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253章:决战?!【二合一】
    『PS:求月票~』

    ————以下正文————

    魏将李霖与他麾下士卒所望见的,当真是【大魏宫廷】魏王赵润派来的援军么?

    事实上还真是【大魏宫廷】。

    那即是【大魏宫廷】鄣阳君熊整麾下将领丰澧口中那支袭击了博浪沙河港的‘过万骑兵’,亦是【大魏宫廷】魏王赵润大军的先锋军。

    这支骑兵,集合了川雒联盟二十几个部落的战士,由禄巴隆、孟良、乌兀等各族族长率领,堪称是【大魏宫廷】倾巢而动,除此之外,还有吕牧、穆青等原宗卫率领的大概两千余隶属于雒阳禁卫军的骑兵营,总人数超过两万人。

    当然,由于是【大魏宫廷】临时拼凑的各部落的战士以及禁卫军的骑兵,因此,这支骑兵指挥体系非常混乱,别指望这支骑兵能完全什么要求相互配合的精细任务——他们就跟羯角骑兵一样,只能去完成笼统的任务。

    但不可否认,这些部落战士的实力相当可观。

    这支骑兵的主将,由雒阳禁卫军副统领吕牧担任,至于先锋将领,则由骁将穆青以及青羊部落的族长乌兀担任。

    大梁城西城门的李霖所看到的,正是【大魏宫廷】穆青与乌兀所带领的带头骑兵,人数约为三千人左右。

    穆青与乌兀二人的任务很简单,亦探查大梁城附近一带是【大魏宫廷】否埋伏有诸国联军的兵马,毕竟魏王赵润的主力军行军速度并不是【大魏宫廷】很快,谁也不敢保证诸国联军会不会在得知前者的到来后,在大梁附近一带的山丘或者森林中埋伏兵马,杀魏军一个措手不及。

    正因为如此,穆青与乌兀二人非常谨慎,毕竟此番他魏国君主赵润倾尽了三川郡的兵马前来援助大梁,这已经是【大魏宫廷】魏国目前最后的一点兵力,倘若因为自己的疏忽而遭到了诸国联军的伏击,导致吃了败仗,穆青死都无法原谅自己。

    因此,他在隐隐能看到大梁城的轮廓时,便下令麾下三千骑兵分散,搜索附近一带,务必做到仔细搜查每一寸土地。

    而他与乌兀,则伫马在一处高坡,谨慎地眺望大梁城的方向。

    “援军为何分散了?”

    在西城门的城楼上,一名魏卒不解地问道。

    听闻此言,魏将李霖解释道:“从这支援军的人数判断,他们应该是【大魏宫廷】陛下的先锋军。虽然不知究竟是【大魏宫廷】哪位将军统领,但显然这位将军很仔细。他多半是【大魏宫廷】怀疑这附近可能藏有联军的伏兵……”说罢,他也站在城墙上眺望城外各处。

    然而结果,却出乎穆青、乌兀以及李霖的意料,只见三千名青羊部落、白羊部落的羱族战士们,花了足足大半个时辰搜查了大梁城西郊的矮丘、树林,却也没有发现有诸军联军的踪迹。

    “没有?”

    穆青有点意外,在思忖了片刻下令道:“扩大搜查范围。”

    羱族部落的骑兵们依令行事,而穆青与乌兀,则在确认此地安全后,徐徐向大梁附近前进,一直来到与城池相距几百丈左右的位置。

    此时,青羊部落年轻的族长乌兀已经注意到了大梁城下遍地的尸体,脸上满是【大魏宫廷】震撼。

    他无法想象,大梁城外竟然会有那样多的尸体——天呐,这还仅仅只是【大魏宫廷】大梁的西郊啊!

    而从旁,穆青亦是【大魏宫廷】神色肃穆地看着大梁,目不转睛地盯着大梁城那被无数鲜血染成暗红的城墙。

    旋即,他的目光移到城墙上,移到那些仍在迎风招展的「魏」字旗帜上,久久说不出话来。

    『面对一百五十万诸国联军的进攻,大梁竟然能死守至今日?』

    穆青心中震惊。

    为了谨慎起见,他又策马靠近了一些,朝着城上喊话:“我乃雒阳禁卫前军校尉穆青,不知城上守将乃是【大魏宫廷】何人?”

    听闻此言,西城楼上的魏将李霖连忙回应道:“穆青将军,末将乃是【大魏宫廷】李霖。”

    『李霖?莫非是【大魏宫廷】赵弘礼的内兄?』

    穆青仔细想了想。

    在他的印象中,既叫做李霖、且又有资格成为大梁城西城门守将的人,恐怕也就只有赵弘礼的正室的兄长李霖了,这样的人物,是【大魏宫廷】否会投降呢?

    虽然穆青觉得李霖投降楚国的可能性极小,但鉴于这场仗至关紧要,容不得他有丝毫的疏忽。

    于是【大魏宫廷】,他召来身后的几名禁卫军骑卒,嘱咐他们道:“你几人到城内瞧瞧动静。”

    “是【大魏宫廷】!”那几名禁卫军骑兵抱拳应道。

    看到穆青伫马立于原地,却派出数名骑卒向城墙靠近,城上的李霖微微一愣,旋即顿时会意,挥手下令道:“城门打开一线,放城外的友军士卒入内!”

    话音刚落,从旁便有魏卒小声说道:“将军,城门不是【大魏宫廷】用泥石堵地严严实实了么?”

    李霖这才想起还有这一茬。

    最终,还是【大魏宫廷】西城墙上放下了绳索,将那几名禁卫军骑卒吊了上去,在仔细查看了城内的情况后,向城外的穆青、乌兀二人传达了类似「安全」的讯息。

    此后大概过了有半个时辰,城内的魏卒终于挖开了堵死城门的泥石,将城门打开一线,将穆青、乌兀等人放了进来。

    在见到李霖时,穆青率先抱拳致歉:“李霖将军,并非我信不过你,实在是【大魏宫廷】……”

    李霖浑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他当然理解穆青为何会如此谨慎小心。

    相比较此事,他更加在意魏王赵润的援军。

    “陛下的大军目前已在何处?”

    “据我所知,陛下所率领的军队,昨夜在博浪沙河港一带驻扎,距离我部大概几个时辰……”说话间,穆青打量着城内,只见西城墙一带伫立着许多魏卒,甲胄非常混杂,有的穿戴着禁卫军士卒的甲胄,有的则穿着楚军士卒的甲胄,不一而足。

    但从这些人肃穆的表情不难看出,这些皆是【大魏宫廷】志在保家卫国的魏国好男儿。

    “城内……死了不少人吧?”

    穆青低声问道。

    听闻此言,李霖默然地点了点头。

    平心而论,大家族出身的李霖,他并非是【大魏宫廷】一名久于带兵打仗的将领,以往平日顶多就是【大魏宫廷】维持一下治安,偶尔敲打敲打城内那些游侠,并未怎么见识过残酷的战场,但是【大魏宫廷】这场耗时五日的大梁战役,却让他对死人一事逐渐麻木。

    还记得一开始的时候,李霖在听到数千人的伤亡汇报时,龇牙瞪眼、面色恐怖,可到后来,成千上万己方士卒的战死,也仅仅只能让他微微皱皱眉头。

    从气愤填膺到看淡生死,只需五日。

    片刻后,大梁府府正褚书礼闻讯而来,一脸惊喜地与穆青相见,相互见礼。

    此时穆青已经了解大梁城这几日守城的艰辛,既被城内军民的悍勇所震惊,亦震撼于城内军民的巨大伤亡数字。

    褚书礼同样也询问了他魏国君主赵润率领的军队目前现在何处,在得知即将抵达大梁时,他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毕竟他也明白,大梁城守到今日,这已经是【大魏宫廷】极限了,倘若诸国联军再攻一日,恐怕城墙就会易手——对此,他方才还在纳闷,纳闷诸国联军怎么突然间放弃了对大梁的进攻,如今想想,显然诸国联军是【大魏宫廷】得知他魏国君主即将率领大军抵达,积极备战去了。

    想到这里,他提醒穆青道:“今日联军并未攻打我大梁,想必是【大魏宫廷】得知陛下大军将至,正忙于备战……麻烦穆青将军派人禀告陛下,莫使陛下中楚人诡计。”

    穆青闻言安抚道:“褚大人放心,陛下正是【大魏宫廷】考虑到楚军或许会在我军抵达之后伏击我军,是【大魏宫廷】故,并未下令急行军,是【大魏宫廷】故,陛下麾下的军队,目前精力尚且充沛,不至于会被楚军打个措手不及,只是【大魏宫廷】……”

    他看了一眼城内,心下暗暗叹息。

    兵法云,百里而趣利者蹶上将,五十里而趣利者军半至。

    因此,魏王赵润下令全军缓缓而行的决定是【大魏宫廷】正确的,因为只有这样,魏军才能在抵达战场时保留大部分的战力与精力,不至于被诸国联军趁机伏击——这个时候若被诸国联军打败,那可是【大魏宫廷】相当致命的。

    但是【大魏宫廷】这样做的代价,便是【大魏宫廷】大梁城又为此牺牲了许许多多英勇的军民。

    虽然没有办法,但着实令人扼腕叹息。

    而与此同时,雒阳禁卫副统领吕牧,已收到了担任先锋的前军校尉穆青派人送去的消息,得知大梁城尚在他魏国手中,连忙派禄巴隆、孟良等族长率领一万川雒骑兵前往大梁。

    这一万骑兵,外加穆青的三千骑兵,皆不曾进城,而是【大魏宫廷】扩大了搜查范围,在大梁城外巡视,防止诸国联军袭击魏王赵润率领的主力。

    待等到未时前后,魏王赵润所率领的主力,终于出现在大梁的视野范围内。

    当时,褚书礼、李霖、周骥等城内的将领与官员,包括重伤在身的大梁禁卫军统领靳炬,皆出现在城墙的西北角,怀着激动的心情目视着他魏国的君主。

    「天子守国门」并非是【大魏宫廷】一句虚言,他魏国的君主赵润,确确实实地是【大魏宫廷】带来了与诸国联军决战的大军。

    看着那仿佛接天连地的援军,褚书礼激动地说道:“这……这最起码有二十万人马吧?”

    “不止。”

    周骥摇了摇头,怀着同样激动的心情说道:“我初步估测,最起码三十万!”

    就在城上的官员与将领们对此议论纷纷时,魏王赵润的王辇,已徐徐来到了大梁城外。

    不得不说,当在两个时辰前,从吕牧派来的骑兵口中得知大梁尚在他魏国手中时,赵润心中颇为震惊。

    要知道,为了不使队伍中那些并无征战经验的游侠、民兵掉队,赵润只能选择缓缓行军——并非他无视大梁城的安危,只是【大魏宫廷】军中大部分士卒跟不上禁卫军的速度,一旦下令急行军,可能最终待等禁卫军抵达大梁时,只有寥寥一两万协战士卒。

    这点兵力,根本不足以震慑诸国联军。

    因此,在决定大军缓缓向前时,赵润其实心底已经做好了大梁沦陷的心理准备,因此,当吕牧派人告诉他,大梁尚在他魏国手中时,赵润心中惊喜不已。

    然而惊喜之余,他亦心生一种不祥的预感:大梁究竟是【大魏宫廷】付出了何等惨重的代价,才能在一百五十万诸国联军手中死死守住城池?

    王辇缓缓向前。

    而魏王赵润,则拄着利剑站在王辇上,仰头眺望着近在咫尺的大梁城。

    他看着城墙上依旧飘扬的魏国旗帜,看着那几乎被殷红鲜血彻底染红的城墙,看着那城外横尸遍野的楚军士卒,起初的惊喜与激动,逐渐变得冰凉。

    拥有绝对兵力优势的诸国联军,都在大梁西城墙外丢下了数万士卒的尸体,可想而知这场仗的惨烈、又可想而知城内军民的伤亡。

    “报!”

    几名骑卒迅速从南侧而来,来到王辇前禀告道:“启禀陛下,在大梁城城南,诸国联军聚集了数十万兵力,疑似欲进攻我军。”

    “……”

    赵润闻言面色不变,显然对此早有预料。

    他立刻下令道:“全军往南!”

    一声令下,以五万雒阳禁卫军为中军,他麾下数十万魏军,直奔南面,仿佛是【大魏宫廷】要在今日就跟与诸国联军决战。

    看到这一幕,大梁城墙上的李霖、周骥、靳炬、褚书礼等人皆大为吃惊。

    “陛下为何不率军入城?”

    “是【大魏宫廷】啊!……观陛下麾下大军的动向,疑似要与诸国联军决战,这……这……”

    他们想不通。

    然而,赵润却有他自己的思量。

    他觉得,既然诸国联军今日并未攻打大梁,那么显然就是【大魏宫廷】在积极备战等待他的到来。

    这种时候一旦示弱,就必然会遭到诸国联军的进攻,相反地,倘若他魏军摆出主动应战的架势,或可能叫诸国联军犹豫不决,毕竟他此番带来的兵力,并不止二十万,而是【大魏宫廷】有整整三十万。

    更要紧的是【大魏宫廷】,在这三十万人马中,骑兵数量有整整两万余。

    别看以三十万对战诸国联军一百五十万军队,胜算仿佛微乎其微,但事实上,一旦两军展开决战,无论是【大魏宫廷】魏方还是【大魏宫廷】诸国联军,事实上都无法很好地指挥麾下的军队——因为兵力实在太多了,兵力一多,势必会引起指挥混乱。

    而在彼此都出现混乱的情况下,他魏方的两万余骑兵,就能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甚至能扭转兵力上的劣势。

    打仗,从来都不是【大魏宫廷】仅凭人数估算胜负。

    约半个时辰后,魏王赵润率领的大军,转过大梁城的西南角,抵达了大梁南郊,迎面就撞见了诸国联军的军队。

    不得不说,此刻两方军队皆是【大魏宫廷】浩浩荡荡、一眼望不到边,乍一看其实也区分不出究竟是【大魏宫廷】哪一方人数更多。

    “咕……”

    在大梁城的南城墙上,褚书礼、李霖、周骥、靳炬等人,皆一脸紧张、担忧地看着城外,连大气都不敢喘。

    他们生怕诸国联军突然发动攻势,毕竟他们看来,他魏国君主赵润率领的援军,刚刚抵达大梁,士卒的士气与体力应该有所消减,着实不应该与兵力占据优势的诸国联军争锋相对。

    事实上,楚水君也是【大魏宫廷】这么认为的。

    “居然主动应战……”

    看着对面几十万魏军集结,严正以待,楚水君满心惊讶。

    其实在对付魏王赵润这件事上,楚水君与诸国将领商议了许久。

    最早,有人建议围城打援,但是【大魏宫廷】却被齐国的田耽给否决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纵使诸国联军有一百五十万之众,分成四支军队围住大梁,每一支也就只有三四十万左右,而据细作送来的消息,魏王赵润此番征募的兵力亦有三十万左右,因此,一旦魏王赵润骤然袭击一个方向的诸国联军,那个方向的诸国联军未必挡得住。

    除非诸国联军能成功地伏击魏王赵润的军队,这才是【大魏宫廷】真正的围城打援的精髓。

    但问题是【大魏宫廷】,魏王赵润十四岁出征,十几二十年来横扫中原未尝一败,他会不懂得「围城打援」的计策?会傻傻地被诸国联军埋伏?

    因此,楚水君最终决定见机行事:倘若赵润的军队,其军中士卒体力不支、且急着入城,他便立刻倾尽兵力全军进攻,趁机将赵润击溃;倘若魏军仍有充足的体力,那么就先观望看看。

    出于这个考虑,楚水君聚集大军来到了大梁城,试图对赵润施加压力。

    可没想到的是【大魏宫廷】,魏王赵润的反应比他估测的还要激烈,居然主动迎了上来,仿佛就要在今日与他诸国联军决战。

    这让楚水君十分不解:那赵润到底有什么仗持?

    整整一炷香时间,三十万魏军与数十万诸国联军,谁也没有轻举妄动。

    “你们说,赵润主动应战,莫非有什么深意?”

    在诸国联军的本阵处,楚水君询问着在旁的田耽、项末、项娈、季武、桓虎等各国将领。

    “这应该是【大魏宫廷】威慑。”

    齐将田耽满脸凝重地说道:“想必他是【大魏宫廷】猜到我军会在他率军入城时趁机进攻,是【大魏宫廷】故,不肯露出破绽而被我军得逞……”

    “难道他就丝毫不担心落败?”楚水君皱眉问道:“莫非他有什么击败我军的仗持?”

    “恐怕并非如此。”田耽摇摇头说道:“以田某对赵润的了解,他只有在势弱时,才会变得愈发的激进,相反,倘若是【大魏宫廷】他手中有什么仗持,他反而会选择示弱……此刻,看他与我军争锋相对,就能猜到,他对这场仗也并无多大把握,只是【大魏宫廷】他深知此刻不可示弱,是【大魏宫廷】故主动应战,迫使我军知难而退,另寻时机……”

    楚水君闻言恍然,点点头说道:“田将军的意思是【大魏宫廷】,赵润只是【大魏宫廷】故弄玄虚而已?”

    “这个嘛……”

    田耽犹豫了片刻,皱着眉头说道:“在未曾验证这支魏军的实力之前,田某也不敢妄言胜负,我只能说,今日我军的胜算较大,但……战场上瞬息万变,我也没有十足把握。”

    楚水君闻言点了点头,目视着对面的魏军轻笑道:“那就姑且来试试这支魏军的深浅吧……”

    说罢,他便下令麾下军队摆开迎战的阵型。

    见诸国联军的阵型有所变化,魏王赵润亦当即下令全军摆出迎战的阵型。

    看着这两支军队在大梁城南郊相继摆出迎战的阵型,仿佛要在今日展开决战,大梁城墙上的将领们惊地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事关中原各国日后国运的最终决战,莫非就在今日?!
友情链接:IT百科  名人名言  最强逆袭  星峰传说  首富杨飞  北宋大表哥  重活一次  房贷计算器  回到明朝当王爷  穿越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创世中文网  春野小神医  中国玉米网  大族激光  史上最强重生者  超级兵王  回到地球当神棍  开天录  中国玉米网  经典语录  全职高手  减肥方法  哲夫当立  电脑爱好者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