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263章:转折点【二合一】
    一个时辰后,釐侯韩武坐在廷狱监牢的拷问室,面色阴晴不定地看着不远处正被严刑拷打的几名狱卒。

    经过他的查证,正是【大魏宫廷】这几名狱卒被魏国的细作买通,暗中加害了庄公韩庚。

    “啊——”

    “釐侯饶命啊——”

    “小的也是【大魏宫廷】逼不得已啊……啊!”

    只见那几名狱卒,每名狱卒皆有两名韩武的护卫用浸透了水的皮鞭照顾,几度被打地死去活来。

    事实上他们早已认罪,并供出了事情的经过:昨日晌午,有不明底细的贼人带着几包铜银找上了他们,威逼利诱,迫使他们将几名贼人的同伴带入监牢,借机将庄公韩庚害死。

    然而,即便这几名狱卒已供认不讳,但釐侯韩武仍会下令停止施刑,仿佛要活生生将其抽打至死。

    其中原因,就在于釐侯韩武此刻怒火中烧:就是【大魏宫廷】这几个愚蠢至极的蠢货,推动了魏人的奸计,将他韩国推向了火坑。

    而就在这时,有一名护卫进来禀报道:“釐侯,卫卿马括来了。”

    釐侯韩武瞥了一眼刑房的门口,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守在刑房门口的护卫将卫卿马括放入进来。

    片刻之后,卫卿马括大步走入刑房,在看到那几名正接受拷打的狱卒时,他微微一愣:“釐侯,您这是【大魏宫廷】……?”

    釐侯韩武长长吐了口气,站起身示意马括跟着他来到隔壁的刑房。

    自韩王然临时前将国家托付给韩武之后,韩武迫于肩膀上的巨大压力,整个人就逐渐变得疑神疑鬼,说得好听是【大魏宫廷】事必躬亲,说得难听点,他信不过绝大多数的人,认为那些人会因为当前的局势而向魏国暗通款曲。

    但是【大魏宫廷】卫卿马括,倒是【大魏宫廷】釐侯韩武少数信任的人之一,因为马括乃是【大魏宫廷】他弟弟韩王然生前的心腹近臣。

    “马括,你为何会来廷狱?莫非是【大魏宫廷】听说了什么?”

    在来到隔壁的刑房后,釐侯韩武问道。

    只见马括微微犹豫了一下,说道:“下官听城内传开谣言,说釐侯昨日将庄公抓到廷狱,且……”他偷偷看了一眼釐侯韩武,欲言又止。

    “且什么?”釐侯韩武看似平静地问道。

    马括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大魏宫廷】硬着头皮说道:“且最终将其拷打至死……”

    听闻此言,釐侯韩武并未像马括想象的那样动怒,相反,韩武怅然地叹了口气,苦涩说道:“此事城内已然传开了么?”

    听了这话,马括很是【大魏宫廷】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吃惊地问道:“釐侯,难道您当真?”

    他不敢相信地看着釐侯韩武。

    他实在不明白,要知道庄公韩庚为人处事并无张扬霸道,跟康公韩虎截然不同,此人的存在,按理来说对釐侯韩武不存在任何威胁,他实在想不通釐侯韩武为何要加害韩庚,而且还是【大魏宫廷】在国家面临最大威胁的当下。

    在马括震惊的目光下,釐侯韩武怅然叹了口气,低声说道:“非你想的那般,而是【大魏宫廷】……”

    说着,他便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马括。

    马括听了恍然大悟:“原来是【大魏宫廷】魏人的奸计。”

    说实话,马括并不认为釐侯韩武当时的反应是【大魏宫廷】否过于激烈,谁让庄公韩庚他自己刻意掩饰了那名魏人细作的事呢?换做是【大魏宫廷】他,他也会起疑。

    要怪,就怪设计这场阴谋的那名魏人实在是【大魏宫廷】太过于狡诈阴狠,环环相扣且果断将庄公韩庚害死监牢之内,同时在城内传播「釐侯韩武害死庄公韩庚」消息,让下令将韩庚抓到廷狱的釐侯韩武有口难辩。

    “是【大魏宫廷】我的过错。”

    釐侯韩武揉了揉眉骨,颇为疲倦地说道:“可恨未曾看破魏人的奸计,致使落到这等局面……”

    卫卿马括张了张嘴,本想劝说釐侯韩武几句,但事实上就连他也觉得,这段时间釐侯韩武过于疑心,就仿佛在韩武眼中,蓟都城内到处都是【大魏宫廷】随时会投靠魏国的叛逆。

    想了想,他岔开话题说道:“事已至此,釐侯再懊悔亦无济于事……问题在于,眼下该怎么办?”

    “你指的是【大魏宫廷】乐弈么?”

    釐侯韩武看了一眼马括,旋即惆怅地说道:“事实上,我方才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我想来想去,魏人设计使我‘害死’韩庚,最大的可能就是【大魏宫廷】要离间乐弈,甚至将其策反,想来是【大魏宫廷】因为近段时间,乐弈在上谷郡对魏军造成了不小的阻碍……”

    说罢,他询问马括道:“马括,依你看在,国内可有足以取代乐弈者?”

    马括闻言一惊,他岂会听不懂釐侯韩武的言外深意。

    他立刻劝阻道:“釐侯,万万不可,若釐侯撤换乐弈,才是【大魏宫廷】中了魏人的诡计。……依下官之见,釐侯不妨主动派人将此事告知乐弈将军,此事釐侯并无太多过错,其恶皆在魏人,想来乐弈将军亦是【大魏宫廷】明事理的人,他定会理解。”

    『你要让我将这个国家的‘希望’寄托在乐弈的‘明事理’上?』

    釐侯韩武看了一眼马括,旋即沉默不语。

    事实上他也明白,马括的观点是【大魏宫廷】正确的,魏人设计害死庄公韩庚的目的,不就是【大魏宫廷】为了离间他韩武与乐弈二人么?

    此时,韩武的护卫长韩厚来到了这间刑房,拱手说道:“釐侯,那几名狱卒皆已咽气。”

    釐侯韩武点点头,心中稍稍是【大魏宫廷】消了一口恶气。

    不过一想到昨日那名翻出庄公韩庚府邸逃亡的魏人细作仍在在逃,他心中又顿时被怒气所填满。

    在跟马括谈乱了片刻后,釐侯韩武返回了自己的府邸。

    在回到书房后,韩武独自一人在屋内来回踱步,权衡着利弊。

    诚然,就连他心底也觉得马括的观点是【大魏宫廷】正确的:他并没有加害庄公韩庚的意思,只是【大魏宫廷】不慎中了魏人的奸计,被扣上了杀害前者的污名罢了,只要他向乐弈透露实情,乐弈不见得会因此怀恨在心。

    可……万一呢?

    要知道,上谷郡乃是【大魏宫廷】他韩国最后的防线,而乐弈正是【大魏宫廷】这道防线的统帅,若是【大魏宫廷】乐弈像元邑侯韩普那样,因为「庄公韩庚冤死于廷狱监牢内」这件事暗中私通魏军,那绝对他韩国来说,就是【大魏宫廷】彻彻底底的灾难——他韩国最后的军队,或将被乐弈一手葬送。

    当然,这个可能性其实很小,但是【大魏宫廷】,仍让釐侯韩武近乎抓狂。

    倘若,万一果真发生了这样的事,他该如何向已故去的弟弟韩王然交代?

    回想起韩王然临走前将这个国家托付给自己,釐侯韩武就感觉坐立不安。

    当日,釐侯韩武足足权衡了一个时辰,而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决定撤换乐弈——他无法坐视乐弈有一丝一毫背弃韩国的可能性,宁可弃而不用,也不敢将其摆在至关重要的位置上。

    但问题是【大魏宫廷】,撤下乐弈后,该由何人统帅诸军呢?

    渔阳守秦开?

    代郡守司马尚?

    上谷守许历?

    还是【大魏宫廷】说暴鸢、靳黈等将领?

    釐侯韩武思忖了许久。

    暴鸢、靳黈、公仲朋、田苓等将领首先排除,毕竟这几名将领在魏军面前败的次数实在太多,多得让釐侯韩武对他们失去了信心。

    相比之下,他更加瞩意秦开、司马尚、许历三人,这三人虽说也在曾经的魏公子润手下吃过败仗,但相比较暴鸢、靳黈等久败之将,这三人的战绩显然要好得多。

    而在秦开、司马尚、许历三人当中,釐侯韩武又最倾向于代郡守司马尚。

    原因有二,其一,司马尚年轻气盛,进取心强,当年曾率领数万韩军几度击败卫公子瑜、占领半个卫国,乃是【大魏宫廷】韩国新锐将领中的佼佼者;其二,司马尚曾经乃是【大魏宫廷】他釐侯韩武这一系的将领,只不过后来韩武被擒到魏国作为人质,司马尚这才转投了韩王然。

    然而就在釐侯韩武即将决定用司马尚取代乐弈时,他忽然得到消息,说是【大魏宫廷】司马尚的堂弟司马弢,竟然归降了魏军,如今在魏军主帅燕王赵疆麾下担任将领。

    得知此事后,釐侯韩武心中大怒,立刻就否决了之前的决定。

    因为他很清楚,司马尚与他堂弟司马弢非常亲近,如今司马弢已投魏国,难保司马尚不会心生二意。

    忽然,釐侯韩武想到了一个人,即乐弈的副将「骑劫」。

    韩武并不会因为骑劫仅仅只是【大魏宫廷】副将而小看此人,要知道,现任的上谷守许历,他就是【大魏宫廷】前上谷守马奢的副将,而现任的太原守乐成,亦是【大魏宫廷】前太原守廉驳的副将,但许历与乐成,照样是【大魏宫廷】足以肩负重任的将领。

    而据韩武所知,骑劫本身就是【大魏宫廷】乐弈麾下的猛将,战功赫赫,在前几次与魏国的战争中皆有不俗的活跃表现,更要紧的是【大魏宫廷】,由于骑劫乃是【大魏宫廷】乐弈的副将,这意味着用骑劫取代乐弈,不至于会引起北燕军太强烈的不满,这有利于韩武将乐弈的影子从北燕军中抹去。

    至于骑劫的能力是【大魏宫廷】否能代替乐弈,釐侯韩武反倒不担心,毕竟骑劫久在乐弈麾下,乐弈的用兵方式,相信骑劫也学了个七七八八,更何况如今乐弈已在上谷郡打下了防守的基础、安排好了一些,只要骑劫遵照乐弈此前的战术,未必就会比乐弈逊色。

    想到这里,他立刻亲笔写下一封将领,旋即召来蓟城的将领「颜聚」、「赵葱」二人,令他二人携带这份将令即刻前往上谷郡。

    三日后,颜聚、赵葱二人抵达上谷郡的「范阳」,在召集了诸路韩军的将领后,当众宣布了前者的调令:“釐侯有令,使骑劫取代乐弈,执掌上谷郡防务”

    当听闻此事后,帐内诸将皆大惊失色,就连乐弈亦皱起了眉头。

    “开什么玩笑?!”

    脾气最冲的暴鸢率先怒道:“釐侯究竟在想些什么?为何无缘无故在此时撤换乐弈将军?”

    不得不说,因为乐弈性格淡漠的关系,他在韩国的人缘其实并不好,尽管他拥有着与李睦不相上下的统兵才能,但论人脉,十个李睦都都比不上一个李睦。

    但是【大魏宫廷】看在大局为重的份上,似暴鸢、秦开、许历、靳黈、司马尚等人,纷纷为乐弈说项,逼得颜聚最后喝道:“此乃釐侯将令,诸君莫不是【大魏宫廷】要抗命?!”

    听闻此言,诸位将领这才作罢。

    没办法,此刻韩王然已故,太子韩佶尚幼,由釐侯韩武把持国政,不夸张地说,釐侯韩武此时的权力等同于君主,只不过没有这份名分而已——当然,这个名分,也是【大魏宫廷】釐侯韩武自己放弃的。

    当时帐内诸将中,唯独骑劫欣喜若狂,毕竟他担任了乐弈十几年的副将,做梦都想取代后者——他从不认为自己的才能会比乐弈逊色,他觉得,只是【大魏宫廷】此前乐弈死死压着他,导致他没有太多的机会发挥而已。

    “简直愚不可及!”

    见事不可违,暴鸢怒骂一声,转身离去。

    而其余诸将,亦纷纷准备离开,然而就在这时,却听赵葱又开口道:“司马(尚)将军且慢,釐侯命将军把麾下兵权转交我二人……司马将军,将令难违,请见谅。”

    在帐内诸将莫名的目光下,司马尚面色一阵阴晴不定。

    最终,他怅然地叹了口气。

    原来,在张启功吩咐黑鸦众首领阳佴前往蓟城时,亦在私下拜访了司马弢,与后者聊了一阵。

    虽然张启功当时并未要求司马弢设法策反其堂兄司马尚,却但要求司马弢率领一队魏军在韩军面前出现,至于其中的目的,就连司马弢也猜得到,无非就是【大魏宫廷】要离间司马尚与其余诸韩国将领罢了。

    当时,燕王赵疆得知此事后大为不悦,召来张启功与他对峙,但最终,司马弢还是【大魏宫廷】主动接受了张启功的吩咐。

    毕竟他是【大魏宫廷】因为在燕王赵疆手中输得心服口服而归降,既然已投身魏军,那么自当为魏军效力,更何况,司马弢心底亦不希望与堂兄司马尚沙场相见——既然明知无法说服堂兄背弃韩国,那么索性就遵照张启功的吩咐,叫蓟城撤掉其堂兄的军职。

    平心而论,司马弢觉得韩国的胜算已经微乎其微了,自是【大魏宫廷】不希望其堂兄司马尚冒着性命危险继续抵抗魏军。

    反正在他看来,以他堂兄司马尚的能力,日后无论是【大魏宫廷】在燕王赵疆、还是【大魏宫廷】在魏王赵润麾下,皆足以成为一军统帅。

    于是【大魏宫廷】乎,上谷郡境内的韩军很快就得知了这个消息:即代郡守司马尚的弟弟、下曲阳守将司马弢,已然投降了魏国。

    这也正是【大魏宫廷】司马尚听到赵葱的话后,怅然叹息的原因。

    一日之间,乐弈、司马尚两员上将被撤,这让诸路韩军的将领们面面相觑。

    当日,乐弈与司马尚二人遵照蓟城的命令,结伴返回蓟城复命。

    数日后,待等他们二人到了蓟城时,乐弈忽然听闻了他恩公庄公韩庚的死讯。

    当时乐弈简直难以置信,凭他对庄公韩庚的了解,后者怎么可能投靠魏国?——事实上不止是【大魏宫廷】庄公韩庚,就连康公韩虎,也不曾在被釐侯韩武踢出庙堂时,借助魏国的力量重返庙堂。

    韩氏王族子弟,怎么可能背弃国家,投靠魏国?

    哦,还真有,比如那个元邑侯韩普。

    但庄公韩庚并非元邑侯韩普,乐弈怎么也不相信后者会投靠魏国。

    于是【大魏宫廷】,乐弈与司马尚在城内打探了一番,随后他们才打听到一件非常蹊跷的事,即庄公韩庚在被釐侯韩武派人抓到廷狱监牢的当晚,就被害死于监牢之内。

    以乐弈与司马尚的聪慧,立刻就猜到此事必定有蹊跷,毕竟庄公韩庚怎么说也是【大魏宫廷】王族分支的君侯,釐侯韩武就算怀疑他私通魏国,也不至于将其严刑拷打至死,显然,这其中肯定是【大魏宫廷】有什么人搞鬼。

    “必定是【大魏宫廷】魏人的奸计。”

    司马尚微微叹了口气。

    对此他深有体会,这不,他被他堂弟司马弢牵连,被釐侯韩武一撸到底,军职兵权皆被解除。

    乐弈默然不语,旋即对司马尚说道:“某准备去庄公府上,将庄公的尸骨与妻小带回北燕,就在此与司马将军告别吧。”

    司马尚闻言一愣:“乐弈将军不去向釐侯复命么?”

    只见乐弈漠然说道:“他既信不过乐某,纵使乐弈推心置腹,又有何益?反正能做的,乐某都已经做了,纵使……乐某问心无愧。”

    说罢,他向司马尚拱了拱手,说道:“告辞。”

    看着乐弈离去的背影,司马尚心中亦有诸般触动。

    他能够理解釐侯韩武为何不信任他,为何叫颜聚、赵葱二将接管他麾下的军队,其中原因不单单是【大魏宫廷】他堂弟司马弢已归降魏军的关系,还在于他的妻儿皆在下曲阳——或许这令釐侯韩武感到了不安。

    “呵。”

    站在蓟城城内的街道上,司马尚似自嘲般摇了摇头。

    虽然乐弈的话显得有些偏激,但司马尚却并不认为有什么问题:是【大魏宫廷】啊,既然釐侯韩武已信不过他们,那还有什么好再说的呢?

    想到这里,司马尚亦放弃了向釐侯韩武复命的原本打算,摇摇头离开了蓟城。

    当日,就当釐侯韩武在府内书房处理政务时,忽有士卒来报,言乐弈今日入得城内,带着庄公的尸骨并其妻妾家小,出城奔北燕而去,而司马尚,则在入城仅片刻后又离开了城池,不知所踪。

    听到这个消息,釐侯韩武下意识捏紧了手中的笔。

    良久,他长长吐了口气:“我知晓了。”

    诚然,就连韩武本人也觉得撤换了乐弈与司马尚二将非常可惜,但为了排除一切隐患,他不得不这样做。

    他相信,有乐弈此前在上谷郡打下的基础,有司马尚此前麾下的两万余代郡重骑,上谷郡足以挡住魏国的军队。

    然而他万万想不到,此时在上谷郡边境的魏军营寨中,当赵疆、韶虎、庞焕、屈塍等人打探到乐弈、司马尚二人皆被蓟城撤换后,简直欣喜若狂、抚掌相庆。

    他们最忌惮的乐弈被撤掉了,而司马尚的两万余重骑,亦被颜聚、赵葱这两个根本不懂得重骑兵精髓的韩将所接管,这还有什么好怕的?

    虽然以赵疆的耿直很不想承认,但他必须承认,毒士张启功的阴谋,确实是【大魏宫廷】帮助己方搬掉了两个大敌——虽然这种方式他很不喜欢。

    “那个骑劫,我记得……”

    在军议会上,韶虎笑呵呵地说道:“似乎是【大魏宫廷】个逞强好胜之辈,虽然有点本事,但远不及乐弈……”

    “逞强好胜?”庞焕闻言轻哼一声,随即摸摸胡须说道:“那就不妨先送他几场胜仗,然后嘛……”

    “围而歼之,一战击溃!”

    燕王赵疆握紧拳头,接上了庞焕的话。

    听闻此言,帐内诸将对视一眼,彼此均能看到对方眼中的笑意。

    仿佛对于他们来说,这场仗已胜券在握。
友情链接:修真聊天群  都市医圣妙厨  赘婿  牧神记  最强逆袭  IT百科  金庸网  全职高手  笔趣阁  好名字  中国玉米网  努努书坊  第一课件网  五代梦  神级兵王都市行  斗战狂潮  男性健康  开天录  首富杨飞  谎话大王  圣龙图腾  三国高校传  励志故事  大王饶命  从全球高武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