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321章:楚水君与相氏一族
    正如张启功所猜测的那样,楚水君其实很早就知道平舆君熊琥有加害于他的企图。

    别看楚水君去年在率领诸国联军攻伐魏国的时候表现地颇为不堪,但严格来说其实这位君侯倒也没有犯下什么严重的过失。无论是【大魏宫廷】胁迫卫国加入联军,还是【大魏宫廷】试图让卫国军队与魏国军队自相残杀,楚水君的决断都是【大魏宫廷】有利于联军方的。

    唯一的纰漏,就是【大魏宫廷】与魏王赵润交兵的那两场大战。

    不过仔细想想,这份过错其实倒也并非全然在楚水君身上,谁会想到魏王赵润竟然是【大魏宫廷】个动辄倾尽所有来博取一线生机的疯子呢?——事实上若当时魏国战败,可能局势会全然改变也说不定。

    当然了,最后的结局也说明一个问题,即楚水君的胆魄远不如魏王赵润,优柔寡断使得这位楚国的君侯失去了重创魏国的最佳良机。

    可话说回来,别看楚水君当初那场战役指挥地一团糟,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没有城府、没有心计,事实上,似楚国丞相溧阳君熊盛,还有如今的楚西之主平舆君熊琥,这些人心中究竟在盘算着什么,楚水君亦是【大魏宫廷】一清二楚。

    正因为如此,当初在抵达平舆县后,只是【大魏宫廷】向平舆君熊琥索要了一些粮食作为前往巴蜀途中的干粮,拒绝了平舆君熊琥想要派人护送他的‘好意’——他可不需要一群时时刻刻盯着取他项上首级的护卫。

    “此番前往巴蜀,途中怕是【大魏宫廷】会遇到我等的老相识。”

    在跨着坐骑向西行的途中,楚水君轻笑着对身边不远处的共工一脉巫女苍青说道。

    一听这话,巫女苍青的脸上浮现几许不自然的神色,她伸手摸了摸左边脸颊上一道很浅的剑痕,用莫名的语气淡淡说道:“君侯指的是【大魏宫廷】芈芮那群贱丫头么?”

    原来,在熊拓成为楚国的君主之后,芈芮曾恳请平舆君熊琥相助,伏杀楚水君与苍青等共工一脉的巫女,结果楚水君识破了平舆君熊琥的诡计,将此事禀告于楚王熊拓,楚王熊拓考虑到当时他初登君主之位,需要得到楚水君等老牌楚东贵族的支持,遂斥责了平舆君熊琥与芈芮,这也使得熊琥、芈芮二人与熊拓的关系不复曾经那般亲近。

    “若无外力,芈芮那群祝融脉的贱丫头,根本不是【大魏宫廷】我共工一脉的对手。”苍青笃定地说道。

    这话,倒不是【大魏宫廷】指芈芮等祝融一脉的巫女单个实力远不如苍青等共工一脉的巫女,事实上,这两拨巫女的本领都极为相近,只不过一方信奉火神祝融、一方信奉水神共工,在信仰上有显著的差异,仅此而已。

    至于实力嘛,其实相差不多。

    就比如祝融脉如今的首领芈芮,早几年就跟苍青这位共工脉的首领打过交道,芈芮也只是【大魏宫廷】稍稍落于下风而已,倘若当时她姐姐芈姜亦在,相信最后落败背叛要逃跑的,恐怕就是【大魏宫廷】苍青了。

    主要还是【大魏宫廷】人数上的差距。

    共工脉因为曾经得到楚水君等楚东贵族的支持,在楚国东部发展地相当不错,如今拢共有大概成百上千名巫女,分布于楚国各地,但祝融一脉,由于曾经时时刻刻被共工一脉所针对,纵使在二十年后的如今,其一脉的巫女也不过寥寥一两百人而已。

    这还不是【大魏宫廷】最惨的时候,最惨的时候,即是【大魏宫廷】芈芮得知其祝融脉的巫女村子被共工一脉袭击时、遂立刻从魏国返回巴国的那会儿,当时祝融一脉的巫女被杀得只剩下寥寥十几二十人,在足足经过了十几年的发展后,才逐渐恢复到上百人。

    因此,苍青有足够的自信碾死芈芮那个她深恨的贱丫头。

    只是【大魏宫廷】,这是【大魏宫廷】在没有外力介入的情况下,让苍青感到颇为郁闷的是【大魏宫廷】,芈姜、芈芮那两姐妹的人脉实在是【大魏宫廷】太恐怖了,在楚国有楚王熊拓、平舆君熊琥护着她们姐妹也就算了,在魏国,芈芮那贱丫头的姐姐芈姜,竟然嫁给了魏国的君主赵润,成为了整个魏国的主母。

    这也正是【大魏宫廷】自魏国彻底崛起之后,共工一脉在剿杀祝融一脉巫女的事上收敛了很多的原因之一——她们担心做的太过火,而招惹到芈姜那位魏国皇后的报复。

    别以为她们这些巫女被民众视为神祗的仆从,就真的拥有什么神奇的力量,说到底,她们仍然只是【大魏宫廷】凡人而已,就算剑技再出色,也招架不住魏国的强弩。

    比如去年在攻伐魏国时,为了助楚水君逃离战场,苍青手下的姐妹就有人被魏军、鲁军的军弩射死。

    “若无外力么?”

    楚水君当然听得懂苍青的言外之意,闻言笑着说道:“魏国目前主要针对的目标,多半是【大魏宫廷】齐国,应该不见得有闲情来这西辟之地,你所说的外力,想来也只有平舆君熊琥而已……”

    说到这里,他微微吐了口气,脸上的神色亦变得阴鸷起来。

    或许有人会觉得奇怪,平舆君熊琥一而再、再而三地设计要杀他,然而楚水君这等阴狠之人,居然对此无动于衷?

    事实上当然不是【大魏宫廷】,楚水君只是【大魏宫廷】顾忌杀死平舆君熊琥的后果而已。

    平舆君熊琥那是【大魏宫廷】何许人?

    即便如今彼此已经逐渐疏远、但仍然是【大魏宫廷】楚王熊拓最信任的人之一,受后者的嘱咐,治理着偌大的楚西,若他敢杀死熊琥,熊拓绝对饶不了他。

    要知道,如今楚王熊拓已经逐渐坐稳了楚国君主的位置,似项氏、景氏、黄氏、包括楚东的熊氏一族,他们与熊拓的矛盾、或者说因为利益而产生的分歧已逐步减弱,再加上如今面临着魏国的巨大威胁,这使得楚王熊拓已渐渐掌握了整个国家,哪怕失去楚水君这个旧日与楚东熊氏贵族作为沟通桥梁的纽带,亦不至于影响太大。

    可能唯一需要顾及的,仅仅只是【大魏宫廷】共工一脉巫女的报复而已——但说实话,倘若楚王熊拓下令厚待共工一脉的巫女,像苍青这些巫女,到时候也未必会因为楚水君的死而做出报复。

    说到底,楚水君与共工脉巫女的结合,也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利益的结合,而并非真正的上下级。

    一句话,只因楚水君如今实力不足,故而只能小心翼翼、忍气吞声。

    『为何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呢?』

    骑马走在坎坷的荒道上,楚水君漠然回忆着。

    他从一开始都不支持熊拓,原因很简单,因为熊拓的主观性太强——这性格的君主可以参考魏王赵润,即完全无法掌握的君主,因此他曾经选择了固陵君熊吾,一来是【大魏宫廷】固陵君熊吾乃季连氏之女所生,与他亲份较近,二来也是【大魏宫廷】因为熊吾此人志大才疏,容易把握。

    可是【大魏宫廷】没想到,固陵君熊吾竟然在去年的战争中战死于魏国睢阳,被魏国将领博西勒所杀,这非但全盘打乱了楚水君的谋划,甚至于,还让一部分季连氏、季氏、连氏、黄氏倒向了楚王熊拓。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些人效忠的对象死了,再没有选择余地的这些家族,唯有倒向楚王熊拓。

    可以说,楚水君力荐固陵君熊吾作为偏师主帅这件事,非但没有达到目的,反而出现了坏了影响,简直就是【大魏宫廷】偷鸡不着蚀把米。

    眼下的他,已顾不上在楚国争夺权力,他迫切需要让自己变得更有价值,才能在楚国保留一席之地。

    毕竟楚王熊拓绝非善类,一旦他彻底失去价值,就会立刻抛弃他,用他的人头来改善与熊琥、芈芮的关系——这一点,楚水君深信不疑。

    而此番前往巴蜀之地,就是【大魏宫廷】楚水君准备东山再起的地方。

    不是【大魏宫廷】为了楚国,而是【大魏宫廷】为了他自己。

    说到巴蜀之地,楚水君对这片土地虽然谈不上有多了解,但也不至于过于陌生,至少,巴国内部的纷争他是【大魏宫廷】很清楚的。

    本来嘛,辅佐巴国的王族「巴氏一族」,亦是【大魏宫廷】一个不错的选择,但问题是【大魏宫廷】,巴氏一族与祝融脉巫女的关系不错,而这迫使楚水君必须放弃。

    说得难听点,若芈芮那帮祝融脉的巫女在巴氏一族面前杀了他们,巴氏一族或许都不会皱一下眉头,但倘若他们伤害到一名祝融脉的巫女,可能巴氏一族就会视他们为仇敌。

    在这种情况下,楚水君当然不会选择巴氏一族,他准备在其他「樊氏」、「瞫氏」、「相氏」、「郑氏」四支部落中,选择一方或者几方暂时栖身。

    而据他所知,目前在巴国,就属「樊氏」与「相氏」两族势力最强大,不过具体情况如何,也得他亲眼见过之后再做评价。

    最终,楚水君选择了「相氏一族」,不是【大魏宫廷】因为别的,只是【大魏宫廷】因为从楚国最西部的「巫郡」往西进入巴蜀,相氏一族的领地是【大魏宫廷】必经之地。

    相氏一族,生活在巫山西部的群岭以及山南的沿河盆地,其辖下城池有「鱼复」、「巫山」、「平昌」、「垫江」等等,这块土地在「巴楚战争」中是【大魏宫廷】作为前线,但在「巴蜀战争」中却属于后方。

    鉴于巴楚两国自两百余年前就鲜有战争,至此之后便是【大魏宫廷】长达百余年的巴蜀战争,因此,相氏一族在这场战争中受到的损失最小,故而发展地也最快。

    因为相氏一族的都城在「垫江(临江境)」,楚水君遂朝着垫江而去。『注:资料上说五座都城都在沿河,作者姑且将垫江划入五座都城之一,实在是【大魏宫廷】找不到其余两座了。』

    很快地,楚水君便撞见了巴国的士卒。

    与中原国家的士卒不同,巴国的士卒,大抵仍然有将兽皮、藤枝等物制作成甲胄的习俗,他们将兽皮、藤条等物用油浸透,然后放在烈日下暴晒,反复几次过后,再编制成甲胄,既轻便又等抵挡弓弩。

    当然,不是【大魏宫廷】说巴国就不懂得像中原那般用金属矿石打造甲胄,只是【大魏宫廷】因为地域关系,导致沉重的甲胄在这里并不流行而已——毕竟巴蜀境内山道坎坷,又多无数溪流,若穿戴着沉重的甲胄与敌人作战,搞不好还没瞧见敌人的影子,自己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

    是【大魏宫廷】故,巴蜀两国士卒的甲胄,一般都选用轻便且结实的材料。

    而事实上,巴蜀两国的冶铜技术,并不逊色于楚国,甚至于,亦早早就在尝试冶炼铁矿。

    由于语言不通,这些不知在巡逻还是【大魏宫廷】在狩猎的相氏一族的战士,与楚水君这边的巫女们产生了一些冲突,但最终,楚水君还是【大魏宫廷】顺利地在这些士卒地带领下,前往垫江见到了相氏一族的首领「鱳(le)」,或者说,相鱳。

    在得知楚水君乃是【大魏宫廷】楚国的邑君后,相鱳设宴款待了前者。

    在筵席间,楚水君见识到了巴人对于「美金(黄金)」的喜爱,这不,碗筷、菜盆、烛台等等,楚水君见到了太多太多的黄金制物,简直比他楚国最殷富的贵族还要奢华。

    甚至于,就连相氏一族首领相鱳的手上,亦带满了金物。

    话说回来,看着一个身上仍穿着兽皮制衣,且脸上、手臂等地方还纹着纹身(图腾)的西僻之夷身上带满了金物,说实话感觉挺违和的。

    不过事实上,蜀国也好、巴国也罢,巴蜀之地的人并没有中原人想象的那般荒蛮落后,甚至于还因此传出什么食人的传说,其实这大多都是【大魏宫廷】谣传而已。

    食人的部落不是【大魏宫廷】没有,但那并非是【大魏宫廷】真的喜好食人,除了缺少粮食外,只要还有因为某些习俗所致。

    比如在某些部落,他们将会将死去的勇士的心脏,赐予年轻人,认为这名年轻人在食用了那名勇士的心脏后,亦会向后者那般勇猛;再比如年老的巫,他们会在死前留下叮嘱,让继承者吞下他的脑子,表示智慧的传承。

    至于那名勇士以及那名巫其余的身体,其族人还会恭恭顺顺地将其厚葬。

    所以说,这并非是【大魏宫廷】真正的喜好食人,只是【大魏宫廷】某些习俗文化而已,只是【大魏宫廷】这些习俗文化,中原那边无法接受。

    就拿相氏一族的首领相鱳来说,他就会楚国、羯族、蜀国三方的语言与文字,绝非是【大魏宫廷】落后荒蛮之地的土著。

    而这,也方便了他与楚水君的交流。

    在款待楚水君的期间,相鱳终于询问楚水君道:“来自楚国的上使,不知有何贵干。”

    对待楚水君,相鱳还是【大魏宫廷】比较客气的,毕竟巴人在数百年前,就是【大魏宫廷】被楚人从巫山东边赶到巫山西边的,并且在后来鲜见的几场楚巴战争中,巴人只能凭借巫山、大江等天然屏障对抗强盛的楚国。

    “听说贵国,并没有战胜一个叫魏国的国家?”相鱳随口又说了一句。

    楚水君愣了愣,旋即镇定地说道:“这只是【大魏宫廷】暂时,我泱泱大楚,日后终将战胜魏国。”

    “唔。”相鱳点点头,端起金杯饮了一口酒。

    他并未质疑楚水君的回答,因为巴国地处西辟、消息闭塞,他们并不清楚如今的中原乃是【大魏宫廷】魏国称霸,仍以为是【大魏宫廷】楚国强盛的年代。

    这也难怪,毕竟魏国是【大魏宫廷】不会与巴国互通有无的,两者唯一的联系,就是【大魏宫廷】南阳羯族那些如今充当着魏国爪牙的「巴郡侵入者」,而楚国虽与巴国有一定的贸易来往,但相信平舆君熊琥手底下的人,也不会刻意将中原的消息透露给巴国——难道说他们楚国被魏国打地落花流水?

    而在巴人的印象中,楚国是【大魏宫廷】非常强盛且不可战胜的。

    就像「上党战役」后的魏人那样,谈韩色变,直到魏国几次三番击败韩国,魏人们这才逐渐摆脱对韩国的畏惧。

    见相鱳没有反驳自己的意思,楚水君就知道这帮人偏安一隅,并不清楚中原的变化。

    他正色说道:“在下此番是【大魏宫廷】奉我大楚国君之命,前来与首领谈论要事。”

    “要事?”相鱳微微皱了皱眉。

    “是【大魏宫廷】的。”楚水君正色说道:“我大楚君主希望贵方能支持我大楚,战胜魏国。”

    听了这话,相鱳不禁有些惊讶,问道:“那个叫做「魏」的国家,当真这般强大么,连你们楚人都无法战胜?”

    『事实上,自魏公子润出现起,我大楚就没赢过……』

    楚水君暗自吐了口气,不动声色地说道:“其实并非魏国太过强盛,而是【大魏宫廷】因为我大楚缺少粮食……”

    “哦哦。”相鱳恍然地点点头,举着金杯似笑非笑地看着楚水君问道:“原来贵国希望与我巴国交易粮食?”

    “是【大魏宫廷】的,大量的粮食。”楚水君点了点头,随即又补充了一句:“至少能养活两百万兵卒一年的粮食!”

    “咳、咳咳。”

    正喝着酒的相鱳听闻此言,被呛地连连咳嗽。

    他抹了抹嘴,惊骇地看着楚水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对方要多少粮食?足够养活两百万兵卒一年的粮食?

    就算倾尽巴蜀之地所有的存粮,也未必拿得出来吧?

    看着相鱳惊骇的表情,楚水君心中暗笑。

    他当然知道巴国未必拿得出这巨额的粮草,他只是【大魏宫廷】为了借机示威而已,以此证明他楚国仍然有可出动至少两百万士卒的实力,免得眼前的巴人产生别的心思。

    良久,相鱳张了张嘴,惊愕地问道:“贵、贵国需要这么多粮食做什么?难道就是【大魏宫廷】为了与那个叫做魏的国家开战?”

    楚水君并没有直接回答相鱳,而是【大魏宫廷】开始抹黑魏国,直将魏王赵润说得荒淫暴虐无道,甚至于,还点明了「南阳羯族」的事,即魏国授意南阳羯人进攻巴国,成功地让相鱳对魏国的印象变得极差。

    这也难怪,毕竟南阳羯族人攻入巴国,首当其冲受害的就是【大魏宫廷】相氏一族。

    别看羯族人比相氏一族人少,但前者通过川雒联盟与川北联盟,亦能得到魏国淘汰下来的武器与甲胄,这让相氏一族在跟南阳羯族的战争中讨不到丝毫便宜,日复一日地承受着后者的抢掠。

    “这场仗,虽事关我大楚的存亡,实则亦关乎巴蜀,若我大楚战败,以魏王的贪婪,魏国必将顺势侵入巴蜀,介时,恐巴蜀合力亦无法战胜魏国。”楚水君危言耸听地说道。

    相鱳闻言沉思了片刻。

    说实话,他并不是【大魏宫廷】太乐意介入中原的战争,魏国与楚国打生打死,也与他相氏一族无关。

    但南阳羯族这个隐患,却让他不得不思考魏国的威胁。

    想了想,他皱着眉头说道:“我可以帮助贵方打败魏国,但如今我巴国内部亦征战不断,其他几方的决定,我却无法左右……”说到这里,他眼珠微转,笑着说道:“不过,我倒是【大魏宫廷】有一个主意,不知尊使意下如何。”

    楚水君岂会猜不到相鱳心中所想,毕竟这正是【大魏宫廷】他前来垫江的目的。

    不过他还是【大魏宫廷】故作不知地问道:“请首领示下。”

    只见相鱳沉吟了片刻,沉声说道:“巴氏一族如今的首领巴鷿,只是【大魏宫廷】一个贪图享乐的懦夫,他不配作为我巴地的王,若是【大魏宫廷】贵方能支持我相氏一族击败「樊氏」、「瞫氏」、「郑氏」,取代巴氏一族,我必定鼎力相助贵国与魏国的战争。”

    『正合我意!』

    楚水君闻言心中暗喜,脸上却不动声色,故意皱着眉头思忖了许久,这才勉强答应。

    当日,楚水君与相氏一族的相鱳达成协议,且相鱳亦按照楚水君的要求,写下了契约,由楚水君的人日夜兼程送往楚国的王都寿郢,交给楚王熊拓。

    在达成协议之后,楚水君故意对相鱳说道:“首领,事实上,我大楚并非只派了在下前来巴地,我的政敌,亦有一支队伍进入了巴地,若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会选择与巴氏一族交涉……为了相氏一族,这支人,还是【大魏宫廷】让他消失为妙,您说呢?”

    相鱳深深看了一眼楚水君,最终他还是【大魏宫廷】微微点了点头:“上使放心,我相氏一族的战士,会替你我除掉那些隐患。”

    得到了相鱳的承诺,楚水君心下暗暗冷笑。

    虽然他不便出手除掉平舆君熊琥与芈芮等人,但若是【大魏宫廷】由相氏一族的人动手,那就与他无关了。

    纵使日后楚王熊拓得知了此事,难道会因为熊琥、芈芮等人,而放弃与相氏一族合作?

    哦,不对,不能说是【大魏宫廷】合作,因为相氏一族,也不过是【大魏宫廷】他楚水君棋盘中的棋子而已。
友情链接:星峰传说  励志故事  花百科  中华康网  都市之神帝驾到  九重武神  斗战狂潮  极品最强大少  秦吏  吞噬星空  超级无上神帝  好名字  情话网  大族激光  斗战狂潮  励志故事  据说娱乐网  超强吸妖器  小学生作文  管理资料下载  大魏宫廷  绝世邪神  毕业论文网  诸天最强大咖  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