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231章:攻魏救韩
    『ps:今天有事,没有加更,第二更在十二点后。』

    ————以下正文————

    七月初,就当韩国正面临着魏国有史以来最凶猛的攻势时,在宋郡这边,这片最早开辟的战场,反而显得风平浪静。

    其实在六月中旬到七月初的这半个月里,驻军在「东缗」的楚新阳君项培,已多次尝试进攻「昌邑」,在其几番求援之后,原本驻军在「方与县」的楚水君,亦将军队向前调动。

    待等到六月二十六日时,楚国上将项娈率领军麾下军队,伴随着越国将领吴起的东瓯军,堪堪抵达了东缗一带。

    至此,楚越两国的军队已基本上集结完毕。

    六月二十八日,楚水君下令项培、项娈、吴起三人进攻昌邑。

    这场耗时整整一日的攻城战,楚越联军动员兵力多达二十万,但鉴于有一半以上是【大魏宫廷】粮募兵,再加上攻城器械的并不完备,攻城的结果并不客观,楚越联军牺牲了近两万兵力,还是【大魏宫廷】没能攻克昌邑。

    而昌邑这边,魏军的伤亡亦很惨重,即便有城墙为助力,伤亡人数仍达到了将近九千人。

    别看伤亡人数依旧还是【大魏宫廷】楚军这边居多,但以魏国例外对外战争的伤亡比例看,这场仗其实魏军并未占据优势——倘若是【大魏宫廷】换做商水军、鄢陵军、魏武军等魏国精锐,想来伤亡人数绝对不会高达九千人。

    由此可见,七拼八凑聚集在昌邑的这支魏军,实力确实远远不如正规军。

    但不管怎么样,凭着从宋郡东部诸县回调的各县县军,以及成陵王赵燊等贵族的私军,魏国一方总算是【大魏宫廷】暂时守住了昌邑城。

    不过话说回来,魏国一方能守住昌邑,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大魏宫廷】因为楚越联军这边还没动真格的罢了。

    七月初三,齐国将领田耽派出的信使,日夜兼程感到了方与、东缗一带,来到楚营投递消息。

    而此时在东缗县城外的楚军营寨中,楚水君正与新阳君项培、上将项娈、越国的吴起,以及其余楚越联军将领商议攻打昌邑的事宜。

    正说着,就听到帐外有士卒来报:“报!营外有人自称是【大魏宫廷】齐将田耽派来的信使,有紧要书信送给君侯。”

    楚水君听罢心中不免有些嘀咕:总不会是【大魏宫廷】齐国的王都临淄被魏国湖陵水军给攻陷了吧?

    平心而论,楚水君对于齐国的生死并不在乎,毕竟,虽说两国如今是【大魏宫廷】共同抵御、讨伐魏国的盟友,但这并不表示两国就因此变得亲密无间。

    说得难听点,倘若这场仗楚国能以巨大的优势击溃魏国,搞不好下一个攻打的目标就是【大魏宫廷】齐国——相信这一点,齐国自己也清楚。

    但话说回来,在魏国尚未被击溃之前,齐国却万万不能出现什么闪失——尤其是【大魏宫廷】齐国对了这场仗而准备的大量粮草。

    “领到帅帐来。”楚水君吩咐道。

    片刻之后,就有一名年轻的小将在几名楚国士卒的带领下来到了帅帐,只见那名小将在环视了一眼帐内的诸将领后,将目光投向坐在主位上的楚水君,遂抱拳问道:“您可是【大魏宫廷】楚水君?”

    楚水君点了点头,微笑着问道:“你是【大魏宫廷】田耽将军的信使?”

    见此,那名小将抱拳说道:“末将田卫,奉我家将军之命送信而来。”说罢,他从怀中取出一封信。

    当时楚水君身后立着一名巫女,看到这一幕,遂上前接过书信,在略一检查了一下后,将其递给了楚水君。

    她大概是【大魏宫廷】想检查一下这封信是【大魏宫廷】否有什么问题。

    接过书信,楚水君当即将其拆开,取出内容的信件仔细观瞧。

    仅仅只是【大魏宫廷】看了几眼,他的眉头便深深地皱了起来。

    见此,上将项娈惊愕地问道:“楚水君,莫非是【大魏宫廷】齐国不敌湖陵魏军?”

    也难怪他如此惊讶,因为据他所知,在前段期间,齐国的田耽、田武分别率领麾下军队回援临淄,倘若再算上齐国本土留驻的兵马,齐国至少有二十万兵力,这二十万兵力,难道还抵不过五万魏国湖陵水军?

    然而在听到项娈的询问后,楚水君却是【大魏宫廷】摇了摇头,面色阴沉地说道:“不,齐国安然无恙。狡猾的魏国,他欺骗了我等,那支湖陵水军偷袭临淄,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一个幌子,为了迫使田耽、田武二人率军回援临淄而已,其真正的目的,是【大魏宫廷】偷袭韩国!”

    听闻此言,帐内的诸将面面相觑。

    “韩国?”

    “不错!”楚水君沉声说道:“非但如此,魏国还将前一阵子退守无盐县的魏武军,亦调到了河北,联合河北的鄢陵军,挥军北上攻打韩国……”

    说到这里,他抖了抖手中的书信,面色阴沉地继续说道:“田耽在信中猜测,韩国或将被迫放弃「武安--柏人--巨鹿防线」,回援蓟城,而一旦魏韩边境的韩军放弃了这道防线,边境上的魏军,势必会趁机进攻……”

    说到这里时,他又顿了顿,一使劲将田耽的书信死死攥在手中,咬牙切齿般说道:“也就是【大魏宫廷】说,在我军放缓攻势的当下,魏国很有可能正对韩国穷追猛打……该死的!”

    也难怪他如此愤怒,毕竟从战略角度来说,他是【大魏宫廷】完全完全地被魏王赵润给耍了,从始至终被牵着鼻子走——不,其实不止是【大魏宫廷】他,包括齐国的田耽、田武,包括鲁国的季武、桓虎,整个联军都被魏国给耍了。

    一想到前一阵子自己还曾私下觉得,觉得魏王赵润也不过如此,楚水君就羞怒不已。

    “魏国攻打韩国?”

    “怎么会?魏国此前明明放弃攻打韩国,而选择了齐国作为突破口……”

    一时间,帐内乱糟糟的菜市口,所有人都被魏国这不按常理的战略给震惊了。

    最后,还是【大魏宫廷】越国的将领吴起,冷静地询问了一句:“楚水君,以你之见,韩国挡得住魏国的军队么?”

    楚水君闻言沉默了片刻,说道:“我对韩国并不太了解,但据田耽在信中判断,倘若魏国果真倾尽精锐猛攻韩国,韩国在失去「武安--柏人--巨鹿防线」后,多半挡不住魏国的军队……最多半年,魏军就有可能覆灭韩国。”

    “半年?”

    帐内一片哗然。

    谁都不是【大魏宫廷】傻子,他们如何会想不到:一旦魏国的精锐解决了韩国,这些魏国精锐就等同于是【大魏宫廷】被释放了,到时候,这些魏国精锐趁着兵锋之利,挥军南下,顺势灭掉齐国,旋即再次南下,纵使他们联军这边仍有楚、越、鲁三国联军的几十万兵力,亦不见得挡得住那三十万士气如虹的魏军。

    到那时,联军别说顺利讨伐魏国,他们甚至无法保证这场仗的胜利。

    难以置信,明明是【大魏宫廷】占据绝对优势的开局,如今却隐隐要被魏国抢得先机。

    『……不愧是【大魏宫廷】当初横扫中原的「魏公子润」。』

    帐内诸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暗暗想道。

    在一阵沉默过后,或有一名将领小声问道:“如今该如何是【大魏宫廷】好?要发兵援救韩国么?”

    『援救韩国?』

    楚水君看了一眼那名将领,心下暗暗冷笑:韩国是【大魏宫廷】死是【大魏宫廷】活,与他楚国何干?与他楚水君又何干?

    当初不正是【大魏宫廷】韩国的君主韩然主动提出,拿他韩国来吸引魏国的注意么?如今虽说有点晚,但也算是【大魏宫廷】韩国履行了当初的承诺——这也算是【大魏宫廷】求仁得仁了吧?

    当然,虽然心中是【大魏宫廷】这么想,但说却不好说,于是【大魏宫廷】,楚水君在想了想后说道:“发兵驰援韩国……恐怕是【大魏宫廷】赶不上了,待我大军抵达韩国,恐怕魏军早已攻破蓟城,覆灭了韩国。到时候,魏军挟得胜之势,以逸待劳,调转攻打我军,我军恐难抵挡。为今之计,唯有加紧进攻魏国,迫使魏国将攻打韩国的军队调回来……如此方有胜算。”说到这里,他扬了扬手中的书信,又补充道:“这也是【大魏宫廷】田耽将军的意思。……田耽将军在信中言道,他会请田武将军驻守国内,防止魏国湖陵水军去而复返,而他本人,将携半国兵力尽快赶来与我军汇合,合兵攻打魏国。”

    说着,他对那名尚留在帐内的信使田卫说道:“且劳烦你立刻返回田耽将军,转告他,我会加紧进攻昌邑,希望他尽快率军抵达宋郡,与我大军汇合。”

    “是【大魏宫廷】!”

    田耽的信使田卫抱拳而退。

    待等这名信使离开之后,楚水君对站在身旁的那名巫女说道:“你即刻派人前往宁阳,去见鲁国的季武,转告他魏国的阴谋,并要求他与桓虎,立刻率军前来宋郡,与我军汇合。”

    那名巫女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旋即便走出了帐外。

    此时,楚水君环视了一眼帐内的诸将,沉声说道:“诸位,韩国覆亡已成定局,即便我等心中不忍,亦救援不及,我等唯一能做的,就是【大魏宫廷】加紧进攻魏国。这并非只是【大魏宫廷】为了韩国,也是【大魏宫廷】为了我等自身……倘若在半年时间内,我军无法攻至魏国的都城雒阳,那么半年之后,我军就得面对几十万覆亡了韩国的精锐魏军……”

    听到楚水君的话,帐内诸将一个个神色严肃,毕竟他们也明白这个道理。

    见帐内诸将无人提出异议,皆抬头望向自己,楚水君满意地点了点头。

    “那就这么办!……传令下去,明日齐攻昌邑,势要攻陷这座城池!”

    “遵令!”
友情链接:我闺女是天师  民国谍影  铸天之景  重活一次  开天录  说说大全  大学生必备网  名人名言  斗战狂潮  开天录  全职武神  逆剑狂神  作文大全  三国高校传  都市医圣妙厨  全本小说网  经典语录  锦衣夜行  调教大宋  五代梦  房贷计算器  诸天最强大咖  电视指南  绝世邪神  中华养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