着。

    『原来……是【大魏宫廷】这样吗?』

    在足足审视了好一会后,乐弈这才徐徐抬起头来,素来稳重而自负的脸上,泛起几分苦涩。

    『被骗了……不,魏王赵润欺骗了整个中原!他从未想过要进攻我大韩,他真正的目的,是【大魏宫廷】要我国迫于无奈,主动进攻他魏国……』

    想到这里,他神色复杂地看着地图上「邯郸」、「邺城」、「肥城」三个城池标记。

    曾几何时,他误以为这三座城池是【大魏宫廷】魏国进攻他韩国的桥头堡,可直到如今他才幡然醒悟:这三支魏军,其实反过来是【大魏宫廷】牵制他韩国的军队的!

    是【大魏宫廷】的!

    这三支魏军,其实接到的王令,是【大魏宫廷】防守!

    “砰!”

    纵使是【大魏宫廷】乐弈,此时亦忍不住用拳头狠狠砸了一下桌子。

    他无法再做到冷静。

    就因为判断错了魏国的战略意图,他韩国花了足足两年时间,在邯郸北郡与巨鹿郡所增固筑造的本土作战用防御设施,全都化为了无用功,这岂是【大魏宫廷】一个「恨」字就足以表达心中的愤懑?

    『那么……该如何向大王禀报这件事呢?』

    双手环抱在凳子上坐下,乐弈徐徐吐出一口气,颇感觉头疼。

    他不难想象,当韩王然在得知此事后,将会是【大魏宫廷】什么样的心情。大魏宫廷最新章节请去大魏宫廷网址:Www.BiQuYun.Com
友情链接:管理资料下载  电脑爱好者之家  神豪之娱乐天下  战神狂飙  美食供应商  明朝败家子  三国高校传  笔趣阁  寸芒  中世纪崛起  创世中文网  盛唐风华  电脑爱好者之家  重生修仙我为王  漂亮女人  最强终极兵王  经典古诗词  花都最强医圣  汉乡  理财知识  男性健康  工作总结  从全球高武开始  三国高校传  逆天铁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