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244章:鏖战【二合一】
    八月十三日,楚水君三度挥军攻打大梁,主攻东门、南门这两侧城门。

    “楚军的攻城器械,比较昨日又新增了许多啊。”

    在大梁的东城门城楼上,守备将领周骥在与大梁府府正褚书礼一同视察城外楚军时,忍不住开口说道。

    他还记得诸国联军首日对大梁采取攻势时,当时联军中几乎没有什么抛石机、井阑车、攻城车什么的,充其量就只有一些攻城长梯罢了。

    但是【大魏宫廷】到了昨日的时候,诸国联军就已经拥有了十几架抛石机与数架攻城车。

    而今日,城外联军所拥有的攻城器械数量,相比较前两日更是【大魏宫廷】直线上升,就周骥目测范围之内,就看到了数十架抛石机、数十架井阑车,要知道,这还仅仅只是【大魏宫廷】东城门这边,并未包含南城门外的诸国联军。

    不过周骥对此并不意外,毕竟此番攻打他魏国的楚水君,其麾下那可是【大魏宫廷】有着整整一百五十万大军,如此庞大的兵力,使得诸国联军完全可以在一边攻打大梁的同时,一边建立营寨且打造攻城所需的各种战争器械。

    对此,大梁这边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城外的诸国联军逐步具备对城池造成威胁的实力。

    而这,并非是【大魏宫廷】大梁目前所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大魏宫廷】,在经过了整整两个白昼的防守战后,大梁城内的一万五千名禁卫军,虽说伤亡并不严峻,但是【大魏宫廷】体力消耗却非常严重,许多魏卒都感觉有点四肢无力、精疲力尽。

    这也难怪,毕竟在这两日里,大梁城内这一万五千名禁卫军,跟超过二十万的诸国联军展开了整整两日的攻城战,诸国联军那边有的是【大魏宫廷】轮换进攻的兵力,但大梁这边却无这种兵力上的富裕。

    就算用扳着手指,一千人一千人地让城内的士卒轮换防守,亦无法彻底根除这个问题。

    再一想到城内兵械库里的箭矢储量在这短短两日被消耗了接近七成,大梁府府正褚书礼就感到忧心忡忡。

    毕竟这两日,他大梁能够凭借极其劣势的一万五千名魏卒,在动辄十几倍兵力的进攻下堪堪守住城池,似弓弩、机关连弩等远距离兵器,居功至伟,可一旦等城内的箭矢储量耗尽,相信以诸国联军聚集在此地的兵力,足以淹没大梁。

    『也不知雒阳那边,几时会派来援军,还是【大魏宫廷】……』

    一想到王都雒阳那边或有可能不发援军,选择据守成皋关与伊阙关,褚书礼心中便更为担忧。

    既是【大魏宫廷】担忧大梁城内军民的安危,亦是【大魏宫廷】担忧这座他魏国旧日的都城会落入楚国之手。

    “呜呜——”

    “呜呜——”

    城外远处的楚军本阵中,响起了号角声,意味着楚军即将展开第三日的攻城战。

    见此,褚书礼对周骥说道:“周将军,城门这边就劳烦你多多费心了,我到南城门那边去看看情况。”

    “褚大人慢走。”周骥点点头,随即待褚书礼走远之后,就立刻鼓励城墙上的魏卒,使他们能振作精神。

    说实话,鉴于在这两日内,城内的一万五千名禁卫军已经杀死了几倍于己的诸国联军士卒,事实上魏军的士气其实并不算低落——那些跌落的士气,主要还是【大魏宫廷】因为己方兵力过少,并且迟迟没有得到援军的消息所致。

    好在大梁周边,还有三川郡的博西勒所率领的三万余骑兵,时而出现在大梁城的视野范围——不是【大魏宫廷】为了杀敌,而是【大魏宫廷】为了使大梁城明白他们并不孤单,否则,实在无法想象大梁城内魏卒的士气会跌落到什么程度。

    且不说魏将周骥指挥麾下士卒准备守城之事,且说褚书礼步下城墙之后。

    没走多远,他便看到了一名他大梁府的小吏,后者正气喘吁吁地快步本向城门这边。

    见此,褚书礼心下颇为纳闷。

    只见那名小吏快步奔到褚书礼面前,拱手说道:“大、大人,西城门的将军李霖,带着十几名浑身是【大魏宫廷】血的骑兵到了官署,说这些骑兵是【大魏宫廷】雒阳那边派来的,带有急令。”

    『终于等到了!』

    褚书礼闻言精神一振,接过随从递来的缰绳翻身上马,火急火燎地赶往大梁府。

    说实话,他并不敢肯定雒阳那边是【大魏宫廷】否会派来援军,毕竟此番攻打他魏国的诸国联军,兵力实在是【大魏宫廷】太过于浩大,浩大到纵使是【大魏宫廷】三十几万北伐韩国的精锐此刻皆在国内,也不见得能够稳胜对方,更何况他魏国目前是【大魏宫廷】精锐尽出。

    但不管怎样,他还是【大魏宫廷】迫切希望得到雒阳那边的明确指示,倘若雒阳不发援军,那么,就像他在前几日与靳炬、周骥等将领商议对策时,当时靳炬、周骥等人所说的,他大梁这边只需竭尽全力即可,这样纵使最后城池依旧还是【大魏宫廷】被攻破,他们也无愧于国家、无愧于君主。

    当时褚书礼亦慷慨激昂地附和,但在心底,他还是【大魏宫廷】忍不住幻想雒阳那边会派来援军,毕竟他魏国当前的君主,乃是【大魏宫廷】魏王赵润——这可不是【大魏宫廷】一位会被诸国联军那庞大的兵力所吓住的雄主。

    骑着马一路狂奔到大梁府,褚书礼当即就瞧见驻守西城门的将领李霖正站在官署前,显然是【大魏宫廷】在等待他的到来。

    翻身下马,褚书礼朝着李霖拱了拱手,带着几许恭敬问候道:“李将军。”

    驻守西城门的将领李霖,身份可不简单,并非是【大魏宫廷】因为他亦是【大魏宫廷】大梁禁卫军的将领,而是【大魏宫廷】因为此人乃前皇长子赵弘礼的内兄,以及李氏一门目前的家主。

    “褚大人。”李霖抱拳还礼。

    在彼此打过招呼之后,褚书礼就立刻问起了那十几名骑兵的来意:“那真是【大魏宫廷】雒阳那边派来的骑兵么?”

    李霖点点头说道:“我已仔细问过,确实是【大魏宫廷】雒阳禁卫军的骑卒……据他们说,他们从雒阳出发时,有好几个队伍,但眼下看来,似乎就只有他们顺利突破了楚军的阻碍,来到了我大梁……眼下他们正在官署内等候大人,请。”

    “请。”

    二人迈步走入官署,没过片刻就来到前堂,只见在前堂内,那十几名骑兵正在堂内靠着墙壁坐在地上,一个个手中都攥着一只水囊,时不时地朝嘴里灌水。

    看他们的神色,异常疲倦。

    不过在看到李霖领着一副官员打扮的褚书礼来到堂内时,这十几名骑兵立刻站了起身。

    其中,那名背着一只包袱的队率朝着褚书礼抱拳问道:“大人可是【大魏宫廷】大梁府的府正,褚书礼褚大人?”

    “正是【大魏宫廷】本府。”褚书礼点点头。

    旋即,就见那名队率接下身上的包袱,将其递给褚书礼,口中正色说道:“这是【大魏宫廷】朝廷命我等交给大人的。”

    看着那只包袱上刺眼的血迹,褚书礼深深打量着面前那十几名骑卒,纵使这些骑卒并未提及,他亦能猜得到,对方为了将这只包袱送到大梁,必定是【大魏宫廷】历经磨难,牺牲了许多同伴。

    “有劳诸位”

    褚书礼朝着那十几名骑兵拱了拱手,随即迫不期待地走到桌案旁,将包袱打开。

    打开包袱后,他很意外地发现,包袱内竟是【大魏宫廷】一叠檄文。

    『这是【大魏宫廷】……!!』

    仅仅只是【大魏宫廷】扫了一眼,褚书礼便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这叠檄文,激动地仿佛连整个人都在颤抖。

    “褚大人?”魏将李霖感到纳闷,困惑地开口询问道。

    只见褚书礼激动地接连喘了几口粗气,这才用笃定的口吻说道:“大梁无忧矣!”

    『……』

    李霖有些不解,他心下觉得,纵使雒阳那边派来了援军,也不至于让褚书礼激动到信口说出「大梁无忧」这样的话吧?

    他越想越对那些檄文感到好奇,遂走上前瞅了两眼。

    就跟褚书礼方才的神色一样,仅仅只是【大魏宫廷】扫了几眼,李霖亦是【大魏宫廷】满脸震惊,结结巴巴地说道:“陛、陛下他,御、御驾亲征?!”

    说罢,他转头看向那十几名骑兵。

    只见那名骑兵队率点头说道:“八月初六时,陛下就已率领五万雒阳禁卫,赶赴大梁。因其中陆续有当地的私军、民众加入,因此,陛下所率领的那支军队,行程难免受到影响……”

    李霖与褚书礼面面相觑,心中泛起万般滋味。

    曾几何时,他们以为雒阳朝廷会选择放弃大梁,退守成皋关与伊阙关,可没想到,朝廷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倾尽了雒阳的所有兵力前来支援,更令人震惊的是【大魏宫廷】,他魏国的君主赵润,竟毅然决定御驾亲征。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喃喃念叨着檄文中那豪迈的句子,李霖与褚书礼此刻俨然有种「虽敌军百万我亦丝毫无惧」的豪情。

    见李霖与褚书礼二人各自盯着手中的檄文,激动地面色潮红久久不能自己,那名骑兵队率善意提醒道:“大人,当速速将将这些檄文张贴于全城,安抚民心……”

    “对对对!”

    听闻此言,褚书礼如梦初醒,他实在是【大魏宫廷】太激动,以至于竟忘了这事。

    “来人。”

    当即,褚书礼便唤来署内的公吏,命其遣尽官署内的所有人力,将这些檄文张贴于全城大街小巷。

    除此以外,他还专门留下了几份,专程派人送到靳炬、周骥等驻守城池的将军手中。

    没过多久,这封檄文便送到了东城门的城楼。

    当时,此地的守将周骥正在指挥魏卒艰难地防守楚军那如潮水般的攻势,情绪本来极为躁动,甚至于还暗暗有些怨恨雒阳朝廷的心情:为何不派援军,使我大梁孤军奋战?

    “楚军攻上来了!”

    一名魏卒惊呼道。

    周骥下意识转头一瞧,果然瞧见距他大概十几丈远的地方,有大概七八名由粮募兵与卫国士卒混搭的敌军,顺着攻城长梯爬了上来,将原本负责防守那一块区域的魏卒逼地连连退后。

    『将士太疲倦了……』

    周骥攥了攥拳头。

    若在平时,别说粮募兵这种乌合之众,就算是【大魏宫廷】同样穿戴着他魏国锻造甲胄的卫国士卒,亦普遍弱于魏卒,哪怕大梁城的魏卒其实并不能与鄢陵军、商水军、镇反军等频繁出动征战的精锐士卒可比,但再怎么说,禁卫军亦被称作王师,怎么可能疏忽操练?

    然而连日的奋战,大大消耗了禁卫军士卒们的体力,以至于渐渐露出了疲倦之态,让城外的诸国联军终于得以攻上城墙。

    “围杀攻上城墙的敌卒!”

    周骥厉声吼道。

    当即,城墙上的魏卒们便涌向那块,将那七八名攻上城墙的士卒杀死。

    可即便如此,周骥皱紧的眉头却未能因此舒展。

    因为他很清楚,既然城下的诸国联军士卒能攻上城墙一次,那么就能攻上第二次。

    “打起精神来!”

    周骥走出了城楼区域,准备亲自在城墙上巡视,给这些浴血奋战的士卒助威,激励士气。

    “兄弟们,尔等脚下的这座城池,乃是【大魏宫廷】大梁,是【大魏宫廷】我大魏旧日的王都所在!难道你等能容忍敌国的士卒踏破这座城池,于城内肆意抢掠、凌辱么?”

    “……杀死一名敌卒,赏银圜一枚;杀死敌军五百人将将,赏金圜一枚;杀死敌军千人将,赏金圜五枚,官升一级;杀死三千人将……”

    整整小半个时辰,周骥与他麾下的将领们,尽可能地在城墙上激励着士气,奈何城墙上的魏卒实在是【大魏宫廷】太疲倦了,纵使有金钱、军职作为激励,防守的力度亦难免逐渐减弱。

    就在周骥忧心忡忡之际,大梁府府正褚书礼派出的小吏找到了他,对他说道:“周将军,这是【大魏宫廷】我家大人命我交给将军的。”

    说着,那名小吏便将一份檄文递给了周骥。

    此时周骥哪有心情看什么檄文,不耐烦地接过檄文扫了一眼。

    然而,仅仅只是【大魏宫廷】扫了一眼,他便再也无法移开目光,死死地盯着檄文,脸上泛起了激动的潮红。

    “竟然、竟然……”

    在喃喃自语两句后,激动地紧攥拳头,恨不得仰天长啸来抒发心中的畅快。

    激动之余,他冲着身边的魏军并将们喊道:“兄弟们,欢呼吧!雒阳并未放弃我等,朝廷已出了援军,兵力或将超过二十万。并且你等万万也想不到,率领这支援军的统帅究竟是【大魏宫廷】何人……那是【大魏宫廷】天策府的天将军!”

    “有援军来了?”

    “雒阳那帮混账,终于舍得派援军了……”

    “话说,天将军是【大魏宫廷】谁?”

    “我大魏有哪位将军受封天将军么?”

    虽然在得知雒阳那边已派了多达二十万的援军,这使得这段城墙上的魏卒大为振奋,士气亦有所提升。

    可他们哪里晓得「天策府天将军」的身份?

    毕竟,知道天策府天将军即是【大魏宫廷】他们魏国君主赵润这件事的人,文臣最起码也是【大魏宫廷】朝中大臣,而将领基本上也都是【大魏宫廷】三千人将级别以上——毕竟一国君主自领上将军之职,这件事魏国朝廷的官员们亦感觉有点尴尬,自然不会多做宣传。

    见麾下的兵将们一个个困惑地看着自己,并无想象中的那般激动,周骥立刻反应过来,大声更正道:“天将军,即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君王陛下!你等并未听错,正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君主!”

    “君……”

    “陛下?”

    “陛下亲自率领援军支援我大梁?”

    “这怎么可能……”

    城墙上的魏卒们面面相觑,呆若木鸡。

    旋即,在片刻的沉静过后,城楼附近的禁卫军兵将忽然爆发出一阵仿佛响彻天地的欢呼。

    “喔喔——!”

    见此,魏将周骥拔出利剑,大声吼道:“弟兄们,陛下不日即将率领援军抵达大梁,难道你们希望陛下看到一座残破的大梁么?”

    “不!”魏卒们高声吼道。

    见此,周骥举剑指向前方,大声喝道:“既然如此,那就莫要放任任何一名敌卒攻上城头!……这场战争的最终胜利,必将属于我大魏!”

    “喔喔——!”

    城墙上的魏卒们,士气一下子暴涨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对于他魏国的历代君主,可能这些魏卒们并不了解,但是【大魏宫廷】当代君主赵润,却是【大魏宫廷】他们耳闻能详的雄主,无论是【大魏宫廷】「十四岁率军出征、二十四岁登基为君王」的轶事,还是【大魏宫廷】「横扫中原诸国、至今未尝一败」的丰功战绩,这无一不凸显出了这位雄主的雄韬伟略。

    而这位无可匹敌的雄主,如今正率领二十万大军火速前来支援大梁,一想到此事,无论是【大魏宫廷】城墙上作战在第一线的魏卒,亦或是【大魏宫廷】城墙下帮忙送递箭矢、滚木的民夫们,皆感觉精神振奋,仿佛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气。

    此后,再也瞧不见有诸国联军的士卒能再次攻上城头,皆被士气如虹的魏卒挡了回去。

    见此,在城外指挥作战的楚、卫两国将领,都对此感到无比的惊讶。

    “奇怪了,明明方才魏军的反抗已变得越来越微弱,这么突然间……”

    一名楚国将领喃喃自语。

    片刻之后,在楚国的本阵中,正在观战的楚水君亦隐隐约约察觉到了对面城池上防守魏卒的变化,微微皱了皱眉。

    『魏军的士气,似乎是【大魏宫廷】一下子就高涨起来了……』

    他觉得不太对劲。

    按理来说,大梁城内的魏军士卒在奋战的两日整整十几个时辰后,士气应该会有所跌落,纵使城内的魏国将领与官员用金钱、官职激励军心,也不至于让魏卒的士气一下子就高涨到那种地步吧。

    是【大魏宫廷】的,纵使隔着很远,他亦能听到魏军士卒们那中气十足的吼声,并且这一阵阵吼声当中,带着浓浓的叫他不解的惊喜与振奋。

    “去问问究竟是【大魏宫廷】怎么回事。”

    楚水君吩咐身后的亲兵道。

    “是【大魏宫廷】!”那名亲兵拨马而去,旋即在大概过了有一炷香工夫后,去而复返,拱手抱拳对楚水君回覆道:“君侯,城下我军的诸位将领,亦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不过他们却听到魏卒们有喊什么「御驾亲征」这样的话。”

    “御驾亲征?”

    楚水君脸上露出几许错愕的表情,旋即,这几许错愕就被嘲弄之色所取代。

    只见他摇摇头,笑呵呵地说道:“城内的魏将,倒也称得上是【大魏宫廷】奇思妙想,居然想出这种可笑的话来激励士气……”

    以己度人,他并不相信魏国的君主赵润会御驾亲征,毕竟他麾下可是【大魏宫廷】有足足一百五十万军队,纵使这两日为了强攻大梁而兵力损失严重,但那些损失的兵力,充其量也不会超过十万人,他诸国联军依旧保持着兵力上的绝对优势。

    而魏国雒阳那边,目前才只有多少兵力?五万?十万?二十万?

    纵使魏国勉强能凑出五十万的兵力,那又怎样?似这般东拼西凑的五十万兵力,根本不具备鄢陵军、商水军那般魏国精锐那般的战斗力,充其量也就是【大魏宫廷】他楚国那些粮募兵的程度而已,以一百四十余万敌魏国五十万兵力,在彼此军队实力都相差无几的情况下,楚水君并不认为魏国能有什么赢面。

    魏国的君主赵润也是【大魏宫廷】个聪明人,相信他也清楚这一点,怎么可能当真御驾亲征呢?

    就在楚水君暗自冷笑之际,忽然有亲卫在他耳边说道:“君侯,鄣阳君熊整派人前来,说是【大魏宫廷】有紧急军情禀报。……人在那里。”

    说罢,那名亲卫指向一处。

    楚水君转头瞧了一眼,便看到有十几名骑卒被他本阵的士卒挡在了外边。

    “放他们进来。”

    “是【大魏宫廷】!”

    片刻之后,那十几名骑兵来到跟前,翻身下马,叩地行礼,其中有一人手举一只包袱,沉声说道:“楚水君,昨日有几拨魏骑,欲突破我军的阻碍,我军在其中一些魏军士卒的尸体中,翻出了此物,我家君侯命我立即将此物送到您手中。”

    楚水君的左右上前接过包袱,递给前者。

    只见楚水君摊开包袱,旋即便皱着眉头发现,包袱内竟是【大魏宫廷】一叠檄文。

    他随便抽出一张瞅了两眼,旋即,原本不以为然的面色,逐渐变得凝重,凝重之余,还带着浓浓的难以置信。

    『居然……这是【大魏宫廷】诡计?亦或是【大魏宫廷】说,赵润他居然当真敢御驾亲征?他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征募了区区二十万兵力,就敢与我一百四五十万大军抗衡?』

    楚水君惊地说不出话来。

    此前他原以为,大梁城内那些魏卒所说的「御驾亲征」之词,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城内魏将为了鼓舞军心而撒的谎言,没想到居然是【大魏宫廷】事实。

    楚水君闭着眼睛沉吟了许久。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倘若真叫赵润率领援军解了大梁之围……』

    想到这里,他开口正色说道:“传令下去,出动更多的兵力,强攻大梁!务必要尽快攻克这座城池!”

    “是【大魏宫廷】!”

    当日下午时,诸国联军一下子就增加了攻城的兵力,压地大梁守军喘不过气来。

    但鉴于大梁城内的魏国军民因为那份檄文而士气暴增,以至于两军鏖战到黄昏,厮杀到城上城下遍地尸骸,诸国联军依旧还是【大魏宫廷】没能攻陷大梁。

    此时,距离魏王赵润率领抵达大梁,还剩三日。
友情链接:战神狂飙  作文吧  全本书屋  创世中文网  三国高校传  美食供应商  工作总结  中国玉米网  步步生莲  盛唐之帝国崛起  绝世邪神  调教大宋  理财知识  最强逆袭  南方财富网  五行天  电视指南  tplink  广东高考网  极限保卫  大学生必备网  全职高手  笔下文学  开天录  全球灵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