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221章:威胁【二合一】
    五月二十七日卯时,鞠升打着哈欠走上临淄东城门的城楼,例行巡视。

    他是【大魏宫廷】齐国王都临淄东城门的「东门守正」,也被称为「东门侯」,虽然官职上也带着个「侯」字,但这并未是【大魏宫廷】爵位,说直白点只是【大魏宫廷】负责守备东城门的将官而已,但职权倒也不小,至少在临淄东城门这一块。

    沿着城墙内侧的石阶走上城楼,鞠升叫人搬来一把椅子、一把凳子,摆在门楼前的空旷处,旋即躺坐在椅子上,将脚搁在凳子上,打着哈欠看着他麾下的守城士卒换防。

    例行值守,确实是【大魏宫廷】一件相当无趣的事,只有在最初的一个月,在鞠升刚刚当上此地城门令的时候,他倒是【大魏宫廷】很兴奋地带着麾下士卒在城墙上来回巡逻,但是【大魏宫廷】时间一长,这股新鲜劲就渐渐消退了。

    原因在于临淄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安泰了,虽然前一阵子鞠升听说魏国的军队正在攻打泰山,但这跟他临淄又有什么关系呢?

    泰山有他齐国的名将田耽防守,魏军根本不可能打到临淄。

    叫自己的亲信拿了条毯子过来,鞠升将其盖在身上,打着哈欠准备补觉。

    他是【大魏宫廷】临淄城内的世家子弟,因此,非但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城门令,还娶妻纳妾拥有了好几名可人的女子,尤其是【大魏宫廷】最近纳入房中的小妾,更是【大魏宫廷】让鞠升流连忘返。

    昨晚他就是【大魏宫廷】在那名小妾的房中过夜,这不,二人折腾了大半宿,害得他今日当差就没什么精力。

    睁开一只眼睛,瞅了一眼东边即将冉冉升起的旭日,鞠升打了一个哈欠,困地闭上了双目。

    『真平静啊……』

    “砰——!”

    骤然间,一声闷雷似的巨响,响彻鞠升的双耳。

    旋即,他感觉整座城门楼仿佛都为之撼动。

    “怎、怎么回事?”

    鞠升猛地睁开眼睛,在椅子上坐起身来。

    『天雷?地动?』

    他惊疑不定地想道。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隐约听到一阵古怪的呼啸声,仿佛有什么物什划破长空,朝着城门楼这边而来。

    鞠升下意识地从椅子上蹦起来,紧走几步来到墙垛边,待等他仰起头时,他猛然看到四五个黑乎乎的物什越过了城门楼,好似飞到城内去了。

    『那是【大魏宫廷】什么?』

    鞠升下意识地跑到城门楼的另外一边,看看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东西飞到城内。

    而就在这时,城内传来一阵哗啦声响,仿佛是【大魏宫廷】房屋坍塌的声音,旋即,便传来了若有若无的惊恐呼声与哭泣声。

    『这、这是【大魏宫廷】……』

    还没等鞠升反应过来,鞠升就听到又是【大魏宫廷】砰地一声巨响,旋即,仿佛地动山摇,惊地他下意识地抓牢了墙垛。

    “门侯!”

    在另外一侧的墙垛附近,有几名守城的士卒也不知是【大魏宫廷】瞧见了什么,惊慌失措地大喊起来。

    见此,鞠升立刻又回到门楼前的墙垛旁,只见有一名士卒抬手指着城外的河道方向,惊恐地叫道:“门侯,河道内有船在攻击我们!”

    这会儿,天边的旭日已稍稍升起了一些,阳光渐渐照拂到临淄城外的河道上。

    此时鞠升这才发现,城外的淄水河道上,在距离临淄大概两百丈左右的位置,停泊着十几艘巨大的战船,只见这十几艘巨大战船总共分三排,一字排开、面朝临淄方向,不知有什么图谋……

    “轰隆——!”

    又是【大魏宫廷】一声巨响,鞠升身后的城楼轰然坍塌,将好几名在那附近的士卒压在了废墟中。

    回头瞧了一眼,鞠升一脸心有余悸,因为若非他方才站起身来查看究竟,恐怕这会儿他也早就被压在这些废墟当中了。

    是【大魏宫廷】的,正如那名士卒所言,城外河道上的那些船只,正对他们展开进攻!

    『到底是【大魏宫廷】谁?!』

    鞠升又惊又怒,他简直无法想象,居然有人胆敢进攻临淄。

    这可是【大魏宫廷】他们齐国的王都啊!

    他眯着眼睛注视着远处那些战船,借助旭日的光亮,他隐隐看到,远处河道上的船只,皆悬挂着「魏」字旗帜。

    “魏、魏军……”

    一时间,鞠升只感觉口干舌燥,心跳加速。

    要知道,现如今可不是【大魏宫廷】几十年前,自从魏国以一敌五击败了韩国、齐国等中原国家之后,魏国就成为了当世中原诸国所畏惧的对象。

    尤其是【大魏宫廷】对于齐国而言,毕竟前一阵子,魏国还派将领韶虎率领魏武军攻打泰山。

    『魏国的战船……魏国的战船怎么会来到这里?』

    鞠升呆若木鸡,脑门上全是【大魏宫廷】冷汗。

    而此时在他附近的守城士卒们,那更是【大魏宫廷】惊恐、慌张。

    “魏、魏国打过来了!”

    “魏军攻打临淄了!”

    见麾下士卒惊慌失措,鞠升反而逐渐冷静下来,大声喝道:“冷静!都冷静!休要慌张!”

    被他一通大喝,城上的士卒倒还真是【大魏宫廷】逐渐冷静下来,只是【大魏宫廷】面色苍白、六神无主,不知该做什么。

    其实这会儿鞠升自己心中也是【大魏宫廷】颇为慌乱,但肩负的职责促使他冷静下来,冷静地做出应对:“你、你、还有你,立刻将此事通报城内。……其余人,做好守城准备!”

    “是【大魏宫廷】……”

    士卒们连连点头,听命行事。

    此时,鞠升这才再次将目光投向城外河道上的魏国战船,过于紧张的他,连大气都不敢喘。

    他实在想不通,魏国的战船为何会出现在他临淄城外。

    临淄令「苏翀(chong)」,是【大魏宫廷】最先得知这个坏消息的。

    当时苏翀还在自家府邸内搂着美娇娘酣睡,就听到有府内的下人噔噔噔跑来,惊慌失措地拍打房门:“老爷,老爷,大事不好,魏国打过来了!”

    “什、什么?”

    年过四旬的苏翀最初还有点困意,听到这个消息,吓得面如土色。

    榻上的美娇娘,亦吓得花容失色,连声问道:“这、这可如何是【大魏宫廷】好?”

    没有理会吓得面色发白的娇妾,苏翀立刻穿上衣服,走出房门,瞪着眼睛质问那名家仆道:“你方才说魏军攻打临淄?”

    “是【大魏宫廷】老爷您官署里的人送来的消息,说是【大魏宫廷】方才有东门令鞠升手下的兵士向县府通报,言城外有魏国军队正在攻打城池……”

    “东门令鞠升?”

    苏翀皱了皱眉。

    他当然认得鞠升,是【大魏宫廷】他关系颇好的酒友鞠松的长子——事实上鞠升的这个东门令职务,他苏翀也帮了不小的忙。

    『鞠家的小子绝不敢开这种玩笑……』

    想到这里,苏翀心中便咯噔一下,将家仆推到一旁,走出府邸,直奔右相田讳的府邸。

    此时在田讳的右相府,右相田讳已经起床,正在庭院内练习剑术。

    倘若说剑这种东西,对于大多数的齐人而言只是【大魏宫廷】一种配饰,那么,这其中绝对不包括田讳——这是【大魏宫廷】一位文武双全,既能执笔治内、又能持剑平外的贤才。

    就当田讳在自家府邸的庭院内将他那柄阔剑挥舞地飒飒生风时,就见有一名府兵急匆匆地奔来,口中禀道:“家主,临淄令……”

    田讳收起剑,挥了挥手手,因为他已经看到临淄令苏翀急匆匆地奔入了庭院。

    虽然苏翀与田讳关系不错,但似这般未经通报就擅自闯入田讳的府邸,田讳立刻就意识到:肯定是【大魏宫廷】出了什么大事!

    将手中的阔剑递给那名府兵,田讳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随即走上前几步,歉意地说道:“苏大人莫怪田某衣衫不整……”

    苏翀摆了摆手,连忙说道:“是【大魏宫廷】在下莽撞才对。……眼下不是【大魏宫廷】说这些的时候,右相,东门令方才来报,言城外淄水,不知为何竟停泊着魏国的战船,正在进攻我临淄城。”

    “什么?!”

    田讳闻言面色大变,皱眉说道:“苏大人且稍等。”

    说罢,他回到卧室,片刻后返回庭院,将一件外衣披在身上,口中说道:“边走边说。”

    离了府邸,田讳骑上府内下人准备好的马,与苏翀一同朝着东城门而去。

    期间,田讳向苏翀询问了事情经过,可惜苏翀也只知道这些,这让田讳愈发着急,快马加鞭般赶去东城门。

    好在此时尚只是【大魏宫廷】卯时二刻,城内街上的行人还不是【大魏宫廷】很多,否则似田讳、苏翀这般在街道上策马奔驰,那准得闹出祸事。

    大概一刻辰左右,田讳与苏翀终于抵达了东门。

    翻身下马,将手中的缰绳随手丢给附近的兵卒,田讳、苏翀二人便噔噔噔步上了城楼。

    此时在城楼上,东门令鞠升与麾下士卒已做好了守城的准备,正站在墙垛旁,死死盯着城外河道上的魏国战船。

    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他下意识地回头,就瞧见田讳、苏翀二人面有急色地走来。

    他连忙拱手抱拳施礼:“东门令鞠升,拜见右相大人、拜见令尹大人!”

    “不必多礼。”

    田讳一挥手,紧步走到墙垛旁,手扶墙垛望向城外的河道。

    此时的天空,已半壁大亮,田讳清楚看到,在城外的淄水河道上,停泊有三十余艘战船,其中,有十二艘战船格外巨大,仿佛是【大魏宫廷】十二头猛虎伏在河中。

    而这些战船上,皆清清楚楚地悬挂着「魏」字的旗帜。

    『果真是【大魏宫廷】魏国的战船……奇怪,魏国的战船为何会出现在我临淄城下?莫非他们是【大魏宫廷】走济水而来的?……魏军抵达临淄城下,可博兴至今还未送来示警消息,看来博兴河港已经被魏军所攻陷……』

    皱了皱眉眉头,田讳回头瞧了一眼身后的城门楼——原本应该是【大魏宫廷】城门楼的位置,如今只剩下一片坍塌了大半的废墟。

    “这是【大魏宫廷】怎么回事?是【大魏宫廷】城外魏军进攻所导致的么?”田讳问道。

    东门令鞠升点点头,指着不远处一块他命士卒从废墟中挖出来的、大小跟磨盘相似的石弹,将方才他所经历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田讳。

    田讳一看那石弹,就知道肯定是【大魏宫廷】魏军的抛石机所为,问题是【大魏宫廷】,城外却看不到有魏军的抛石机……

    『难道装在船上?』

    暗自嘀咕了一句,田讳仔细观瞧远处河道上的魏国战船,还真看到这些战船装载着巨大的抛石机。

    不得不说,将抛石机装在战船上,这在当世还真是【大魏宫廷】颇为罕见的尝试。

    虽然曾经田讳也听说,魏国在微山湖一带操练的湖陵水军,他们的战船上就装载有这种抛石机,但当时田讳却不以为然。

    这也难怪,毕竟这个时代的水战,尚停留在「弓弩互射」、「登船白刃」的时代,似湖陵魏军当初在微山湖吊打邸阳君熊沥麾下战船的战术,即隔着老远用抛石机攻击对面的战船,中与不中全看天意的「天意战法」,在这个时代只能算水战中的旁门左道。

    不过现如今嘛,眼瞅着淄水河道上十几艘魏国战船,将船上的抛石机通通对准了临淄城,田讳终于逐渐意识到,似这种装载有抛石机的战船,究竟有多么地可怕。

    一是【大魏宫廷】它的威力,二是【大魏宫廷】它的机动能力。

    这些战船,是【大魏宫廷】具备了摧毁城墙能力的!

    当然,虽说城外的魏国战船具备摧毁城墙的能力,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战船能在短时间内摧毁临淄的城墙,毕竟抛石机这种威力巨大的战争兵器,它的命中率非但不高,而且低地可怜。

    谢天谢地!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城头上的防守士卒们军心有些不稳,田讳沉声说道:“不必惊慌,纵使城外的魏国战船装在了抛石机,但这种攻城兵器,也不可能次次都命中我临淄!”说到这里,他似斩钉截铁般说道:“这是【大魏宫廷】临淄!是【大魏宫廷】我大齐的王都!她,没有那么脆弱!”

    听闻此言,城楼上的守军士卒,士气稍稍有所回升。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呼呼呼几声古怪的呼啸,从天而降十几枚磨盘大的石弹,其中三枚击中了临淄的城墙,使城墙哗啦啦地坍塌了一小块。

    “啊——”

    一声惨叫。

    原来,有两名士卒措不及防,正好站在那块坍塌的地方,只感觉脚下一空,当场摔死在城下。

    “右相大人小心!”

    左右连忙护住田讳,却见田讳奋力推开众人,在墙垛上探出脑袋瞅了几眼摔死在城下的那两名士卒,旋即紧紧盯着城外河道上的魏国战船,双手死死地攥紧了拳头。

    一个时辰后,「魏国兵临城下」的消息,逐渐在城内疯传,使得城内的齐国臣民大为恐慌,尽管临淄令苏翀派出人手尽可能地安抚民心,但还是【大魏宫廷】无法阻止这股恐慌。

    “该死的!魏国的军队是【大魏宫廷】如何抵达我临淄城下的?!”

    在齐王宫内,齐王吕白对此大发雷霆。

    当得知魏国的军队兵临城外后,齐王吕白第一反应是【大魏宫廷】惊恐,旋即就是【大魏宫廷】愤怒,毕竟被一个国家的军队打到王都,这可是【大魏宫廷】万般的羞辱!

    想当年韩齐两国交战时,齐国沦陷了整个巨鹿郡,可即便如此,韩国的军队还是【大魏宫廷】没能渡过济水,可如今,魏国的战船居然跑到了淄水,就堵在齐人的家门口,这情况,比较当年更为恶劣、更为紧迫。

    不得不说,作为先王吕僖的幼子,现任齐国君主吕白的胆魄确实不小,在思忖了片刻后,竟亲自来到了东城门,视察战况。

    当时,上卿高傒,士大夫鲍叔、管重、连谌等人皆已陆续来到了东城门,哪怕是【大魏宫廷】这些日子以来托病不出的左相赵昭,亦乔装来到城楼。

    “城外的魏军在搞什么鬼?”

    上卿高傒皱着眉头说道。

    因为如他所见,城外淄水河道上的魏军,他们根本就没有下船,他们对临淄城的进攻,仿佛就仅仅满足于用船上的抛石机抛投几颗石弹。

    “莫非是【大魏宫廷】想等摧毁这边的城墙之后再有所行动?”士大夫鲍叔猜测道。

    说罢,他看到了登上城楼的齐王吕白,连忙躬身行礼。

    “大王。”城墙上的诸臣皆施礼道。

    “众卿免礼。”齐王吕白摆了摆手,不顾旁人的劝说走到墙垛旁,看着城外的众多魏国战船,问道:“魏国的战船,何以能突然出现在我临淄城外?”

    听闻此言,在旁诸大臣皆默然不语。

    片刻后,才有田讳低声说道:“若是【大魏宫廷】臣没有猜错的话,这支魏国船队,恐怕就是【大魏宫廷】原先驻扎在微山湖的湖陵水军……至于这支水军如何突然出现在我临淄城外,臣以为是【大魏宫廷】沿着济水而下……”

    齐王吕白看了一眼田讳,嘴唇微动,似乎想说些什么,然而在皱了皱眉之后,他却改口说道:“右相,如你所见,我临淄能否守住?”

    “大王放心。”田讳连忙说道:“城内尚有数千兵卒,且臣已派人传令北海军、飞熊军,令这两支军队即刻前来援救,必定可保临淄无忧。”

    “唔。”

    齐王吕白点了点头,旋即注视着城外的魏国战船,忽然问道:“魏军可曾派人来交涉?”

    “并没有。”田讳摇头说道:“不过,臣已派东门令前去与城外的魏军交涉。”

    听到田讳这句话,齐王吕白不禁感到有些意外,而在旁的高傒、鲍叔、管重等人,面色竟微微一变。

    魏军不曾派人交涉,这可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好预兆。

    他们原以为这支魏军偷袭他临淄,是【大魏宫廷】为了迫使他齐国退出「楚齐鲁越四国伐魏」,可以理解为是【大魏宫廷】一种武力威胁,可眼下听田讳的意思,城外的魏军,居然当真打算攻陷他临淄?

    就在临淄东城门城楼上诸人惊疑不定时,被田讳派出城去跟城外魏军交涉的东门令鞠升,正硬着头皮靠近那些战船。

    他这一行几人,当然瞒不过战船上许多魏军士卒的眼睛,当即就有人将这件事禀告了旗舰上的将领李惑:“将军,有几名齐人打着临淄的旗号向我船队靠近。”

    “哦?”

    李惑走到船头瞧了瞧,见那几名齐人来到河岸后,高举着空空如也的双手,且身上也并未携带兵器,遂示意道:“派一艘艨艟过去,将那几名齐人带到这来。”

    “是【大魏宫廷】!”

    片刻之后,东门令鞠升就被带到了李惑的旗舰上。

    在见到李惑后,鞠升有些拘束地抱了抱拳,说道:“我乃是【大魏宫廷】临淄东门令鞠升,奉我国右相之命,前来与贵军交涉……敢问贵军因何偷袭我临淄?”

    听闻此言,李惑哈哈大笑,指着鞠升对从旁的魏卒笑道:“这小子居然问我因何要偷袭他临淄?”

    附近的魏卒们哄堂大笑,让鞠升更为惶恐。

    而此时,只见李惑冷笑一声说道:“小子,你不会不知,我大魏早已对你齐国宣战吧?我身为大魏的将领,率军攻打敌国王都,有什么错么?”

    鞠升这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遂再也不敢自作主张,按照右相田讳的吩咐说道:“这位将军,恐怕这其中有什么误会。事实上,我大齐从未想过与贵国为敌……”

    “哼!”李惑冷哼一声,打断了鞠升的话:“小子,少给我在这里信口雌黄,你齐人暗中相助韩国不算,前一阵子,更响应楚国的号令,使田耽、田武等人出兵,欲联手讨伐我大魏……居然也敢说从未想过与我大魏为敌?”说到这里,他摸了摸胡须,沉声说道:“要我停止进攻临淄也行,只要齐王昭告天下,臣服于我大魏,且协助我大魏征讨楚、韩,我大魏可以既往不咎,否则嘛……”

    他转头看了一眼临淄,淡淡说道:“这座曾经是【大魏宫廷】中原最繁华的城池,李某亦不希望将其摧毁,希望你等,好自为之。……对了,在一个时辰内给我回覆,否则,后果自负。”

    说罢,他不等鞠升再说什么,就命人将他带回了岸上。

    大约一炷香之后,鞠升回到城内,将魏将李惑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齐王吕白与一干齐国大臣,只听得后者心头怒起。

    “魏军这是【大魏宫廷】何等狂妄!”

    只见齐王吕白怒拍着墙垛,恨声说道:“他因为就这么几艘船,就能使我大齐屈服?!妄想!”

    说罢,他转头对右相田讳说道:“右相,待等北海军、飞熊军赶到,你即刻带军驱逐这支狂妄的魏军!”

    “是【大魏宫廷】,大王。”

    右相田讳抱拳应道。

    然而,短短一个时辰的期间,并不足以叫飞熊军、北海军赶到临淄。

    反而是【大魏宫廷】城外的魏将李惑,见临淄迟迟没有回应,心中有些不忿。

    说实话,李惑对齐人并没有多少好感,毕竟当年他北亳军的首领向軱求爷爷告奶奶寻求齐国帮助时,齐国那可是【大魏宫廷】相当倨傲的。

    “看来,那些齐人并未将我方的威胁放在心上……”

    摇了摇头,李惑冷笑着说道:“既然如此,就别怪李某摧毁这座城池了……”

    说罢,他沉声下令道:“传令下去,准备火矢,目标,临淄城!”

    片刻之后,几十艘魏国战船上的魏卒,纷纷手持军弩,将一枚枚缠有引火物的火矢,射向了远处的临淄城。

    一时间,仿佛有一场漫天火雨,笼罩住临淄的城东区域。
友情链接:励志名人名言  圣龙图腾  作文吧  大宋男儿  修真聊天群  笔趣阁  龙组兵王  经典古诗词  中华康网  据说娱乐网  房贷计算器  明朝败家子  大争之世  诸天最强大咖  神豪之娱乐天下  修真聊天群  牧神记  99养生网  都市之神级宗师  重生之财源滚滚  完美世界  重活一次  工作总结  阅读封神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