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240章:大梁战役(二)【二合一】
    由于低估了大梁城的防御能力,尽管当日天色尚亮,但楚水君仍是【大魏宫廷】决定暂时撤兵,回归大营。

    回到大营后,他派人将卫国军队的主将请到了帅帐。

    卫国军队的主将叫做「卫邵」,乃是【大魏宫廷】卫王费的近亲堂弟,颇为受到后者的信任,执掌着号称卫国第一精锐的濮阳军,虽然作为将领而言才能平平,不过为人倒也豪爽,总的来说还是【大魏宫廷】一位比较正直的人。

    片刻后,卫邵孤身而来,在联军的帅帐面见楚水君。

    “卫邵见过楚水君。”

    “卫邵将军。”

    在相互见礼之后,楚水君邀请卫邵在帐内坐下,微带叹息地说道:“我早知梁城不好攻打,不曾想竟是【大魏宫廷】如此棘手。……方才的战事,卫邵将军想必也看到了,不知有何破城良策?”

    卫邵面色讪讪,说道:“大梁乃是【大魏宫廷】魏国的旧日都城,城防自然牢固,一时之间,末将也想不出什么破城的计策。”

    他这话倒也是【大魏宫廷】实话,毕竟他并不擅长领兵打仗——虽说濮阳军被称为卫国第一精锐,但其根本原因,是【大魏宫廷】在于濮阳军的武器装备皆是【大魏宫廷】从魏国购置,并非是【大魏宫廷】指这支军队的战斗能力,更非是【大魏宫廷】卫邵的领兵才能。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卫邵想的到攻破大梁城的计谋,他也不会向楚水君透露。

    原因很简单,因为此番他卫国的军队,根本就不是【大魏宫廷】真心要投向诸国联军,对魏国倒戈相向,只是【大魏宫廷】因为诸国联军当时在卫国边境陈兵,以武力威胁迫使卫国加入到讨伐魏国的行列罢了,否则,卫国倒也不至于背叛魏国。

    “我以为卫邵将军会有什么好计策,如此看来,我军也就只有强攻一途了。”说到这里,楚水君看向卫邵,终于说出了他派人请卫邵前来的真正意图:“卫邵将军,近些日子,一直是【大魏宫廷】我大楚的军队以及齐国的军队担任先锋,几番苦战下来,两军士卒亦颇为疲倦,不知明日攻城,能否请贵军担任攻城主力?”

    听闻此言,卫邵心中暗暗叫苦。

    其实在得到楚水君的召唤后,卫邵心中对此就已经有所猜测,没想到事实还真如他猜测的那般:楚水君有意牺牲他卫国的军队去强攻大梁。

    刨除背叛不背叛的问题,倘若是【大魏宫廷】换做魏国的其他城池,卫邵迫于形势多半也就应下来了,但那可是【大魏宫廷】大梁城啊,是【大魏宫廷】魏国旧日的都城!是【大魏宫廷】那样轻易就能攻克的么?

    今日白昼里,诸国联军进攻大梁的战争,卫邵也瞧得清清楚楚。

    当时,似项末、项娈、项培、田耽、吴起等人麾下的精锐士卒,他们几乎连大梁城的城墙都还没摸到,就被城墙上的战争兵器杀地灰头土脸,非但白白损失了将近万名的士卒,甚至于还损失了三十几名千人将,逼得楚水君两度中途下令停止攻城。

    卫邵有自知之明,他很清楚,今日的战事若是【大魏宫廷】换他们卫国的军队上阵,也不会讨到什么便宜。

    想到这里,他露出为难之色,委婉地说道:“楚水君,我卫国仅仅就只有五六万兵力,怕是【大魏宫廷】不足以作为攻打大梁的主力……”

    听闻此言,楚水君笑着说道:“卫邵将军切莫自谦,谁都知道,贵国的军队,武器装备皆是【大魏宫廷】从魏国购置。在我联军之中,论兵甲之利,怕是【大魏宫廷】齐军都不见得能超过贵国,卫邵将军何必自谦呢?”

    说罢,他见卫邵面露迟疑之色,嘴唇微动似乎又想开口拒绝,遂又说道:“还是【大魏宫廷】说,卫邵将军其实并非与我等心思一致?”

    见楚水君脸上的笑容徐徐收敛,卫邵心中一惊。

    平心而论,倘若有选择的话,卫邵更倾向于与魏国军队联合,毕竟魏卫两国怎么说也有几十年的同盟情谊,并且,魏国从来不曾用武力来威胁卫国,哪怕是【大魏宫廷】前些年,魏卫两国因为「卫公子瑜亡故」的这件事闹得很不愉快,但魏王赵润还是【大魏宫廷】没有对卫国采取什么手段,来为表兄卫瑜报仇。

    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形势逼人,卫邵根本不敢得罪楚水君。

    毕竟眼下的中原,已经明显呈现两极,即「日益壮大的魏国」,以及「日益衰弱的诸国」,倘若他卫国表现出偏向魏国的心迹,诸国联军肯定会率先将他卫国给攻陷了。

    一想到楚水君随时有能力覆亡卫国,卫邵心中就战战兢兢,不敢再说什么拒绝的话,强颜欢笑着将这件事应了下来。

    见此,楚水君立刻又换上了笑容,笑着宽慰道:“卫邵将军不必猜忌,既然贵国已加入到「讨魏同盟」,我自会一视同仁,绝不会故意坑害贵国的将士。……明日贵军攻城时,我会叫我大楚的几支军队在旁协助。”

    『但愿如此吧……』

    卫邵心中苦涩一笑。

    告辞楚水君后,卫邵立刻回到了自己卫军的营寨——其实就是【大魏宫廷】一片尚未建起营寨的空地而已。

    回到卫军的帅帐后,卫邵命人请来「鄄城侯卫郧」与「檀渊侯卫振」。

    此番被迫随同诸国联军参战的卫国军队,拢共有三支,即「檀渊军」、「鄄城军」以及被称为卫国最强精锐的「濮阳军」,三支军队加起来约六万人左右,分别由卫邵以及鄄城侯卫郧、檀渊侯卫振三人统帅。

    在卫军营地的帅帐内,卫邵将楚水君的命令跟鄄城侯卫郧与檀渊侯卫振二人一说,二人皆心有怨愤。

    卫邵、卫郧、卫振三人,虽说都谈不上是【大魏宫廷】什么擅于统兵打仗的将领,但也不至于蠢到看不透楚水君的意图。

    他们觉得,在楚水君眼里,他们卫国的军队,是【大魏宫廷】半途加入联军的,未必与联军心思一致——事实上的确如此,因此,自然要优先于楚军、齐军等军队消耗掉,反正无论是【大魏宫廷】魏卒杀死卫卒,还是【大魏宫廷】卫卒杀死魏卒,这对于联军来说都是【大魏宫廷】有利的。

    而可恨的在于,就算明知楚水君不安好心,卫邵、卫郧、卫振三人还是【大魏宫廷】不敢造次,只能老老实实地听命。

    “倘若卫瑜公子尚在,我卫国岂会落到这等局面?”

    檀渊侯卫振叹了口气。

    听到这话,鄄城侯卫郧的表情不禁有些不自然,原因就在于,他曾经被公子卫瑜麾下的猛将孟贲生擒。

    这件使他颜面丧尽的事,让他至今仍耿耿于怀。

    出于心中的怨念,鄄城侯卫郧阴阳怪气地说道:“哼,倘若卫瑜还活着,难道就能使局面有所改变?嘿!此番诸国联军联手征讨魏国,出动兵力多达一百五十万,纵使卫瑜活着,又能怎样?没见就连魏国亦是【大魏宫廷】连战连败么?”

    檀渊侯卫振闻言瞥了一眼卫郧,冷笑两声,不过却未反驳卫郧的话。

    因为他必须承认,此番诸国联军的兵力实在太庞大了,就像卫郧所说的,就连魏国这个目前中原最强大的国家,都挡不住诸国联军的军队,就算加上他卫国站在魏国那边,又能有多大的改变呢?

    檀渊侯卫振只是【大魏宫廷】认为,倘若公子卫瑜还活着,他卫国或多或少应该会出现一些不同。

    毕竟在上回那场波及整个中原的战争中,因为卫公子瑜的关系,卫国常备军兵力曾一度暴增到二十几万,单单这位公子麾下便有十几万,这位公子以魏国盟友的身份,吞并了齐国的整个东郡,一时间仿佛呈现出卫国即将就此崛起的迹象。

    只可惜,卫国崛起的迹象,仿佛泡沫一般,随着卫公子瑜的亡故而随之湮灭。

    “好了好了。”

    见檀渊侯卫振面色阴晴不定,很有可能跟鄄城侯卫郧争吵起来,卫邵连忙打圆场道:“当务之急,是【大魏宫廷】如何应付明日的攻城战……”

    一想到明日的攻城战,卫郧、卫振、卫郧三人都皆暗自叹了口气。

    待明日他卫国军队攻打大梁,魏卫两国之间最后一丝丝的情谊,恐怕也到此为止了,要命的是【大魏宫廷】,无论这场仗哪方取胜,他卫国日后都捞不到好:若联军取胜,则楚国顺势崛起,他卫国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若魏国取胜,以魏王赵润那睚眦必报的性格,保不定第一个就收拾卫国,谁让卫国紧挨着魏国呢。

    仿佛横竖卫国都得不到什么好下场。

    “且不知此战过后,还能剩下多少将士得返国内。”卫邵长长叹了口气。

    此番随同楚军征讨魏国的这六万卫国军队,已经是【大魏宫廷】卫国如今为数不多的军队了,原因就在于前些年那场「东军」与「西军」的内乱。

    在那场内乱中,卫公子瑜不明不白死于非命,以「无盐军」为首的卫国东军被解散,此后,东军的士卒,为此对卫国失望透顶,大量流亡、迁移到魏国,一方面给魏国带去了大量的青壮男丁,一方面也使得卫国就此衰败。

    一想到明日攻打大梁,将不知会有多少卫卒丧生,卫邵、卫郧、卫振三人就感觉肩上仿佛有千斤重担,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次日,也就是【大魏宫廷】八月十二日,楚水君再次挥军攻打大梁。

    今日的攻城战,由楚将项末、项娈二人率领军队攻打大梁城的南城门,作为佯攻,而主攻的目标,依旧是【大魏宫廷】大梁的东城门,由卫国的军队担任主力。

    不过楚水君倒也打算将卫国军队逼上死路,他对卫军的主将卫邵表示,在第一轮攻势时,他依旧会派出楚国的粮募兵,以消耗魏军士卒的体力。

    这让卫邵心中大大松了口气。

    想想也知道,但凡攻城战,肯定是【大魏宫廷】最先被派出去的军队死伤最为惨重,倘若楚水君铁了心要将这件事做绝,叫卫国的军队轮番上阵,可能一日下来,六万卫军说不定就死伤过半了。

    “呜呜——”

    “呜呜——”

    随着联军的本阵响起一阵号角,随即,战鼓齐鸣。

    伴随着号角与战鼓,在大梁的东城门外,数万楚国粮募兵率先对城墙采取攻势,一时间,仿佛有地动山摇之势,声势颇为唬人。

    可话说回来,粮募兵的攻势,也仅仅只是【大魏宫廷】徒有声势罢了,至少对于城防能力极强的大梁城来说,单凭人海战术,并不见得就能取得优势。

    “砰砰——”

    在联军的阵列中,十几架抛石机率先展开攻势。

    这十几架抛石机,是【大魏宫廷】昨日联军撤兵之后,连夜打造的,打造地省为粗糙简陋,因此,楚水君也不指望这十几架抛石机能取得什么巨大的成果——只要能稍微对大梁的城墙乃至城墙上的防守魏卒造成一丝丝的威胁,他就心满意足。

    可没想到的是【大魏宫廷】,联军这十几架抛石机还未取得丝毫成果,却遭到了大梁城内许多抛石机的强力反击。

    只见魏卒将一块块拳头大小的碎石装载在抛筐内,利用抛石机的巨大力道将其弹射出去,致使城外的联军头顶,仿佛是【大魏宫廷】石雨倾盆,许多联军士卒被砸地头破血流。

    甚至于,其中也不乏有极为倒霉的家伙,被这些拳头大的石头砸在脑门,当场毙命。

    见此,在大梁城的东城楼上,禁卫军将领周骥哈哈大笑。

    说实话,对于城外那些粮募兵的进攻,周骥并不是【大魏宫廷】很在意。

    原因很简单,因为楚国的粮募兵只有最基本的刀剑等兵器,军中很少配备有弓弩等远程武器,因此,只要这帮人无法攻上城墙,就无法对大梁造成什么威胁。

    反观城墙上的魏卒,却可以利用军弩,尽情地射击城外的敌军士卒。

    他们甚至根本不需要瞄准,毕竟城外的楚国粮募兵,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多了。

    不得不说,这是【大魏宫廷】一场一面倒的攻城战,由于楚国的粮募兵缺乏克制大梁城上魏卒的有效手段,这使得在开战之后,在足足过了半个时辰的情况下,粮募兵还是【大魏宫廷】没能取得丝毫的进展——这些粮募兵勉强架起的攻城长梯,不是【大魏宫廷】被城墙上魏卒推开,就是【大魏宫廷】被淋上火油焚烧。

    可即便如此糟糕的战况,楚水君依旧是【大魏宫廷】不为所动。

    不过想想也是【大魏宫廷】,他派出去的粮募兵,纯粹就是【大魏宫廷】用来消耗魏军的,无论是【大魏宫廷】城内的箭矢,还是【大魏宫廷】火油、滚石等防御手段,只要将这些都消耗殆尽,接下来的攻城战,显然就会轻松许多。

    在第一波攻势持续了将近半个时辰之后,那些被派去攻城的粮募兵,士气逐渐低到了低谷,甚至于已陆续出现逃兵。

    见此,楚水君便吩咐左右道:“传令卫邵,令卫军出击。”

    左右立刻前往中军、也就是【大魏宫廷】今日卫军所在的位置,向卫军的主将卫邵传达将令。

    在接到将令后,卫邵暗自叹了口气,下令道:“传令下去,命「陈飞」率领前军……攻城!”

    卫军的前军,是【大魏宫廷】由一个五千人的方阵组成,而在这个方阵中,又有所细分,前部是【大魏宫廷】三千步卒,后部为两千弓弩手,皆是【大魏宫廷】濮阳军的士卒,由一位叫做陈飞的骁将统率。

    在接到卫邵的命令后,统率这五千名卫军士卒的将领陈飞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大梁城,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国家羸弱啊……』

    就跟卫邵、卫郧、卫振等人一样,陈飞其实亦不希望攻打魏国,确切地说,卫国的兵将,几乎没有几个愿意跟魏国作战,毕竟魏卫两国的关系,曾经那可是【大魏宫廷】密切到连驻守边境的军队都没有,两国国人皆可任意前往对方国家。

    没想到今日,却会兵戈相向。

    但将令难违,陈飞也没有办法,只得下令前军攻城。

    “踏踏踏——”

    不得不说,濮阳军虽说在整个中原的军队中排不上什么名号,但倘若是【大魏宫廷】仔细观察,其实这支军队确实不弱,至少,他们衣甲齐全、行动有序,比方才乱糟糟冲向大梁城墙的粮募兵,不知要优秀多少。

    而此时在大梁的东城楼上,魏将周骥皱着眉头看着城外已摆出进攻架势的卫国军队,心下又惊又怒。

    虽说此时大梁这边尚未得知卫国已经投靠诸国联军的消息,但此刻看着卫国的军队出现在城外,并且摆出了准备攻城的架势,周骥或多或少也能够猜到卫国现在所持的立场。

    “将军。”

    旁边有一名魏卒犹豫地说道:“那似乎是【大魏宫廷】卫国的军队……”

    “我看得到!”周骥瞪了那名士卒一眼,随即恶狠狠地说道:“管他是【大魏宫廷】哪国的军队,只要是【大魏宫廷】进攻我大梁的,皆视为敌军!……无需留情!”

    “是【大魏宫廷】!”城墙上的魏卒们应道。

    眨眼之际,五千名卫军便踏入了距离城池大概一箭之地的范围,见此,周骥立刻下令道:“所有弩手准备……目标,前方卫国军队……放箭!”

    一声令下,大梁城上的弩手展开齐射。

    而与此同时,卫将陈飞亦大声叫嚷道:“箭袭!举盾!”

    片刻之后,箭雨落下,但出乎意料的是【大魏宫廷】,城外这些卫国的步兵们,他们的损失并不是【大魏宫廷】很严重,绝大多数的步卒都凭着手中的盾牌撑过了魏军的第一拨弩矢洗礼。

    要知道在昨日的攻城战中,就连项末、项娈、吴起等人麾下的精锐士卒,亦在魏军的弩矢攻势下,伤亡惨重。

    “他娘的!”

    周骥恶狠狠地用手一锤墙垛,气得肝火上涌。

    原因很简单,因为濮阳军的武器装备,都是【大魏宫廷】从魏国购置的,虽说前些年自从魏卫两国因为「卫公子瑜亡故」那件事而导致关系有所破裂,此后魏王赵润故意提高了出售给卫国的武器装备,欲借此终止与卫国的军备交易,但在此之前,卫国还是【大魏宫廷】拥有着许多魏国的军备。

    『就不应该将军备卖给这些可恨的背盟之徒!』

    心中暗骂着,周骥立刻下令暂停射击,命令道:“放卫军前进五十丈!”

    毕竟魏国军弩的有效射程约在百余丈左右,在这个极限距离下,射杀几乎没有任何护驾的粮募兵,亦或是【大魏宫廷】仅仅只有皮甲的士卒,那是【大魏宫廷】没有问题的,但是【大魏宫廷】对面城外的卫军士卒,身穿的却是【大魏宫廷】由他魏国锻造的铁甲,虽说是【大魏宫廷】好几年前的旧式甲胄,但仍拥有很不错的防御能力。

    在周骥的命令下,城墙上的魏军弩手开始装填弩矢,而城外的卫军步卒,此刻则加快速度,扛着攻城长梯朝着城墙冲了过来。

    也是【大魏宫廷】错有错着,待等城外的卫军趁着城墙上的魏军弩手装填弩矢而迅速奔进,踏进了魏弩的有效射击距离后,城墙上的魏卒们恰好装上弩矢,在魏将周骥的命令下,朝着城外的卫军——尤其是【大魏宫廷】其阵列中的弩手们,铺天盖地般齐射了一波弩矢。

    一时间,弩矢仿佛暴雨倾盆,在中距离下,就算城外的卫国士卒高举着魏国在几年前锻造的铁盾,亦无法完全格挡,而最可怜的,莫过于卫军的弩手们,他们手中的魏弩,原本就落后大梁禁卫军数年,再加上魏卒站在城墙上,有地利之便,以至于卫军弩手们还未进入有效射击距离,就尝到了一波魏军弩矢的洗礼,不计其数的士卒中箭,或倒在地上哀嚎,或睁着眼睛,露出一副死不瞑目的表情。

    『果然……』

    卫将陈飞暗自叹了口气。

    这些年来,魏国军队的装备更替日新月异,因此他也料到会发生这种局面,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强行攻城了。

    “进攻!加紧进攻!”

    在卫将陈飞的催促下,三千名卫军士卒高举盾牌、肩扛攻城长梯,迅速冲到城下。

    而此时,城下那些本来已接近奔溃的粮募兵,见己方派出了正军,士气亦稍微振作了一些,协助卫军士卒再次发动进攻。

    此战,诸国联军总共投入一万五千卫军以及接近五万的粮募兵,与大梁城的魏军鏖战数个时辰,但最终,联军依旧无法撼动这座魏国的旧日都城。

    纵使是【大魏宫廷】楚水君不得不承认,此战卫军已经尽力,实在是【大魏宫廷】大梁城的防御能力太过于强悍,简直就是【大魏宫廷】固若金汤!

    “今日就到此为止吧。”

    瞅见夕阳西下,楚水君怏怏地下达了撤兵的命令。

    他已经意识到,想要攻克这座大梁城,他联军就必须打造大量的攻城兵器——这并非是【大魏宫廷】一座单凭兵多将广就能攻克的城池。

    魏昭武二年八月十二日,楚水君再次攻打大梁,不克。

    此时,距离魏王赵润率领抵达大梁,还有四日。
友情链接:战神狂飙  诡秘之主  南方财富网  完美世界  第一星座网  大争之世  诸天最强大咖  逆天铁骑  广东高考网  工作总结  银行信息港  蜡笔小说  大王饶命  明朝败家子  从全球高武开始  电视指南  回到明朝当王爷  男性健康  超级神基因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励志名人名言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据说娱乐网  步步生莲  花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