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213章:宋郡战场【二合一】
    “陛下,南边急报!”

    三月十六日,正当魏王赵润在甘露殿的书房内日常练字之时,天策府左都尉高括急匆匆地步入了殿内,禀告道:“陛下,沈彧派人送来战报,言三月初二,楚平舆君熊琥命麾下大将薛乐率领数万军队进攻商水……”

    听闻此言,赵润手中的毛笔一顿,随即继续在纸上挥笔,口中问道:“敌我双方伤亡几何?”

    高括回答道:“双方激战数日,我军丢掉营寨两座,不过士卒伤亡仅在两千余,而楚军之伤亡,怕是【大魏宫廷】在三万以上……”

    听到如此悬殊的伤亡数字,赵润脸上却无半点欣喜之色,皱皱眉问道:“丢掉的两座营寨是【大魏宫廷】怎么回事?”

    高括回答道:“主要是【大魏宫廷】因为弩矢消耗过大。”

    “哦。”赵润这才舒展眉头,将手中的毛笔搁在笔架上,负背双手从书桌后走了出来,口中说道:“不计伤亡代价,只为消耗我军的弩矢储备与士卒的精力……熊琥那家伙,还真是【大魏宫廷】不长进。”

    说罢,他问高括道:“你方才说南边急报……想来不止是【大魏宫廷】收到了商水的战报吧?”

    “是【大魏宫廷】的。”

    高括点点头说道:“除此之外,臣还收到了两封青鸦众的密信。第一封密信是【大魏宫廷】有关于「固陵」的……”

    “固陵?”

    赵润微微愣了愣,旋即皱眉问道:“屈氏一族?”

    “正是【大魏宫廷】那帮养不熟的白眼狼。”高括点头说道:“三月初,楚固陵君熊吾率军进驻「颐乡」,迫近固陵,而对此,固陵的屈氏一族毫无动静,既没有派人知会商水或阳夏提高戒备,亦不曾出兵阻挡熊吾。臣以为,恐怕两者私底下已达成什么默契……”

    “屈氏一族跟熊吾么?”

    赵润轻笑着摇了摇头,对高括那愤慨的模样不以为然。

    他们口中的「屈氏一族」,亦当年跟熊氏一族争夺王权失败的「芈姓屈氏」一族,楚国前三天柱之一「西陵君屈平」的本族。

    当年屈氏一族在楚国国内发动叛乱失败,非但没能从熊氏一族手中夺过楚王的尊位,还害得三天柱之一的西陵君屈平终身不被楚王所用,郁郁投河而死。

    当时,老楚王熊胥本欲对屈氏一族赶尽杀绝,但当时的赵润考虑到留着屈氏一族或能给楚国制造点麻烦,于是【大魏宫廷】就发了一则大义凛然的公告,用言语挤兑熊氏一族,最终迫使老楚王熊胥以及熊氏一族,未将屈氏一族赶尽杀绝,以免自己在德品方面遭到魏国的攻歼。

    于是【大魏宫廷】乎,老楚王熊胥得到了一个“宽容”的善名,而赵润呢,也达到了他的目的,即保下了屈氏一族。

    甚至于,赵润随后还建议先王赵偲,将当时楚国交割给他魏国的一块飞地,即睢阳以南、项城以北的那片土地给了屈氏一族,让其繁衍生息——那时魏国尚未收复宋郡,这块飞地属于是【大魏宫廷】被夹在宋郡跟楚国之间的一条狭长的土地,难以防守,是【大魏宫廷】故魏国在权衡利弊后,才考虑放弃。

    平心而论,赵润跟屈氏一族无恩无仇,他这么做,纯粹就是【大魏宫廷】为了恶心楚国,给楚国制造点麻烦而已。

    这不,后来在「五方伐魏战役」时,固陵邑的屈氏一族,就跟魏国站在一起,坚决抵制楚国进攻魏国。

    甚至于,随后在寿陵君景舍兵败雍丘,试图从固陵、平舆方向撤回楚国时,固陵的屈氏一族也跟平舆君熊琥态度一致,对寿陵君景舍的求援视若无事,还得寿陵君景舍只能横穿宋郡撤回楚军,因而又折损了十几万败军,致使寿陵君景舍最终因为羞愧,自刎于楚水河畔。

    但这一次,固陵邑的屈氏一族,似乎是【大魏宫廷】跟楚国那位跟熊拓争夺王位失败的公子熊吾凑到了一起,罔顾魏国对他们的恩情,也难怪高括骂他们“养不熟的白眼狼”。

    不过对此,赵润倒是【大魏宫廷】并不在意,虽说当年他魏国的确曾帮助屈氏一族,但说到底,魏国帮助屈氏一族的目的也不纯,因此,他也不指望屈氏一族会像对待恩人那样对待他魏国。

    当然,既然屈氏一族选择投靠楚国一方,那么,他魏国日后对其也无需手下留情。

    相比之下更让赵润感到意外的,还是【大魏宫廷】固陵君熊吾这个人——纵使他也没想到,这个跟熊拓争夺楚王位子失败的楚国公子,居然会成为楚国进攻他魏国宋郡方向的统帅。

    虽然赵润也听说过,虽说熊吾当年跟熊拓争位失败,但因为他的母亲乃是【大魏宫廷】老楚王熊胥的王后,且舅族季连氏在楚国的势力也不小,因此纵使争位失败,倒也不难保住性命。

    但即便如此,赵润还真没想到,熊吾居然会被熊拓任命为攻打宋郡方向的统帅。

    赵润实在搞不懂熊拓到底是【大魏宫廷】怎么想的?居然会给曾经的政敌这样的机会……

    『……还是【大魏宫廷】说,熊拓是【大魏宫廷】想借我大魏的手,彻底铲除熊吾?』

    转念一想,赵润觉得这个可能性倒也不是【大魏宫廷】没有。

    毕竟熊拓跟熊吾乃是【大魏宫廷】同父异母的兄弟,而他作为楚王,哪怕心中将熊吾恨得要死,也不好太过于心狠将其处死——除非熊吾做出了无法饶恕的罪行。

    但反过来说,倘若熊吾死在魏人的手中,那就跟熊拓毫无关系了。

    『倘若果真如此的话,那宋郡这边,倒是【大魏宫廷】有机会让楚国……』

    想到这里,赵润对高括吩咐道:“即刻去打探清楚熊吾麾下军队的底细,看看这些军队到底出身何处,且有哪里人在其麾下……打探清楚后,即刻来报!”

    “是【大魏宫廷】!”

    高括应声而退。

    大概又过了四五日,高括再次急匆匆地来到甘露殿。

    原来,是【大魏宫廷】派遣至宋郡一带的青鸦众们,送来了有关于固陵君熊吾麾下军队底细的消息。

    正如赵弘润所猜测的那样,此番固陵君熊吾受命攻打宋郡,他身后的支持者,仅仅只有季连氏、季氏、连氏、黄氏、焦氏等家族,除此之外像什么项氏、景氏等等,几乎均未出现在熊吾的军队中。

    听完高括的讲述,赵弘润心下暗暗点头:倘若不出意外,熊拓任命熊吾攻打宋郡,这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借刀杀人而已,即是【大魏宫廷】借熊吾的实力削弱魏国在宋郡的兵力,反过来也是【大魏宫廷】借魏国的手,削弱熊吾一伙的顺利。

    想到这里,赵弘润嗤笑着摇了摇头。

    他感觉,自从继承了楚王的位置后,熊拓就变得越来越奸诈了,再也不是【大魏宫廷】当年那个莽撞、耿直的小伙子了。

    『那么……该如何应付熊吾那支军队呢?』

    迈步走到书房正中央那张平铺着中原地图的案几旁,将一枚栩栩如生雕刻成长枪手形状的青蓝色士卒棋子放在「固陵」一带,随即,他的目光移动到宋郡东部的「湖陵」,看看湖陵,又看看固陵,看看固陵,又看看湖陵。

    『奇怪……』

    赵润隐隐感觉有点奇怪,因为宋郡的面积并不算小,倘若熊拓果真任命熊吾负责进攻宋郡——无论是【大魏宫廷】出于什么目的——他应该叫熊吾率军越过睢水,从「沛」、「邳」等宋国东部地区发动攻势才对。

    随即,再一联想到楚国的项末、项培、景云、熊沥等邑君尚未有什么行动,赵润也就猜到了几分:熊拓应该还派了另外一支军队攻打宋郡,这支军队,多半才是【大魏宫廷】熊拓真正寄托希望的军队。

    『……湖陵水军暂时不能动了。』

    暗自嘀咕了一句,赵弘润目视着地图上的宋郡,心中若有所思。

    在他看来,熊吾再傻也不至于被熊拓当枪使,这家伙既然接了命令攻打宋郡西部,那么肯定也有他自己的想法。

    要么是【大魏宫廷】出工不出力,要么,就是【大魏宫廷】想趁这次战争机会重整势力,积攒军队、积蓄力量,待日后伺机从熊拓手中夺回王位什么的。

    前者倒是【大魏宫廷】无所谓,若是【大魏宫廷】后者的话,赵润有些担心宋郡的驻军挡不住熊吾。

    毕竟此时驻扎在宋郡的,除了宋郡的地方军队以外,就只有高贤侯吕歆、留光侯赵纲等国内贵族的私军,作战能力,那真的是【大魏宫廷】平平。

    为慎重起见,赵润认为确实应该增派一支军队,但问题是【大魏宫廷】,魏国眼下唯三还未接到命令的军队,就只有司马安的河西军、博西勒的羯角骑兵、以及魏忌的河东军了。

    其中,魏忌的河东军自从大将韶虎率领魏武军从河套地区抽兵,前往河内郡之后,就即刻兼顾了河套地区的防守;而司马安的河西军,在魏武军离开河套之后,亦分兵协助河东军防守河套。

    因此确切地说,博西勒所率领的数万羯角骑兵,已经是【大魏宫廷】魏国最后可调动的军队。

    『……兵力还是【大魏宫廷】不足啊,以一敌四什么的,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勉强了。』

    龇着牙吸了口气,赵弘润感觉有些头疼。

    平心而论,若是【大魏宫廷】没有秦国的存在,他有至少八成的把握,能以他魏国现有的兵力,将韩、齐、楚三国揍得不能自理,但偏偏秦国态度暧昧,以至于他不得不预留至少十万军队来防止秦国倒戈。

    这绝非是【大魏宫廷】赵润杞人忧天,事实上在去年,在韩国对他魏国宣战之后,赵润便叫礼部派使者出使秦国,希望秦国加紧对韩国的进攻——事实上秦军能否击败雁门郡的李睦,这在赵润看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魏宫廷】,他要确保秦国真真切切地将军队投入到了与韩国的战场,而不是【大魏宫廷】积蓄着兵力,在日后最关键的时候,朝他魏国的后背捅一刀。

    不可否认,魏秦联盟固然是【大魏宫廷】非常可靠,但这是【大魏宫廷】建立在中原各国鼎立的情况下,倘若魏国已逐渐显露出能够兼并中原各国的恐怖势力,哪怕是【大魏宫廷】换做赵润,他也会考虑是【大魏宫廷】否应该削弱魏国,毕竟魏国若是【大魏宫廷】强大到能够统一中原的地步,那么,秦国距离被魏国吞并也就不远了。

    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自己想到了这一层,因此,赵润非常担心秦国的态度。

    然而让他有些懊恼的是【大魏宫廷】,秦国那暧昧的态度,似乎正在朝他最最担心的情况演变,驻扎在河套、西河一带的秦军主帅公孙起,至今仍然是【大魏宫廷】对雁门郡堵而不攻,仿佛秦国也在犹豫,在这场大战中,他们应该站在哪一方。

    『要是【大魏宫廷】秦国能鼎力支持,这场仗就好打多了……』

    赵弘润暗暗想道。

    想道这里,他不由地就想到了十几天前再次出使秦国的礼部官员,他十分希望唐沮能够说动秦国。

    如若不能说动秦国,赵弘润也希望最起码能保证秦国不会倒戈相向,否则,这场仗的变数就太大了。

    『罢了,先将羯角军调到宋郡吧。』

    摇了摇头,赵弘润对高括说道:“高括,你知会翟璜,命他以天策府的名义,调动羯角军前往宋郡……”

    “羯角军?”高括闻言吃了一惊,面色显得有些顾忌。

    原因很简单,一来羯角骑兵是【大魏宫廷】预留防备秦国的主力骑兵,二来,羯角骑兵生性好斗残忍,若将其放到宋郡,难保其不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当高括说出了他心中的顾忌后,赵润沉默了片刻,说道:“眼下秦国还未有任何异动,当务之急乃是【大魏宫廷】楚国……再者,就算秦国到时候果真兵戈相向,有司马安的河西军与魏忌的河东军在,应该也能阻挡一阵子。至于羯角骑兵的野性,眼下也只有往好的方面想了……”

    听闻此言,高括微微点了点头。

    当日,雒阳天策府便下达了命令,命令博西勒率军羯角骑兵前往宋郡。

    不得不说,作为原羯角部落族长比塔图的养子,博西勒亦是【大魏宫廷】一头很有野心的狼,或许从未忘却当年养父比塔图被魏军逼死的那段仇恨。

    赵润毫不怀疑,一旦他魏国有朝一日变得虚弱,博西勒这头狼,很有可能第一个调转方向,一口咬向魏国。

    但反过来说,只要魏国依旧强大,那么,博西勒这头狼也会遵守他养父比塔图死前的叮嘱,成为魏国忠诚的看门犬。

    虽然对于博西勒这种有所保留的忠诚,赵润心中也难免有些芥蒂,但仔细想想,所谓有所保留的忠诚,举国上下难道就只有博西勒么?

    总之,只要魏国始终强大,这些都不是【大魏宫廷】问题。

    “博西勒接令!”

    一日半之后,驻扎在伊山、伊阙关一带的博西勒,收到了来自雒阳天策府的命令,毫无耽搁地,即刻率军麾下约四万左右羯角骑兵,横穿颍水郡前往宋郡。

    不得不说,鉴于魏国这些年来一步步完善了国内的道路设施,这使得羯角骑兵的行军速度快地难以想象,仅仅只是【大魏宫廷】十日左右,便横穿了颍水郡,抵达了陈留,距离宋郡定陶仅一步之遥。

    哪怕是【大魏宫廷】赵润在得知了羯角骑兵的行军速度后,亦微微有所吃惊。

    而与此同时,楚固陵君熊吾,已率领其麾下军队进驻了固陵这片原本属于他的封邑。

    赵润猜地不错,熊吾确实跟固陵的屈氏一族私底下有所联系,这不,熊吾刚刚抵达固陵一带,屈氏一族现任的族长屈和,便率领着族人出外相迎,将熊吾请到了他们屈氏一族的大宅,并设酒宴款待熊吾。

    酒席宴间觥筹交错不必细说,待等酒宴结束之后,目测已年过六旬的老者屈和,将固陵君熊吾请到了密室详谈。

    在密室中,屈和对熊吾说道:“此次我屈氏一族定会鼎力支持公子,希望公子信守承诺。”

    听闻此言,熊吾哈哈大笑道:“老人家,且放宽心,我熊吾言出必践。”

    “当真?”屈和忽然严肃地看着熊吾。

    见此,熊吾嗤笑一声,说道:“老人家,你们如今也只能选择相信本公子,不是【大魏宫廷】么?”

    这话,说得屈和面色微变。

    正如高括所说,对于他魏国而言,屈氏一族倒还真是【大魏宫廷】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屈氏一族当年亦是【大魏宫廷】楚国的王族分支,是【大魏宫廷】地方的望族,其中的西陵君屈平,更是【大魏宫廷】上代三天柱之一,可想而知屈氏一族当时在楚国的崇高地位。

    但自从与熊氏一族争夺王位失败、且后来被流放到固陵邑之后,屈氏一族便一落千丈。

    要知道当时的固陵邑,已经被博西勒的羯角骑兵以及马游的游马军扫荡过一次,将该地的百姓全部卷带到了魏国,这使得当屈氏一族被流放到这里后,这些曾经的贵族男女,只能靠自己的双手来养活自己。

    最初那些年,由于心中仍惦记着对熊氏一族的憎恨,因此屈氏一族的族人们咬紧牙关,并未向熊氏一族屈服。

    但随着时间一年年过去,屈氏一族的族人便不由地开始怀念曾经富足奢华的生活,甚至于,有越来越多的族人希望回归楚国,哪怕是【大魏宫廷】屈居于熊氏一族之下。

    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楚国的新君熊拓,始终没有向他们递来招揽的善意,仿佛是【大魏宫廷】巴不得他们在这里自生自灭。

    其实想想也是【大魏宫廷】,要知道熊拓此生的抱负,便是【大魏宫廷】推行他叔父汝南君熊灏的思想与政令,根除国内早已腐朽的旧贵族阶级,用充满进取心的新贵族阶级取而代之,而屈氏一族,恰恰就是【大魏宫廷】熊拓眼中的旧贵族恶瘤之一,既然如此,熊拓又岂会将这些人再招揽回国?

    于是【大魏宫廷】乎,屈氏一族试图回归楚国上流贵族的期待与希望,就被熊拓无情地摁灭了。

    然而这会儿,与熊拓争夺王位失败的固陵君熊吾,却仍在苦苦挣扎,依旧做着他有朝一日从熊拓手中夺回王位的美梦。

    因此,当熊吾得知屈氏一族表露希望回归楚国的心迹后,便私底下派人与屈氏一族接触,最终双方一拍即合。

    “放心吧。”

    见到屈和面色有异,熊吾笑着说道:“本公子跟熊拓那厮不同,只要屈氏一族真心相助本公子,待事成之后,本公子定会给予厚报!”

    听到熊吾再次承诺,屈和这才微微点了点头。

    随后在离开密室之后,熊吾麾下的将领「季虬」私底下对熊吾说道:“屈氏一族早已没落,公子何须招揽他们?”

    熊吾闻言轻笑说道:“屈氏一族的名头固然已远不如当年,但不可否认国内尚有对屈氏一族有所关系的旧人,只不过这些人畏惧于父王、畏惧于熊拓,不敢有所表露罢了……再者,屈氏一族在固陵经营了十几年,好歹也有些人手与积蓄,我如今正是【大魏宫廷】用人之际,又岂能挑三拣四?”说到这里,他压低声音说道:“屈氏一族,便是【大魏宫廷】本公子的千金马骨。”

    季虬闻言点了点头。

    数日后,熊吾以固陵邑作为据点,整顿军队。

    然而就在这时,他收到了来自王都寿郢的命令,原来是【大魏宫廷】楚王熊拓得知他在固陵这边拖拖拉拉,下令前来催促。

    收到催促的命令后,熊吾在一干心腹将领面前怒道:“熊拓那厮,自以为我不知他欲借魏国的军队将我剪除,心急叫我前去赴死,实在可恶!”

    在发了一通火后,他忽然问道:“楚水君那边,进展如何?”

    听闻此言,他麾下大将季虬说道:“刚得到的消息,楚水君那边,兵出宿县,上将军项末进驻彭城,新阳君项培进驻萧县,算算日子,差不多应该跟魏国宋郡东部的湖陵水军交上手了……”

    听闻此言,熊吾思忖了片刻,随即又问道:“平舆的熊琥呢,战况如何?”

    季虬耸了耸肩说道:“听说是【大魏宫廷】折损了数万人,才打下了商水军的两三个营寨,连商水县的城池还没摸到呢。”

    一听说平舆君熊琥在商水那边折损了数万人马,熊吾心中就颇为痛快。

    只见他环视了一眼在座的诸将领,笑着说道:“这很好啊,熊琥牵制住了商水,楚水军牵制住了湖陵魏军,魏国部署在宋郡的重兵,至少七成已被熊琥跟楚水君牵制,只剩下一些地方驻军……世人皆说魏国军卒不可匹敌,我就不信,魏国地方县城的驻军,亦挡得住我等!”

    说到这里,他命护卫将行军图平铺在案几上,随即用手指指着上面一处,正色说道:“就按照此前的计划,率先攻陷睢阳,作为我等的立身之本!”

    席间众将相互看了一眼,纷纷点头。

    三月二十九日,固陵君熊吾兵出固陵,挥军北上攻打睢阳。

    而与此同时,魏将博西勒,正率领着四万羯角骑兵,刚刚抵达襄陵,距离睢阳仅仅一百二十里左右的路程……
友情链接:谎话大王  最强特种兵王  穿越小说  房贷计算器  男性健康  超级兵王  逆天铁骑  修真聊天群  全本小说网  完美世界  锦衣夜行  盛唐之帝国崛起  中华康网  笔下文学  个性说说  女性健康  重生修仙我为王  开天录  中药大全  好名字  落秋中文  作文大全  中学生阅读网  回到明朝当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