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264章:聚而歼之【二合一】
    八月十九日,魏军进兵「范阳」,由燕王赵疆麾下山阳军与元邑侯韩普麾下元邑军担任主力,魏武军、镇反军、鄢陵军在旁援护。

    得知此事后,已被蓟城任命为前线总帅的骑劫,召来颜聚、赵葱二将,私底下对二人说道:“两位将军跟我都清楚,似秦开、许历、暴鸢、靳黈等人,皆瞧不起我等,我三人当同心协力,力败魏军,使那些人刮目相看。”

    颜聚、赵葱二将点头称是【大魏宫廷】。

    事实正如骑劫所言,渔阳守秦开、上谷守许历,以及暴鸢、靳黈等将领,因为前两日「釐侯韩武撤换乐弈、司马尚二将」一事,对骑劫、颜聚、赵葱抱持一定的敌意,甚至有人在私底下传论,乐弈与司马尚被调走,韩国必败无疑。

    这让骑劫、颜聚、赵葱三人很是【大魏宫廷】难以接受。

    当即,颜聚、赵葱二将信誓旦旦地对骑劫说道:“骑帅放心,我二人定鼎力支持。”

    骑劫大喜,一边与颜聚、赵葱商量退敌之事,一边传令秦开、许历、暴鸢、靳黈等将,命令他们从旁协助。

    此时,上谷守许历屯兵于「范阳」东侧的「方城邑」,而渔阳守秦开则屯兵于范阳西侧的「武阳邑」,两两之间则又有暴鸢、靳黈、公仲朋、田苓、纪括等将领扎营驻守,恪守要道。

    在得知魏军大举进犯范阳的消息后,上谷守许历叹息对副将言道:“定是【大魏宫廷】魏人得知其诡计得逞,导致乐、司马两位上将被撤,故而趁机来攻。”

    但话虽如此,但许历还是【大魏宫廷】立即出兵,希望能截住魏军的镇反军或鄢陵军,为范阳减轻压力。

    包括秦开、暴鸢、靳黈、公仲朋、田苓、纪括等其余韩国将领,虽然他们对骑劫、颜聚、赵葱三人取代了乐弈与司马尚非常不满,但大敌当前,他们还是【大魏宫廷】主动给予范阳援护。

    只不过相比较乐弈、司马尚二人尚在的时候,此刻诸将心中多少有点忐忑不安。

    要知道在此之前,乐弈、司马尚二人,仿佛就是【大魏宫廷】一对矛与盾的组合——乐弈是【大魏宫廷】坚实的盾,他总能及时洞察魏军的战略意图,提前做好预防;而司马尚就是【大魏宫廷】一柄锋利的长矛,这位勇将以及他麾下的两万余代郡重骑,几度迫使魏军败退。

    尤其是【大魏宫廷】当司马尚的代郡重骑跟许历的上谷轻骑一起出动的时候,纵使是【大魏宫廷】魏国军队看到都要避而远之。

    然而如今,乐弈与司马尚这「一守一攻」两位良将皆被撤换,韩国诸将心中难免有些不安,忍不住在心中暗暗祈祷,祈祷韩国国运长存,且那个取代了乐弈的骑劫,他的能力配得上他的职位。

    但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大魏宫廷】,魏军这次进兵范阳,很干脆地就被骑劫给逼退了。

    这也难怪,毕竟乐弈此前已经给骑劫打好了防守的基础,只要骑劫死守范阳,有秦开、许历、暴鸢、靳黈、公仲朋、田苓、纪括等诸将在旁援护,纵使魏军兵力多达三十万,也未见得能够轻易攻克上谷郡。

    更何况,骑劫此人他也并非没有能力的草包,否则又岂能担任乐弈的副将?

    总而言之,在诸路友军的协助下,骑劫很漂亮地击退了进犯范阳的魏军,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他与颜聚、赵葱二将,并未因此就让秦开、许历等人刮目相看。

    诸将只是【大魏宫廷】稍微有些吃惊而已:看来这骑劫、颜聚、赵葱三人,也并非是【大魏宫廷】十足的草包嘛。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此之前,乐弈与司马尚已不止一次击退魏军,韩军诸将早就习以为常了。

    甚至于,当击退魏军后,暴鸢在率军从范阳撤离时,还告诫骑劫:日后就这么打。

    这让骑劫十分不快。

    原来,由于是【大魏宫廷】此次执掌大权,骑劫自己也非常谨慎,故而采取了乐弈定下的战术,虽然这套滴水不漏的御敌战术成功地帮助骑劫击退了魏军的进犯,但骑劫心中却并不痛快——因为这是【大魏宫廷】乐弈的战术,而并非是【大魏宫廷】他的。

    他渴望建立超过乐弈的功勋来证明自己。

    几日后,机会来了,魏军几度进攻范阳,均被骑劫击退,甚至于最后一回,当骑劫看准时机叫颜聚、赵葱二将率领重骑兵展开反击时,魏军大败而退。

    这场胜利,叫骑劫、颜聚、赵葱三人很是【大魏宫廷】振奋。

    他们忽然觉得,乐弈、司马尚二人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前者不过是【大魏宫廷】「据城而守」、「伺机反击」,而后者,纯粹就是【大魏宫廷】仗着代郡重骑所向披靡而已。

    想到这里,骑劫的心就难免渐渐不安于死守,他更希望主动采取进攻,击溃魏军。

    八月二十五日,骑劫在没有通知其余将领的情况下,率领三千北燕军、两千代郡重骑夜袭燕王赵疆的营寨,魏军似乎是【大魏宫廷】毫无防备,在骑劫偷袭得手,赵疆的三万余山阳军,以及元邑侯韩普的十几万大军,竟被骑劫五千兵力吓退,连营寨内的辎重都顾不上,就仓皇逃离,将大营拱手相让。

    次日天明,当闻讯而来准备援护骑劫的上谷守许历带领骑兵赶到时,他有些惊讶地得知,骑劫竟然只用区区五千兵力,就夺下了魏军主帅、燕王赵疆的大营。

    当时,骑劫得意洋洋地对许历说道:“此前我军死守范阳,我寻思魏军定然料想不到我竟会率军夜袭,果然,被我偷袭得手。”

    听了这话,许历与他的副将面面相觑。

    『难道此前我竟看错他了?』

    许历心中很是【大魏宫廷】惊讶,因为骑劫将他的战术讲得头头是【大魏宫廷】道,并且,事实也证明他确实成功偷袭得手,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许历不信。

    想了想,许历善意地劝告骑劫道:“将军勇武,挫败魏军,然魏军依旧军势浩大,将军莫要轻敌。”

    “那是【大魏宫廷】自然。”

    见许历对自己已有了几分尊敬,骑劫心中很是【大魏宫廷】得意。

    此时的骑劫,还未敢太小瞧魏军,因此,纵使占据了燕王赵疆的营寨,亦不敢分兵据守,而是【大魏宫廷】派人将营内的辎重运回范阳,旋即便放火烧掉了这座魏营。

    待等率军返回范阳后,骑劫得知燕王赵疆与元邑侯韩普二人在溃败后,居然后撤了二十里重新建立营寨,心下不由地大为畅快——魏军后撤二十里立寨,岂不意味着燕王赵疆在忌惮他?

    不得不说,如果不把骑劫跟乐弈相比较,事实上骑劫倒也是【大魏宫廷】一员不错的良将,这不,在燕王赵疆后撤二十里重新建立营寨后,他立刻就看出魏军的整体‘缺’了一块。

    于是【大魏宫廷】他立刻传令屯军在「武阳邑」的上谷守许历,商议两军联合进攻镇反军的事宜。

    许历在收到命令后很是【大魏宫廷】犹豫,迫于魏军的声势浩大,他更倾向于乐弈那套死守的战术,但不可否认,骑劫讲地确实很有道理,魏军目前的营地坐落,确实是【大魏宫廷】使魏军的防线‘缺’了一块。

    『姑且试试吧。』

    看在骑劫前几日夜袭燕王赵疆得手的份上,许历犹豫了半响,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决定跟骑劫冒一次风险,毕竟骑劫确实分析地很仔细。

    当日,由骑劫、颜聚、赵葱三将主动约战镇反军,激得魏将庞焕倾尽营内兵力与骑劫军大战,而在两军交战之际,上谷守许历引兵袭击了镇反军的大营,放了一把火将这座魏营给烧了。

    魏将庞焕无可奈何,只得撤兵,后撤二十里重新下寨。

    『魏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凯旋回城的时候,骑劫得意洋洋地想道。

    此后几日,骑劫奇谋频出,再次击败了魏国的魏武军跟鄢陵军,让魏军整体向后后撤了二十里。

    这一系列的胜仗,让秦开、暴鸢、靳黈、公仲朋、田苓、纪括等韩将面面相觑,简直难以置信。

    他们实在想不通,当初乐弈、司马尚二人尚在的时候,他们亦要艰难取胜的魏军,如今在骑劫的手底下,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难不成,这骑劫竟比乐弈更甚一筹?』

    这个念头只在渔阳守秦开脑海中转过一念,便立刻被其否决。

    秦开怎么也不相信骑劫竟会比乐弈更出色。

    他在心中暗想:要么是【大魏宫廷】魏军诈败诱敌,要么,就是【大魏宫廷】魏国本土出了什么问题。

    此后约四五日,魏军按兵不动,毫无反应。

    而待等到九月初八的时候,魏军忽然大规模向南撤离,由庞焕、韶虎、屈塍三人的军队先动,燕王赵疆与元邑侯韩普二人的军队殿后。

    得知此事后,渔阳守秦开心中恍然:肯定是【大魏宫廷】魏国本土支撑不住了。

    他对副将说道:“算算日子,诸国联军也应该已攻到魏国的梁郡了,肯定是【大魏宫廷】魏军得知国内有危,故而心中犹豫,兼之又被骑劫偷袭了几手,料想到无法短时间内击败我诸军,是【大魏宫廷】故决定撤兵……”

    他心中大定:魏军既然已经决定撤退,那么韩国自然就没有覆亡的危险了。

    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收到了骑劫的总攻命令,后者显然也猜到了魏军突然全体撤兵的原因,命令诸路军队趁机追杀魏军,乘胜追击,叫魏国从此不敢再小觑他韩国。

    秦开收到命令后想了想,虽然此前他对骑劫取代乐弈之事很是【大魏宫廷】不满,但出乎意料的是【大魏宫廷】,骑劫做得还真挺不错的,看在这一点的份上,他接受了总攻的命令。

    九月初十,韩将骑劫见魏军撤兵,遂发动总攻,携秦开、许历、暴鸢、靳黈、公仲朋、田苓、纪括等诸将,各自率领军队,趁胜追击。

    当时,魏军似乎是【大魏宫廷】真的撤兵心切,不欲与韩军纠缠,仓皇向南逃离,一路向南逃到了「高河」。期间,魏军遗落无数辎重、旗帜。

    本来诸韩国将领还以为这是【大魏宫廷】魏军的诡计,下令士卒不得拾捡,可后来他们就发现,魏军并无埋伏,他们只是【大魏宫廷】要轻装撤退而已。

    见此,骑劫的破敌之心更加炙热,只见他跨马持剑,大声激励麾下兵将道:“击溃魏军,便在今日!”

    然后,破敌心切的骑劫,就带着麾下北燕军,以及颜聚、赵葱二将的代郡重骑,以及秦开、许历、暴鸢、靳黈、公仲朋、田苓、纪括等几支友军,一头扎入了魏军的圈套。

    当时,原本向南仓皇逃离的燕王赵疆麾下山阳军,背身而战,东有魏武军杀出,西有镇反军杀出,对骑劫麾下的北燕军展开三面夹击。

    此时,骑劫才意识到情况不对,连忙下令撤退,可遗憾的是【大魏宫廷】,此时魏将屈塍早已率领鄢陵军,截断诸路韩军的归路。

    河内军、魏武军、镇反军、鄢陵军,这四支合计约二十万兵力的魏国精锐军队,彻彻底底地将几路韩国军队包围其中,这还不包括元邑侯韩普麾下的十几万元邑军。

    “骑劫那厮,真以为本王那日被他袭了营寨。”

    见己方的诱敌计谋得逞,燕王赵疆哈哈大笑。

    不得不说,骑劫对于赵疆麾下的河内军不够了解,要知道河内军的前身乃是【大魏宫廷】山阳军,是【大魏宫廷】曾经在「山阳一役」中几乎全军覆没的魏国军队,堪称魏国最有骨气的军队——当然,如今「最有骨气」这句赞美,山阳军不得已要跟「大梁禁卫军」分享了。

    别说当时骑劫率军袭击河内军营寨时,燕王赵疆与麾下的兵将就已经知情,就算当时营寨已被骑劫的韩军攻破,河内军也是【大魏宫廷】绝对不会因此撤退的。

    要知道,「逢战必先、死不旋踵」,这即是【大魏宫廷】河内军(山阳军)的宗旨,你可以说这支军队的进攻能力不如商水军,但它绝对比商水军还要坚韧——或者说是【大魏宫廷】顽固,除非燕王赵疆下令撤退,否则,单凭骑劫当日五千兵力,纵使其中有两千代郡重骑,也根本别想击败河内军。

    甚至于,若非燕王赵疆打算对韩军「聚而歼之」,搞不好骑劫当晚就死在河内军的反击当中了。

    而另外一边,魏将庞焕亦是【大魏宫廷】冷笑连连。

    庞焕何许人,他可是【大魏宫廷】南梁王赵元佐最倚重的大将,久久跟随在南梁王赵元佐身边,什么诡计没见过,岂是【大魏宫廷】真会中了骑劫、许历二人的「声东击西」之计?

    当日,骑劫在魏营外搦战,又故意将他麾下镇反军诱到距离营寨十里外的平原,当时庞焕就猜到骑劫很有可能会叫另外一名韩将趁机偷袭他守备空虚的营寨,只不过,庞焕当时巴不得名正言顺地‘败’在骑劫手中,因此并未拆穿罢了。

    其余,似韶虎的魏武军、屈塍的鄢陵军,包括元邑侯韩普麾下的军队,皆是【大魏宫廷】如此——骑劫自以为是【大魏宫廷】他巧妙的战术击败了魏军,而事实上,魏军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假意战败,希望将这些韩国军队通通引诱出来,聚而歼之罢了。

    “眼下唯一仍需顾虑的,就只有那两万余代郡重骑了……”

    魏将屈塍若有所思地说道。

    然而,在战场另外一边的燕王赵疆,却对那两万余代郡重骑毫不在乎,立刻就下令全军围攻。

    原因很简单,因为颜聚、赵葱二将根本就不懂得重骑兵的精髓,竟叫麾下的重骑兵穿戴着厚厚的铠甲追击诈败的魏军。

    似这般愚蠢的行径,导致约有一半的重骑兵因为马力不继而中途掉队,而其余勉强跟上了骑劫麾下北燕军的重骑兵,一路追赶至此,无论是【大魏宫廷】人或者战马,又还能剩下多少体力呢?

    不得不说,倘若是【大魏宫廷】司马尚的话,就不会犯这种错误。

    可惜司马尚被撤换,换成了颜聚、赵葱这两个对重骑兵并不是【大魏宫廷】很了解的将领,他们只看到重骑兵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一面,也不知,重骑兵的辉煌,在一场战事中仅仅只是【大魏宫廷】持续一小段时间。

    更多的时候,重骑兵非常无力,尤其是【大魏宫廷】在战马体力消耗殆尽的情况下。

    当日,在意识到己方误中了魏军的圈套后,韩将骑劫、颜聚、赵葱、秦开、许历、暴鸢、靳黈、公仲朋、田苓、纪括等诸将,皆纷纷带兵突围,奈何四面的魏军牢牢未定,纵使此地韩军也有十几万之众,亦无法击破魏军的包围。

    此战,魏军整整围了韩军两日,期间虽难免有个例的韩卒趁夜逃亡,或消失于夜幕、或被堵截的魏军击毙,但绝大多数的韩军,则被魏军死死围住。

    但不能否认,被围住的这些韩军兵将,亦相当有骨气,面对魏军的喊降,视若无睹,仍一次又一次地企图突围。

    如此足足两日,魏将庞焕便对燕王赵疆建议道:“韩军虽中我军包围,但四面围定,反而会激励其斗志,令其豁出性命与我军厮杀,不如放开一角,叫韩军突围而出,则韩军士卒斗志立泄。介时,我军只需挥军掩杀即可。”

    燕王赵疆深以为然,遂派人叫屈塍故意露出破绽,放韩军突围。

    屈塍得令,因此在随后渔阳守秦开率领军队突围时,故意露出破绽,以至于秦开顺利突出重围。

    果然,在得知秦开的渔阳军已突围而出后,身陷包围的诸韩军兵将,再也没有与魏军决一生死的念头,纷纷紧跟着渔阳军,仓皇逃离。

    见此,二十万魏军与十几万元邑军挥军掩杀。

    一方是【大魏宫廷】形势大好、因即将见到胜利曙光而士气大振的魏军,一方是【大魏宫廷】被魏军围了两日,因断粮断水而饥渴难耐的韩军,更何况一方追击、一方逃跑,可想而知这追击战的结局。

    事实上,沿途似秦开、许历、暴鸢等将领,亦猜到了魏军是【大魏宫廷】故意放他们突围,但此时此刻,他们已经无力扭转局势。

    当代替了乐弈的骑劫,狂妄自大,带着北燕军、渔阳军、代郡军、上谷军等韩国军队,一头扎进了魏军的包围网时,就已注定韩军必将大败。

    『完了。』

    诸多韩军兵将的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韩军一路溃逃,魏军一路追杀。

    在败逃期间,暴鸢、靳黈、公仲朋、田苓等将领相继被魏军俘虏,就连渔阳守秦开,亦为了牺牲自己给友军断后,而被燕王赵疆麾下的南燕骑兵俘虏,唯独上谷守许历带着上谷骑兵杀出重围。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骑劫虽然狂妄自大,但也并未贪生怕死之徒,纵使战况已无法挽回,他仍率领北燕军积极着阻击魏军,寄希望于秦开、暴鸢、靳黈等人能够率军逃离,最终,战死沙场。

    临时前,骑劫黯然长叹,此时他方意识到,他的确是【大魏宫廷】远远不如乐弈。

    不得不说,骑劫的自负导致了韩军的大溃败,但在最终,他还是【大魏宫廷】尽到了作为韩国将帅的职责,奋战到了最后,相反,此前与骑劫相约一同建立功勋的颜聚、赵葱二将,却见势不对,早早就撇下代郡重骑自行逃亡,这导致两万军代郡重骑群龙无首、一盘散沙,被魏军一举击溃。

    整整两万重骑兵,一股足以扭转胜败的强大力量,因为主将逃离,就这样被魏军击溃,使韩军失去了最后一丝翻盘的希望。

    魏昭武二年九月,魏将赵疆、韶虎、庞焕、屈塍,诈败诱敌,引诱韩将骑劫不顾乐弈制定的战术,倾巢而动、追击魏军,最终,于「高阳(高河以北)」大败韩军,斩首数万,俘虏十余万。

    至此,上谷郡再没有可以抵挡魏军的兵力。

    次日,魏军攻下「范阳」,由燕王赵疆坐镇此城,监押十几万韩军俘虏,而魏将韶虎、庞焕、屈塍以及元邑侯韩普等人,则继续率军进兵,直逼韩国王都蓟城。

    期间,韩将许历孤身难挡魏军的强盛,率领败军撤向蓟城。

    而此时,颜聚、赵葱二将已逃回蓟城,向釐侯韩武禀报了战败的消息。

    为了避免遭到处罚,颜聚、赵葱二将用鲜血抹遍身上的甲胄,装出拼死杀出重围的样子去见釐侯韩武,并且将战败的过错,全部推到了骑劫身上,指证是【大魏宫廷】骑劫贸然出兵,他们苦劝不从。

    在听罢颜聚、赵葱二人的讲述后,釐侯韩武大惊失色。

    要知道,他前几日还曾收到骑劫的捷报,当时他还心中稍安,觉得这骑劫未必就会比乐弈逊色,没想到,没过几日,这骑劫就吃了一场败仗,而且这场败仗,彻彻底底地葬送了上谷郡这个他韩国最后的防线。

    『难道我大韩注定将亡?!』

    釐侯韩武又惊又怒,立刻派人传召卫卿马括。
友情链接:扶蜀  全职高手  史上最强重生者  重活一次  中华康网  论文大全网  明朝败家子  最强狂兵  毕业论文网  首富杨飞  电脑爱好者之家  作文大全  房贷计算器  作文吧  玄界之门  情话网  谎话大王  漂亮女人  健康报网  大争之世  全球高武  吞噬星空  笔趣阁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谎话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