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319章:误会(二)【二合一】
    『ps:说实话,为了增加点趣味性,这两章其实很难写。个别书友就别挑刺了,我也知道芈芮的反应很奇葩,不过小说嘛,有趣就行了,相信谁也不会拿历史小说当史记看对不对?(其实是【大魏宫廷】想到了这个自认为蛮有意思的桥段,有点不舍得放弃而已)』

    ————以下正文————

    在彼此解除了误会之后,芈芮便叫手底下的巫女们,将一干依旧昏迷不醒的黑鸦众给弄醒了。

    期间张启功颇感失望,因为他并没有看到那些巫女施展什么神奇的力量,那些女人只是【大魏宫廷】从附近的溪流中弄来了一些水,泼在了那些黑鸦众的脸上,旋即,幽鬼等黑鸦众就幽幽转醒过来了。

    在睁开眼睛、瞧见四周那些巫女的第一时间,幽鬼等青鸦众们就摆出了迎敌的架势,一个个反握短剑,一副如临大敌之色。

    这也难怪,毕竟他们从来没有吃过这种大亏,哪怕是【大魏宫廷】青鸦众,也没办法做到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将他们一网打尽。

    这对于有志于超越青鸦众成为魏国第一密探机构的黑鸦众们而言,绝对是【大魏宫廷】莫大的羞辱。

    “妖女,看老子一斧劈了你们!”

    拾起了遗落在地上的斧头,幽鬼瞪着眼珠子,朝着芈芮的脑袋劈了下去。

    『这个混账东西啊!』

    张启功来不及阻止,眼睁睁看着这一幕,不过让他感到惊讶的是【大魏宫廷】,那位芈芮大人的身手比他预估的还要出色,一声侧身便避开了幽鬼的那一斧,甚至于,她的手还在幽鬼的心口位置拍了拍。

    “傻大个,我等并非是【大魏宫廷】敌人,若余要杀你,你早就死了。”芈芮笑吟吟地说道,旋即在幽鬼一手肘挥向她时,脚尖轻点,向后跃出一大步,那轻盈的身姿,看得张启功叹为观止。

    “放屁!”

    然而幽鬼却不肯认输,扭身朝向芈芮,右手手中的斧头即将离手甩出。

    见此,张启功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毕竟幽鬼的这种进攻方式,他已见过太多太多。

    虽说那位芈芮大人的身手确实很敏捷,可万一呢?

    想到这里,他惊呼道:“住手!她是【大魏宫廷】芈皇后的妹妹!”

    斧头即将脱手的幽鬼听到这句,吓得连忙又攥紧了斧柄,旋即一脸余悸地看向张启功,结结巴巴地问道:“谁?这女人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谁的妹妹?”

    “我大魏皇后芈氏之妹!”

    张启功可能是【大魏宫廷】想起了昏迷前险些被幽鬼一把推入篝火里的那件事,咬牙切齿地说道:“还不收起兵器?……所有人收起兵器!”

    『皇、皇后的妹妹?』

    包括幽鬼在内,诸黑鸦众们面面相觑。

    说实话,黑鸦众与皇后并无任何交集,却并不畏惧后者的权势,但问题是【大魏宫廷】,皇后乃是【大魏宫廷】魏王赵润的女人,纵使是【大魏宫廷】他们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杀人鬼,对魏王赵润亦是【大魏宫廷】赤胆忠心的,毕竟魏王赵润给予了他地位、权力、财富、女人——当然,更主要的还是【大魏宫廷】在于应康(青鸦首领)与黑蛛(黑鸦首领)在训练鸦众时灌输了忠于君主的思想,使得鸦众们、尤其是【大魏宫廷】年轻代的鸦众们,对涉及魏王赵润的命令言听计从。

    这不,在张启功解释之后,黑鸦众们立刻就收起了敌对的架势,纷纷将短剑、匕首、暗器等兵器收了起来,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最尴尬的莫过于幽鬼,至此还保持着向芈芮丢斧头的架势,脸上闪过一阵青白之色。

    见此,张启功骂道:“还不快将斧头收起来了!”

    听闻此言,幽鬼这才面色讪讪地收起斧头,原本五大三粗不亚于褚亨的蛮汉,此刻看起来颇显畏首畏尾,让人不禁感到好笑。

    “傻大个,不打了么?”芈芮笑咯咯地逗着幽鬼。

    幽鬼气闷闷地说道:“你是【大魏宫廷】皇后的妹妹,我不跟你打,若不慎伤到你,我吃罪不起……”

    听了这话,在场的诸巫女们,脸上皆露出了只可意会的笑容,这让幽鬼感到莫名的尴尬。

    因为他也晓得自己这话没啥说服力,毕竟他们可是【大魏宫廷】被对方轻易就给放倒了——不过幽鬼坚信,那只是【大魏宫廷】对方使用了卑鄙的伎俩。

    芈芮轻哼一声,不过对于幽鬼倒是【大魏宫廷】没有什么恶感,相反还觉得这个蛮大个挺有意思的,至少比旁边那个叫做张启功的家伙顺眼地多。

    她大刺刺地走回了方才的位置,拿起尚未吃完的烤串,从上面撕下一块,放在嘴里嘎吱嘎吱地嚼了起来。

    见此,张启功连忙走上前,拱手说道:“芈芮大人,手底下的人无礼冒犯,还望芈芮大人见谅。”

    说到这里,他心中闪过几丝困惑:烤肉,它嚼起来是【大魏宫廷】嘎吱嘎吱作响的么?

    他好奇地抬起头,瞧向芈芮手中的烤肉,却正巧看到后者将一只蝎子状的毒虫丢到嘴里,嚼得嘎吱嘎吱作响。

    『……咕。』

    纵使是【大魏宫廷】张启功这等毒士,眼眸中亦闪过一丝骇然,咽了咽唾沫,在心中嘀咕一句「不愧是【大魏宫廷】皇后芈氏的妹妹」。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张启功目不转睛的视线,芈芮瞧了一眼前者,又看了一眼张启功,脸上浮现出几许诡异的神色,从腰间的布囊抓出一条蜈蚣,问道:“要么?”

    此刻的她,心中暗暗想道:倘若这个张启功因为误食蜈蚣有毒的部分而被毒死,岂不就没有机会向她魏王姐夫告状了吗?更巧妙的是【大魏宫廷】,这事还怪不了她。

    『余真是【大魏宫廷】太机智了!』

    双目放光的芈芮,一脸期待地看着张启功。

    然而,张启功看着那条不断扭动挣扎的蜈蚣,在咽了咽唾沫后,连连摇头道:“不、不了。……在、在下,有干粮……有干粮……”

    『嘁!这厮是【大魏宫廷】看穿了余的计谋么?哼!不愧是【大魏宫廷】姐夫身边的重臣,果然不能小看!』

    芈芮暗自撇了撇嘴,在深深看了一眼张启功后,哼哼着转过了头。

    “喂,傻大个,你是【大魏宫廷】叫幽鬼吧?”

    看着坐在旁边不远处的幽鬼,芈芮好奇地问道。

    幽鬼有些悲愤地看了眼芈芮。

    他在心中发誓,若非眼前这歹毒的女人乃是【大魏宫廷】他魏国君主赵润的女人的妹妹,他绝对一斧头将其给劈死了。

    只可惜对方身份尊贵,他得罪不起。

    但身为黑鸦众的骄傲,使得他又不肯趋炎附势,于是【大魏宫廷】,他索性就闭上了眼睛,只当没有听到芈芮的话。

    见此,芈芮心中暗怒:果然那张启功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好人,他手底下的人对我也如此无礼!

    眯了眯眼睛,她从身边的布囊中取出一物,旋即对幽鬼说道:“喂,幽鬼,有只蜘蛛朝你爬过去了。”

    『蜘蛛?哼!你以为我幽鬼会害怕这种小东西么?惹急了老子,老子一口把它给吞了!』

    幽鬼又不傻,当然知道这个歹毒的女人可能是【大魏宫廷】要故意捉弄自己,根本不上当。

    “芈芮大人不必担忧,只是【大魏宫廷】蜘蛛而已。”他闭着眼睛淡淡说道。

    可过了一会,他感觉情况有点不太对劲,因为他感觉到脖子处好似确实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爬。

    于是【大魏宫廷】他睁开眼睛瞧了一眼,旋即猛然看到一只好似孩童拳头大小的蜘蛛,就在自己左边肩膀位置缓缓爬着。

    “啊!”

    惨嚎一声,幽鬼整个人都蹦了起来,面色苍白地大喊道:“快来人,帮我弄掉这鬼东西!”

    看着幽鬼心惊胆颤的模样,芈芮咯咯笑了起来,起身伸手在幽鬼肩膀处一抚,便将那只体型颇大的蜘蛛给抓了过来,放在自己左手手背上,右手轻轻抚摸着那只蜘蛛身上的细腻绒毛,咯咯直笑。

    “都让开!让我劈了她!”

    勃然大怒的幽鬼,举着斧头冲向芈芮,却被一干黑鸦众拦住。

    而从旁,张启功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对芈芮的忌惮又加深了几分,他再一次认定,他魏国皇后芈氏的这位妹妹,绝对是【大魏宫廷】性格恶劣、无法无天的主。

    但残酷的现实是【大魏宫廷】,即便是【大魏宫廷】这等性格恶劣、无法无天的主,他也得跟对方打好关系。

    想到这里,他也不去理睬仍在大喊大叫的幽鬼,走到芈芮身边,恭敬地问道:“芈芮大人,在下可否坐在这边?”

    芈芮一边逗着手中的巨型蜘蛛,一边看着张启功,看得后者心里不禁有些发毛。

    “坐吧!”她随意地说道。

    “多谢芈芮大人。”

    张启功在芈芮的身侧大概两个身位的位置坐下,恭敬地说道:“方才听芈芮大人所言,贵方似乎是【大魏宫廷】有意伏杀楚国的楚水君,而事实上,楚水君亦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敌人……在下不敢妄言代劳,替芈芮大人诛杀楚水君,在下只是【大魏宫廷】觉得,在下的人,或者能帮上芈芮大人。”

    『咦?这家伙意外地似乎是【大魏宫廷】个不错的好人嘛……还是【大魏宫廷】说,他有什么别的企图?』

    芈芮惊讶地看着张启功,神色亦变得复杂起来,注视着张启功,默不作声地抚摸着那只蜘蛛的绒毛。

    将视线从那只让自己感到毛骨悚然的蜘蛛身上移开,张启功恭敬地问道:“芈芮大人觉得以下如何?”

    芈芮足足思考了三个呼吸,这才说道:“你的人,会听从余的指示么?”

    “这是【大魏宫廷】当然的。”

    张启功露出了自认为爽朗的笑容。

    『……』

    看着张启功脸上的笑容,芈芮愣了愣,因为类似的笑容她在另外一个让她畏惧的人脸上看到过,即她的姐夫赵润——当年她姐夫就是【大魏宫廷】一边露出类似的笑容,一边狠狠地教训她,直到将她收拾地服服帖帖。

    『这个小子……看来是【大魏宫廷】不怀好意啊!哼,就当机智的余,姑且看看你到底想做些什么!』

    芈芮眯了眯眼睛,手中使劲,将那只蜘蛛捏地不断挣扎,这让将此看在眼里的张启功,再次回想到了皇后芈氏手中那条可怜的蜈蚣。

    但不管怎么样,双方还是【大魏宫廷】达成了默契,至少在张启功看来,他已经初步得到了眼前这位皇后之妹的信任。

    次日,张启功以及他的手下们,便跟随着芈芮等诸巫女,深入巫山。

    一路上,张启功看到了不少豺狼虎豹、飞禽走兽,这让他深刻体会到,似这种偏远地区的危险性。

    就连他手底下的黑鸦众们,亦有一人被一条毒蛇咬中了大腿,不过那名黑鸦众非常果断,刷刷几刀就将被毒蛇咬中部位的血肉削了下来,只可惜还是【大魏宫廷】立刻毒发倒地,幸亏芈芮等巫女给了其解毒的药粉,这才让那名黑鸦众免于一死。

    见此,张启功有些惊惧地问道:“芈芮大人,您就是【大魏宫廷】长年生活在这种地方?”

    芈芮刚想说话,忽然眼光余光瞥见有一条毒蛇朝着张启功的脖子咬了过去,下意识拔剑一刺,将那条毒蛇钉死在树上。

    “多谢芈芮大人救命之恩。”

    在亲眼见到方才那名黑鸦众的惨状后,张启功一脸余悸地向芈芮道谢。

    却不曾想,芈芮将被钉在树上的那条毒蛇撕下来时,心中亦是【大魏宫廷】暗暗懊悔。

    『哎呀,余怎么就动手了呢?让这个不怀好意的家伙被蛇咬死岂不是【大魏宫廷】更好?……算了,似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余随时都能杀他。……唔,蛇胆别浪费了。』

    在张启功叹为观止的注视下,芈芮双手生撕这条毒蛇,将其中蛇胆取了出来。

    “要么?”她询问张启功。

    看着那绿油油的蛇胆,张启功连连摇头。

    见此,芈芮遂将蛇胆丢入嘴里,咽下后随口问道:“你方才说什么?这种地方?巫山怎么了?”

    张启功张了张嘴,竟不知该说什么。

    他原本觉得,似芈芮这些女子生活在如此荒蛮的深山,肯定会遇到危险,不过在亲眼看到芈芮生吞蛇胆的那一幕后,他忽然觉得,可能这些女人,比山中的毒虫猛兽还要威胁。

    于是【大魏宫廷】他岔开话题问道:“芈芮大人,不知我等现下前往何处?”

    “去找熊琥。”

    说到这里,芈芮有些愤愤地说道:“他派人告诉我,楚水君最近会经过巫山前往巴蜀,可是【大魏宫廷】余等了许久,也没有碰到!”

    『熊琥?平舆君熊琥?』

    张启功闻言心中一凛,他感觉这件事或许不是【大魏宫廷】那么简单,遂试探道:“芈芮大人,楚水君前往巴蜀……莫非是【大魏宫廷】楚国对巴蜀有什么企图?”

    『这事余哪知道?』

    芈芮瞧了一眼张启功。

    『看来芈芮大人对我仍我有些成见,不肯透露其中真相……不过,楚水君前往巴蜀,此事非同小可,莫非楚国对巴蜀亦有染指之心?对了,楚国恐惧于我大魏将在一两年后对其用兵,是【大魏宫廷】故正在积极备战,可粮草一直以来都是【大魏宫廷】楚国的一大弱点,但倘若楚国能得到巴蜀之地,就能得到充足的粮草……哼哼,我张启功岂能叫你等如愿?中原共主,唯我大魏之君!』

    想到这里,张启功继续旁敲侧击地向芈芮试探有关于楚国的情报,只可惜,芈芮对楚国的事素来不关心,哪有什么情报可泄露给张启功。

    而张启功却不知就里,见对方说话滴水不漏,心下暗暗嘀咕,从未遇到过如此谨慎的人。

    似这般跟着芈芮等巫女在巫山闯荡了两天后,终于有巫女打探到了平舆君熊琥的消息——后者约芈芮在巫山的某山山腰会面。

    平舆君熊琥乃是【大魏宫廷】芈芮的堂兄,跟楚王熊拓一样,素来疼爱这位堂妹。

    尤其是【大魏宫廷】在近些年,鉴于楚王熊拓因为不允许芈芮伏杀楚水君,导致芈芮与熊拓的关系亦大不如前,反到是【大魏宫廷】在背地里支持、协助芈芮等祝融一脉巫女的平舆君熊琥,与芈芮的关系更为亲密。

    更因为如此,芈芮在面对平舆君熊琥的时候,也不像对待张启功那样警惕,当即就抱怨道:“大兄,你给的消息出错啦,楚水君那狗贼根本没有经过巫山。”

    对于芈芮的抱怨,平舆君熊琥脸上露出了歉意,讨好说道:“愚兄此番前来,就是【大魏宫廷】要跟你说这事……楚水君那狗贼,对愚兄亦有防备之心,前几日他故意在愚兄面前提起,欲经巫山前往巴蜀,却不曾想,他实际上却走了另外一条道……”

    刚说到这,平舆君熊琥便看到了跟在芈芮等巫女身后的张启功等一行人,面色微变。

    他哪里会认不出张启功这等魏国的重臣?

    “竟然会在此地碰到张都尉……张都尉,别来无恙啊。”平舆君熊琥一边上前与张启功见礼,一边暗自揣测张启功的来意。

    “平舆君,别来无恙。”张启功亦拱手施礼,不动声色地笑道:“张某亦很惊讶,居然会在此地碰到君侯。……不知君侯前来此地,意欲何为?”

    “哈哈,只是【大魏宫廷】来看望舍妹而已。……不知张大人因何在此呀?”

    平舆君熊琥虽说才智不如张启功,但城府亦不浅,岂会将他楚国正尝试攻取巴蜀的事告诉张启功?万一对方故意捣乱怎么办?

    张启功知道自己瞎编一个借口瞒不过对方,遂索性打个哈哈揭过此事。

    然而,相比较张启功,平舆君熊琥却对妹妹芈芮颇为了解,见张启功不肯透露,便询问芈芮,反正在他看来,他这个傻妹妹肯定会一五一十地将她与张启功等人相遇的经过统统告诉他。

    “阿妹,你知道这位张大人来做什么的么?”

    果然,芈芮摇晃了一下自己手中她姐姐芈姜的佩剑,随口说道:“他还能来做什么?喏,我姐的佩剑。”

    她的本意其实很简单,纯粹就是【大魏宫廷】想说张启功只是【大魏宫廷】一个替她姐姐跑腿的。

    但是【大魏宫廷】听到他这话,平舆君熊琥闻言的面色却是【大魏宫廷】微变,看向张启功的目光中,亦泛起几分敌意。

    张启功不清楚芈芮这些巫女在巴蜀的底细,难道他熊琥还会不清楚么?

    要知道芈芮等祝融一脉的巫女,那是【大魏宫廷】真的被巴蜀之境某个小国奉为神女的,若能通过这层关系,就能轻易地融入巴蜀境内的内争,不至于被群起而攻。

    『赵润那个混账,得了韩、卫、鲁三地还不知足,还要将我大楚逼到绝境么?也不晓得他用了什么卑鄙手段,说服阿姜出面帮他……不可,若小妹被这张启功欺骗,投向魏国,则我大楚必将万劫不复……』

    他暗暗想道,寻思着借机铲除张启功的办法。

    而此时,张启功看着面色微变的平舆君熊琥,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芈芮。

    『居然故意含糊其辞,说什么「还能来做什么」……芈芮大人她,是【大魏宫廷】故意要这么说的么?唔,我懂了,可能她已经在怀疑,平舆君熊琥并非是【大魏宫廷】真心要助他伏杀楚水君,是【大魏宫廷】故有意拿我说项,威胁熊琥……呵呵,这心计,真是【大魏宫廷】不可小觑啊。话说回来,熊琥对芈芮大人的在意,似乎有点超过兄妹之情,好似有点刻意讨好的意思,莫非……芈芮大人在巴蜀之地的身份其实并不简单,楚国需要仰仗芈芮的身份介入巴蜀?呵,既然如此,我不妨顺水推舟,断了楚国的念想!』

    想到这里,张启功故意笑着说道:“既然芈芮大人都这么说了,那张某亦只好如实相告了……不错,张某正是【大魏宫廷】特地奉我大魏皇后娘娘芈氏之命,前来相助芈芮大人。”

    『奉阿姜之命?我看是【大魏宫廷】奉赵润之命吧?』

    平舆君熊琥心下暗暗冷笑,脸上却不动声色地说道:“小妹之事,我熊琥自会相助于她,就不必张大人过于操心了。”

    “那什么成?”张启功似笑非笑地说道:“这要在下日后如何向皇后娘娘复命呢?”

    『居然拿阿姜做挡箭牌……这个混账!』

    平舆君熊琥心下暗怒,忽然灵机一动,对芈芮说道:“阿妹,你还信不过愚兄么?愚兄自会助你诛杀楚水君,至于这位张大人,还是【大魏宫廷】叫他返回魏国吧……”

    听闻此言,张启功亦对芈芮说道:“芈芮大人,虽平舆君是【大魏宫廷】您的堂兄,但观其连楚水君的行踪都打探不到,这等助力,要来何用?”

    见平舆君熊琥与张启功皆看着自己,芈芮不禁有些为难。

    从感情上说,她当然更倾向于平舆君熊琥,可她亦不能叫这个张启功就此返回魏国啊,万一这家伙回到魏国后,向她魏王姐夫告状怎么办?

    在足足想了两个呼吸后,她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然大兄与张大人都有心要助我,唔……那就不如都留下吧,嘻嘻。”

    她为机智的自己找到了更多的帮手而暗自高兴。

    『都留下?也就是【大魏宫廷】说……待价而沽?想看看我方与熊琥一方,最后哪方能助他诛杀楚水君,以此作为她投向魏楚哪方的依据么?真是【大魏宫廷】一个有心计、有城府的女人啊。』

    暗暗感慨了一句后,张启功转头看向平舆君熊琥,似笑非笑地说道:“在下没有问题……唯芈芮大人马首是【大魏宫廷】瞻。”

    『说得好听!……你以为我不知赵润派你来哄骗阿妹,是【大魏宫廷】为了使你魏国能有办法介入巴蜀,趁机夺下这片土地?哼!该死的家伙,我岂能叫你如愿?!』

    想到这里,平舆君熊琥脸上亦露出了笑容,点点头说道:“熊某……亦无异议!”

    于是【大魏宫廷】乎,各自心怀鬼胎的张启功与平舆君熊琥,还有一个其实根本不明就里的芈芮,三方人凑在了一块。
友情链接:盛唐之帝国崛起  论文大全网  秦吏  绝世邪神  飞剑问道  修真聊天群  星座网  字幕库  寸芒  中华康网  健康报网  全本小说网  神豪之娱乐天下  都市医圣妙厨  明朝败家子  我闺女是天师  房贷计算器  全职法师  南方财富网  飞剑问道  全职武神  汉乡  全球灵潮  作文吧  无敌超神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