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207章:魏齐泰山战场【二合一】
    魏兴安九年十二月初二,雒阳天策府参将翟璜,抵达了泰山郡的「卢邑」。

    除了此时并不在大营中上将羿狐以外,其余魏武军的三位大将,即韶虎、龙季、赵豹三人,皆亲自出营迎接,给足了翟璜面子。

    这也难怪,别看翟璜在天策府的职务只是【大魏宫廷】「参将」,而韶虎、龙季、赵豹却都是【大魏宫廷】大将军衔,但要知道,翟璜的这个参将,‘参’的可是【大魏宫廷】他魏国独一无二‘天将军’赵润,那能一样么?

    说起魏王赵润自封的这个‘天将军’,期间倒是【大魏宫廷】还有一段有趣的轶事。

    其实最初的时候,魏王赵润自封的也是【大魏宫廷】大将军,全称似乎是【大魏宫廷】「统率大魏诸路兵马车骑大将军」,但在临任命前,本来就对这件事相当不爽的礼部尚书杜宥,提出了异议,因为在他看来,赵润这个大将军,跟韶虎、司马安、伍忌等人的大将军职位太容易混淆——哪有君主跟臣子平起平坐的道理?

    这倒不是【大魏宫廷】杜宥故意挑刺,毕竟这个时代讲究名正言顺,倘若赵润身为魏国的君主,一定要自封一个大将军,那魏国的各路大将军们,就只能上表请求贬官了——因为他们无论如何都要比君主低一级嘛。

    为了避免这种可能成为天下笑谈的事情发生,内朝在经过商议之后,在赵润的这个‘大将军’上添了一笔,改成了‘天将军’,避免了举国魏将普遍都得贬一级的尴尬。

    如此一来,皆大欢喜,除了礼部尚书杜宥这位老臣仍在背后碎碎念。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在这件事中,最最兴奋的其实并非魏王赵润本人,而是【大魏宫廷】魏国的诸路兵将们,毕竟赵润自领天策府天将军的职务,这从某种意义上说,成为了魏国上上下下军职人员的大靠山——在这种情况下,谁还敢说武人不如文人?

    不得不说,由于魏王赵润重武,因此,魏国的兵将地位非常高,比同级别的文人还要高上一些,虽然谈不上重武轻文,但至少也极大地改变了因为武人文化程度普遍较低而导致被人轻视的社会现象。

    “劳几位将军出城相迎,末将翟璜,实在愧不敢当。”

    当日,远远瞧见韶虎、龙季、赵豹三人亲自出城迎接自己,天策府参将翟璜也很识相,在距离卢城还有几十丈的时候就翻身下来,并且在随后与韶虎等人见礼时,也是【大魏宫廷】持后辈礼,让韶虎、龙季、赵豹这三位老将心中都很满意。

    在寒暄了几句后,韶虎、龙季、赵豹三人遂拉着翟璜进城,期间说一些诸如「翟参将一路赶来辛苦」之类的客气话。

    不过事实上嘛,翟璜冒着天寒地冻从雒阳赶来泰山郡,途中倒也的确艰辛。

    在进城时,翟璜也曾注意城内的建筑,据他观察,这座城池似乎曾被人放火烧过,以至于城内的诸建筑,随处可见火烧的痕迹,除此之外,魏武军的士卒还在城内搭建了许多兵帐以及木屋,用以士卒的居住。

    “齐国的田耽,还真是【大魏宫廷】果断啊……”翟璜笑着说道。

    “可不是【大魏宫廷】嘛。”

    魏武军上将韶虎摇了摇头,回头指了指卢邑的城墙,苦笑着说道:“这座城池的城墙,好歹也有三、四丈高,当初尚未抵达此地时,我跟龙季他们说,攻陷了无盐固然值得庆贺,但接下来的卢县,才是【大魏宫廷】一场硬仗,没想到到了这里,齐国的田耽早就卷带着城内的百姓撤退了,临走前还放了一把火把城内烧地干干净净……”

    “最可惜的还是【大魏宫廷】城外的田地。”在旁的魏将龙季插嘴道:“当时距离秋收就只有一个月,谁能想到,那田耽二话不说就把即将成熟的作物给烧了……”

    “这正是【大魏宫廷】他的高明之处。”韶虎颇有些感慨地说道:“倘若他贪心于卢邑城外这一拨的稻谷,我军就能及时抵达,将他堵在城内……”说罢,他甚是【大魏宫廷】遗憾地摇了摇头。

    不得不说,齐将田耽在九月前后果断放弃防守卢县,这确实大大出乎了韶虎、龙季、赵豹等人的预料,在他们看来,田耽就算是【大魏宫廷】看在卢县城外田地里那些即将成熟的稻谷的份上,怎么也得守到十月中旬左右吧?

    可是【大魏宫廷】那田耽倒好,连卢邑带城外的田地一同放火给了少了,以至于待十几日后魏军姗姗来迟时,只看到一座焦城,以及城外的一片焦地。

    这彻底打破了韶虎原先的战术安排,以至于在后来的大半个月内,他只能叫麾下的魏武军尽可能地恢复城内的建筑,至少给士卒们准备过冬用的屋子——毕竟这次的对手乃是【大魏宫廷】齐国的名将田耽,纵使是【大魏宫廷】韶虎,也不敢夸口说能在年前击败后者。

    毫不夸张地说,田耽这一招,让魏武军最起码浪费了一个月的时间。

    随后,翟璜便跟随韶虎、龙季、赵豹三人来到了城内的帅所——一间临时搭建的木屋。

    在木屋内,韶虎等了为了给翟璜接风,早已准备好了一些菜肴,还有几坛产自上党的烈酒。

    可能是【大魏宫廷】见翟璜有点发愣,韶虎眨眨眼睛说道:“今日只是【大魏宫廷】为翟参将接风,平日里我等是【大魏宫廷】滴酒不沾的。”

    翟璜闻言微微一笑,也不在意。

    军中滴酒不沾,其实也未见得全是【大魏宫廷】裨益,毕竟酒这东西,能活络血液、使人兴奋,所谓酒壮人胆,临战前灌两口酒,纵使新兵也能豁出性命浴血杀敌;而在平日里,尤其是【大魏宫廷】对于在天寒地冻的环境下在外巡逻的士卒而言,酒甚至比棉衣还要重要。

    是【大魏宫廷】故,只要不是【大魏宫廷】喝得酩酊大醉、耽误了正事,魏国的军队基本是【大魏宫廷】不禁酒的,甚至于,还会额外给士卒发放一个水囊用来装酒——当然,反过来说,倘若一旦发现酗酒耽误了正事,魏军的军纪也是【大魏宫廷】绝对不会宽恕的,轻则鞭挞、重则剔除。

    因为是【大魏宫廷】战场先前,因此,招待翟璜的酒菜也并非很丰盛,大抵只有一些腌肉、腌菜、肉干等常见的军中菜肴,除此之外,韶虎还命人宰了几只在附近山林抓获的野味,让这桌接风宴,稍微看起来丰盛些。

    酒过三巡之后,韶虎开始旁敲侧击地试探翟璜此番的来意:“翟参将,你此番赶来前线,莫非是【大魏宫廷】陛下有何指示么?”

    听闻此言,龙季、赵豹二人皆有意无意地看向翟璜,神色稍稍有些紧张。

    这也难怪,因为他们自从九月前后‘接收’了这座被田耽一把火烧掉的卢县以后,就几乎再没有任何进展,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当然会有所紧张,毕竟他魏武军,那可是【大魏宫廷】他魏国名义上的「第一精锐」,在魏人当中的名声还要压过商水军。

    “陛下?”翟璜笑了笑,说道:“陛下的指示不早就送到诸位大将军手中了么?……「拿下泰山」!”

    “……”韶虎、龙季、赵豹三人对视一眼,颇有些讪讪地笑了笑。

    也不晓得是【大魏宫廷】为了避免再发生几十年前因魏王赵慷催促前线军队加紧进攻才导致的「上党战败」,亦或是【大魏宫廷】魏王赵润深知「后方指挥前线」的弊端,反正天策府从来不给前线制定什么具体的战术,只有一个大概的战略,就比如说最近,韶虎就接到了天策府的命令,仅仅四个字:拿下泰山!

    既没有具体的战术安排,也没有规定日期,宽松地让韶虎等人感觉有点怪怪的:那位陛下到底想不想打齐国?怎么看起来不太像呢?

    “翟参将。”韶虎亲自给翟璜倒了一杯酒,压低声音说道:“不介意的话,能否给韶某透个底?陛下他……真的是【大魏宫廷】打算攻打齐国么?还是【大魏宫廷】说,我魏武军其实就是【大魏宫廷】一个幌子?”

    听闻此言,翟璜不解地问道:“韶虎将军为何这么问?”

    只见韶虎与龙季、赵豹三人对视了一眼,随即在稍微犹豫了一下后,低声说道:“韶某索性就实话说了,翟参将,韶某不知陛下的意图,但单单用我魏武军攻打齐国……兵力不够啊。”

    说到这里,他示意护卫取来行军地图,索性就平铺在酒桌上。

    随即,他指地图上「卢邑」东侧大概四十里左右的「茌(chi)县」,正色说道:“眼下,齐将田耽就驻军在这座县城,不瞒翟参将说,十月下旬前后,韶某曾想过进兵攻打,但是【大魏宫廷】在打听了一下这附近的地形情况后,韶某只能放弃原来的计划……”

    说到这里,他见翟璜脸上露出不解之色,遂解释道:“茌县往东,往齐国方向,有三条道路,一条通往「历下邑」、济南(济水南),随后再往东,经「平陵」、「于陵」、「昌邑」,最后可至临淄;第二条,则走山中谷道至「嬴城」,随后经「莱芜」、「般阳」、「昌邑」,最后可至临淄;第三条,则是【大魏宫廷】走泰山南面的山谷,经「博县」、「泰安」、「牟县」,随后或向北至「莱芜」,或向东经「盖县」再往北至「莱芜」……这三条山道,即颇为险恶。若我攻一路,则一路必破,但恐其他两路在我军挥军向东时,截我归路;可若是【大魏宫廷】分兵攻打三路,则我军兵力不足……”

    听了韶虎的解释,翟璜这才明白,近两个月魏武军按兵不动,这是【大魏宫廷】有原因的——因为韶虎还没有想出攻陷「茌县」后的策略。

    “为何将军们不先拿下茌县呢?”有一名跟随翟璜而来的年轻护卫忍不住插嘴道,却遭到了翟璜的呵斥。

    不过韶虎倒不在意,笑着解释道:“这位小兄弟说得也有理,为何我等不先攻陷茌县呢?这是【大魏宫廷】有原因的。比如我军此刻驻军在卢邑,迎面所需面对的,也只是【大魏宫廷】茌县这一个方向而已;但倘若我军攻陷了茌县,那么,我军就得同时防备东北、东面、东南三个方向,韶某此前也说了,这三个方向的齐国军队,任何一路我魏武军都有把握击破,但就怕其他两路在到时候趁机截断我军的退路……一旦被其截断归路,那我等就能跟齐国拼一拼,看谁的粮食先耗尽了。”

    这话,说得跟随翟璜而来的那名护卫满脸羞红——他还没有傻到认为,齐国这个偌大而殷富的国家,会在魏武军之前先耗尽粮草。

    在狠狠瞪了一眼那名插嘴的护卫后,翟璜这才对韶虎说道:“照韶虎将军所言,这个田耽此时驻军在茌县,怕也是【大魏宫廷】不安好心吧?”

    “哈哈。”韶虎哈哈一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在旁虽年老但豪情依旧的老将赵豹,在灌了两口酒后,瞪着眼珠子骂骂咧咧道:“田耽那小崽子,心肠坏的很,自十月下旬起就对我军百般挑衅,千方百计要把我军引到茌县……”

    听着赵豹在那骂骂咧咧,翟璜心中暗笑之余,亦暗暗点头。

    别看韶虎、龙季、赵豹还有羿狐几人已上了年纪,不复当年气盛悍勇,但稳重却是【大魏宫廷】真的稳重,就拿当前这件事来说,翟璜也能看出茌县是【大魏宫廷】田耽故意抛出来的诱饵,目的就是【大魏宫廷】想在茌县改变齐魏两军的主动与被动局面,但韶虎偏偏就是【大魏宫廷】不上当,虽然白白在卢邑驻军了两个月,但也不至于被田耽夺走主导权。

    『……明智的选择。』

    翟璜在心中暗暗称赞道。

    次日清晨,韶虎、龙季、赵豹三人先是【大魏宫廷】带着翟璜参观了卢邑魏营,大致介绍了一下各部,而翟璜,也了解了这几位老将的分工。

    作为已故的禹王赵元佲的宗卫兼旧部,韶虎、龙季、羿狐、赵豹这四位老将分工明确:由韶虎居中军、主要负责战略,赵豹作为先锋,龙季殿后,至于羿狐,这位擅长偷袭的老将,则独自率领一支军队游走在附近,就好比眼下,羿狐就在泰山的南山,跟齐国东海军的将领「仲孙胜」玩捉迷藏的游戏,看看能够抓到了破绽。

    在参观罢卢邑魏营后,韶虎留下龙季坐镇城池,自己则与赵豹带着翟璜向茌县方向而去,登上附近的山丘窥视茌县的动静。

    正如韶虎所说的那样,茌县的防备真的很烂,烂到叫人无法想象这是【大魏宫廷】齐国名将田耽驻军的地方。

    然而这只是【大魏宫廷】表面,当翟璜看到茌县东北、东面、东南那三条山道时,他就立刻领悟到,这里的确是【大魏宫廷】一个绝佳的伏击他魏军的地点——倘若韶虎果真率领魏武军攻下了茌县,那么,他们必将在这三个方向,遭到齐军无休止的骚扰。

    而其中的关键,就在于齐军兵多、而魏军兵少。

    “满打满算,泰山一带的齐军,大概有十五万。”朝着远处泰山群山指指点点,韶虎沉声说道:“这两个月来,我军派出去的斥候,已打探到「北海军」、「琅琊军」、「即墨军」、「穆陵军」以及「东莱军」这五支齐国军队的旗号,这五支军队主要驻扎在山中,扼守着三条要道……单凭我魏武军,想要攻陷泰山,着实不易。”

    说这番话时,韶虎心中多多少少有点郁闷。

    要知道他对面的齐军,那可是【大魏宫廷】几乎动用了举国一半的兵力,而他这边呢,却只有孤零零的一支魏武军,虽说他对他麾下的兵将是【大魏宫廷】很信赖,但也不至于自负到盲目认为单凭他一路军队就能扫平整个齐国吧?——那位陛下仅仅派他魏武军怒怼齐国这一个国家,说实话,这真的有点太看得起他们了。

    想了想,韶虎见四下无人注意,压低声音对翟璜说道:“翟参将,不介意的话,你就跟韶某透个底吧,陛下他,究竟是【大魏宫廷】真的决定攻打齐国,还是【大魏宫廷】拿我魏武军当一个幌子?……倘若是【大魏宫廷】前者,韶某恳请陛下再派至少一路兵马来,倘若是【大魏宫廷】后者,那韶某干脆就安安分分在卢邑屯田得了。”

    的确,这个疑问困惑了韶虎很久。

    因为据他所知,他魏国除了必须驻防边境的军队外,其实还有可以调动的兵马,就比如司马安的河西军跟魏忌的河东军,这两者就能调动一支,还有川雒的羯角骑兵,宋郡东部的湖陵水军,倘若他魏国君主赵润果真是【大魏宫廷】打算攻打齐国,为何不再派一支军队来呢?

    只要再派来一支军队,韶虎这边的处境就要好得多了,至少不必因为担心中了齐将田耽埋伏而瞻前顾后,不敢挺兵向前。

    听了韶虎的话,翟璜想了想,说道:“陛下的想法,说实话末将也猜不透,不过末将觉得,陛下单单派韶虎将军的魏武军攻齐,大概也有「船小好调头」的意思吧。”

    “这个倒是【大魏宫廷】。”

    韶虎信服地点了点头。

    的确,对于魏国这个可以出动四十万军队的国家来说,目前真正开辟的战场,其实也就只有泰山这边的五万魏武军,以魏国如今的底蕴来说,这五万魏武军就算打上十年八年,也无法伤动魏国的根本。

    甚至于,若是【大魏宫廷】看到局势有所改变,魏国随时可以抽兵攻打其他地方。

    “至于第二点嘛……”

    朝着泰山方向努了努嘴,翟璜笑着说道:“韶虎将军麾下的五万军队,牵制了齐国十五万军队陪你在这里耗着,从大局来说,我军就已经胜了三分了……”

    韶虎闻言乐了,笑着说道:“耗死齐国?这我可不敢奢想……”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齐国又不是【大魏宫廷】因为接连几场战败导致国内经济遭到大创的韩国,齐国作为曾经中原最殷富的国家,纵使是【大魏宫廷】魏国想要拖垮齐国,也不是【大魏宫廷】那么简单,因此,韶虎纯粹将翟璜的话当做调侃。

    回到卢邑之后,翟璜与韶虎等人商议接下来的战略部署。

    翟璜作为天将军赵润的参将,当然要比韶虎等大将军知晓的更多,就比如翟璜其实知道,他齐国其他的军队为何按兵不动:商水军与湖陵水军按兵不动,是【大魏宫廷】为了戒备楚国,或者说,等待楚国加入这场战争;至于河西军、川雒骑兵以及河东军,其实是【大魏宫廷】为了防备秦国。

    虽然秦魏是【大魏宫廷】牢固的盟友,但要知道,此番这场仗若是【大魏宫廷】魏国打败了韩、齐、楚三国,那么,中原再无任何一股力量可以阻挡魏国徐徐吞并诸国,迈向「中原一统」的霸业。

    那么问题就来了,秦国究竟会联合魏国击败其余国家,眼睁睁看着魏国变得日益强大,强大到最后有可能一口将他秦国也吞掉,还是【大魏宫廷】选择在这次战争中拖一拖魏国的后腿呢?

    别的暂且不说,翟璜只知道一件事,当今年春夏时候,秦国的公孙起好似放缓了对雁门郡的攻势后,他魏国的君主赵润就有点不太高兴——因为这并不是【大魏宫廷】一个好预兆。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转眼就到了魏兴安十年正月,翟璜这位天策府参将,在卢邑也呆地差不多了,准备不日返回雒阳。

    他此番前来,主要其实是【大魏宫廷】为了亲眼看看泰山战场的情况,了解一下前线的动态,回去后向魏王赵润汇报——毕竟在攻齐还是【大魏宫廷】攻韩这件事上,其实魏王赵润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

    不过,顺着魏王赵润的心思,翟璜也给韶虎提出了一个建议,其实也是【大魏宫廷】魏王赵润的授意:既然无法长驱直入,那么就步步为营,徐徐蚕食齐国。

    简单地说,即每攻克一座城池,就将这座城池划入魏国疆域,同时修缮当地道路,增设防御关隘,防止被齐军夺回去——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要强行硬吃齐国的领土。

    这种战争方式最耗时间,但是【大魏宫廷】魏国相对付出的代价则更小,危险性也更低,最重要的是【大魏宫廷】,这招对齐国的压力是【大魏宫廷】最大的。

    而齐国承受的压力,其实就等于「韩齐楚三国同盟」所承受的压力——毕竟齐国一旦抵不住压力向魏国投降,韩国与楚国基本上也可以缴械投降了。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期间韶虎向翟璜提出了一个疑问,或者说,是【大魏宫廷】他的一个战略构想,即绕过泰山,先攻鲁国,然后以鲁国作为跳板,攻打齐国腹地。

    然而,翟璜想了想,却对韶虎说道:“我大魏尚未对鲁国宣战,不宜对鲁国用兵。”

    然而这话却让韶虎感到更加困惑:为何不对鲁国用兵?齐鲁齐鲁,鲁国可是【大魏宫廷】齐国的盟国啊,就好比眼下,鲁国的将领季武率军陈兵于「汶阳」、「钜平」,摆出一副准备严堵魏军的架势,这可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善意的举动。

    但是【大魏宫廷】,翟璜却没有详细解释的意思,对此韶虎也没有办法。

    魏兴安十年二月初,泰山一带的冰雪逐渐消融,魏军与齐军再次发生碰撞,从泰北到泰中、再到泰南,魏武军凭一己之力,硬撼齐国五支军队,期间,魏将韶虎用兵稳重,几次忽视齐将田耽故意暴露出来的诱饵,让田耽亦感觉无可奈何。

    不可否认,魏武军打地很艰难,但对此压力最大的,其实却不是【大魏宫廷】魏将韶虎,反而是【大魏宫廷】齐国这边,毕竟齐国此番动用了半数的军队,却无法战胜魏军区区五万魏武军,一想到魏国最起码还有七八支像魏武军这样的军队,可想而知齐国的压力。

    四月,泰山战场的最新战报,送达了雒阳,送到了魏王赵润手中。

    『差不多该进场了吧,熊拓?你真要等我把齐国打趴下么?』

    想了想,赵润最终决定给齐国再施加一股压力,或者说,给楚国施加一股压力。

    “来人,传令天策府,命驻军邺城的屈塍,率鄢陵军转攻巨鹿南郡(齐),响应韶虎,对齐国两面夹击!”

    “是【大魏宫廷】!”
友情链接:逆剑狂神  玄界之门  诸天最强大咖  全本书屋  中华康网  都市之神级宗师  武道孤圣  哲夫当立  中药大全  盛唐之帝国崛起  龙组兵王  超强吸妖器  开天录  春野小神医  美食供应商  全球灵潮  步步生莲  中世纪崛起  锦衣夜行  房贷计算器  努努书坊  美食供应商  大族激光  电视指南  励志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