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310章:诸将投魏【二合一】
    “臣张启功,幸不辱命,特来向陛下复命。”

    在甘露殿内的书房,张启功朝着魏王赵润拱手而拜。

    “启功,你做得很好。”

    赵润点头称赞道。

    其实早在一个月前,赵润便收到了张启功从韩国派人送回来的消息,得知秦开、乐弈、燕绉、司马尚等韩国将领,已被张启功、北宫玉二人说服,投诚了他魏国。

    “承蒙陛下嘉奖,臣惶恐。”

    张启功谦逊地说道。

    “没什么好惶恐的,就如朕当日所言,有功就要赏、有过就要罚。此番你协助赵疆等人覆亡韩国,又策反秦开、乐弈等人,实功不可没,朕便加封你谏议大夫之职……”

    谏议大夫,也就是【大魏宫廷】拥有直接向君主进谏权力的大臣,像内朝的大臣们,各个都谏议大夫的加官,与其说是【大魏宫廷】一种官职,还不如说是【大魏宫廷】一种特权,或者荣誉。

    事实上,张启功最初其实也有机会成为内朝大臣,但阴差阳错地,他成为了天策府的署官,所以一直以来,他这位‘天策府侧’的官员,并未正式获得谏议大夫这个‘朝廷侧’的加官,但其实嘛,张启功很早就拥有了直接向君主进谏的权力,算是【大魏宫廷】有实无名。

    而如今,总算是【大魏宫廷】名正言顺了。

    “多谢陛下。”

    尽管感觉这个赏赐有点轻,但张启功还是【大魏宫廷】拱手谢恩。

    没想到魏王赵润摆摆手说道:“朕还未说完呢。”说着,他继续说道:“另外,朕知你乃黄池县人士,就赐你……食黄池之邑。谢恩吧,黄池侯。”

    『……』

    纵使张启功生性淡薄,在听到这话后亦惊地瞠目结舌。

    要知道,自从魏王赵润登基以来,虽然朝廷已经陆陆续续册封了不少侯爵,但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大魏宫廷】有名无实的虚侯,像他张启功这般获封「食邑」的侯爵,还真是【大魏宫廷】头一份。

    更要紧的是【大魏宫廷】,张启功乃是【大魏宫廷】黄池县人士,此番魏王又封他「黄池侯」,这明摆着就是【大魏宫廷】让他衣锦还乡,这可是【大魏宫廷】何等光耀门楣的事啊。

    “臣、臣惶恐。”

    张启功忍着心中的激动,诚惶诚恐地拜道。

    “就像朕方才说的,这是【大魏宫廷】你应得的,无需惶恐。”走到张启功面前,赵润将其扶起,旋即拍了拍后者的臂膀,笑着说道:“这些日子你也辛苦了,朕就许你歇息一阵子,让你回黄池县安排一下,记得在朝廷庆功之筵前赶回来。……到时候,朕还有一件重要的事交给你。”

    “是【大魏宫廷】,陛下。”

    张启功拱手而谢,旋即试探着问道:“臣斗胆请问,不知是【大魏宫廷】何事?”

    “朕早知道你会问。”

    赵润笑了笑,走回龙案前,从龙案上拿起一叠纸,随手将其递给张启功。

    张启功恭恭敬敬地接过,在扫了两眼纸上的内容后,脸上露出几许狐疑之色,不解地看着赵润:“《魏秦停战协议》?”

    “唔。”

    赵润点了点头,解释道:“朕原本已调兵准备与秦国扩大战事,但没想到,秦王主动与我大魏交涉,希望暂时使两国休兵。”

    张启功乃睿智之人,一听就感觉这件事不太对劲,皱着眉头说道:“秦国在此时与我大魏休战?这……恕臣说句不该说的,秦国难道不应该趁我大魏虚弱之际,加紧进攻么?”

    “因为秦国明白,再打下去,无非就是【大魏宫廷】一死一伤的局面。因此,秦王希望与我大魏暂时休战,希望将我大魏的注意,转向齐楚……而他,便可趁机进攻巴蜀。”

    “巴蜀?”张启功皱了皱眉,旋即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说道:“想必是【大魏宫廷】为了巴蜀的粮食。”

    “不错。”

    赵润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虽然我大魏与秦国签署了停战协议,但并不表示我大魏不可以从中搅和。朕……有意派你前往巴蜀,负责此事。”顿了顿,他又补充道:“秦国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敌人,而巴人,亦是【大魏宫廷】我魏人的仇敌,你明白朕的意思么?”

    张启功听懂了眼前这位君主的言外之意,颇有些兴奋。

    见此,赵润又说道:“你去巴蜀时,尽量莫要调用我大魏的军队,你可以指使南阳的羯人,此事,朕日后会知会川北联盟,叫博西勒派人协助你,与南阳的羯族人交涉……不过,为以防万一,你必要之时也可以调动「黔地」的魏军。”

    “黔地?”

    张启功愣了愣,心说我魏国有军队在黔地么?我怎么不知道。

    似乎是【大魏宫廷】看穿了张启功的心思,魏王赵润笑着说道:“以往黔地并没有我大魏的驻军,但日后就有了……”

    是【大魏宫廷】的,黔地,乃是【大魏宫廷】魏国所知的盛产石油的地方,以往魏国没有能力占据那片土地大力开采,但现如今,他魏国已完全有这个实力,因此,魏王赵润希望尽快让黔地那片在世人眼中的贫瘠之地归属魏国,大力开采相应资源。

    若是【大魏宫廷】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派往黔地的,将会是【大魏宫廷】商水军系的军队。

    “前往巴蜀之事,眼下并不着急,你可以安排好其他事,再前往巴蜀。”赵润笑着说道。

    “是【大魏宫廷】,陛下。”

    拱了拱手,见眼前这位君主再无下文,张启功这才说道:“陛下,此番除秦开尚驻守在渔阳,并未跟随微臣一同前来雒阳,其余愿归顺我大魏的诸将领,皆已携带家眷,来到了雒阳……”顿了顿,他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递给眼前这位君主,口中说道:“虽然秦开因为驻守渔阳不能亲来雒阳,但他愿意归顺我大魏,这是【大魏宫廷】他亲笔书信。”

    赵润接过了书信,旋即吩咐守在甘露殿外的虎贲禁卫统领燕顺、童信二人道:“燕顺,童信,你二人送黄池侯,顺便再将乐弈、燕绉、司马尚等诸将领请到此地。”

    “遵命。”燕顺、童信二人依言走入殿内。

    张启功并未婉言谢拒——其实他也明白,事实上他才是【大魏宫廷】那个‘顺便’,但这种事,没有必要说破。

    更何况,此番他收到的嘉奖,已经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纵使是【大魏宫廷】此时此刻,他心中仍有些不敢相信。

    待张启功告退之后,赵润趁着召见乐弈等人空档,遂拆启了秦开的书信,仔细观瞧。

    对于秦开此番并未跟随张启功等人前来觐见,他并不在意,毕竟韩国被他魏国打成那样,难保草原上的异族不会对韩国趁火打劫,秦开驻守在渔阳,无论是【大魏宫廷】对韩国、对魏国、乃至对整个中原,都是【大魏宫廷】一件有助益的事——在对待草原民族这件事上,中原人的态度一直以来都是【大魏宫廷】很团结的。

    至于秦开在信中所言,并不出乎赵润意料,无非就是【大魏宫廷】强调草原民族对中原的威胁,恳请他给予各种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从字里行间中,赵润感觉出秦开有些不安——大概是【大魏宫廷】此番并未亲自前来觐见他而感到有些惶恐不安,鉴于此,赵润决定亲笔写一封回信,安抚秦开,使后者能毫无顾虑地镇守边界,威慑草原民族。

    就在赵润提笔写着对秦开的回信时,虎贲禁卫统领燕顺迈步走入了殿内,拱手抱拳启禀道:“陛下,乐弈、许历、靳黈、司马尚、燕绉、公仲朋、田苓等将领,皆已在殿外恭候。”

    “请他们进来吧。”赵润头也不抬地说道。

    “都、都请进来么?”燕顺有些犹豫地问了句。

    赵润闻言抬头瞧了一眼燕顺,顿时就猜到了燕顺的顾虑,笑着说道:“彼拖家带口前来我大魏,乃是【大魏宫廷】诚心归降,无需防这防那的。……快去吧。”

    “……是【大魏宫廷】。”

    燕顺抱拳而去,片刻后,便领着乐弈、许历、靳黈、司马尚、燕绉、公仲朋、田苓等七八人进入了书房。

    可能是【大魏宫廷】心中仍有一丝的顾虑,燕顺、童信二人紧跟着诸将进入书房后,就站在书房的两个角落,与赵润身边的近卫大将褚亨形成三角之势,防止乐弈等人骤然发难。

    事实证明,燕顺、童信二人真的是【大魏宫廷】想多了,至少此番前来魏国的乐弈、许历、靳黈、司马尚、燕绉、公仲朋、田苓等人,谁也没有像雁门守李睦那种希望力挽狂澜的心思——在对国家忠心耿耿的李睦反而被国内各阶层联合起来逼死之后,这些位将领就已经对韩国彻底绝望了。

    再说乐弈、燕绉等人迈步来到甘露殿的书房后,他们心中亦难免有些紧张,毕竟他们即将见到的,乃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君主赵润。

    虽说在以往魏韩两国的战争中,这些位将领或多或少都与这位魏国的君主打过交道,但在近距离见面,还真没有几次。

    似乎唯一一次近距离见面的,便是【大魏宫廷】在第三次魏韩战争的尾声,在魏王赵润与韩王然这两位君主这两位二王相会的时候。

    那时的赵润,还只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太子储君呢,这一晃,已经十余年了。

    “诸位稍等片刻,待朕写完这封信。”

    在听到乐弈等人进来的动静后,赵润抬头笑着说道,随后又示意大太监高和,请乐弈等将领在殿内就坐。

    『……』

    在寂静的殿内,诸韩国将领瞅瞅正在奋笔疾书的魏王赵润,颇有些面面相觑。

    大约过了半柱香工夫,魏王赵润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毛笔,在吹了吹书信上的墨迹后,吩咐高和道:“立刻派人将这封信送往渔阳,交予秦开将军。”

    『秦开?』

    听到这个名字,在座的诸韩国将领们纷纷扭头看了过来。

    见此,赵润亦不予隐瞒,遂笑着解释道:“秦开将军虽并未与诸位一同前来我雒阳,但是【大魏宫廷】送来一封书信,朕觉得秦开将军对朕或仍些顾虑,是【大魏宫廷】故,朕亲笔写一封回信,宽慰秦开将军……”

    『原来如此。』

    在赵润如此直白的解释下,诸将哪里还会不明白。

    此时,就见赵润拍了拍手,起身走向乐弈等人,笑着说道:“一个月前,朕收到了张启功的书信,得知诸位良才愿意投奔我大魏,诸位可知朕当时是【大魏宫廷】何等欣喜?……有诸位良才相助,何愁大业不成?”

    『魏王……挺好说话的嘛。』

    殿内诸将面面相觑,毕竟世俗传论,眼前这位魏国君主的脾气可不怎么好,没想到竟然如此平易近人。

    就在诸将皆思忖着该怎么接话时,就听乐弈面无表情地说道:“败军之将,不敢言勇。……魏王陛下口中的‘良才’,乐某愧不敢当。”

    在燕绉、靳黈、司马尚等人有些惊悚的目光注视下,魏王赵润深深看了一眼乐弈,忽然问道:“是【大魏宫廷】因为庄公的事么?”

    “什么?”乐弈微微皱眉问道。

    “朕从乐弈将军的话中,听出了几丝怨恨之意。”压了压手,示意燕绉等人无需急着替乐弈解释,赵润感慨地说道:“我大魏军队是【大魏宫廷】如何攻陷上谷郡的,此事朕亦有所耳闻。张启功以离间计加害了庄公韩庚,才使釐侯韩武对乐弈将军心生疑虑……这确实也并非什么光彩的事,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大魏也只能出此下策了。”说着,他面向乐弈,诚恳地说道:“朕无法使庄公韩庚死而复生,朕唯一能做的,只能善待其家眷。倘若乐弈将军心中仍有愤恨,朕愿替张启功向庄公的家眷致歉。”

    这一番话,说得乐弈与其余韩国诸将颇为动容。

    良久,乐弈摇头说道:“魏王陛下误会了,乐某并未对此心存怨恨,更何况,魏王陛下已许庄公的后人日后衣食无忧。……只是【大魏宫廷】乐某生性淡凉。”

    说实话,乐弈对于庄公韩庚之死确实心存怨恨,当日在被张启功劝降时,他非但没有杀张启功为庄公韩庚报仇,而是【大魏宫廷】理智地选择了投奔魏国,这也只是【大魏宫廷】无奈之举——因为他明白,倘若执意与魏国作对,那么下场,无论是【大魏宫廷】他,亦或是【大魏宫廷】庄公韩庚的家眷,都只有死路一条。

    可此时此刻,听到眼前这位魏国君主如此诚恳的话,乐弈心中的怨恨,也就逐渐消退了。

    那可是【大魏宫廷】魏王,魏国的君主,强势的魏公子润,这等人物亲口致歉,谁还能奢求更多?

    是【大魏宫廷】故,他掩饰道:“乐某是【大魏宫廷】真心觉得,似我等败军之将,不值得魏王陛下如此器重。”

    “败军之将?呵呵。”

    赵润笑了笑,目光在诸将脸上一一扫过,旋即开口说道:“洪德二十年,韩将靳黈率军十余万,于三个月内,攻陷河东,当时除「安邑」仍在我国北一军手中外,其余县城尽数沦陷。后驻守「临汾」,我大魏将领姜鄙率军攻打……”

    赵润徐徐讲述靳黈当年的战绩,让靳黈微微一愣。

    与明显倾向魏国的《轶谈》所记载的故事完全不同,韩将靳黈,根本不是【大魏宫廷】那些故事中的丑角,此人是【大魏宫廷】第一次魏韩北疆战役的统帅,曾经压得魏国喘不过气来,当时几乎全靠魏将姜鄙与其麾下北三军(魏上党军前身)奋不顾身的搏杀,才迫使靳黈采取战略撤退。

    “洪德二十年,韩将公仲朋、田苓镇守孟门关,先后遭到我国将领赵疆、南梁王赵元佐的进攻。……赵疆麾下山阳军猛攻孟门关数月,却依旧无法攻克此关。”赵润的目光,转向公仲朋、田苓二将。

    只见在诸将复杂的神色下,赵润细细讲述在座诸将曾经的战绩,这让在座诸将心有容焉之余,亦对这位魏国君主的博闻强记感到吃惊。

    同时,他们对眼前这位君主竟然如此清楚自己等人的事迹而有所感动。

    在最后,赵润诚恳地说道:“朕从不敢小觑韩国,甚至于,朕对韩国从来都是【大魏宫廷】心存敬意,因为韩国一直以来,都在默默地替整个中原抵挡草原上的异族,近七成的草原异族,皆被韩国挡在中原之外。若非有此等拖累,我大魏根本无法战胜韩国……诸位皆是【大魏宫廷】韩国的栋梁,朕诚心希望,诸位能为我大魏效力。”

    『……』

    在听了赵润的话后,在座的诸将们彼此相视。

    他们发现,自己亦或是【大魏宫廷】在座的诸位同僚,似乎都不排斥为眼前这位君主效力,因为,眼前这位君主这般的礼遇,实在是【大魏宫廷】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啊。

    在彼此瞧了几眼后,诸将齐声说道:“我等,愿为陛下效力,为大魏效力。”

    其中,亦包括唯一一个从始至终没有与其余诸将有任何眼神交流的乐弈。

    见此,赵润心中大喜,顿时吩咐大太监高和命人在甘露殿的偏殿摆上酒席,权当为乐弈等人接风。

    另外,赵润亦命人召来了他的宗卫将领们,陪同乐弈等人一同饮酒。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似乐弈等人投奔魏国这件事亦是【大魏宫廷】如此。

    起初,乐弈、燕绉、司马尚等人心中皆有所顾虑,但当真正迈出这一步后,接下来的事,反而就变得简单多了,尤其是【大魏宫廷】在几杯热酒下肚后,乐弈等降将们,与卫骄、吕牧、穆青等宗卫出身的将领们,关系一下子就变得亲近起来。

    “司马(尚)将军,听说你跟河西守司马安,其实皆是【大魏宫廷】「曲梁侯司马防」的后裔?”

    “唔……这个不太清楚,不过我祖上,据说确实从曲梁内迁的……”

    “乐(弈)将军,听说贵祖上亦是【大魏宫廷】我魏人?”

    “确有此事。”

    “我就说嘛,怪不得乐将军麾下的北燕军,怎么瞧都像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军卒……”

    “靳黈将军,嘿嘿,好久不见了,当年在上党,可是【大魏宫廷】差点就被你与暴鸢几人给围死了……”

    “这个……彼此各为其主,还请穆青将军见谅。”

    “瞧你说的……”

    在彼此聊开之后,甘露殿偏殿内的气氛,亦逐渐地就热闹了起来。

    在筵席中,魏王赵润看着逐渐已消失拘束的诸降将们,心中有种莫名的豪情。

    原因很简单,无非是【大魏宫廷】在吸收了这些位韩国的将领后,他魏国的军队将变得更加强大。

    他已经有所设想,准备将桓虎、陈狩调到睢阳,令其负责攻伐楚国的战争。

    至于乐弈、司马尚、靳黈等人,则调到巨鹿,负责攻伐齐国的战争。

    虽然桓虎的人品确实有问题,但不可否认,这是【大魏宫廷】一位极具战略眼光的统帅,而乐弈,更是【大魏宫廷】一位比较桓虎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统帅。

    当然,之所以说是【大魏宫廷】设想,只是【大魏宫廷】因为魏国目前尚无余力复攻齐楚,毕竟抚恤与犒赏已经耗尽了国库所剩无几的款项,甚至于为此朝廷还背上了一笔负债。

    但这只是【大魏宫廷】暂时的窘境,一到两年之后,他魏国就能恢复元气。

    介时,便是【大魏宫廷】他魏国兵吞齐楚、一统中原之时!
友情链接:战神狂飙  IT百科  99养生网  锦衣夜行  逆天邪神  龙组兵王  开天录  大明元辅  调教大宋  最强特种兵王  大争之世  诸天最强大咖  励志名人名言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全职高手  绝世邪神  极品全能学生  我闺女是天师  如意小郎君  都市之神帝驾到  电视指南  都市之神级宗师  就爱读小说  九重武神  蜡笔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