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303章:万中仅一的希望【二合一】
    时间回溯到魏昭武三年三月中旬,韩国将领、雁门守李睦在太原晋阳劝说当时已投魏国的太原守乐成与阳邑侯韩徐不成,与二人分道扬镳,在河阳邑招募了许多兵卒后,便率领着这些兵卒径直前往代郡。

    代郡,曾是【大魏宫廷】韩国受北方草原民族侵袭比较严重的郡土之一,直到「剧辛」的出现,才使得代郡在与外族的战争中逐渐取得优势。

    待等代郡守剧辛战死山阳之后,司马尚取代剧辛,成为了代郡的郡守。

    司马尚论武力或稍稍不如剧辛,但是【大魏宫廷】在统帅军队方面,比之剧辛却有过之而无不及,代郡在司马尚的治理下,依旧能维持迄今为止的和平。

    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在「第四次魏韩战争」中,由于司马尚的堂弟司马弢被魏国的将领赵疆策反,导致釐侯韩武对司马尚心生了怀疑,最终,司马尚连同当时上谷防线的主帅乐弈一同被勒令返回蓟城。

    此举导致乐弈、司马尚二人心灰意冷,前者返回北燕隐居,后者则再也不见音信。

    至此,代郡成为无人镇守的韩国郡土。

    好在「司马尚被革职」的消息还未传到草原,是【大魏宫廷】故,当雁门守李睦率领军队进驻代郡时,这片郡土仍维持着和平,至少草原民族暂时还未趁虚而入。

    代郡并非是【大魏宫廷】那种土地肥沃适宜种植的地方,但却亦是【大魏宫廷】天然的牧场,前代郡守司马尚除了在郡内放牧战马以外,也会圈养一些山羊,作为军队的肉食原料。

    四月初,雁门守李睦率军进驻「北平邑」,一边征募兵力,一边派人探寻司马尚,看看能否找到司马尚,说服后者支持他匡扶国家的计划。

    但很可惜的是【大魏宫廷】,他最终也没有在代郡找到司马尚的行踪,似乎后者在被釐侯韩武召回蓟城后,并未再返回代郡,而是【大魏宫廷】孤身回到了邯郸北郡的下曲阳,与家人团聚,不再过问外界之事。

    鉴于下曲阳如今被元邑侯韩普麾下的军队驻守着,雁门守李睦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只是【大魏宫廷】派人送了一封书信到下曲阳,设法将其交给司马尚,希望后者能看在大义的份上,助他一臂之力。

    事实上,司马尚目前确实身在下曲阳,在家眷居住在一起。

    在收到雁门守李睦的书信后,司马尚在自家宅邸的书房沉思了许久,但最终,他还是【大魏宫廷】并未被李睦的书信所打动。

    其中原因有公私两方面:于公来说,目前韩国上下已逐渐认可了「韩异政权」的统治,尽管这位名为韩异的君主实则只是【大魏宫廷】魏人与元邑侯韩普扶持的傀儡,但由于目前的蓟城朝廷以韩异的名义昭告全国,宣告停止了与魏国的战争,并且做出了一系列亲善魏国的举动,比如与魏国结盟、推行魏国的政令等等,这使得韩国的民众待遇有所提高,因此,也使得韩异这位傀儡君主在韩人心中的地位逐步上升。

    就像太原守乐成曾经劝告李睦时所说的,韩国的平民可不懂什么所谓的正统,在他们看来,谁能终止一度令韩国经济奔溃的「魏韩战争」,减少民众肩负的压力,谁就是【大魏宫廷】明君,至于这位明君究竟是【大魏宫廷】韩然、韩佶这样的王室正统,还是【大魏宫廷】韩异这种被魏国扶持的傀儡,实际上对于韩国平民来说意义并不大。

    而如今,傀儡君主韩异已逐渐取得了民心,且韩国上下也已逐渐适应了与魏国停止战争、和睦为邻的大致方针,此时雁门守李睦试图重新挑起魏韩两国的战争,这在司马尚看来注定得不到民众的支持——至少在邯郸郡、巨鹿郡、上谷郡等地,国内的韩人基本上是【大魏宫廷】不会支持李睦的。

    至于从私心方面来说,司马尚的堂弟司马弢,如今在魏国将领赵疆麾下听用,别看曾经是【大魏宫廷】司马尚庇护堂弟司马弢,可现如今,司马尚反过来得受司马弢庇护——当然,这主要是【大魏宫廷】因为司马尚至今为止还是【大魏宫廷】不愿意投靠魏国。

    在这种情况下,司马尚自然不希望给堂弟司马弢带来麻烦,毕竟据他所知,魏将赵疆非常欣赏他堂弟司马弢的忠义与武力。

    于是【大魏宫廷】在经过反复思忖后,司马尚亲笔写了一封回信,派人送给雁门守李睦,劝告李睦莫要「逆人心而为」,毕竟「魏韩和睦为邻」,才是【大魏宫廷】他韩国现阶段的处国方针。

    四月中旬,雁门守李睦收到了司马尚的回信,在看完书信后颇为失望,因为继太原守乐成与阳邑侯韩徐之后,代郡守司马尚,亦拒绝了他的提议,并反过来劝告他。

    这让李睦感到颇为孤独。

    好在他的长子李瑻、副将严奉,以及族弟李任等人,皆坚定不移地支持他的提议。

    四月下旬,雁门守李睦陆续在「北平邑」、「东安阳」、「平舒」、「代」等几座县城征募兵卒,使麾下军队逐渐增长到将近二十万。

    本来,雁门守李睦曾打算从「代县」径直向东,进入上谷郡,经「沮阳」、「居庸关」,进逼蓟城。

    可没想到,提前派出去打探情报的士卒却说,此时在沮阳一带,有魏将韶虎的五万魏武军驻守着,且这些魏卒打着「韩之友军」的名号,致力于巡逻边境,震慑草原民族。

    在得知此事后,雁门守李睦微微皱了皱眉。

    虽然他对魏国的某些行为颇为反感,但魏将韶虎的举动,却让李睦感到由衷的敬佩。

    毕竟这一层,是【大魏宫廷】他都还未料想到的。

    在想了想之后,雁门守李睦派人前往沮阳,邀请魏将韶虎在城外相见。

    而与此同时,驻守在沮阳的魏将韶虎,亦得到了消息,得知雁门守李睦聚集将近二十万军队,兵临上谷郡与代郡的边界,这让他如临大敌之余,亦感觉有点莫名其妙:魏韩战争都已经结束了,雁门守李睦这是【大魏宫廷】要做什么?

    此后没过两日,韶虎便收到了李睦的书信,后者邀请他到城外相见。

    韶虎欣然接受了李睦的邀请,毕竟李睦的品德众所周知,绝非是【大魏宫廷】那种会耍弄阴谋诡计的小人,再者,他也想当面问问究竟,看看李睦究竟想做什么。

    四月二十三日,雁门守李睦率领军队抵达了沮阳,得知此事后,魏将韶虎仅带着十几名护卫出城与李睦相见,并提前在城外摆设了一桌酒席。

    “韶将军。”

    “李将军。”

    在韶虎与李睦相继见礼之后,二人对面而坐。

    众所周知,李睦虽然并非是【大魏宫廷】滴酒不沾的人,但不可否认历来却很少饮酒,不过这次,却是【大魏宫廷】他主动举杯向韶虎敬酒,原因只是【大魏宫廷】因为韶虎带着魏卒驻守沮阳,并且在边塞一带巡视示威,威慑草原民族,防止后者趁虚而入侵袭韩国。

    “惭愧,纵使李某此番亦未曾想到草原或有可能趁机进犯上谷,多亏韶虎将军代为驻守,威慑草原,避免上谷之民遭到草原的侵扰。……李睦谨以杯中之酒,敬将军。”

    韶虎闻言恍然大悟,在与李睦一同喝了一杯后,微笑着解释道:“韶某惭愧,事实上,非是【大魏宫廷】韶某能预测此事,实是【大魏宫廷】釐侯韩武临终前的嘱托。”说着,他便将釐侯韩武的长子韩驰所传达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李睦。

    听完了韶虎的讲述后,李睦怅然长叹。

    在他看来,釐侯韩武在最关键的时候,中了魏人的离间计,竟调回乐弈与司马尚二人,而叫骑劫、赵葱、颜聚三将取代那二人,实是【大魏宫廷】大不应该,倘若不是【大魏宫廷】这昏招,魏军未必能攻陷上谷郡。

    不过想到釐侯韩武在最后仍在抗争,甚至于,在意识到大势已去的情况下,仍作为「韩然政权」的臣子自刎而亡,这让李睦对釐侯韩武心生敬意,且忍不住在心中感慨:釐侯韩武,不愧是【大魏宫廷】韩王简这位明君的独子,虽做出了使韩国衰弱的抉择,但最终仍不失忠义,至少比投靠魏国的太原守乐成、阳邑侯韩徐等人,更让他李睦感到尊敬。

    在闲聊几句之后,韶虎亦试探着询问了李睦为何率领大军至此的原因。

    可能是【大魏宫廷】敬重韶虎的为人,李睦在稍稍犹豫之后,透露了自己的真实意图:“我欲率军勤王,匡扶国家。”

    听闻此言,韶虎心中一惊,连忙劝说道:“李睦将军,魏韩两国已平息战事,李睦将军又何必再轻起战火?”

    李睦闻言摇了摇头,正色说道:“韶虎将军,明人不做暗事,我大韩现如今的君主韩异,你我都清楚究竟是【大魏宫廷】怎么回事,虽将军仁义,驻军沮阳,使上谷百姓避免被草原侵扰,但李睦还是【大魏宫廷】要说,贵国欲倾吞我大韩之心,世人皆知,我李睦深受两代君主的器重,又岂能视国家破碎于不顾?”

    说到这里,他抬头对韶虎说道:“韶虎将军,李睦敬重你,在此许下承诺,无论韶虎将军接下来是【大魏宫廷】否会阻止李某,李某皆会对将军与将军麾下的兵卒留一丝情面,纵使魏军败退,李睦亦绝不追击。”

    『……』

    韶虎闻言微微皱了皱眉。

    说实话,李睦这话让他有些不高兴,就仿佛李睦吃定他麾下四五万魏武军并非是【大魏宫廷】他对手似的,但考虑到对方乃是【大魏宫廷】韩国第一名将李睦,且麾下有将近二十万的雁门、太原、代郡三地之兵,韶虎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没有拒绝李睦的‘善意’。

    这可能也是【大魏宫廷】因为他心中觉得,若两军当真厮杀起来,他未必会是【大魏宫廷】李睦的对手的关系。

    在沉思了片刻后,韶虎摇摇头说道:“李睦将军,恕韶某直言,你引兵欲攻蓟城,乃取死之道。……或许韶某与麾下魏武军未必是【大魏宫廷】将军的对手,但事实上,将军就算击败了韶某,难道就能改变贵国目前的大势么?并非韶某夸大,我大魏有几十万擅战精锐,似我麾下魏武军这等军队,我大魏比比皆是【大魏宫廷】,伍忌的商水军、屈塍的鄢陵军、赵疆的河内军、庞焕的镇反军、姜鄙的上党军、魏忌的河东军、司马安的河西军,不过这些军队皆非关键,关键在于,我大魏的君主,乃是【大魏宫廷】当世的雄主,他不会容忍李睦将军触犯他的决定。……倘若李睦将军攻陷蓟城,驱逐了贵国现任的君主韩异,这无疑是【大魏宫廷】向我大魏传达了一个「再次宣战」的讯号,皆时,李睦将军将成为魏韩两国共同的敌人,虽天下之大,恐亦无将军容身之地。”

    李睦闻言沉默了许久,良久后正色说道:“只要我李睦还未死,我大韩,就不会沦为贵国砧板上的鱼肉!”

    此后,韶虎又劝说了几回,但可惜李睦主意已决,听不进劝。

    在告别李睦返回沮阳之后,韶虎立刻派人通知蓟城,将「雁门守李睦引兵来犯」的消息,告诉韩国的丞相张开地,毕竟单凭他韶虎麾下四万余魏武军,若想挡住李睦,就必须得到蓟城方面的支持。

    沮阳,距离蓟城并不远,也就两三百里地而已,韶虎派出的使者快马加鞭,在三日工夫内,便将消息传到蓟城。

    在收到魏将韶虎派人送来的消息后,韩国丞相张开地亦是【大魏宫廷】颇感震惊。

    纵使他也没有想到,雁门守李睦此番居然会率领大军前来,试图匡扶这个国家。

    问题是【大魏宫廷】,此事能成么?

    在思忖了一番后,张开地立刻派儿子张平找来「治粟内史韩奎」。

    如今的蓟城政权,在刨除掉韩王韩异这个不管事的傀儡后,韩国朝廷上上下下,都是【大魏宫廷】张开地、韩奎,以及张启功的副手北宫玉这三人在主持。

    约半个时辰后,韩奎闻讯而来,张开地遂将前者请到内室详谈。

    在内室中,张开地将「雁门守李睦引兵犯境、试图匡扶国家」的消息告诉了韩奎,让韩奎亦大感意外。

    毕竟自从釐侯韩武自刎而亡后,韩国朝野已经放弃了再跟魏国抗争,甚至于,许多朝中大臣、国内贵族,早已纷纷投靠魏国,这些人心中都清楚:韩已覆亡!

    可是【大魏宫廷】这会儿,李睦的行为,却让张开地、韩奎这等依旧心向国家的臣子,看到了些许希望。

    “韩奎大人,您怎么看?”张开地问道。

    韩奎沉思了片刻,说道:“韶虎派人传达此事,想必是【大魏宫廷】因为他没有自信战胜李睦……但是【大魏宫廷】,韶虎与他麾下的魏武军,其实并非整件事的关键,纵使李睦能够击败韶虎又如何?这只会激起魏王的愤怒,惹来魏国的报复……若魏韩两国再起战争,恐国内将民不聊生。除非……”

    “除非?”

    “除非魏国战败于诸国联军。”韩奎眯了眯眼睛,压低声音说道:“倘若魏国此番在与诸国联军的战争中战败,那么,你我不妨暗助李睦……”

    “可是【大魏宫廷】,韩佶公子已被张启功带回了魏国……”张开地皱眉说道。

    “这不是【大魏宫廷】问题。”

    韩奎摇了摇头,正色说道:“只要魏国此番败于诸国联军手中,你我大可寻求齐王的帮助,使齐国联合楚国对魏国施压,逼迫魏国交还公子佶……我想在那种情况下,魏国又岂敢冒着其国家覆亡的危险,加害韩佶公子?”

    张开地闻言沉思了片刻,点点头附和说道:“不错,魏国与诸国联军的战争,才是【大魏宫廷】整件事的关键。倘若魏国战败,我大韩尚有复兴的机会,但倘若魏国战胜诸国联军……”他看了一眼韩奎。

    韩奎沉默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魏国假如战胜了诸国联军,那么,纵使李睦攻陷了蓟城、放逐了现任君主韩异,这亦无济于事,相反,还会遭到魏国的报复。

    在一番商议后,张开地派长子张平带着他的书信前往沮阳。

    而与此同时,张启功的副手北宫玉,亦得知了「雁门守李睦引兵来犯」的消息。

    甚至于在此之后,他亦得到了手下黑鸦众的禀报:韩相张开地秘密邀请治粟内史韩奎过府,不知有何企图。

    “还能有什么企图呢?”

    北宫玉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作为曾经萧逆首领萧鸾的左右手,北宫玉的心智与谋略皆属上等,是【大魏宫廷】故才会被张启功所器重,成为后者的副手。

    比如此刻,北宫玉立刻就猜到了张开地、韩奎等人的心思,不过他并没有去点破的意思。

    因为没有意义。

    纵使对象是【大魏宫廷】雁门守李睦这位韩国首屈一指的名将又如何?纵使李睦麾下有将近二十万兵卒又如何?

    现如今魏韩两国的局势,是【大魏宫廷】李睦能够影响的么?

    不!

    雁门守李睦根本不足以影响天下大势,整件事的关键,还是【大魏宫廷】在于他魏国本身。

    只要他魏国能在与诸国联军的战争中取得优胜——哪怕是【大魏宫廷】力保不败,韩国这边就绝对不敢做出什么事,除非张开地、韩奎打算成为整个韩国的罪人,且为此葬送掉他们的家族。

    “当真不需要派人警告张开地、韩奎二人么?”

    黑鸦众的首领阳佴在得知此事后对北宫玉问道。

    北宫玉笃信地摇了摇头:“不需要。……单凭韶虎的魏武军,未必能挡住李睦,既然明知挡不住,又何必白白牺牲我国士卒的性命呢?……这件事很简单,若我大魏在与诸国联军的战争中战败,那么,我大魏无暇顾及韩国,自然也阻止不了李睦以及蓟城;反之,若是【大魏宫廷】我大魏击败了诸国联军,那么无需我等动手,蓟城这边,自会解决李睦……”

    说到这里,他略带感慨地说道:“可惜了李睦这等豪将,竟成为随时都会被遗弃的棋子,也不晓得他自己是【大魏宫廷】否意识到这一点。”

    说罢,他对阳佴吩咐道:“阳佴首领且立刻派人通知韶虎,令其无须阻止李睦,静观其变即可。”

    “唔。”阳佴点了点头。

    如此又过了三五日,韶虎得到了北宫玉的授意,驻军沮阳按兵不动。

    而此时,李睦亦接见了丞相张开地的长子张平,收到了前者的书信,前者在信中隐晦地暗示李睦:倘若魏国势弱,蓟城自会支持李睦;反之,则希望李睦莫要因此记恨他们。

    看完这封书信后,李睦默然不语。

    蓟城并未全力支持他,这让他感到有些失望,但事实上,此事李睦亦早有预料。

    他此番引兵前来蓟城,不就是【大魏宫廷】为了博取那万中之一的一线希望,将所有的筹码都赌在「魏国会败于诸国联军」这件事上么?

    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上苍似乎并没有因为雁门守李睦对韩国的忠诚而给予一些怜悯,在五月中旬的末尾,张启功在经过月余的跋涉后,抵达了韩国的都城蓟城,向韩王异禀达了一件喜讯:魏昭武三年三月二十八日,魏王赵润亲率三十万大军,击败诸国联军;且,卫、鲁两国军队临阵倒戈,协助魏军。

    对于韩王异这位傀儡君主来说,这固然是【大魏宫廷】一个喜讯,毕竟只有魏国强大,他才能继续成为韩国的君主,哪怕只是【大魏宫廷】名义上的君主。

    但是【大魏宫廷】对于丞相张开地、治粟内史韩奎等仍然忠于国家的臣子而言,这却是【大魏宫廷】最大的噩耗。

    卫鲁两国军队倒戈?

    魏王赵润亲率大军击溃诸国联军?

    击溃?!

    张开地、韩奎等人简直难以置信,因为局面比他们预测的更加糟糕——魏国在并未付出多大代价的情况下,就击溃了诸国联军!

    “张某听说,雁门守李睦率领大军进犯上谷郡?可有此事?”

    在离开王宫时,张启功故意找上了张开地、韩奎二人,假意询问此事。

    听闻此言,韩奎立刻说道:“正如张大人所言,确有此事,不过,此乃李睦独断独行,绝非蓟城的教唆。”

    “在下自然相信韩奎大人。”张启功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张某只希望魏韩两国眼下的和睦,莫要因为某个不识时务的人而受到影响。”

    张开地与韩奎对视一眼,拱手说道:“请张大人给予我等一点时间,我二人必会解决此事。”

    张启功一听就知道,张开地所谓的「一点时间」,不过是【大魏宫廷】此人不相信他片面之词,因此希望自行打探魏国与诸国联军交战的结果。

    张启功对此并不在意,毕竟他可是【大魏宫廷】亲眼目的了他魏国君主赵润将诸国联军击溃的盛举——事实上,他此番前来蓟城,主要是【大魏宫廷】为了招揽乐弈、司马尚、秦开、许历、燕绉等将领,而非是【大魏宫廷】因为李睦而来。

    这才是【大魏宫廷】他魏国君主赵润给他的‘将功赎罪’的机会。

    “那就全权委托两位了。”

    朝着张开地与韩奎拱了拱手,张启功面带微笑地离开。

    见张启功如此镇定,张开地与韩奎心下暗自叹息:看来,魏国多半是【大魏宫廷】真的战胜了诸国联军,否则,这张启功不会如此从容镇定。

    而就这意味着,他们必须在魏国发难之前,解决‘雁门守李睦引兵作乱’这件事。

    所谓的解决,即逼死李睦。

    唯李睦一死,才能揭过此事,避免魏国因此震怒。
友情链接: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中国会计网  都市之神帝驾到  就爱读小说  娱乐大头条  诡秘之主  星座网  超级神基因  广东高考网  逆天邪神  管理资料下载  极品家丁  回到地球当神棍  回到明朝当王爷  北宋大表哥  极品最强大少  天天美食  斗战狂潮  龙组兵王  中学生阅读网  明朝败家子  九重武神  励志故事  落秋中文  都市之归去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