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219章:进退(二)【二合一】
    『居然不退反进……』

    在帅帐内,楚水君负背双手,来回踱着步。

    种种迹象表明,魏国的湖陵水军从微山湖沿着梁鲁渠撤退至定陶一带后,根本没有停驻,正沿着另外一条水路——济水顺流而下,试图攻打齐国,这是【大魏宫廷】楚水君所万万没有想到的。

    倒不是【大魏宫廷】他短智无谋,实在是【大魏宫廷】魏国先前所表现出来的局势,太具有迷惑性——一口气弃守十几座城池,放弃了半壁宋郡,任谁都会觉得这是【大魏宫廷】魏国考虑到宋郡的兵力不足以抵挡楚军,是【大魏宫廷】故决定收拢防线、聚拢兵力。

    谁曾想到,湖陵水军偏偏杀了一个回马枪,本着此刻防守力量薄弱的齐国去了,这可真是【大魏宫廷】……

    楚水君必须承认,这一招确实是【大魏宫廷】相当的高明。

    『魏国是【大魏宫廷】算准了齐国会出兵么?』

    楚水君皱着眉头思忖着。

    本来嘛,倘若齐国的军队此刻在还停留在齐国境内,似魏国湖陵水军这种偷袭,并不见得会成功,可坏就坏在,自魏将韶虎率领魏武军从泰山一带撤回东郡的无盐后,齐国为响应楚国讨伐魏国的号召,命田耽率领琅琊军、即墨军等五支原先防守于泰山的军队,向西挺进,在无盐县与楚国的将领项末汇师,甚至于过些事后,可能还会率军前去昌邑,参加楚水君为了壮大己方声势、为了讨伐魏国而设的「四国联军会盟」。

    更尴尬的是【大魏宫廷】,就连齐将田武,亦率领着好几支军队经过鲁地,准备参入到联合讨伐魏国的行动中,这使得齐国境内目前可动用的兵马,就只剩下一支北海军,寥寥两三万人而已,防御力度空前薄弱。

    想着想着,楚水君心中闪过一丝惊悟:难道魏国在短短半个月内放弃半壁宋郡,故意示弱,莫非就是【大魏宫廷】为了引诱齐国的军队离境出征?

    “……”

    楚水君皱了皱眉。

    他觉得,倘若这一切都是【大魏宫廷】曾经那位横扫中原的魏公子润所制定的战争策略,那这位如今魏国的君主,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可怕了。

    “来人!”

    在思忖了片刻后,楚水君大声唤道。

    话音刚落,帐外便走入两名女子,只见这两名女子身穿巫服,头裹白巾,打扮跟如今的魏王后芈姜当初初见赵润时相差无几,只不过,芈姜当时身上的巫服,纹的是【大魏宫廷】赤红色的火焰,而这两名女子身上的巫衣,却纹着青蓝色仿佛水纹的图案。

    显然,这两名女子,正是【大魏宫廷】芈姜、芈芮等祝融一脉巫女的死敌——共工一脉的巫女。

    只见楚水君拿眼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两名巫女,沉声说道:“你二人即刻离营,一人前往宋郡无盐,知会齐国的田耽;一人前往湖陵、滕地,知会齐国的田武,告诉他们,魏国的湖陵水军,正沿着济水顺流而下,试图偷袭齐国的王都临淄,叫他们……”说到这里,他忽然顿了顿,在思忖了片刻后,挥挥手说道:“就这样,去吧。”

    “是【大魏宫廷】!”

    那两名巫女对视一眼,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了。

    看着这两名巫女离去的背影,楚水君负背双手站在帐内,长长吐了口气。

    不可否认,方才那突兀的停顿,是【大魏宫廷】因为他被魏国湖陵水军的行动影响的心绪,更直白地说,湖陵水军的行动,彻底打乱了他原本准备施行的战略安排。

    按照他此前的想法,他会在昌邑举行「楚、齐、鲁、越四国军队」的会盟,鼓舞己方联军的士气,挫灭魏国的斗志,可如今湖陵水军这么一搞,齐国的军队肯定无法如期抵达昌邑会盟了,甚至于,齐国境内很有可能会成为第二战场。

    不得不说,这有点要命。

    要知道,虽说楚军的粮草暂时还是【大魏宫廷】由本国提供,但想想也知道,依靠人海战术征战的楚国,每次对外征战所消耗的粮草,那简直就是【大魏宫廷】天文数字,若是【大魏宫廷】时间一长,怕是【大魏宫廷】楚国自身也负担不起。

    因此,但待等这场仗进行到后半段,在楚国即将面临粮草供应不及的时候,齐国会全权负责「讨魏联军」的所有粮草供应——这是【大魏宫廷】此前韩、楚、齐三国的结盟协议中就商量好的。

    可如今,魏国的湖陵水军偷袭了齐国,就算这支魏军最终并不曾攻克齐国的王都临淄,但只要齐国为了联军讨伐魏国而征集的粮草被这支魏军给摧毁,那么,这次四国联军讨伐魏国的行动,怕也难以维持许久了。

    『这可怎么办……』

    楚水军来回在帐内踱着步。

    此刻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无视遭到偷袭的齐国,继续进攻宋郡西部;要么分兵协助齐国驱逐湖陵水军。

    思考了许久,楚水君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决定分兵驰援齐国,毕竟那是【大魏宫廷】这场仗后半阶段,整个讨魏联军的后方粮仓,绝对不容有失。

    想到这里,楚水君又唤来几名巫女,吩咐他们分别前往无盐跟湖陵,找此刻驻扎在无盐一带的上将项末、以及驻扎在湖陵一带的上将项娈,命令这两兄弟暂时按兵不动,随时关注齐国的近况,倘若齐国不敌湖陵水军,则立刻驰援齐国。

    平心而论,倘若齐将田耽、田武能及时返回齐国支援王都临淄,其实也足够抵挡魏国的湖陵水军,但楚水君生怕其中发生什么变故,毕竟魏国的湖陵水军,船坚炮利,曾在微山湖打得邸阳君熊沥率领的水军节节败退,而齐国的军队又未曾跟湖陵水军打过交道,万一因为轻敌或者别的什么,导致被湖陵水军打败,那就大大不妙。

    就像魏王赵润所猜测的那样,楚水君本质还是【大魏宫廷】一个非常谨慎的人,或者说,非常有城府。

    『只能让新阳君项培、寿陵君景云他们对魏国施加压力了……』

    楚水君暗暗想道。

    五月十七日,新阳君项培带着数十骑护卫,悄无声息地来到了昌邑境内,远远窥视这座城池的动静。

    不得不说,最近一个月楚军的攻势实在是【大魏宫廷】太顺利了,只是【大魏宫廷】这份顺利未免显得有些诡异:在短短半个多内,楚军一仗没打、白得魏国十几座城池,你敢想象?

    虽然搞不懂魏国究竟在搞什么鬼,但既然魏国舍得将那些城池拱手相让,楚国的军队当然也不会客气,二话不说照单全收。

    就连新阳君项培,前几日也平白无故地就捞到了「攻陷东缗」的功劳。

    说实话,他当时几乎连魏军的影子都没瞧见。

    不过,待会宋郡境内的魏军撤退到昌邑之后,局势似乎又有所变化,因为从宋郡东部后撤的各县县军,似乎都陆陆续续地集中到了昌邑,甚至于,魏军还在城外建了两座营寨。

    似乎,魏军是【大魏宫廷】不打算再撤退了。

    这不,今日新阳君项培带着几十骑护卫远远窥视昌邑,想看看昌邑县的动静,却发现魏军正在积极地备战,原本空无一物的城外,如今也堆满了拒马、鹿角等障碍物。

    『为何不继续收拢防线呢?』

    新阳君项培有点遗憾。

    他可不是【大魏宫廷】那些渴望战争的将领,倘若能兵不血刃打下魏国的城池,他当然倾向于此。

    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魏国似乎并不打算放弃昌邑。

    莫非是【大魏宫廷】因为昌邑地处宋郡中线,魏国在放弃了宋郡东部后,并不希望再放弃宋郡西部?

    只不过……

    『这点兵力够么?』

    新阳君项培暗暗想道。

    倒不是【大魏宫廷】看不起昌邑县的守军,事实上,在收拢了半壁宋郡的县军后,昌邑县已陆陆续续拼凑出了两三万人的兵力,再加上成陵王赵燊等魏国贵族的私军,如今的昌邑,满打满算差不多有六七万守军。

    但这些兵力,在新阳君项培看来,还是【大魏宫廷】远远不够抵挡他诸路楚军——此番他们出动的楚东军队,可是【大魏宫廷】达到了整整八十万。

    在这八十万军队面前,昌邑这区区五六万人,能挡几日?

    至少新阳君项培是【大魏宫廷】这样认为的。

    当晚回到东缗县,新阳君项培便命令麾下军队做好进攻昌邑的准备,等待着其余几路友军的到来。

    因为前几日他收到了楚水君的命令,后者有意在攻陷昌邑之后,在这里举行「楚、齐、鲁、越四国联军」的会盟。

    可是【大魏宫廷】一直等到五月十九日,新阳君项培也没等到其他几路军队。

    他对此很是【大魏宫廷】不解:怎么回事?不是【大魏宫廷】说好各路军队在昌邑会师么?人呢?

    次日下午,楚水君派拉一名巫女,向新阳君项培解释了其余几路军队之所以迟迟未到的原因。

    “什么?魏国的湖陵水军去偷袭齐国去了?”

    得知此事后,新阳君项培亦是【大魏宫廷】大吃一惊。

    此时他才明白,明明约好齐攻昌邑,但其余几路的友军却迟迟不到的原因。

    更别说齐鲁两国的军队。

    “楚水君命君侯率先对昌邑展开攻势,持续对昌邑施压。”那名巫女面无表情地传述着楚水君的命令。

    新阳君项培点点头,算是【大魏宫廷】接了命令,但心中却难免有些迟疑。

    不可否认,他麾下亦有十几万兵力,可在这些兵力当中,也只有寥寥三成是【大魏宫廷】正规军组成,其余都只不过是【大魏宫廷】粮募兵罢了。

    倘若是【大魏宫廷】几十万楚军合攻昌邑,那么昌邑铁定是【大魏宫廷】无法招架的,但倘若叫他这一路兵力进攻昌邑,说实话,胜算还真不好说。

    别看昌邑的魏军,其实也只是【大魏宫廷】一群由宋郡地方县军跟贵族私军拼凑起来的乌合之众,但问题是【大魏宫廷】,他项培麾下十几万军队,有七成是【大魏宫廷】仅仅只有一把武器的粮募兵,要说比谁更烂,昌邑的魏军还真不见得会烂过项培麾下的军队。

    更何况,似成陵王赵燊这等魏国贵族的私军,他们也拥有像魏连弩这种战争兵器,虽然这些只是【大魏宫廷】魏国正规军淘汰下来的,但是【大魏宫廷】对于普遍缺少甲胄的楚国士卒而言,仍然是【大魏宫廷】无法匹敌的可怕兵器。

    更别说魏军还有昌邑城的城墙提供助力。

    但既然项末、项娈、楚水君等人的军队已注定无法按期抵达昌邑会师,新阳君项培也只能硬着头皮尝试攻城。

    毕竟将令难违。

    五月二十日,新阳君项培率领十万军队,携带数百架攻城用的长梯,浩浩荡荡地杀向昌邑。

    正如他此前所猜测的那样,魏国在放弃了十几座城池后,并不打算弃守昌邑,这不,当发现新阳君项培率军来攻时,昌邑县的守军立刻就摆出了守城的架势。

    “果然只是【大魏宫廷】新阳君项培这一路兵马……”

    在昌邑县的东城门楼上,双鬓已逐渐花白的成陵王赵燊,手扶墙垛,眯着眼睛注视着城外的楚军。

    而在他身边,则站着「抚宋特使」崔咏。

    只见崔咏微笑着说道:“由此可见,楚军已经得知我国的湖陵水军,已从定陶转道直奔齐国……这招,可真是【大魏宫廷】击中了对方的软肋啊。”

    “呵呵呵呵。”

    成陵王赵燊笑了笑。

    还记得前几日时,当天策府命令他们驻守昌邑时,成陵王赵燊还有些心慌,毕竟对面那可是【大魏宫廷】几十万的楚军,纵使他昌邑聚拢了宋郡东部各县的县军,加上他们这些贵族的私军,勉勉强强凑出了五六万兵力,但这又如何招架地住几十万楚军的进攻呢?

    更别说还有齐鲁两国的军队。

    但让他无法理解的是【大魏宫廷】,天策府的密信中明确指出,非但齐鲁两国的军队暂时无力攻打昌邑,就连楚国的军队,恐怕也有半数以上无法按期抵达昌邑,叫成陵王赵燊他们放心防守。

    对此,赵燊跟崔咏很是【大魏宫廷】不解,不解于天策府为何如此笃定。

    一直到他们得到消息,得知沿着梁鲁渠后撤至定陶的湖陵水军,并未在定陶停驻而是【大魏宫廷】立刻沿着济水顺流而下,他们这才恍然大悟。

    恍然大悟之余,他们由衷钦佩天策府……不,是【大魏宫廷】钦佩他们魏国君主赵润那超卓的战略部署。

    “单单项培十万兵力,也想攻陷我昌邑?”

    成陵王赵燊冷哼两声,看似信心十足。

    虽说他昌邑的兵力只有五六万人,且也并非是【大魏宫廷】像商水军、鄢陵军那样的精锐,可架不住对面的楚军比他们更烂啊。

    烂军对更烂的军队,这有什么好怕的?

    事实证明,成陵王赵燊的这份自信,也不是【大魏宫廷】毫无依据。

    这不,当日新阳君项培投入了整整四万兵力,对昌邑发动了六次进攻,但最终别说攻陷城池,连攻上城墙也办不到。

    反而是【大魏宫廷】成陵王赵燊等贵族麾下的私军,凭借着他们从朝廷那边购置的、被魏国正规军淘汰下来的军备,发挥地异常出色。

    一直到黄昏前后,新阳君项培气闷闷地下令撤军返回东缗。

    被魏国的正规军打败,项培还不至于如此郁闷,可是【大魏宫廷】被一帮魏国地方县的县军以及几个贵族的私军打败,这让他怎么也无法接受。

    可是【大魏宫廷】要叫他投入麾下的正军嘛,他又有点舍不得,毕竟今日魏军的弩矢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密集了,纵使是【大魏宫廷】派出正规军,怕是【大魏宫廷】也很难攻克这座城池。

    想来想去,新阳君项培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派人前往方与,向楚水君询问一件事:项末、项娈等人的军队,何时才能率军赶赴昌邑?

    一日后,楚水君派人送来了回讯:直到确定齐国无忧,两位上将才会率军至昌邑会师。

    这个回覆,让新阳君项培很是【大魏宫廷】郁闷,但又无可奈何,毕竟他也明白齐国的重要性。

    于是【大魏宫廷】他只能再次硬着头皮攻打昌邑。

    但接连三日攻城失败,他就实在是【大魏宫廷】忍不住了,他派人转告楚水君:单凭我项培麾下的兵力,不足以攻陷昌邑,希望楚水君立刻派遣援军。倘若援军迟迟未至,那项某也只能暂时按兵不动了。

    这一番话,很快就传到了楚水君的耳中。

    楚水君当然明白新阳君项培这是【大魏宫廷】想保存实力、避免无谓的损失,也不想责怪什么,毕竟他也觉得,倘若宋郡东部十几座县城的县军果真都被调回了昌邑县,那么,再加上成陵王赵燊魏国贵族的私军,昌邑县的魏军数量已非常可观,单凭新阳君项培,还真不见得能攻陷。

    想了想,楚水君索性就允许了新阳君项培暂时按兵不动的要求。

    说到底,还是【大魏宫廷】魏国湖陵水军偷袭齐国的举动,全盘打乱了楚水君的战略安排,使得楚、齐、鲁、越四国联军讨伐魏国的进程,亦被迫放慢。

    “就让魏国再多喘口气吧……”

    楚水君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如此又过了两日,楚水君忽然收到了寿陵君景云的战报。

    在看到这份战报的内容后,他大吃一惊。

    寿陵君景云的军队,乃是【大魏宫廷】负责从南面包围宋郡的偏师,自五月初在经过「相城」后,便直奔睢阳而去。

    没想到在十几日前,也就是【大魏宫廷】在五月十一日前后,待等寿陵君景云与麾下大将羊祐率领军队抵达睢阳一带后,他们忽然遭到了一支异族骑兵的进攻。

    『魏国境内竟然有异族骑兵?』

    当时寿陵君景云很是【大魏宫廷】吃惊。

    但旋即,他很快就反应过来:魏国确实有一支异族骑兵,号曰「羯角军」。

    由于仓促应战,当日寿陵君景云吃了一场败仗,好在进攻他的羯角骑兵人数也不多,大概也就只有三五千人,这使得他麾下大将羊祐还能够率领军中的正军士卒,及时驱逐这些羯族骑兵,并用随军押送粮草的运粮车,及时地构筑了一道防线,总算是【大魏宫廷】避免了被羯角骑兵反复进攻骚扰直到崩溃的命运。

    吃了败仗之后,寿陵君景云郁闷不已,但事实上,他的运气非常不错,因为就在前几日,原本驻扎在睢阳一带的魏将博西勒,得知楚国军队已进攻至昌邑后,便率领着大部分的羯角骑兵赶往昌邑进行支援,只留下了五千骑兵驻防在睢阳一带。

    倘若魏将博西勒以及他麾下的骑兵当时还在睢阳县,搞不好寿陵君景云就得赴固陵君熊吾的后尘,被四万左右的羯角骑兵一战击溃。

    不过话说回来,即便睢阳一带当时就只剩下五千羯角骑兵,亦让寿陵君景云蒙受了沉重的损失。

    尤其是【大魏宫廷】建立营寨的时候,那三五千羯角骑兵无休止的骚扰,让楚军苦不堪言,最终花了两倍的时间,才堪堪将营寨的围栏造了起来。

    见此,羯角骑兵这才撤退,转而在野外猎杀楚军的哨兵、斥候。

    危机暂时解除,寿陵君景云这才能闲下心来,思考他遭遇的这支羯角骑兵的事。

    同时,他也想到了固陵君熊吾。

    “熊吾呢?他不是【大魏宫廷】在这边么?”

    寿陵君景云不能理解,前一阵子固陵君熊吾就率领十几万军队攻打睢阳,难道至今都没能攻克那座城池?

    大将羊祐也觉得这件事有点蹊跷,遂散出人手四下打探。

    经过打探后,他们这才得知,固陵君熊吾的军队,早就被睢阳县的魏军连带着那支羯角骑兵给覆灭了,就连固陵君熊吾本人,亦死在了这里。

    甚至于,当年因为跟熊氏一族争夺王位的屈氏一族,这次也因为勾结固陵君熊吾、背叛魏国,而被魏将博西勒率领的羯角骑兵屠杀殆尽。

    如今的固陵邑,已然成为了魏国的领土。

    『熊吾……死了?』

    惊骇万分的寿陵君景云,立刻派人将这个消息送到方与县,禀告主帅楚水君。

    毕竟固陵君熊吾再怎么说也是【大魏宫廷】先王熊胥的儿子,现任楚王熊拓的兄弟,寿陵君景云实在难以想象,似这等身份尊贵的他楚国公子,居然如此轻易地就被一名魏将给杀了。

    大概七八日后,楚水君在方与县接见了寿陵君景云派出的心腹,收到了「固陵君熊吾战死睢阳、且麾下军队几近全军覆没」的消息。

    当看到这封书信时,楚水君的面色顿时沉了下来,他遣退了当时还在帐内的几名麾下将领,死死盯着书信。

    “这个蠢材……”

    足足过了半响,楚水君嘴里这才迸出两个字来。

    想来谁也不会知道,其实楚水君命寿陵君景云率军进攻,其实并不仅仅只是【大魏宫廷】为了包围宋郡的这个战略安排,也是【大魏宫廷】希望寿陵君景云能见解帮熊吾一把。

    毕竟曾几何时,楚水君支持的正是【大魏宫廷】固陵君熊吾,哪怕是【大魏宫廷】如今……

    但没想到,熊吾却死在了睢阳。

    “……”

    死死盯着书信,楚水君脸上变颜变色,仿佛是【大魏宫廷】在权衡着什么。
友情链接:吞噬星空  大宋男儿  全民领主  最强逆袭  全本书屋  重生修仙我为王  银行信息港  吞噬星空  史上最强重生者  极品家丁  谎话大王  阅读封神系统  都市医圣妙厨  最强终极兵王  斗战狂潮  明朝败家子  全本小说网  IT百科  名人名言  笔趣阁小说  理财知识  社保查询网  神级兵王都市行  天涯八卦  女性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