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295章:进击的项娈【补更39、40/40】
    『ps:补更二合一,补更结束。』

    ————以下正文————

    说实话,项娈以及他麾下的昭关军,本不至于会被魏军给包围,毕竟联军这边有上将项末指挥全局。

    坏就坏在,魏将侯聃在率军靠近卫国军队后,突然改变方向,出其不意的袭击了项末军,且卫、鲁两军亦于此刻倒戈相向,致使项末军遭到魏、卫、鲁三方军队的进攻,在这种情况下,项末哪里还顾得上他弟弟项娈那边。

    毕竟,若项娈溃败,这还不足以动摇联军的根本,但倘若项末军被击溃,魏、卫、鲁三方军队便可趁胜进兵,一举捣乱联军的阵型,这才是【大魏宫廷】最最要命的。

    因此,当时项末满脑子都是【大魏宫廷】如何击溃卫鲁两军、如何击退魏将侯聃的军队,暂时无暇顾及弟弟项娈,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项娈孤军深入,渐渐地就陷入了魏军的包围。

    时间回溯到一刻辰前,魏将侯聃亲眼看到了卫鲁两军的倒戈,心中大喜。

    他魏国君主赵润的判断是【大魏宫廷】正确的,卫鲁两军果然向他魏军倒戈,在这种情况下,他魏军还有不胜的道理?

    因此,他当即下令道:“我大魏的儿郎听令,卫鲁两军乃是【大魏宫廷】我军的友军,不得误伤!”

    对此,他麾下的魏军兵将们感到莫名其妙。

    鲁国的军队也就算了,可是【大魏宫廷】卫国的军队,那可是【大魏宫廷】进攻大梁的‘帮凶’之一啊,亦有不少大梁军民死在卫国军队的手中,然而这会儿,居然说卫国军队乃是【大魏宫廷】友军?

    但既然侯聃这位将领如此下令,并且卫国的军队确确实实已对项末军发起进攻,侯聃麾下的魏军兵将姑且就接纳了卫军这个盟友,与其汇兵一处,共同进攻项末军。

    而在此之前,侯聃亦立刻派人,将「卫鲁两军倒戈」的消息,回禀己方的本阵,禀告前军主将周骥、中军主将卫骄、以及他魏国的君主赵润。

    当时,魏王赵润尚停留在魏军的阵前,在得知侯聃送来的消息后,心下大喜,立刻催促周骥道:“周骥,卫鲁两军已倒戈,眼下项末自顾不暇,正是【大魏宫廷】围杀项娈的大好时机,你立刻率军出击!”

    “遵令!”

    周骥接了命令,当即率领剩下的一半前军,即一万雒阳禁卫军与三万义勇兵出阵。

    此时在战场的中场位置,周骥麾下另外一半前军,仍在跟楚将斗廉、乜鱼二将麾下的军队僵持不下,原本是【大魏宫廷】五五开的局面,但随着周骥率领剩下一半前军抵达中场,而使战况一下子就倒向了魏军,致使斗廉、乜鱼二将麾下的军队节节败退。

    当时,斗廉、乜鱼二人也感到有些意外。

    明明魏军的前军已倾巢而动,按理来说,上将军项末应该派出军队支援他们才对,可事实上,项末并没有。

    待回头一瞧,斗廉、乜鱼二人顿时就明白了,因为此时上将军项末麾下的军队,正遭到魏将侯聃的进攻,无暇旁顾。

    不过这会儿,斗廉、乜鱼并不着急,因为他们觉得,魏将侯聃在卫国军队的眼皮底下攻击项末军,这虽说打了项末军一个措手不及,但仔细想想,这却是【大魏宫廷】非常愚蠢的决定——只要卫军暴起发难,侯聃军必将陷入首尾难顾的局面。

    因此,纵使在中场这边被魏将周骥打地节节败退,但斗廉、乜鱼二人倒也不是【大魏宫廷】很着急,他们坚信,待上将军项末联合卫国军队击败了魏将侯聃后,必然会立刻支援中路。

    可是【大魏宫廷】等啊等,等了许久,也不见项末派来援军,甚至于,当他们回头观瞧己方大军的时候,意外地发现魏将侯聃的军队,居然还在猛攻项末军。

    这让斗廉、乜鱼二人大为意外。

    难道侯聃军竟然如此强韧,面对符离军以及卫军的夹攻,居然还能支撑下去?

    虽然不清楚情况究竟是【大魏宫廷】如何,但因为援军迟迟未至,斗廉、乜鱼只好且战且退,尽可能地保留麾下的正规军,而叫粮募兵去消耗魏军士卒的体力。

    然而在后撤了一段距离后,斗廉就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了,因为他发现,正前方魏将周骥麾下的军队,在将他们打地节节败退后,居然没有趁胜追击,竟然分出了一半兵力,去夹击左翼楚国上将军项娈的军队。

    见此,斗廉勒住战马,仔细观望项娈麾下的军队。

    此时他骇然发现,不止中场的周骥军正在夹攻项娈的昭关军,事实上项娈军目前正遭到魏将李霖、周骥、何苗、上梁侯赵安定这四支魏军的围攻——魏军右翼的三支军队,联合中路前军的周骥军,已不知何时对项娈军形成了四面包夹。

    『难道魏军的目的是【大魏宫廷】……』

    “不好!”

    斗廉大惊失色,立刻勒令麾下的士卒不得再后撤,并且,将他这个猜测火速派人送到前军,禀告上将军项末。

    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当斗廉发现这一点时,还是【大魏宫廷】晚了,此时项娈麾下的昭关军,已深陷入四支魏军的包围。

    不可否认,昭关军乃是【大魏宫廷】楚国数一数二的精锐,而项娈更是【大魏宫廷】楚国数一数二的猛将,但问题是【大魏宫廷】,那四支魏军兵力合计超过二十万,几近于昭关军的四倍,并且,是【大魏宫廷】从四个方向包夹昭关军,纵使昭关军的士卒乃是【大魏宫廷】精锐,此刻亦陷入了双拳难敌四手的局面。

    『原来如此!……原来目标竟然是【大魏宫廷】我项娈么?』

    项娈并非庸才,一看周边的局势,便大致猜到了魏军的目的——魏军在于中场击退了斗廉、乜鱼二将的情况下,不趁胜追击,却朝着他包夹而来,这明摆着就是【大魏宫廷】要致他于死地。

    “将军!我军遭到四面夹击!”

    “将军,「余奢」将军支撑不住了,特命小人前来求援。”

    “将军……”

    在短短半柱香的工夫内,项娈接二连三地收到不利的消息。

    其实这并不出奇,毕竟此番魏军可是【大魏宫廷】出动了二十万军队来包夹他,要知道魏军的总兵力,拢共也才三十五万到四十万左右,倘若在这种情况下,都能被昭关军打出优势来,那联军早就击败魏国了。

    “将军,撤兵吧。”

    项娈身边有一名近卫骑紧声提醒道。

    听闻此言,项娈瞪了一眼对方,沉着脸默然不语。

    眼下,他麾下军队可是【大魏宫廷】被魏军四面围定,岂是【大魏宫廷】轻松就能撤兵的?难道要他项娈抛下麾下的兵将,顾自逃生?

    开什么玩笑!

    他可是【大魏宫廷】项娈!

    『兄长那边,估计是【大魏宫廷】被什么变故给拖住了,无暇顾及我这边……啧啧,真是【大魏宫廷】不利的局面啊。不过,若魏军以为单凭这些乌合之众,便能挡住我昭关军,那就太自以为是【大魏宫廷】了。』

    冷哼一声,项娈沉声喝道:“将项某的长刀取来!”

    听闻此言,为项娈扛刀的近卫骑,便将一柄长柄战刀递给项娈。

    只见项娈单手抓起那柄长刀,厉声喝道:“我昭关军诸兵将听令,休要理睬这些乌合之众,跟随在我项娈身后,随我斩下魏王赵润的首级!”

    说罢,他拨马上前,亲自来到了前线。

    如果说「魏公子润」在与不在的商水军,完全是【大魏宫廷】两个档次的军队,那么,项娈是【大魏宫廷】否亲自出战的昭关军,也绝对是【大魏宫廷】两个不同档次的军队,这不,当项娈亲自出现在最前线时,昭关楚军的士气顿时大振。

    “杀——!”

    在最前线几名魏卒惊恐的注视下,项娈拨马上前,猛然挥动手中的长刀,仿佛飓风袭过,唬地那几名魏卒下意识地举起手中的盾牌。

    可是【大魏宫廷】下一息,只听轰地一声巨响,那几名手持盾牌的魏卒,竟被项娈连人击飞,撞到其背后一大片的魏卒。

    这份蛮力,简直恐怖!

    “唰!”

    项娈将手中的长刀指向魏军本阵,沉声喝道:“目标,魏军本阵,魏王赵润的首级,全军突击!”

    一声令下,昭关楚军士气大振,竟展现出了压倒性的优势,杀得他们前方的魏卒节节败退。

    『怎么会这样?』

    魏将何苗难以置信。

    要知道在项娈还未现身前,前方的昭关楚军根本无法突破他麾下魏军的防线,然而,就在项娈现身的一刹那,昭关楚军就展现出了压倒性的优势。

    『挡不住……挡不住了……』

    “挡住他们!挡住他们!”

    魏将何苗扯着嗓子大吼,但仍无法避免他麾下的魏军被项娈亲自率领的昭关军凿穿。

    待等项娈亲自杀到距离他不远时,何苗咬了咬牙,操起长枪就策马迎了上去,口中大声喊道:“项娈,纳命来!”

    “哼!”

    项娈轻哼一声,主动迎上何苗,刀尖一挑,就将何苗刺来的长枪弹开,旋即趁势戳向何苗的面门。

    何苗大惊失色,下意识地撇过头,才堪堪避开这一击。

    “反应很快,但可惜……”

    项娈称赞了一声,同时迅速抽回长刀,那锋利的长刀,在被其抽回时,割裂了何苗脖颈的皮甲,割裂了皮肉,顿时,血光迸现。

    何苗顺势倒下,在地上翻滚了一下后翻身站起,一边捂着血流不止的脖颈,一边惊骇地看着项娈。

    素来自负武艺的他,差点就被这个项娈一招给割断脖颈的血肉,若非他方才顺势在马背上倒下,恐怕这会儿,已被项娈斩下了首级。

    “唔?”

    似乎是【大魏宫廷】见何苗并未死在他的刀下,项娈眼中露出几许惊讶之色,轻笑说道:“看来,足下并非是【大魏宫廷】一般的魏军将领,不过……依然并非是【大魏宫廷】项某的对手。”说罢,他将手中的长刀指向何苗,冷冷说道:“这次侥幸被你逃生,下次就未必了,滚开!”

    何苗又气又怒,还欲扑上去,却被赶来的护卫拉住,连拉带拽将何苗带走。

    毕竟何苗乃是【大魏宫廷】魏王赵润的宗卫,诸护卫们岂能让这位将领死在项娈的刀下?

    右翼中军将领何苗,竟一招败于项娈之手,这使得周围的魏卒士气难免有所下降,不过好在战前有魏王赵润的激励,魏卒的士气也不至于跌到那里去,充其量就是【大魏宫廷】见己方竟然没有能抵挡项娈的将领,心中有些失望。

    不过,何苗的败退,却激起了魏军中那些游侠的好胜之心。

    这不,立刻就有几名游侠在乱军之中杀到项娈面前,大声叫着「我乃某县的某某』,举起手中的兵器便杀向项娈。

    对于这些自己送上门来求死的家伙,项娈一刀一个,干净利索地将其全部斩杀。

    “愚蠢!”

    甩了甩长刀上的鲜血,项娈轻蔑地说道:“草莽之徒,竟也妄想斩杀一国上将?实在可笑!”

    说罢,他继续拨马上前,一手攥着缰绳,一手挥刀劈砍,竟无一人能挡他。

    忽然,项娈猛地勒住缰绳,整个人向后一仰。

    就在这时,只见嗖嗖几声,几支利箭从他身上飞过,若非他及时后仰,恐怕已被命中。

    下一息,项娈坐正身体,冷冷地看向箭弩矢飞来的方向,只见在几丈远的位置,有一名魏军将官正举着军弩,目瞪口呆地看向这边。

    “哼!”

    项娈冷哼一声,左手放开缰绳,在马脖子左侧悬挂的一挂布套中,摸出一柄短剑,猛然甩向那名魏军将官,但听一声惨叫,那名魏军将官顿时落马,生死不知。

    “区区飞矢,岂能伤我?”

    他一脸轻蔑地冷笑道。

    不得不说,项娈常年兵出昭关,在吴越之地的密林中与越国的军民厮杀,若非因此练就了对飞矢类兵器的警觉,他早就死在越国士卒的手中了,越人那蘸着毒药的吹箭,可比中原的弓弩厉害多了,简直就是【大魏宫廷】见血封喉。

    近战完全不是【大魏宫廷】对手,远距离用弓弩偷袭也伤不到对方,魏卒们对项娈这个怪物简直毫无办法。

    看着阻挡在身前的那些魏卒们,一个个露出了惊恐失措的表情,项娈轻蔑地哼了哼。

    『乌合之众,就是【大魏宫廷】乌合之众……纵使人多势众又如何?』

    他自负的冷哼着,也懒得跟周围这些已然战意大跌的魏卒纠缠,双腿夹紧马腹,一边前进,一边呼喊道:“昭关军,随项某突围!”

    “喔喔——”

    昭关楚军的士气,因此再次提高。

    而此时,魏王赵润已退至了中军,跟中军主将卫骄站在一块。

    他二人刚刚收到何苗派人送来的消息,得知昭关军在被四面包夹后,斗志不减,仍在奋战,赵润不禁感慨道:“项娈麾下昭关军,果然不愧是【大魏宫廷】楚国位列前三的精锐之师,在深陷重围的情况下,依旧斗志盎然。”

    听闻此言,中军主将卫骄轻笑说道:“可即便如此,亦注定项娈今日必定陨落于此!……除非他撇下麾下的军队,顾自逃生。”

    魏王赵润闻言微微一笑。

    似项娈这等自负、骄傲的猛将,他会丢下自己麾下的兵将顾自逃生?

    倘若项娈会这么做,那他就不是【大魏宫廷】项娈了。

    二人正说着,忽然有一名传令兵急匆匆地策马奔来,来到魏王赵润与中军主将卫骄跟前,翻身下马,抱拳禀报道:“陛下,将军,楚将项娈亲自现身,率军突围,何苗将军上前抵挡,却被那项娈重伤。”

    “什么?”

    卫骄闻言一愣,与魏王赵润面面相觑。

    这也太快了吧?

    要知道,何苗乃是【大魏宫廷】中军右指挥,也就是【大魏宫廷】右翼中军的主将,连他都被逼到不得不亲自上前与那项娈厮杀,这就说明,何苗麾下的右翼中军,几乎快被项娈被击溃了。

    可这才多久?

    有一炷香的工夫么?

    就在赵润、卫骄二人暗暗心惊之际,忽然右前方爆发一阵欢呼,他二人定睛一瞧,这才面色难看地发现,原来是【大魏宫廷】昭关楚军竟然凿穿了何苗军,硬生生从四面包夹的情况下杀出重围。

    旋即,赵润、卫骄二人就注意到那支昭关军不退反进,居然朝着他中军杀了过来。

    这明摆着就是【大魏宫廷】不把此地的魏军放在眼里啊。

    “实在狂妄!”

    卫骄冷哼一声,拱手对赵润说道:“天将军且回后方本阵,末将前去抵挡那项末!”

    “小心。”赵润叮嘱道。

    卫骄点点头,挥手喝道:“中军听令,目标前往昭关楚军,杀过去,一个不留!”

    “喔喔!”

    三万雒阳禁卫军与四五万义勇兵一声呐喊,在卫骄的命令下,朝着迎面而来的昭关楚军迎了上去。

    看着己方的军队迎上昭关军,赵润站在驷马战车上,不由地瞧了一眼远处的联军。

    他心中清楚,也亏得目前联军被侯聃、桓虎、卫邵等人给牵制住了,无暇援助项娈,否则,只要项末再派一支军队进逼魏军,迫使魏军的中军不敢妄动,他魏军岂能似眼下这般,倾尽中军去截击项娈?

    将近二十万魏军包夹项娈的数万昭关军,居然还被后者杀出重围,逼得魏军再派出卫骄麾下的六七万中军去堵截,项娈与其麾下的昭关军,足以为此而自傲了——毕竟这一路楚军,几乎牵制了魏军将近七成的兵力,让魏军无法趁联军阵脚大乱而顺势进兵。

    『不过,应该也到此为止了吧。』

    赵润心下暗暗想道。

    不得不说,由于魏将卫骄麾下的军队当中,有三万雒阳禁卫军,昭关楚军的冲势,难免被遏制住了。

    毕竟雒阳禁卫军,那可也是【大魏宫廷】在魏国排上号的精锐之师,可不是【大魏宫廷】那些义勇兵可比。

    “义勇兵听令,左右迂回袭击楚军侧翼,正面应战,交给我雒阳禁卫军!”

    在战场上,卫骄勒马指挥。

    在他的指挥下,三万雒阳禁卫军在距离昭关楚军尚有一箭之地的情况下,纷纷停止前进,举起手中的盾牌,组成了严密的阵型。

    看到这一幕,楚将项娈左手一勒缰绳,伫马观瞧。

    此刻的他,无视了那些一边喊杀一边冲向他麾下军队的魏卒,因为在他眼里,这些皆是【大魏宫廷】乌合之众,唯独正前方那两三万严阵以待的魏卒,促使他不得不提高戒备。

    『那应该就是【大魏宫廷】魏军中仅剩的正军了。』

    项娈心下暗暗思忖。

    他回头看了一眼后方,旋即颇有些遗憾的发现,他联军不知什么情况,居然至今还未派出援军来支援他。

    反而是【大魏宫廷】被他甩开的那几支魏军,又重新追了上来。

    『退无可退啊……』

    徐徐吐了口气,项娈握了握手中的长柄战刀,四下寻望。

    似眼下这种局面,他亦清楚了解,唯有斩杀魏王赵润,才能有一线生机,否则,他麾下昭关军,迟早会被此地数倍于他的魏军拖死。

    『找到了!』

    眯了眯眼睛,项娈便看到了正在徐徐返回魏军本阵的魏王赵润——确切地说,是【大魏宫廷】看到了赵润那辆战车后,由身边虎贲禁卫所高举的王旗。

    『杀过去,斩下魏王赵润的首级,则此战终了!』

    深吸一口气,项娈平复着气息。

    从古至今,有几人能在己方军队局势不利的情况下,以斩下敌军统帅的首级而扭转胜败呢?更何况,对方还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君主,名震中原的「魏公子润」。

    “传我令,命张淮、苏逊二将牵制前方的魏国正军!”

    “是【大魏宫廷】!”

    片刻之后,项娈麾下张淮、苏逊二将接到命令,毫不犹豫地率领麾下昭关军,朝着正前方的魏卒杀了过去。

    尽管魏军当中,那些义勇兵亦一个个悍不畏死,但仍然难以避免被昭关军逐步推进,以至于没过多久,就被昭关军击溃,杀到了卫骄的那三万雒阳禁卫军跟前。

    直到此时,昭关楚军的冲势才彻底被遏制,这也难怪,毕竟挡下他们的,乃是【大魏宫廷】魏国真正的正规军,虽然不能说是【大魏宫廷】魏军当中最强的精锐,但绝对是【大魏宫廷】装备最精良的军队。

    当昭关楚军的势头被遏制的那一刻,魏将卫骄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虽说他不认为他雒阳禁卫军会不敌于昭关军,但唯有当真正挡下对方的时候,他才稍稍放松紧绷了心,毕竟这支楚军,乃是【大魏宫廷】那项娈麾下……

    『呃?项娈呢?』

    突然,卫骄面色一变,因为发现,方才还亲自冲杀在第一线的楚将项娈,此刻竟不见了踪迹。

    而就在这时,就见昭关楚军的左侧,杀出了一支骑兵,数量约在三百左右,试图迂回绕过雒阳禁卫军,为首的那员将领,不是【大魏宫廷】那项娈又是【大魏宫廷】何人?

    卫骄顺着项娈那三百骑兵的进兵方向看了一眼,顿时面色大变。

    “不好!”

    卫骄失声叫道。

    因为他发现,项娈那厮,竟然是【大魏宫廷】奔着他魏国君主赵润所在的方向而去的!

    这厮,竟然用数万昭关军为诱饵,自己却率领三百骑兵袭击他魏国君主,试图以此扭转这场仗的胜败。

    然而此时再派军队回援以及来不及了,因为项娈那三百骑,已迂回绕过了他雒阳禁卫军的防线,朝着赵润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

    这一瞬间,就连卫骄亦万分惊慌。

    而与此同时,魏王赵润已返回了本阵所在,正准备伫车观瞧战况,却冷不防看到项娈率领三百骑兵杀向此地。

    “这个项娈,可真有胆啊……”

    赵润略感意外。

    他并不惊慌,因为本阵这边,尚有五百名虎贲禁卫。

    “保护陛下!”

    五百名虎贲禁卫立刻进入了应战状态。

    “岑倡,过来驾车!”近卫大将褚亨忽然开口道。

    “呃……是【大魏宫廷】!”岑倡愣了愣,接替下了战车,为君主赵润驾驭王车。

    而此时,褚亨已从旁边一名虎贲禁卫的手中,接过一柄长达丈余的斩马刀,面无表情地看着越来越近的楚军骑兵。

    待这些骑兵距离他仅仅只剩下十几丈远的时候,褚亨那庞大而笨重的身体,开始奔跑。

    “将军,小心……”

    后方的虎贲禁卫们大声呼喊。

    而此时,褚亨已距离他最近的几名楚军骑兵,已剩下几丈距离。

    只见他‘轻盈’地跃起,周身旋转三百六十度,手中的斩马刀,在呼呼风声中奋力挥出,但见血肉横飞,距离他最近的三名骑兵,被他连人带马,斩成两段。

    人马俱碎!

    “砰!”

    褚亨那沉重的体型,落回地面。

    同时倒地的,还有那三名骑兵与三匹战马的尸体,前者皆从胸腹部被斩断、而后者,皆被斩下马首。

    一刀之威,乃至于厮!

    在项娈乃至其麾下骑兵震撼的注视下,褚亨砰地一声将那柄丈余的斩马刀杵在地上,伸出左手,五指张开做阻拦状,口中瓮声瓮气地说道:“抱歉,前路不通!”

    “……”

    纵使是【大魏宫廷】项娈这等猛将,亦被褚亨方才所展现出来的恐怖力量所震惊。
友情链接:寸芒  极品家丁  谎话大王  管理资料下载  最强狂兵  全民领主  北宋大表哥  免费算命网  伏天氏  完美世界  落秋中文  个性说说  赘婿  房贷计算器  广东高考网  经典古诗词  扶蜀  全本小说网  最强逆袭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笔趣阁小说  蜡笔小说  玄界之门  民国谍影  星峰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