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277章:三月【二合一】
    “报!……河对岸有魏国军队试图绕到我军背后,观旗号,疑似是【大魏宫廷】河东守魏忌!”

    在攻城战中,秦将王戬收到了这般的消息。

    『魏忌……』

    长信侯王戬转头看向大河,只见在河对岸,隐约可以看到一支魏国军队正迅速朝北而去。

    对于魏国现任的河东守魏忌,王戬可不陌生,毕竟想当初魏忌还在陇西时,他们彼此间就不止交锋过多少回。

    当时的陇西魏国,拢共也就寥寥几个使秦国感到棘手的将领,其中一个就是【大魏宫廷】魏忌。

    『想不到,这么快就要重新交手……』

    王戬心下暗暗说道。

    跟阳泉君嬴镹的想法类似,他亦对此感到有些遗憾,毕竟他对魏国的感觉还是【大魏宫廷】蛮不错的。

    不过与阳泉君嬴镹所不同的是【大魏宫廷】,王戬可没有似前者那般的多愁善感,既然咸阳那边决定对魏国采取进攻,那他便不会有丝毫的犹豫,绝不会像阳泉君嬴镹那般纠结来纠结去——似武信侯公孙起,还有渭阳君嬴华,皆是【大魏宫廷】如此。

    正在王戬暗自思忖时,远处的河面上驶过十几艘战船,在为首的旗舰上,蒲坂尉闻续环抱双手立于船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夏阳的攻防战。

    『那是【大魏宫廷】蒲坂尉闻续手底下的战船么?』

    王戬心中有些嘀咕,他怀疑魏忌、闻续二人,很有可能绕到他背后,去袭击他的营寨。

    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今日只是【大魏宫廷】对夏阳的试探性攻城而已,主要就是【大魏宫廷】摸一摸夏阳城的虚实,因此王戬只带了一半兵力,倒也无需担心他的营寨会被魏忌、闻续二人偷袭。

    问题是【大魏宫廷】……

    他将目光投向眼前的那座夏阳城,旋即微微皱了皱眉头。

    原因无他,只是【大魏宫廷】因为担任首轮进攻的前军,对夏阳城的压迫力非常微小,绝大数士卒还未靠近城墙,就被城上魏军发射的弩矢射死。

    虽说他这边亦有两个方阵足足三千余名弩兵朝着夏阳城墙射击,但还是【大魏宫廷】无法有效地遏制城墙上的魏国弩兵——双方士卒手中的军弩,在射程上有显著差距。

    “报!……两千人将昌虎,被魏军士卒射杀!”

    前来传讯的士卒如是【大魏宫廷】说道。

    “……”

    王戬愣了愣,皱着眉头看向远处的夏阳。

    两千人将昌虎,乃是【大魏宫廷】他麾下的猛将之一,亦是【大魏宫廷】眼下负责攻打夏阳的前军将领之一,不曾想竟如此轻易就战死了。

    『是【大魏宫廷】魏国的狙击弩么?』

    王戬皱着眉头想道。

    据他所知,魏国有一种专门用来狙击敌军将领的远程兵器,即狙击弩,需要两到三名魏卒操作,威力非常强劲,虽然整体的杀伤力比不过机关连弩,但倘若目标只是【大魏宫廷】单体,这种弩具的威胁非常大。

    对于这种兵器,秦国当年也从魏国购置过一些,但很明显,魏军所使用的狙击弩,威力比卖给他们秦军的不止厉害了一星半点——主要是【大魏宫廷】体现在瞄准精度方面。

    “砰砰砰——”

    秦军阵列中的抛石车开始投入使用,抛射出一块块磨盘大小的石弹。

    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由于王戬军暂时只有二十余架抛石车,却操作抛石车的秦军士卒又并未经过这类训练,因此,这二十余架抛石车对夏阳城造成的压力,并不如王戬原先估计的那么大。

    『看来夏阳是【大魏宫廷】准备采取守势,这样的话……』

    王戬皱眉思忖着,旋即下令道:“传令下去,撤兵。”

    说实话,其实长信侯王戬还想再看看夏阳的防守能力,但架不住夏阳的魏卒反击能力实在太强劲,让他麾下的兵卒受到了巨大损失,因此王戬才决定提前撤兵,毕竟夏阳守军的大致实力,他基本上也了解地差不多了。

    “叮叮叮——”

    “叮叮叮——”

    伴随着鸣钲之声,秦国的军队缓缓从夏阳城下撤离。

    见此,在夏阳的北城门城楼上,河东守魏忌的副将毛博、薛浆二人私下谈论,他俩都觉得,今日秦将王戬对他夏阳城的进攻,着实显得有些虎头蛇尾。

    “估计是【大魏宫廷】为试探我军虚实而来。”毛博肯定道。

    薛浆点点头,旋即目光投向城墙上的那些机关连弩,舔舔嘴唇说道:“话说回来,河西军的军费真是【大魏宫廷】叫人眼红啊,单单北边城墙,便有四五十架连弩……国内曾笑传司马安将军乃我大魏第三巨富,我本不信,不过就此番看来,虽不中亦不远矣。”

    毛博闻言连连点头,他河东军,可不像河西军这般奢侈。

    “对了,今日的战事,写封战报送给魏忌大人以及司马安将军吧。”

    “唔,我去写战报,清理战场善后的事交给你。”

    二人在商定之后,毛博回到城内的哨所写战报,而薛浆则监督麾下的士卒开启城门,清理城外的尸体,并且将尚未损坏的箭矢等物回收至城内。

    两个时辰后,秦将王戬率军撤回大营,果不其然,此时魏将魏忌、闻续二人正在攻打他的营寨,双方激战了半个时辰,见王戬军人多势众,魏忌、闻续二人这才选择撤退。

    在击退了魏军的进犯后,王戬回到军营内的帅帐,对照着地图思考对策。

    今日的战事,看似虎头蛇尾,但王戬也从中看出了某些问题,比如说夏阳、汾阴、蒲坂三城的联防,一旦他王戬率军攻打夏阳,则汾阴的魏忌、蒲坂的闻续,会立刻率军出击,并不选择与王戬硬碰硬,而是【大魏宫廷】伺机进攻王戬的大营。

    而这意味着,魏忌对夏阳的高度信任,认为夏阳城足以阻挡他王戬一时,支撑到他魏忌与闻续攻陷他王戬的营寨。

    不过就今日王戬试探进攻夏阳的情况来看,夏阳的防御能力的确非同小可,以至于他麾下军队今日在几乎没有对城池造成威胁的情况,就损失两千三士卒,甚至于还有一名两千人将被魏军士卒射死。

    “不好打啊……”

    起身走到帐内的草榻旁,王戬枕着双臂躺在上面,闭目养神。

    就今日所见,夏阳本来就是【大魏宫廷】一座很难攻陷的坚城,再加上从旁还有魏忌、闻续二将的随时侧应,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打下夏阳,虽不能说毫无可能,但着实非常困难。

    『有没有办法支开魏忌呢?』

    想到这里,王戬的脑海中立刻就联想到了西河通往河东的山道,但据他所知,在这条山道中伫立于一座叫做「北屈」的坚城,早些年当魏国还在跟韩国战争的时候,河东守魏忌便花了巨大精力修缮了这座山城,以至于当时雁门守李睦挥军南下时,其副将李任最终被挡在北屈城外,无法对河东造成威胁。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忽然有一名护卫入帐禀报道:“将军,纪东将军回来了。”

    听闻此言,王戬立刻坐起,点头说道:“叫他进来。”

    旋即,便有一名将领迈步走入帐内,向王戬抱拳行礼。

    纪东,乃王戬麾下铁鹰骑兵的三千人将,今日王戬在决定尝试攻打夏阳时,便叫这位部将率领两千余铁鹰骑兵绕过夏阳,朝着南边的「合阳」而去,想看看魏军的整体防区是【大魏宫廷】否存在什么漏洞。

    “情况如何……唔,你脸上怎么了?”

    刚刚问了一句,王戬便注意到了纪东脸上的一道创痕,好似是【大魏宫廷】被什么锋利物什割伤的痕迹。

    “是【大魏宫廷】胡骑。”

    纪东摸了摸脸颊,解释道:“末将率领骑兵前往合阳时,正好碰到一队胡骑,虽末将并无与他们纠缠的意思,但那些家伙,却吹响号角引来了附近的胡骑,袭击末将与麾下的将士……”

    “胡骑……莫非是【大魏宫廷】给司马安放牧羊群的那些胡奴?”王戬惊讶地问道。

    据他所知,河西守司马安麾下除了河西军以外,其实还有一股势力,即其当年在三川郡收服的那数万奴隶,后来司马安调任河西后,那数万奴隶亦跟着司马安来到河西,主要负责给河西军放牧牛羊——倘若说曾经强大的羯族人,如今已沦落为魏国的看门犬,那么这些胡戎,就是【大魏宫廷】司马安的牧羊犬。

    纳闷的是【大魏宫廷】,司马安对待这些胡戎奴隶并不友善,甚至于堪称凶恶,只给予了那些人最基本的生活所需,也不晓得那些胡戎为何对司马安那般忠心。

    “既然碰到了司马安的牧羊犬,这就说明,合阳一带有河西军的牧场……”

    王戬喃喃自语着,仿佛在思考是【大魏宫廷】否要派兵偷袭那些牧场。

    但经过仔细考虑后,他还是【大魏宫廷】放弃了,因为偷袭那些牧场对河西的格局并无太大影响,更何况,司马安的‘牧羊犬’人数比他麾下铁鹰骑兵多得多,没必要自己去找不痛快。

    更重要的是【大魏宫廷】,待等他秦军日后攻陷河西,那些牧场会成为他秦国的主要设施,因此王戬也不想去摧毁。

    在思忖了片刻,王戬最终决定,先放缓对夏阳城的进攻,加紧打造攻城器械,同时,派人从西河进攻壶口山的「北屈」,看看是【大魏宫廷】否能从那边打开局面。

    至于对河西、河东的全面总攻,他暂时没有这个能力,需要等武信侯公孙起率领大军抵达这一带。

    当晚,身在频阳的魏将司马安,亦收到了他手底下那些‘牧羊骑兵’的禀告,得知他们在合阳一带,与王戬麾下的铁鹰骑兵有过一次交锋。

    “主人,秦国的这支骑兵很厉害,合阳那边损失了三百多个弟兄……”

    在司马安的面前,一名穿着羊皮袄的壮汉单膝跪在地上,低着头恭恭敬敬地说道。

    司马安瞥了一眼在旁正咧嘴偷笑的麾下部将庞猛,面无表情地说道:“图勒,我说过很多回了,叫我将军……再不济,郡守也成,我乃大魏的上将,并非是【大魏宫廷】你等那什么……酋长。”

    “是【大魏宫廷】,主人。”那名叫做图勒的胡人恭敬地说道。

    见此,司马安面色一板。

    还没等他开口,图勒身后几名胡戎就吓地瑟瑟发抖。

    见此,司马安反而有些不忍心了,挥挥手说道:“行了行了,我知晓了,你等先退下吧,我对你等的要求只有一个,守好牧场……退下吧。”

    “是【大魏宫廷】,主人。”

    图勒一行人赶紧躬身而退。

    此时,庞猛、聂剀等诸将再也忍不住,哄堂大笑。

    司马安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这些混账东西,随即长长吐了口气,皱眉说道:“我有这么吓人么?”

    话音刚落,就见庞猛竖起大拇指,咧嘴笑道:“将军,您可是【大魏宫廷】我大魏名气最大的将领啊,尤其是【大魏宫廷】对于这些异族来说……”

    司马安闻言心中着实郁闷。

    他知道庞猛指的是【大魏宫廷】什么,无非就是【大魏宫廷】因为小说家学派那本《轶谈》所致,在这本书内,他虽然被形容成足智多谋的名将,但那些小说家的混蛋,也给他增加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所谓经历,说他曾屠杀了乌须部落几十万人,不论男女老幼,又说他最喜饮人血等等。

    该死的!

    当年的乌须王庭,满打满算就只有几千人,就算加上该部落的军队也只有两万余,哪来几十万人给他屠杀?还说什么啃食人肉、饮用人血,简直不可理喻!

    “都怪那些混账!”

    司马安压低声音骂道。

    见此,聂剀笑着说道:“小说家那群人,最喜哗众取宠,若非他们笔下的故事荒诞离奇,又哪来那么多的人去看?话说回来,虽将军被形容成吃人的怪物,但正因为如此,那些胡戎奴隶才会如此温顺啊……”

    说实话,若非聂剀最后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个理由其实也挺信服的。

    “报!”

    随着一声通报,一名士卒走入屋内,将一封书信递给司马安,恭敬说道:“将军,此乃夏阳那边送来的战报。”

    见此,司马安心中一紧,当即拆开战报观瞧,当看到战报中所述,夏阳无惊无险地击退了秦将王戬的进攻后,他这才放下心来。

    “杀敌过两千,自损三百余……魏忌的河东军,不可小觑啊。”他点点头称赞道。

    庞猛闻言不屑一顾地说道:“彼是【大魏宫廷】守城,又有诸多战争兵器,击退王戬军又有何难?若换我到夏阳,这会儿早就摘下王戬的首级了……”

    司马安瞥了一眼庞猛,暗暗摇头,正是【大魏宫廷】因为庞猛自负勇力,他早前才不敢叫庞猛单独把守频阳,因此派聂剀来辅佐他。

    “重泉有白方鸣在,夏阳有魏忌的军队……这两边暂时不必担忧。”

    说到这里,司马安长长吐了口气。

    平心而论,此刻他河西郡的战况并不激烈,但这只是【大魏宫廷】因为武信侯公孙起的军队尚未抵达这一带,待等公孙起率军抵达,恐怕河西郡这边,就不会似眼下这般平静了。

    前几日,他派麾下将领乐逡率领千余河西骑兵,前往上郡——他无力支援上郡,但这并不妨碍他派乐逡去上郡,看看那边的防守情况。如此一来,纵使武信侯公孙起率军攻下了上郡,他这边也能提前有所防范。

    不过至今为止,乐逡尚未派人送来「上郡陷落」的消息。

    这是【大魏宫廷】一个好消息。

    唯一遗憾的是【大魏宫廷】,地处河套地区中心的「原中要塞」,魏武军曾经驻军的城池,还是【大魏宫廷】被武信侯公孙起的军队攻占了。

    就跟阳泉君嬴镹骗取栎阳、莲勺的情况差不多,原中要塞根本不知秦国已对他魏国开战,以至于当公孙起率领大军抵达原中要塞后,几乎不费什么力气,便拿下了这座要塞,切断了朔方、银川、九原、云中四个边郡与魏国的联系。

    今年二月初,秦将公孙起率领十几万军队挥军向南,顺势夺取「阙县」、「林中」、「肤施」等沿途城池,虽然在去年年末到今年年初的时候,司马安便已派骑卒将「秦国背弃盟约」的消息送往上郡的这些城池,使这些城池提高警惕,但由于驻守河套的魏武军被调离,上郡根本挡不住秦军的攻势,最多坚守个两三日,就被人多势众的秦军攻破了城池。

    在收到「阙县」、「林中」、「肤施」相继失陷的消息后,司马安虽心中愤懑,但也无可奈何,毕竟他手中的兵力,根本不足以分兵支援上郡,以至于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上郡被秦军所占据。

    但奇怪的是【大魏宫廷】,秦国的武信侯公孙起在打下「肤施」后,并未急着继续向南逼迫河西——司马安不清楚究竟是【大魏宫廷】怎么回事,总之,公孙起的军队放缓了攻势,也不晓得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原因。

    其实很简单,因为公孙起遭到了进攻。

    确切地说,是【大魏宫廷】他留守原中要塞的军队,遭到了魏国云中守廉驳的进攻。

    说起这事,倒也有些好笑,因为起因在于公孙起攻陷云中要塞后,导致城内有一批供给于云中郡的酒水被截下了。

    于是【大魏宫廷】乎,当廉驳在云中喝完了城内库藏的酒水后,苦熬苦等,等了半个月也不见云中要塞送来酒水,在郡腹大发脾气:原中要塞那帮人在搞什么?至今还未送来酒水?!

    于是【大魏宫廷】,他派人到原中要塞催促,试图勒令原中要塞尽快将拖欠他云中郡的酒水运来,没想到,传讯的骑兵到了原中要塞一瞧,愕然发现这座曾经竖起着「魏」字以及「魏武军」旗帜的城池,此刻居然悬挂着「秦」字的旗帜。

    这名传讯骑兵找到了在当地放牧羊群的部落,这些部落皆是【大魏宫廷】当初臣服于魏国的草原部落,自然不敢隐瞒,便向那名传讯骑兵透露了真相:去年年末时,秦国的军队不知怎么回事,对原中要塞采取了进攻。

    听闻此事后,这名传讯骑兵又惊又怒,连忙赶马返回云中郡,将这件事禀告郡守廉驳。

    当时廉驳得知此事后,心中第一反应是【大魏宫廷】:秦国的武信侯公孙起?他娘的就是【大魏宫廷】因为你,使老子半个多月喝不到酒水?

    在此之后,才是【大魏宫廷】「秦国为何要攻占原中要塞?」的念头。

    “将军,这可如何是【大魏宫廷】好?”廉驳的副将当时询问恰敬笪汗ⅰ堪者。

    廉驳在经过了足足一个呼吸的深思熟虑后,最终决定攻打原中要塞。

    别说秦国占据了原中要塞,就算是【大魏宫廷】魏武军敢克扣他的酒水,他都敢率军打过去!

    “给九原的冯颋送个信,叫他出兵配合!”

    在派出了一名信使后,廉驳当日便提麾下兵马,反攻原中要塞。

    数日后,九原的郡守冯颋收到了廉驳的书信,心中大感惊讶:这好端端的,秦国的军队为何攻占原中要塞呢?

    但既然秦军表露了敌意,他自然要协助廉驳夺回原中要塞——因为他如今是【大魏宫廷】一名魏国的将领,绝对不是【大魏宫廷】因为他畏惧廉驳,不敢违背后者的命令。

    在出兵之前,冯颋亦派人送信给朔方郡的守将赵成岳,即禹王赵元佲的次子。

    赵成岳在收到书信后,勃然大怒,在留下了一部分兵力防守阴山、阳山一带后,亦提兵与廉驳汇合,反攻原中要塞。

    三月上旬,朔方、九原、云中三郡的兵力,在原中要塞的北面汇合,廉驳当仁不让地自命为统领三郡兵马的大将,并取得了赵成岳与冯颋的认可——赵成岳是【大魏宫廷】因为知道廉驳的勇武,自认不如,而冯颋嘛,他在廉驳面前,连大声说话都不敢,又岂敢违背后者的意思。

    也不晓得是【大魏宫廷】因为酒瘾难耐、迫切想夺回原中要塞,还是【大魏宫廷】因为苦等数年后终于等到了报答赵润的机会,廉驳此番在攻打原中要塞时堪称竭尽全力。

    尤其是【大魏宫廷】在三月初九的这一日,廉驳亲自上阵,参与攻城,斩杀了公孙起留下守卫原中要塞的秦将段武,重新夺回了这座要塞。

    数日后,当武信侯公孙起在攻下肤施后,收到了来自原中要塞的消息,此时他这才得知,原中要塞竟然被廉驳、冯颋、赵成岳等人给夺了回去。

    “这下麻烦了……”

    公孙起在得知这个消息后满脸惊愕。

    他原本是【大魏宫廷】打算攻下河套后,以河套为后方粮仓,进兵攻打河西,没想到,云中、九原、朔方的魏国驻边军队在他大军撤离要塞后,竟夺回了要塞。

    这下好了,他反被夹在河西军与河套军的中间……

    怎么办?

    究竟是【大魏宫廷】回军重新攻打原中要塞,驱逐廉驳、冯颋、赵成岳等人,还是【大魏宫廷】继续进兵攻打河西?

    武信侯公孙起犹豫不决。大魏宫廷最新章节请去大魏宫廷网址:Www.BiQuYun.Com
友情链接:就爱读小说  从全球高武开始  花百科  超强吸妖器  星座网  神豪之娱乐天下  我闺女是天师  个性说说  减肥方法  房贷计算器  盛唐之帝国崛起  努努书坊  调教大宋  天涯八卦  减肥方法  神道丹尊  盛唐风华  五代梦  寒门崛起  广东高考网  超级兵王  北宋大表哥  社保查询网  全民领主  如意小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