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322章:截阻
    当日筵席之后,楚水君便叫随行的共工脉巫女们故意在相氏一族的领地上走动,想试试能否将芈芮等祝融脉巫女引到相氏一族的领地上,来一个借刀杀人之计。

    而与此同时,相氏一族的首领相鱳,在吩咐人将楚水君一行人带到住处后,便派人召来了他部落内的猛士「相搴(qian)」,将事情原委告知后者,并命后者带领部落内的战士在境内搜捕楚水君口中的那位‘政敌’。

    不过相鱳亦长了一个心眼,他很想知道那「另一支楚国使者」究竟有哪里人,因此嘱咐相搴尽量抓捕活口回来问话,毕竟他与楚水君初次见面,也不是【大魏宫廷】很信任后者——万一另外那支楚国使者队伍,才是【大魏宫廷】楚国派往他巴国的真正的使者呢?

    相搴点点头,领命而去。

    另外一边,芈芮等祝融脉的巫女,亦已领着张启功、平舆君熊琥两拨人,穿过「鱼复」,详细踏进入了垫江一带。

    期间,他们亦曾碰到相氏一族的族民与狩猎的战士,前者只是【大魏宫廷】远远地看着他们——毕竟张启功、平舆君熊琥与他们手底下的人,穿着打扮与当地人明显不同,而后者,也就是【大魏宫廷】那些相氏一族的战士,则用警惕、戒备的眼神盯着他们。

    看着芈芮主动上前与那些相氏一族的战士交涉,张启功低声询问平舆君熊琥道:“张某观这些巴人士卒,似乎是【大魏宫廷】想要攻击我方,却又有所顾忌……”

    平舆君熊琥本来不打算向张启功透露什么情报,但似这种小事倒也无所谓,他遂点头说道:“不错,若不是【大魏宫廷】因为她们,这些巴人战士会立刻攻击我等。……这片土地上的人,非常排挤外人。”

    “是【大魏宫廷】因为巫女的身份?”

    “唔。……巴国与我大楚类似,亦信奉鬼神,而巫女传闻中就是【大魏宫廷】沟通鬼神的人,当地人普遍认为伤害到巫女会引起鬼神的震怒。……这是【大魏宫廷】一方面。”

    “那另一方面呢?”张启功好奇问道。

    只见平舆君熊琥脸上浮现几许诡谲的笑容:“另一方面,巫女远比一般的男人厉害,不说别人,就单说阿妹,她能轻松杀死这一队的相氏士卒。……是【大魏宫廷】故,若无必要,无论是【大魏宫廷】哪个族的巴人,都不会无端端去招惹巫女。”

    “原来如此。”张启功恍然大悟。

    此时,芈芮已与远处那些相氏一族的战士沟通完毕,在回到张启功与平舆君熊琥面前后,说道:“这些战士允许我们过境,不过,他们要求你们献出一部分财物。”说到这里,她朝着皱起眉头的张启功又解释了一遍:“这是【大魏宫廷】外来人的规矩。”

    张启功看了一眼平舆君熊琥,见后者耸耸肩,便意识到此事不可避免,遂叫手底下的黑鸦众取来了一小袋金珠——因为得知巴人喜好黄金,张启功来前来巴蜀前,特地向户部审批了几箱金珠,作为日后笼络、收买巴人的礼物。

    相比较平舆君熊琥一方献出的珍珠,那一队巴人战士在发现张启功一行人送上的竟然是【大魏宫廷】‘美金(黄金)’后,大为心悦,纵使语言不通,张启功也能感觉出对方对他的印象变得极佳。

    见此,平舆君熊琥酸溜溜地在旁嘀咕了一句:“张大人不懂财不露白的道理么?明知巴人喜好黄金,你还投其所好,说不定这些巴人在回去后将这件事一说,会有更多的相氏战士趁夜而来,杀人夺金。……你以为巴人是【大魏宫廷】和善之辈?”

    张启功这才明白平舆君熊琥为何只拿出一袋珍珠,不过他不以为意。

    在他看来,倘若巴人对黄金的贪婪当真强烈到这种地步,那么事情反而简单了,毕竟在南阳羯族部落的营地内,他还有成箱成箱的黄金,只要祭出此物,巴人又岂会杀他?

    芈芮等祝融脉的巫女,是【大魏宫廷】那些相氏一族战士们所不敢招惹的,是【大魏宫廷】故,当张启功与平舆君熊琥双方人马皆献出了一些财物后,那些相氏一族的战士便任由他们继续前进了。

    此后又过了数日,一行人便来到了相氏一族的都城「垫江」。

    很幸运地,可能是【大魏宫廷】不想招惹到芈芮这些巫女,因此,并没有像平舆君熊琥所说的那些相氏人抱着杀人夺金的心思而来,他们只是【大魏宫廷】碰到了几批相氏一族的战士而已,不过在献出了一定数额的珠宝后,这些相氏战士大多都心满意足地离开。

    纵使其中有些贪心不足的人,也因为看到芈芮等巫女与这些陌生人在一起,而放弃了杀人抢掠的心思。

    不得不说,似张启功、平舆君熊琥这般招摇,当然不可能不被相鱳手底下的猛士相搴注意到。

    于是【大魏宫廷】,相搴便立刻带了数百名战士,在垫江城东等着芈芮一行人。

    这不,不久之后,相搴与芈芮、张启功、平舆君熊琥双方便碰到了。

    当时,张启功与平舆君熊琥都本能地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毕竟此前遇到的相氏战士,无论是【大魏宫廷】巡逻还是【大魏宫廷】狩猎,一队人数不会超过三十人,可是【大魏宫廷】今日他们撞见了相氏战士,却有整整数百人。

    “对面的巫女,你身边的外来人,可是【大魏宫廷】楚国的使者?”

    在率军截住对方后,相搴用巴国的语言询问着芈芮等人。

    芈芮将相搴的意思翻译给了张启功与平舆君熊琥,只听得张启功皱起了眉头,神色莫名地看了一眼平舆君熊琥,见后者神情茫然,张启功的眉头顿时皱得更深了。

    片刻后,平舆君熊琥也明白过来了,他亦猜到必定是【大魏宫廷】楚水君向相氏一族透露了自己的身份。

    不过在不知对方意欲何为的情况下,平舆君熊琥还是【大魏宫廷】高声说道:“不错,我乃大楚使者,平舆君熊琥!”

    芈芮将熊琥的话翻译成巴国方言,朝着对面的相搴喊话。

    在听完芈芮的话中,相搴先是【大魏宫廷】一惊,旋即便是【大魏宫廷】大喜。

    为何?因为替楚王熊拓治理着整个楚西的平舆君熊琥,正是【大魏宫廷】巴国最耳闻能详的楚人。

    巴人可能不知楚国的丞相是【大魏宫廷】谁、三天柱又是【大魏宫廷】谁,但绝对不会不知平舆君熊琥,毕竟这些年来,正是【大魏宫廷】平舆君熊琥负责着楚国与巴国的交易——只不过交易的主要对象是【大魏宫廷】巴氏一族,而并非相氏一族罢了。

    这不,相搴立刻说道:“尊贵的楚国上使,我叫相搴,奉族长之命特来迎接尊使前来我相氏的都城,请随我而来。”

    在经过芈芮的翻译后,平舆君熊琥得知了相搴的意图,皱着眉头思忖了片刻,但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婉言回绝了。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平舆君熊琥又不傻:楚水君莫名其妙地向相氏一族透露了他熊琥的行踪,而这个相搴又带着数百名相氏战士前来‘迎接’,这其中摆明了有蹊跷啊。

    果然,在反复‘邀请’熊琥前往垫江失败之后,相搴立刻翻脸,指着芈芮一方大叫道:“捉住他们!除了那叫做熊琥的男人以外,其余人若是【大魏宫廷】反抗,通通杀死!”

    他的话,非但让芈芮等巫女们一惊,亦让他手底下的相氏一族战士大吃一惊。

    附近或有一名战士惊诧地提醒道:“将军,对面有巫女……”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就见相搴瞪着眼珠子呵斥道:“反抗者,通通杀死!”

    而另外一边,芈芮亦听到了相搴的喊话,脸上露出吃惊之色,对张启功与平舆君熊琥说道:“小心,他们要攻击我等。”

    话音刚落,对面相搴手底下那数百名相氏一族的战士,便朝着芈芮、张启功、熊琥等人杀去。

    见此,芈芮等一干巫女们亦有些茫然失措,毕竟她们曾经无数次经过相氏一族的部落领地,但相氏的战士从来没有袭击过她们,顶多就是【大魏宫廷】当她们不存在而已。

    “大巫,怎么办?”

    一名巫女有些惊慌地问道。

    芈芮皱着眉头思忖了一下,低声说道:“尽量留情,将他们打晕。……这终归是【大魏宫廷】相氏一族的领地。”

    诸巫女们点了点头,摆出了严正以待的架势。

    而就在这时,一柄斧头越过两名巫女中间的缝隙,朝着迎面而来的相氏战士飞去,只听一声惨叫,一名相氏战士当即被这名飞斧砍死在地。

    『……』

    芈芮与诸巫女们愕然地纷纷扭头,旋即,就听到一声暴喝:“你幽鬼爷爷心中的火气憋了好久了,正好拿你们这些崽子泻火!”

    说罢,黑鸦众头目幽鬼便冲了出去,在芈芮等一干巫女们惊愕的注视下,杀到了那些相氏战士之间,只见他举起拳头,在一拳砸倒一名相氏战士的同时,左手抢过对方手中的兵器,右手捏住对方的脖子将其在抡了足足一圈后用力甩了出去,伴随着咔擦一声仿佛是【大魏宫廷】骨头断裂的声响,数名相氏战士被砸倒在地。

    “小的们,杀!”

    随着幽鬼一声暴喝,余下的约二十名黑鸦众亦狞笑着冲了出去,用短剑、匕首、袖箭等兵器,干净利索地杀死一名又一名的相氏战士。

    “唉——”

    看着这帮不省心的家伙仿佛一个个化身为狰狞的杀人鬼,张启功颇为心倦地叹了口气。

    芈芮方才那番话,他听得清清楚楚,当时他心下还暗暗称赞:不愧是【大魏宫廷】芈芮大人,做事果然稳重。

    没想到还没夸完,他手底下的幽鬼就一斧头飞出去了。

    暗自摇了摇头,又挥挥手示意身后的羯族战士亦上前杀敌,张启功一脸尴尬地对芈芮歉意说道:“在下御下不严,实在抱歉,芈芮大人。……事已至此,唯有杀退对方了。”

    在旁平舆君熊琥看得好笑,不过他也知道此刻并非是【大魏宫廷】笑的时候,一遍派出手下扮作随从的亲卫,叫他们协助黑鸦众,一边对芈芮说道:“阿妹,这个相搴显然是【大魏宫廷】带兵来堵我等,怕是【大魏宫廷】楚水君的诡计,先杀退他们再说。”

    他难得与张启功意见一致,毕竟此刻彼此他们都是【大魏宫廷】一条船上的人,若是【大魏宫廷】船翻了,他熊琥也落不着什么好处。

    芈芮与诸巫女们对视一眼,心中亦有些无奈,本来他们并不想做无谓的杀戮——毕竟相氏一族再怎么说也是【大魏宫廷】巴人,而巫女们大多都是【大魏宫廷】巴人因‘供奉鬼神’被献祭(遗弃)的女婴。

    可事已至此,她们也没有什么办法。

    在巫女、黑鸦众、羯族战士、熊琥近卫四方拢共大概百余人的协力下,那数百相氏一族的战士竟被杀得节节败退。

    这也难怪,芈芮、张启功、熊琥三人这边的人手,皆非弱者,更要紧的是【大魏宫廷】,巫女们懂得利用药粉辅助己方,而黑鸦众、羯族战士、熊琥亲兵,他们所持的兵器,尤其是【大魏宫廷】黑鸦众的袖箭、熊琥亲兵的军弩,那都是【大魏宫廷】魏国锻造,杀伤力不是【大魏宫廷】一般的大。

    见己方数百人竟被对方区区百余人杀得节节败退,相搴心中大怒,操起一把不知名金属锻造的大刀,哇哇大叫着冲了过来。

    幽鬼见猎心喜,弃了他眼中的杂兵,操起斧头就迎上了相搴,第一斧头就劈死了相搴胯下的巴国马,然后力压着相搴疯狂的挥舞斧头。

    起初相搴还能招架,可片刻时候,他逐渐发觉双臂发酸,虎口发麻,体力亦渐渐不支。

    眼见幽鬼又一次举起斧头劈来,他大叫道:“停手,我……”

    说到这话,话音截然而止,因为幽鬼嘀咕着「他娘的管你是【大魏宫廷】谁」,一斧头就砍在了相搴的脖子上。

    顿时间,相搴的脖子处噗地一声喷出鲜血,喷地幽鬼全身上下殷红。

    再复一斧头,幽鬼将相搴的首级砍了下来,提着首领,瞪着眼珠子,恐吓着周围那些面色苍白的相氏战士。

    见相搴这等猛士都被幽鬼这个五大三粗的莽汉给杀了,那些相氏一族的战士们再无斗志,丢下同伴的尸体,仓皇而逃。

    期间,平舆君熊琥亲眼看到了幽鬼力斩相搴的一幕,感慨道:“好一位猛士!”

    说罢,他微微皱眉看向张启功,问道:“为何一定要杀掉对方呢?我观那名叫做幽鬼的猛士,明明有能力生擒对方。”

    『是【大魏宫廷】啊,为什么呢?!』

    张启功盯着平舆君熊琥瞅了两息,旋即从鼻子里喷出一股名为无奈的鼻息。

    而此时,幽鬼正一脸欣喜的提着相搴的首级奔到张启功面前,嘿嘿笑道:“都尉大人,老子……不,卑职斩杀了敌首,这亦是【大魏宫廷】大功一件吧?”

    『我去你娘的!拜你所赐,咱们一行人与相氏一族彻底结怨了,过不了几日就会有大批的相氏战士前来围杀我等……你他娘还敢来邀功?!』

    张启功盯着幽鬼心中大骂,不过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忍了下来,皱着眉头嗅了嗅幽鬼满身的血腥味,叹息道:“到附近的溪流去洗洗身上的血。”

    说罢,他朝着芈芮与平舆君熊琥二人走入。

    在手底下的人清理战场的期间,张启功与芈芮、平舆君熊琥三人商议着对策。

    “这些人是【大魏宫廷】冲着你来的。”

    在商议的过程中,张启功很直白地将事情给挑明了:“若是【大魏宫廷】张某所料不差的话,想必是【大魏宫廷】楚水君与相氏一族已达成了默契,欲借刀杀人,借相氏一族的手,将你铲除。……而那个相搴想要将其生擒,想必是【大魏宫廷】相氏一族首领的意思,想看看你与楚水君,谁能带给他更多的利益。”

    平舆君熊琥本身就不蠢,又何况张启功已将这件事说得这般直白,只见攥了攥拳头,脸上涌现几丝怒意,转身唤来一名亲兵,吩咐道:“苏遵,你立刻带几人前往西郢,叫「西郢君」想办法征兵十万,进驻「巫郡」!”

    『示威么?』

    张启功瞥了一眼平舆君熊琥,转头对芈芮说道:“芈芮大人,相信此时楚水君已与相氏一族苟合,我等仅百余人,万万不是【大魏宫廷】相氏一族的对手,在下以为,我等不可在此久留。……杀楚水君之事,不必操之过急。”

    芈芮看了一眼遍地的尸体,虽然她的巫女姐妹们此番并未损亡,但却有两名羯族战士、五名熊琥的亲兵失去,其余人,亦或多或少带有伤势。

    她无奈地点点头。

    想来她也明白,一旦楚水君与相氏一族的联合,那么,单靠她们这些巫女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抗衡强大的相氏一族。

    而从旁,平舆君熊琥亦听到了张启功的话,走过来对芈芮说道:“阿妹,事到如今,唯有前往江州。”

    “唔。”芈芮虽有些不甘心,但最终还是【大魏宫廷】点点头。

    于是【大魏宫廷】乎,一行人立刻启程,专挑幽辟山道,试图避开相氏一族的追杀。

    半日之后,相搴手底下的败卒逃回垫江,将事情经过告诉了相氏一族的首领相鱳。

    当相鱳得知相搴这位猛士竟然被杀后,又惊又怒,当即下令境内所有相氏一族的战士,追杀芈芮、张启功、平舆君熊琥一行人。

    而在下达此令之后,相鱳亦来到了楚水君的住所,将相搴遇害的事告诉了楚水君,并质问后者道:“上使为何不告诉我,贵国派出的另外一支使者,乃是【大魏宫廷】平舆君熊琥?!”

    面对着相鱳盛怒下的质问,楚水君笑着说道:“说与不说,有什么差别么?族长您也知道,平舆君熊琥支持的是【大魏宫廷】巴氏一族,因为他的妹妹芈芮,正是【大魏宫廷】巴氏一族关系颇近的祝融一脉巫女的首领。……您觉得平舆君熊琥会支持相氏一族么?”

    说着,楚水君看了眼变颜变色的相鱳,笑着说道:“依我看,趁着这伙人还未逃远,立刻派人追击,将其铲除,这才是【大魏宫廷】当务之急。”

    “……”

    相鱳盯着楚水君看了半响,不急不缓地说道:“我知道你在利用我相氏一族,不过不要紧,只要上使真能说动贵国的君主协助我击败巴氏以及其余部落,我仍然会将上使奉为宾客,但,若是【大魏宫廷】上使日后没能完成当日许下的承诺,也莫要怪我到时候对尊使不利。”

    “族长放心。”楚水君面不改色地说道:“若能杀掉平舆君熊琥一行人,我有万全把握说动我国的君主。”

    “我会的。”

    在深深看了一眼楚水君后,相鱳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了楚水军君的住处。

    当晚夜宿荒野时,张启功趁旁人不注意,从随身携带的小册子上私下一张纸,笔迹潦草地写下了几行字,旋即召来两名黑鸦众,嘱咐他们道:“你二人立刻返回南阳,在那里等候。不久之后,北宫尉丞便会抵达南阳,介时,你二人将这份密信交给他,要他按照我所说的去做。”

    “是【大魏宫廷】!”

    两名黑鸦众抱拳而去,当即就消失在夜幕下。

    瞥了一眼在不远处裹着毯子酣睡的平舆君熊琥,张启功嘴角扬起几分莫名的笑意。

    看目前的庆幸,楚水君已选择支持相氏一族,而平舆君熊琥,十有八九选择支持巴氏一族,既然这双方都能扶持一方部落,为何他张启功不成?

    『将巴郡搅地天翻地覆,这不足以展现我张启功的智略,看我火中取栗,挑拨秦国、楚国、巴国自相残杀,使我大魏坐收渔翁之利!』

    想到这里,张启功脸上浮出在火光下显得有些诡谲的笑容。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身背后传来一声询问:“喂,你那两名自称黑鸦众的手下要去哪,我可警告你……”

    『呃?警、警告?』

    张启功回头瞅了一眼,这才注意到芈芮不知何时已来到了他身后。

    看着芈芮严肃的表情,张启功微微有些心惊。

    『她……察觉到了?这……怎么可能如此敏锐?等会,芈芮大人乃是【大魏宫廷】芈皇后的妹妹,绝非寻常女子,或许她真察觉到了……』

    想到这里,张启功连忙解释道:“芈芮大人,在下绝不敢加害您以及与您亲近的人。”

    『……这家伙在说什么?我只是【大魏宫廷】想警告他,巴山一带到处都是【大魏宫廷】毒虫猛兽,纵使他手底下那些人实力出众,也不应该在夜里到处乱撞……』

    芈芮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张启功,不知该怎么接话。

    然而在张启功的视角,他却感觉眼前这名女子仿佛是【大魏宫廷】在审视着他,这让他稍稍有些心虚。

    『算了,他手底下的人去哪我管他做什么?』

    在上下打量了几眼张启功后,芈芮点点头说道:“那你……好自为之。”

    “……”

    张启功张了张嘴,惊疑不定地点了点头。

    看着芈芮离去的背影,张启功如释重负。

    以他的城府与智略,目前尚能勉强瞒过远处那名女子,他只希望,待等过些日子他的副手北宫玉来到巴蜀之地后,不至于在这名女子面前暴露,暴露他心中正在筹划的阴谋。
友情链接:个性说说  全职高手  都市之神级宗师  小学生作文  杀神白起  电视指南  铸天之景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大学生必备网  社保查询网  首富杨飞  战神狂飙  五代梦  全球灵潮  步步生莲  励志故事  全球高武  史上最强重生者  盛唐之帝国崛起  汉乡  经典语录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明朝败家子  房贷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