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282章:敲打【补更33/40】
    “臣张启功,拜见陛下。”

    在大梁王宫的甘露殿书房内,张启功朝着他魏国的君主赵润行跪拜大礼。

    “爱卿平身。”

    正在挥毫的赵润丢了手中的毛笔,一边走向张启功,一边虚扶一记,示意张启功起身。

    今日得见张启功,赵润也很意外,因为张启功在回到大梁后,并未耽搁,径直就前来王宫,因此,赵润并未提前得知消息。

    待见张启功站起身来后,赵润称赞道:“此次韩国之事,爱卿居功至伟。”

    赵润说的是【大魏宫廷】实情,因为他一看赵疆、韶虎、庞焕等人的战报,就知道在此番进攻韩国的事宜中,张启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其一,张启功策反元邑侯韩普,使韩普成为魏国的内应,非但让韩然、韩武的蓟城政权焦头烂额,更让魏军避免了被韩国民众敌视的情况,反而被视为「协助推翻暴政」的仁义军队;其二,张启功设计离间了釐侯韩武与北燕守乐弈,使釐侯韩武最终决定罢黜乐弈,叫骑劫取代后者,从而使魏军一举攻陷了上谷郡这个韩国最后的防线。

    尽管张启功并不擅长用兵,此番也并无什么军功可言,但他魏国此番击败韩国、并成功使韩国臣服,张启功居功至伟,其功劳,远远超过赵疆、韶虎、庞焕等几位带兵大将。

    张启功闻言虽心中欣喜,但仍然谦逊地说道:“此乃陛下秉承天命、又有我大魏历代贤君庇佑所致,实天数如此,臣不敢居功。”

    “哈哈哈。”

    赵润闻言哈哈大笑,拍了拍张启功的臂膀以示恩宠,口中笑着说道:“似这般无谓的奉承,就勿需多言了,朕素来有功必赏、有过必咎。……此番你的确有功,而且是【大魏宫廷】莫大的功劳。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

    张启功拱手说道:“微臣并无所求,只愿竭尽生平所学,辅佐陛下成就霸业!”

    赵润闻言再次拍了拍张启功的臂膀,他知道张启功说的是【大魏宫廷】肺腑之言。

    凭他对张启功的了解,这位臣子财色不爱,一心只有辅佐君主实现心中抱负,可以说是【大魏宫廷】一位不可多得的贤臣。

    唯一遗憾的是【大魏宫廷】,此人生性阴狠刻薄,不可使他独掌大权,否则,必定会使国内怨声四起。

    这也正是【大魏宫廷】赵润有意叫左都尉高括‘压着’张启功,却对内朝栽培介子鸱一事视而不见的原因。

    介子鸱是【大魏宫廷】君子,君子人做事讲究四平八稳;而张启功则是【大魏宫廷】酷吏,做事讲究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前者不需要有人监督,但后者需要,免得其行差踏错。

    “北宫玉此番不曾随你回国?”

    一边示意褚亨搬了一把凳子给张启功坐下回话,赵润一边询问道。

    “谢陛下。……回陛下话,臣将北宫玉留在蓟城,以防止韩人反复。”张启功回答道。

    赵润点点头,旋即开口又问道:“朕上回收到你的书信,你曾言在去年的十月中旬返回国内,然而你却在今年三月才到,是【大魏宫廷】期间发生了什么变故,亦或是【大魏宫廷】途中遇到了什么阻碍么?”

    “不不。”

    张启功连连摇头,说道:“只因为臣当时考虑到即将入冬,恐途中遭遇风雪,是【大魏宫廷】故没有从陆路回国,而是【大魏宫廷】选择了水路……从津港乘船出海,径直前往齐国海域,然后逆大河而上……”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他解释道:“当时臣想顺便去齐国一带看看,因为当时湖陵水军已抵达了齐国海域,正在筹划攻打齐国。”

    “哦哦。”

    赵润恍然大悟,在嗤笑一声后问道:“你到齐国的时候,齐国是【大魏宫廷】什么状况?”

    张启功当然听得出赵润话中那份痛快的意味,闻言轻笑着说道:“举国惶恐、人心不安。”

    “哼!”

    赵润满意地哼了一声。

    见此,偷偷瞄着赵润神色的张启功忽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口中说道:“陛下,臣罪该万死,斗胆私拆了韩然写于陛下的书信。”

    “……”

    赵润有些错愕地看着伏地叩拜的张启功,在稍稍一思量后,微微摇了摇头说道:“起来吧。”

    说罢,他又问道:“韩然有书信留给朕?”

    “是【大魏宫廷】的。”张启功从怀中取出韩然的书信,恭敬地递给赵润。

    赵润瞅了瞅书信,果然发现信封有被拆启的痕迹。

    这让他感到有些惊奇,因为凭他对张启功的了解,后者完全不像是【大魏宫廷】会做出这种事的人啊——身为臣子,谁敢私拆其君主的书信?

    很显然,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说说缘由,朕再决定如何处置你。”赵润平静地说道。

    听闻此言,张启功便将这封信的来历,以及韩然的妻儿周氏与韩佶、韩斐兄弟的事说了一遍,直听得赵润皱眉不已。

    他心中在称赞张启功时,刚想着这个张启功乃是【大魏宫廷】酷吏,可以放权、但不可使其专权,结果这个张启功就让他见识到了何谓心狠手辣。

    微微摇了摇头,赵润打开书信,仔细观阅信中内容。

    只见信中写道:「我大韩因汝而衰,我恨不得生啖汝肉……然,若人有来世,我愿仍与你相交为友,只希望介时,你我不复国家所累。」

    『……』

    赵润默然不语,反复观阅着这封仅仅只有数十个字的书信,心中感慨万千。

    韩王然是【大魏宫廷】他所相识的人当中,地位相仿、年纪相仿、且生平抱负也相仿的同道,倘若是【大魏宫廷】换做在其他年代,他俩必定能成为至交,但很可惜,在这个年代,他是【大魏宫廷】魏君、他是【大魏宫廷】韩君,注定无法成为真正的知己。

    这天下太小,容不下两位拥有宏图伟略的雄主:为了魏国久远的强盛,赵润势必要摧毁韩国;反之,韩然亦是【大魏宫廷】如此。

    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张启功,赵润面无表情地问道:“张卿,若是【大魏宫廷】朕没有猜错的话,你私拆这封书信内容的原因,多半是【大魏宫廷】想看看这封信是【大魏宫廷】否足以保全韩然妻儿的性命……倘若不足使朕心软,你会先下手杀死周氏,以及韩佶、韩然兄弟,对么?”

    “臣……罪该万死。”

    张启功俯首认罪,没有狡辩,因为事实正如赵润所言。

    “周氏与韩佶、韩斐兄弟呢?”赵润沉着脸问道。

    张启功连忙回道:“微臣已将其带回大梁,此刻正在宫外等候。”

    “哼!”

    赵润怒哼一声。

    虽然他很清楚张启功想杀韩佶、韩斐兄弟二人的原因,是【大魏宫廷】为了杜绝后患,可以说是【大魏宫廷】为了他魏国的利益考虑,但赵润还是【大魏宫廷】很不满张启功这种先斩后奏的做法。

    得亏韩然的妻儿命大,既有韩然在故去前留书,希望以此保全其母子三人性命,且后来追击他们母子三人的,亦是【大魏宫廷】已投效他魏国的元邑侯韩普,而并非是【大魏宫廷】张启功本人。否则,恐怕周氏与韩佶、韩斐母子三人早已人间蒸发,且这封韩然在临终前留给他的书信,怕是【大魏宫廷】也不会送到赵润手中。

    这让赵润暗暗庆幸自己的先见之明:似张启功这种心狠手辣的酷吏,确实不可使其专权,必须给予约束,否则,指不定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想到这里,赵润带着几分怒意说道:“攻韩之事,你居功至伟,日后朝廷会有重赏;但你试图欺瞒朕,在没有朕允许的情况下,企图擅自诛杀周氏与韩佶、韩斐兄弟,似此欺君之罪,朕亦会重罚你!”

    说到这里,赵润眯了眯眼睛,沉声说道:“介子鸱现如今正在大梁城内安抚军民,他手底下正缺几个随从小吏,就由你去协助他吧。……我大魏何时取得这场仗的胜利,你何时官复原职!”

    一听这话,张启功顿时面如土色,心中暗暗叫苦。

    要知道,介子鸱乃是【大魏宫廷】儒家所支持的新晋领袖,是【大魏宫廷】儒家在朝中的门面,而他张启功,亦是【大魏宫廷】法家所支持的新领袖,现如今,眼前这位陛下竟要他张启功去给那介子鸱打杂,这简直……简直比杀了他张启功还要难以忍受啊。

    不难猜想,此事一旦传扬出去,儒家弟子无疑会笑掉大牙,而他法家的弟子,怕是【大魏宫廷】连头都抬起不来。

    “陛、陛下,这这……”

    张启功讪讪地抬头,一脸恳求。

    只可惜赵润主意已决,定要给张启功一个教训,见此冷冷说道:“朕主意已决,你退下吧。”

    “是【大魏宫廷】……”

    张启功一脸灰白地走出了甘露殿,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浑浑噩噩。

    见此,褚亨在旁由衷称赞道:“陛下,论狠辣,张大人不及陛下万中之一啊……啧啧啧。”

    “……”

    赵润瞪了一眼褚亨,没好气地说道:“多嘴!……出宫将周氏与韩佶、韩斐兄弟二人请到宫内来,切记莫要惊吓到他们。”

    “是【大魏宫廷】!”

    褚亨抱拳而退。

    然而没过多久,褚亨却又返回了甘露殿。

    见此,赵润很是【大魏宫廷】惊讶:“这么快?”

    没想到,褚亨摇摇头说道:“不是【大魏宫廷】的,陛下,我还没去。……走到半途时,有禁卫军将一封书信交予我,说是【大魏宫廷】桓王殿下派人送来的。”

    “小宣?”

    赵润愣了愣,遂接过褚亨手中的书信将其拆开,便看便嘀咕道:“这字迹,似乎不像是【大魏宫廷】小宣……”

    刚说到这,他便已看到了这封信的关键内容,面色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嘴里喃喃念叨道:“李睦。……原来是【大魏宫廷】你在从中作梗。”

    “陛下,怎么了?”褚亨好奇问道。

    “自己看。”

    赵润淡淡说了一句,旋即,他眼角余光就瞥见褚亨弯着腰,将脑袋伸到他面前,好奇地张望着他手中的书信。

    盯着褚亨看了半响,赵润忽然心中无名火起,一手推开褚亨的脑袋,没好气骂道:“你管那么多做什么,朕不是【大魏宫廷】叫你去接周氏与韩佶、韩斐兄弟么?还不快去!”

    “不是【大魏宫廷】陛下您让我自己看的么?”

    身高九尺有余的褚亨不解地抓了抓头发,不知自己哪里又出了错。

    看着褚亨离去的背影,赵润轻哼一声,旋即将目光再次投向手中的书信。

    『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呢,李睦将军……』

    站在窗户口,赵润负背双手,心中暗暗想道。

    他并不打算针对李睦的举动做出什么对策,因为他知道,只要他魏国打胜了这场仗,韩人自己就会动手杀死李睦,无需他魏国动手。

    “可惜了……”

    赵润惋惜地摇了摇头。
友情链接:五代梦  五代梦  笔趣阁  从全球高武开始  莽荒纪  超级无上神帝  经典语录  第一课件网  作文大全  美食供应商  花百科  大学生必备网  中世纪崛起  大族激光  我闺女是天师  社保查询网  绝世邪神  字幕库  重生之财源滚滚  超级兵王  斗战狂潮  回到地球当神棍  神级兵王都市行  全球灵潮  作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