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205章:虚虚实实(二)【二合一】
    “大王?”

    见韩王然似乎有点神游天外,丞相张开地轻声唤道。

    韩王然回过神来,微皱着眉头思索着。

    起初他并未在意,但卫卿马括的话,却让他对元邑侯韩普产生了几许怀疑:元邑侯韩普设计赚杀李褚、并且将元邑兵将绑上其造反行为的那招计谋,总觉得有点超乎元邑侯韩普的水准。

    要么是【大魏宫廷】这些年来元邑侯韩普一直是【大魏宫廷】深藏不露,要么,就是【大魏宫廷】有高明的谋士在其出谋划策。

    而疑点就在于,倘若果真是【大魏宫廷】后者,那名谋士的手段相当厉害,这等利害的人物,为何不投奔其他人,却偏偏要投奔元邑侯韩普这个早已失去了大靠山、且正在被蓟城针对的人呢?——这名谋士的目的是【大魏宫廷】什么?

    “嘶——”

    韩王然轻轻吸着气,剧烈的思考,让他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仿佛针刺一般。

    “静观其变。”他沉声说道:“告诉司马弢,叫他无论用什么方式,务必要守住下曲阳……”

    下曲阳位于联通邯郸郡与代郡的要道,就算元邑侯韩普占据了井径关,切断了这条要道,但蓟城还是【大魏宫廷】可以通过下曲阳,走代郡、前往雁门郡——只是【大魏宫廷】这条路远没有经井径关前往雁门郡那么便捷而已。

    但若是【大魏宫廷】连下曲阳都丢了,那韩国可就麻烦了,万一到时候秦国加大对雁门郡的攻势,蓟城将无法尽快支援雁门郡——相比较元邑侯韩普这个癣疥之疾,这才是【大魏宫廷】大麻烦。

    “……至于元邑侯韩普那边,叫司马弢尽量稳住他吧,待等来年开春之后,蓟城便会派兵征讨……”说到这里,韩王然顿了顿,问丞相张开地道:“秦开现下在何处?”

    “仍在境外北地修缮商路。”丞相张开地回答道。

    他口中的境外北地,即是【大魏宫廷】指上谷、渔阳两郡北方的境外土地,自去年韩国与北方高原上的异民族展开了贸易之后,韩国就开始在国境外修缮道路了,毕竟魏国的崛起已经告诉了中原国家一个真理:想要富,先修路。

    “唔。”韩王然点点头说道:“宫廷派遣知会秦开,叫秦开做好出兵准备,待来年开春后……讨伐元邑。”顿了顿,他又有意叮嘱道:“除此之外,派遣盯着元邑侯韩普,打探一番,看看他意欲何为。至于其他的……莫要打草惊蛇。”

    『打草惊蛇?』

    丞相张开地疑惑地看了一眼韩王然,困惑于这位君主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但见韩王然用手揉着额头,露出一副疲倦的样子,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大魏宫廷】没有再追问下去。

    在韩王然的授意下,蓟城朝廷很快就表达了对元邑侯韩普的不满,不过暂时还未将其钉死于「叛臣」的名义下,只是【大魏宫廷】勒令元邑侯韩普立刻解散手中军队,交割给下曲阳的司马弢,立刻前赴蓟城——从表面上看,似乎还愿意给元邑侯韩普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但是【大魏宫廷】几日后,当元邑侯韩普得知此事后,对此却不屑一顾。

    解散手中军队前往蓟城?

    这还能回得来?

    蓟城的那些士卿老爷莫不是【大魏宫廷】将他当傻子耍?

    事后,元邑侯韩普冷笑着将这件事告诉了张启功与北宫玉,纯粹将此事当做笑料。

    然而,张启功却笑不出来。

    “出乎意料啊……”张启功对北宫玉说道:“蓟城竟然只是【大魏宫廷】以其朝廷的名义下令……”

    北宫玉亦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不可否认,他俩就是【大魏宫廷】在下饵钓鱼,想看看蓟城那边是【大魏宫廷】否会颁布针对元邑侯韩普的王令——当然,他们并不指望韩王然与蓟城的公卿傻到这份上,让韩王然不惜冒着其诈死之计泡汤的危险来下达王令,他们只是【大魏宫廷】期待这蓟城那边‘假借’韩王然的命令下达王令。

    别看是【大魏宫廷】‘假借’,只要通过蓟城那边对征讨元邑侯韩普的力度,他们大致也可以估测出韩王然的死到底是【大魏宫廷】真是【大魏宫廷】假。

    可没想到的是【大魏宫廷】,蓟城那边并没有按照他们想的那样,借韩王然的名义行事。

    “看来是【大魏宫廷】我方的力度不够大。”北宫玉对张启功说道。

    张启功点了点头,转头对元邑侯韩普说道:“谣言之事,不知君侯安排地如何了?”

    元邑侯韩普恭谨地说道:“已经叫人放出去了。”

    他俩所说的谣言,即是【大魏宫廷】诋毁韩王然的谣言。

    由毒士张启功亲自执笔的这则谣言,自然是【大魏宫廷】狠毒非常,他在谣言出对比了韩王然当政前后韩国的境况,大抵来说,就是【大魏宫廷】指韩王然亲自执政前,韩国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而待等韩王然亲自执政之后,韩国的经济与国内百姓的生活条件却是【大魏宫廷】一落千丈——他从这个角度,来诋毁韩王然乃是【大魏宫廷】一名不学无术的昏君。

    不得不说,论颠倒黑白,作为法家子弟的张启功,倒也是【大魏宫廷】其中好手。

    不可否认,其实他所提出的依据,句句属实,可问题是【大魏宫廷】,韩国国力这些年来一落千丈的原因,真的是【大魏宫廷】因为韩王然么?

    还不是【大魏宫廷】因为康公韩虎、釐侯韩武几次攻打魏国却战败而导致的?跟韩王然有什么关系?韩王然接手韩国的时候,韩国就已经是【大魏宫廷】这么一个烂摊子了。

    但张启功却故意忽略了这一点,引导舆论攻歼韩王然,硬生生要将一顶「昏君」的帽子扣在韩王然的脑袋上,以方便元邑侯韩普后续的「另立新君」的计划。

    正所谓百姓云从,在元邑侯韩普派出心腹人不遗余力抹黑韩王然的情况下,元邑、宜安一带的韩国百姓,对韩王然的看法大为改为。

    就连元邑侯韩普本人,都没有想到竟然会那样顺利。

    不过对此,张启功与北宫玉却不意外。

    因为他们很清楚,韩国近几场跟魏国的战事战败后,韩国朝廷为了支付赔偿给魏国的高额赔款,理所当然加重了税收,其中再加上某些大贵族为了弥补自己家族在战争中的损失,偷偷增加苛捐杂税,使得韩国百姓民怨载道。

    所谓民心,其实就是【大魏宫廷】这么一回事:你让百姓过得好,百姓就拥护你;你让百姓过不下去,百姓就骂娘,甚至于当活不下去,百姓也会铤而走险、揭竿作乱。

    而韩国这些年来,由于将「对魏国的赔款」以及「弥补战争损失」这两大损耗转嫁在国内民众身上,这导致国内百姓怨气极大。

    今年韩王然为何迫于无奈对魏国宣战,希望转移国内的矛盾?

    难道真的只是【大魏宫廷】因为魏韩两国商贾的那场经济战争?

    当然不可能!

    区区半年左右的经济战争,当真能够击垮一个国家么?摧毁这个国家的本土经济么?

    事实上,魏韩两国商贾的战争,其实只是【大魏宫廷】压垮韩国这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此前韩国的百姓就已经很艰难了,而这场经济战争,进一步加大了韩国民众生存的难度,这才逼得韩王然不得不对魏国宣战。

    因为他再不对魏国宣战、转移国内的矛盾,国内那些走投无路的百姓,很有可能就要暴乱了。

    这才是【大魏宫廷】最根本的原因。

    正因为本来就对国家、对王室抱有种种怨恨,因此,当元邑侯韩普派出的人传开诋毁韩王然的谣言时,元邑、宜安附近一带的韩国百姓当然会接受这个观念:他们这些子民都要饿死了,管理这个国家的王不是【大魏宫廷】昏君又是【大魏宫廷】什么?

    这些无知的百姓又哪里晓得,这件事根本不关韩王然的事。

    除了诋毁韩王然以外,在张启功的建议下,元邑侯韩普也不忘笼络民心,而在当前韩国国情下,笼络民心的最好办法,无非就是【大魏宫廷】给予当地百姓活路,简单来说,即是【大魏宫廷】放粮、征壮丁。

    开仓放粮对应的是【大魏宫廷】老幼妇孺,让元邑侯韩普赚获善名,方便他出面诋毁韩王然。

    至于征壮丁,表面上是【大魏宫廷】给那些年轻人一条谋生的活路,而实际上呢,则是【大魏宫廷】元邑侯韩普为了扩充军队,毕竟想想也知道,待等来年开春,蓟城那边必定会派来征讨的兵马,在此之前,元邑侯韩普必须尽快强大起来,只有这样,他在张启功眼中才有利用价值。

    不得不说,张启功与元邑侯韩普决定搅乱的时间段选地极好,恰恰好蓟城那边因为天气关系暂时没有办法派兵攻打,而元邑侯韩普呢,却能在这段冬季,大肆征募那些家中缺粮的当地百姓入伍。

    这不,截止到年末,元邑侯韩普就征募了八千新卒,使他麾下的军队数量暴增到了接近三万人。

    然而即便如此,元邑、宜安这一带的韩国百姓,还是【大魏宫廷】在人前人后赞颂元邑侯韩普,竖起大拇指称赞这位君侯真乃是【大魏宫廷】爱民如子的邑君,让元邑侯韩普善名大涨。

    唯一的问题是【大魏宫廷】,元邑侯韩普对此付出了许多的粮草。

    但这不要紧,因为张启功早已派人联系了太行山另外一边的上党郡,让上党郡的姜鄙偷偷将粮草运到山上,再由元邑侯韩普麾下的心腹前去接收。

    若是【大魏宫廷】有人问起,就说这批粮草来自元邑侯韩普早前建立在太行山的秘密粮仓——除非是【大魏宫廷】蓟城那边派来的奸细,否则谁有闲心去证实元邑侯韩普所说的话是【大魏宫廷】否真实?对于当地的百姓以及元邑侯韩普麾下的士卒而言,只要能填饱肚子粮食充足,这就足够了。

    正因为有魏国上党郡的暗中资助,元邑侯韩普大肆扩充军队,非但没有陷入缺粮的局面,反而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流民前往投奔,这让下曲阳的司马弢大感惊愕:元邑侯韩普,他哪里来那么多的粮食?

    而在此期间,蓟城派来的细作,则事无巨细地将有元邑、宜安一带的动静通通报之蓟城,呈递到韩王然的卧榻旁。

    在仔细看罢这些情报后,韩王然疲倦地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头,对在旁的卫卿马括说道:“不幸被寡人料中,元邑侯韩普……怕是【大魏宫廷】已暗中投靠了魏国。”

    听闻此言,卫卿马括大感惊愕。

    韩王然遂解释道:“你还记得韩普杀李褚时所说的那一番话么?他说他是【大魏宫廷】被逼无奈,又说要攻打蓟城除掉寡人这个昏君,为其伯父韩虎报仇。……可你看看他这两月在做什么?他在巩固防御……立志要除掉寡人这个昏君的他,所做的事居然是【大魏宫廷】守住已占据的城池。”

    “单单如此,并不能证明元邑侯韩普暗中投靠了魏国吧?”

    “不错。”韩王然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单单如此,的确不能证明元邑侯韩普暗中投靠了魏国,真正让寡人起疑的,乃是【大魏宫廷】他那批看似源源不尽、却又无法说清来历的粮食……说什么在太行山秘密建造了几个粮仓,这种谎言也只能蒙骗三岁小儿。倘若寡人没有料错的话,那些来历不明的粮草,十有八九来自太行山另外一边的魏国上党郡……”

    说到这里,他眯了眯眼睛,喃喃说道:“由此可见,在策反元邑侯韩普这件事上,魏国怕是【大魏宫廷】派出了一位了不得的臣子,且这名魏臣在其朝中的地位很高,比上党守姜鄙还要高,所以才能指使上党守姜鄙配合他的行动,暗中押送粮草给韩普……”

    听了韩王然对此事的剖析,卫卿马括敬佩不已,忍不住问道:“大王,您的意思是【大魏宫廷】,元邑侯韩普的作乱,乃是【大魏宫廷】魏国在背后教唆?臣不明白……既然魏国策反了元邑侯韩普,为何不叫韩普在关键时候倒戈,或者配合国境的魏军,对武安、柏人、巨鹿发动两面夹击呢?这样不是【大魏宫廷】更好么?为何要故意叫元邑侯韩普暴露?”

    “因为魏国的胃口更大。”

    韩王然看了一眼马括,沉声说道:“倘若寡人没有料错的话,元邑侯韩普,是【大魏宫廷】魏国故意抛出来试探前方路况的石子,为的,就是【大魏宫廷】来看看我蓟城的反应,由此推断,寡人故意叫人传出去的死讯,究竟是【大魏宫廷】真是【大魏宫廷】假……投石问路,哼,很高明的手段不是【大魏宫廷】么?”

    马括欲言又止,在犹豫了几番后,皱眉说道:“似这般,蓟城当如何应对?”

    韩王然想了想,平静地说道:“在元邑侯韩普背后指点他的人……或许就是【大魏宫廷】那名魏国的臣子,很不简单,笼络民心很有一手……”说到这里,他忽然想到了一人,问道:“那个人,到哪了?”

    马括犹豫了一下,这才小心翼翼地说道:“釐侯?……差不多快抵达渔阳郡了。”

    韩王然沉默了片刻,说道:“待他到了蓟城,你亲自迎他入宫,来见寡人。”

    “……是【大魏宫廷】。”

    片刻后,待等马括退下之后,韩王然拾起被褥上那几份情报,喃喃说道:“无论你是【大魏宫廷】谁,寡人都不会叫你得逞……”

    说罢,他面色微变,猛地用手捂着嘴。

    随即,一连串剧烈地咳嗽声,响彻这座宫殿。

    两日后的早晨,釐侯韩武的车驾,缓缓驶入了蓟城。

    在车厢内,釐侯韩武正襟危坐,一脸严肃,仿佛在思考着什么重大的问题。

    他那严肃的表情,唬地他的妻妾与儿女均不敢打搅。

    忽然间,马车缓缓停了下来。

    感觉到此事,釐侯韩武睁开眼睛,询问为他驾车的马夫以及在外保护的卫士。

    这些马夫与卫士,皆是【大魏宫廷】他当日逃到巨鹿城后,由巨鹿守燕绉亲自挑选的卫士,虽然燕绉口口声声说送他前来蓟城是【大魏宫廷】为了助他夺取王位,但釐侯韩武丝毫也不信。

    倘若燕绉果真要助他夺取王位,那么此刻,他燕绉人在哪?他的军队又在哪呢?

    他被燕绉这个过去的心腹爱将给卖了。

    或者说,是【大魏宫廷】燕绉用韩王然的死讯将他引诱回国——事实上在釐侯韩武看来,他义弟韩王然的死讯,十有八九也是【大魏宫廷】假的。

    但即便猜到了这些事,釐侯韩武还是【大魏宫廷】没有丝毫轻举妄动,一来是【大魏宫廷】此番跟随他前来蓟城的护卫,皆是【大魏宫廷】巨鹿守燕绉的心腹,二来,他也想见见他的义弟韩王然,亲口询问询问他:你到底想做什么?

    “釐侯,卫卿马括亲自来迎接您了。”车外的护卫,对釐侯韩武说道。

    『马括?上谷守马奢之子么?那个毛头小子,居然也混到了卫卿的高位……』

    釐侯韩武意味不明地哼了哼。

    片刻之后,就有人撩起了车帘,随即,卫卿马括朝着车厢内釐侯韩武抱了抱拳,看似恭敬地拜道:“釐侯。”

    “……”釐侯韩武上下打量着马括,微微点了点头。

    见釐侯韩武神色冷淡,马括也不在意,微笑着说道:“恭喜釐侯返国,末将已备好了酒水,为釐侯接风。”

    “……”釐侯韩武目不转睛地盯着马括脸上的笑容。

    虽然他久在魏国,不过却也知道马括如今是【大魏宫廷】他弟弟韩王然身边的亲近臣子,既然马括满脸笑容地前来迎他,那么很显然,他义弟韩王然根本就没有死。

    “好!”

    釐侯韩武很干脆地应道,干脆地让马括都有些意外,心下暗暗嘀咕:莫不是【大魏宫廷】被他看出来了什么?

    不得不说,马括太小瞧釐侯韩武了,釐侯韩武作为当年跟康公韩虎争夺大权的权臣,其眼界、城府又岂会差?

    在嘱咐了车厢内妻儿几句后,釐侯韩武干脆下了马车,示意马括立刻带他去那所谓的接风筵。

    途中,釐侯韩武坐在马上淡淡问道:“是【大魏宫廷】他让你来的?”

    马括张了张嘴,笑得有点勉强:“末将不知釐侯这话……”

    “哼。”

    釐侯韩武也不再多说什么,一直等到马括领着他来到王宫的偏僻小门时,他这才带着几分嘲弄看了一眼马括,看得马括很是【大魏宫廷】尴尬。

    在马括的带领下,釐侯韩武来到了韩王然歇养的那座宫殿,迈步走了进去。

    不得不说,此时的韩武,心情很是【大魏宫廷】复杂——其中更多的是【大魏宫廷】失望跟愤怒。

    他自认为他当年待义弟韩然不薄,一直都维护着这个弟弟,可是【大魏宫廷】这个弟弟,却在最后狠狠捅了他一刀,以至于使他沦为在魏人眼中毫无价值的人质。

    心中这股愤怒,迫使他的脚步越来越快,他恨不得立刻就冲到义弟韩然面前,揪住后者的衣襟质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可当他迈步走入内殿时,他忽然呆住了,因为他看到,他弟弟韩然正躺坐在一张卧榻之上。

    那模样,一下子就刺激到了韩武的回忆:当年他父亲韩王简,临终之前就是【大魏宫廷】这样躺坐在卧榻上。

    他走到卧榻旁,难以置信地看着弟弟那憔悴的脸庞,一时间,心中的愤怒退地一干二净。

    “义兄,对不住。”卧榻上的韩王然,微笑着说道。

    那笑容,那温柔的语气,就仿佛当年韩王简告诉年幼的韩武,说他不会有事……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釐侯韩武问道,语气中带着几分心痛,这让他自己都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此时,马括已搬来了一张凳子,釐侯韩武亦不客气,坐在凳子目视着弟弟,看着这个才三十几岁正当年的弟弟,那憔悴的脸庞。

    “只是【大魏宫廷】些许小疾而已。”韩王然咳嗽了两声,随即歉意地看着釐侯韩武,说道:“义兄,别怪我,当年若赎你回国,我未见得能夺回王权……”

    “……”釐侯韩武的嘴唇蠕动了几下。

    事实上他对此耿耿于怀,可是【大魏宫廷】看着此刻这般模样的韩王然,他却怎么也恨不起来,在神色复杂地盯着弟弟看了半响后,他怅然叹了口气:“罢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说罢,他岔开话题问道:“你假传死讯,并非只是【大魏宫廷】叫燕绉把我骗回国吧?为何假传死讯?是【大魏宫廷】因为魏国么?”

    韩王然点了点头,说道:“我设法联络了齐国与楚国一起对抗魏国,本来我打算吸引魏国的兵力,为楚国偷袭韩国创造机会,不曾想,却被赵润给看穿了……故而,我希望通过假传死讯的办法,希望能让魏国上钩。没想到,魏国太过谨慎……”

    说着,韩王然便将元邑侯韩普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釐侯韩武。

    釐侯韩武终究是【大魏宫廷】当年久在高位的权臣,眼界自然不同,当然也看得出元邑侯韩普那些举动背后的阴谋,当即就皱起了眉头。

    而此时,就听韩王然正色说道:“义兄,当年的事,是【大魏宫廷】我对不住你,但如今,国家,还有祖宗社稷,都需要你再次出面主持大局……这次我不方便出面,如今国内,就只有义兄你能够挫败魏国的阴谋,咳咳咳,否则,否则,我大韩这回,恐有覆亡之危……”

    说到这里,他目视着釐侯韩武,继续说道:“待度过此国难之后,我愿将王位归还义兄。”

    “……”

    纵使是【大魏宫廷】釐侯韩武在魏国做了几年无人问津的人质,心境方面已磨砺地波澜不惊,在听到这句话后,亦为之动容。

    然而连他都意外的是【大魏宫廷】,他此刻竟然根本都没有任何有关于王位的想法,反而心情因为韩王然的一句话,沉甸甸地坠地难受。

    “你……将死了么?”

    他的嘴唇微微颤抖。

    随即,待看到韩王然为之沉默后,他的手都忍不住开始颤抖起来。
友情链接:玄界之门  史上最强重生者  落秋中文  就爱读小说  作文吧  毕业论文网  99养生网  全职法师  开天录  回到地球当神棍  寒门崛起  经典语录  最强特种兵王  IT百科  南方财富网  电视指南  全球高武  绝世邪神  中世纪崛起  如意小郎君  牧神记  伏天氏  莽荒纪  落秋中文  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