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246章:第四日(二)
    『PS:今天回老家了,第二更在十二点后,没有补更。另外,月底双倍月票活动,求月票。』

    ————以下正文————

    “快快快,上去上去上去。”

    在大梁城东城墙的城下,一名身穿着寻常士卒革甲的楚军五百人将一脸心急地催促着麾下的士卒。

    在他的催促下,几名楚国士卒争先恐后般顺着攻城长梯往上爬,然而还没等他们爬到半途,却见城墙上的魏卒用长戈、推杆等物,生生将长梯给推离了城墙。

    在惊恐声的呼喊声中,这架攻城长梯连带着长梯上的楚国士卒们向外倾斜,旋即轰地一声倒在城外的楚军人潮中。

    “该死的!”

    这名五百人将暗骂一声,手指着城墙方向,反复大声喊道:“弓弩手,放箭,压制城上的魏卒!”

    一连喊了好几声,附近的楚军弓弩手们纷纷举起弓弩,朝着城上射击,但是【大魏宫廷】换来的,却是【大魏宫廷】城墙上魏国士卒的反击。

    “压制城上!压制城上!”这名五百人将扯着嗓子喊道。

    忽然见,他心中闪过一丝警惕,猛然抬头一瞧,却见一架明晃晃的魏连弩,不知何时已对准了自己。

    『不……』

    还没等这名五百人将做出什么规避的举动,只见噗地一声,一根足足两根手指粗细的铁矢洞穿了他的身躯,顺便连带着射死了他身后的两名楚军士卒。

    “好!又干掉一个!”

    在城墙上,操作着机关连弩的魏卒振奋地欢呼一声,随即眯着眼睛寻找下一个目标。

    自从前两日机关连弩大发神威,在一日内射死了二三十名诸国联军的前线将官后,这些诸国联军的将官与将领们,非但立刻就收起了将旗,亦不敢穿戴着有区别于寻常士卒的甲胄,这给有心狙击这些将官的魏军士卒增加了不少难度。

    忽然,城墙上有魏卒大声喊道:“井阑!敌军的井阑车靠近城墙!”

    只见在城外,有几十架目测高达六七丈左右的井阑车,正在诸多联军士卒的推动下,缓缓朝着城墙这边靠近。

    “弩炮准备!”

    城墙上有一名魏军千人将大声吼道。

    当即,便有魏军士卒操作着弩炮,将其对准了远处的井阑车。

    城防所用的弩炮,跟当初冶造局在诸国代表面前操演的弩炮并不相同:巨大仿佛如抛石机一般的弩炮机,那是【大魏宫廷】专门用来摧毁城墙的,拥有着比抛石机更强大的城墙破坏能力;而安置在大梁城上的弩炮车,则仿佛是【大魏宫廷】弩炮机的缩小版,专门用来摧毁城外敌军的攻城兵器。

    最主要的就是【大魏宫廷】井阑车。

    这也难怪,毕竟井阑车这种攻城兵器,对于城池的威胁性太大,它可同时兼备「使弩手立于高处压制敌城的敌军」以及「能够比攻城长梯更便捷的方式强行登陆城头」这两个优点,因此,一直是【大魏宫廷】防守方的优先摧毁对象。

    “砰!”

    一架弩炮车率先发动,只见一枚仿佛有成人脑袋大小的石弹被弹飞出去,“嘭”地砸在远处一架井阑车的支柱上,那强劲的威力,立刻就打断了那根支柱,以至于井阑车的上半截哗啦一声坍塌,几十名联军的弓弩手惊叫着摔落下来。

    “砰砰砰——”

    其实几十架弩炮车紧跟其后,纷纷开炮,当即便又有三座井阑车被摧毁。

    见到这一幕,卫国将领、鄄城侯卫郧心中暗骂,暗骂魏军的战争兵器简直就是【大魏宫廷】层出不穷。

    看着己国士卒的惨重伤亡,卫郧不由得攥紧了拳头。

    平心而论,无论卫国还是【大魏宫廷】他鄄城侯卫郧,皆根本不想蹚这趟浑水——四国联盟要与魏国厮杀,彼此杀个痛快即是【大魏宫廷】,何必要波及他卫国呢?

    不过卫郧也明白,在当下「非魏即楚」的大体格局下,他卫国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纵使他们并未协助魏国对付诸国联盟,但诸国联盟照样会逼迫他卫国倒戈对付魏国——这即是【大魏宫廷】弱国的悲哀。

    不自觉地,鄄城侯卫郧想到了早已过世的公子卫瑜,尽管他仍不认为一个卫瑜会让他卫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至少不至于像眼下这么窝囊——被楚水君逼着攻打魏国的城池,而魏国的军卒,亦毫不留情地杀死他卫国的士卒。

    『唉,事已至此,再想这些又有何用?』

    鄄城侯卫郧叹了口气,只能再次振作精神,指挥着麾下士卒加紧进攻大梁,毕竟楚水君正在后方看着呢——若不能使这位楚国的君侯满意,他卫国恐怕就只有迎来覆亡。

    待等太阳升到头顶,这场仗已持续了整整三个时辰。

    『真是【大魏宫廷】不可思议的顽强……』

    在楚军的本阵中,楚水君观望着战况,心下暗暗自语。

    他看得出来,此刻正在攻打大梁城的卫国军队,其实并未因为魏卫两国曾是【大魏宫廷】盟友而手下留情——反过来魏军也没有,接近六万兵力的卫军,一刻不停地猛攻仅仅只有约三千魏卒防守的东城墙,却居然至今都未能攻上城头,这在楚水君看来,简直就是【大魏宫廷】不可思议。

    难道那一纸「魏王御驾亲征」的檄文,竟支撑着城墙上的魏卒坚持到这种地步?

    皱着眉头思忖了片刻,楚水君下令道:“令卫邵、卫郧、卫振等人率军后撤五里修整,重整旗鼓;再命「西门嵇」、「蔡厚」等人率领粮募兵取代卫军继续攻城!”

    “是【大魏宫廷】!”

    片刻之后,便有传令兵来到卫将卫邵身边,传令道:“卫邵将军,楚水君命你立刻率领军队后撤五里,重整军势。”

    “感谢……”

    卫邵勉强挤出几分笑容,有气无力地说了句,也听不清究竟是【大魏宫廷】在感谢这名前来传令的传令兵,还是【大魏宫廷】在感谢楚水君的高抬贵手。

    他的笑容很勉强,勉强中带着几分苦涩。

    要知道在这整整三个时辰的攻城战中,他拢共组织了七拨攻势,六万卫军几乎每个人都经历了至少两次攻城,可即便如此,他卫军还是【大魏宫廷】没能攻上仅仅只有约三千名魏卒把守的城墙,反而己方损失了近万兵力。

    说实话,卫邵已经有点看不懂这场攻城战了,因为在他眼中,远方大梁城城墙上的魏卒,那些明明只是【大魏宫廷】驻守雒阳、大梁两座都城的王师驻军,却发挥出了比商水军、鄢陵军、镇反军等魏国精锐军队更加勇悍、更加可怕的实力。

    “全军后撤五里!”

    在深深看了一眼大梁城后,卫邵下令撤兵,无论是【大魏宫廷】仍在城下继续攻城的卫军,还是【大魏宫廷】在后方短暂歇息的卫军士卒,使得大梁城东城门外,就只剩下一些楚国的粮募兵。

    见此,城墙上的魏卒大为欢呼,他们此刻仍以为,卫国正军的后撤,就意味着诸国联军将就此停止今日的攻城战。

    就连东城门这边的守将周骥都如此认为,用利剑拄着城墙坐在一块滚木上,满身是【大魏宫廷】血、满头是【大魏宫廷】汗地大口喘气着,暗自欢喜总算是【大魏宫廷】又撑过了一日。

    可没想到是【大魏宫廷】,仅过片刻工夫,就见一名魏卒用略显颤抖的声音叫道:“将、将军,敌军又攻上来了!兵力……成千上万!”

    “什么?”

    魏将周骥面色顿变,几步紧走到墙垛旁,瞪大眼睛注视着城外。

    只见在城外的郊地,虽然卫国的军队正在徐徐撤退,但立刻就有一支看旗号是【大魏宫廷】楚军的军队,接替了卫军的攻城任务,朝着城池这边杀了过来。

    『怎么会……难道联军……』

    周骥皱着眉头盯着远处的卫军,他这才发现,卫军在撤离交战区后,并未像他所猜测的那样退回诸国联军的营寨,而是【大魏宫廷】在距离城墙大概五里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原地歇息。

    依稀还能瞧见,许多卫军士卒似乎是【大魏宫廷】取出了干粮之类的吃食,坐在原地一边吃食,一边歇息。

    看看那些即将攻到城下的粮募兵,再看看远方正在歇息的卫国军队,魏将周骥心中咯噔一下。

    此时他忽然意识到,他将今日的这场攻城战想的太简单了,城外的联军根本没有就此撤兵罢休的意思,卫军暂时撤退,只是【大魏宫廷】为了恢复体力,重整士气罢了。

    而可恨的是【大魏宫廷】,楚水君根本不给他大梁城上的魏卒喘息的机会,待卫军暂时撤退之际,就立刻增派了粮募兵,不求杀敌夺城,纯粹就是【大魏宫廷】继续耗着魏军,耗到卫军重整旗鼓,再次攻城。

    在猜到这一点后,周骥立刻转头看向四周的魏卒,只见这些魏卒虽然精神士气依旧高昂,但明显能看得出,他们已经非常疲倦了,不知几时就会崩溃。

    『不妙了……必须想办法让将士们轮换歇息。』

    周骥暗暗想道。

    就在这时,一名将领走到周骥面前,低声说道:“将军,城墙上的弩矢告罄了……”

    “什么?”

    周骥闻言一惊,失声问道:“今早不是【大魏宫廷】才从城内搬来了十几个大箱的弩矢么?你居然说弩矢告罄?”

    那名将领苦笑着说道:“将军,似今日这般激烈的厮杀,纵使十万支弩矢也不经用啊,又何况仅仅只有四万支弩矢,城上的弩手们每人射击十余回,就差不多耗尽了……”

    周骥张了张嘴,默然不语。

    见此,那名将领催促道:“将军,还是【大魏宫廷】速速派人向城内的兵械库讨要弩矢吧。”

    听闻此言,周骥长长叹了口气,摇摇头说道:“今早那些弩矢送来时,兵械库的军需官就已对周某明言,这已经是【大魏宫廷】城内最后的库存了……”

    “那……”那名将领闻言色变。

    要知道迄今为止,他们完全是【大魏宫廷】靠弓弩才压制了城外诸国联军的进攻,此刻弩矢告罄,他们将如何抵御城外数十万的敌军?

    『真是【大魏宫廷】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周骥惆怅地叹了口气,转头看向附近那些精疲力尽的魏卒。

    既然弩矢告罄,那么,防守城墙就只能依靠白刃战,然而,似他麾下剩下的近两千名精疲力尽的魏卒,如何招架地住城外数倍乃至数十倍的敌军?

    想到这里,他召来两名亲兵,吩咐他们道:“你二人即刻去城内找寻褚府正,传告褚大人,东城门需要支援,这里需要大量的人手。请他速速派来那些新兵!”

    “是【大魏宫廷】!”两名亲兵抱拳而去。

    看着那两名亲兵离去,周骥长长吐了口气。

    既然弩矢告罄,那么,就用人命来堵死楚国的军队,填完禁卫军填城内的百姓。

    除非大梁城内已无男儿,否则这座城,绝不会被诸国联军攻陷!
友情链接:全球灵潮  神豪之娱乐天下  汉乡  好名字  诸天最强大咖  汉乡  减肥方法  第一星座网  中华康网  大族激光  全球高武  房贷计算器  就爱读小说  超级兵王  作文吧  北宋大表哥  从全球高武开始  极品全能学生  情话网  就爱读小说  管理资料下载  创世中文网  全本书屋  秦吏  重生之财源滚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