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324章:北宫玉与樊氏一族
    就当张启功正假意协助平舆君熊琥时,他的副手北宫玉,已带着一队黑鸦众乔装打扮来到了「樊氏一族」的领地。

    巴国樊氏一族,以「阆中」为都城,是【大魏宫廷】巴蜀战争中出力最大的部落,当代的首领叫做「樊烈」,年轻时自身就是【大魏宫廷】樊氏一族的猛士,有一个寄以厚望的儿子叫做「樊布」,樊烈指望这个儿子能击败巴氏的巴满,使樊氏一族能取代巴氏一族。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樊烈对于取代巴鷿的想法,并非是【大魏宫廷】太过炽烈,他只是【大魏宫廷】对当今巴氏一族的王室感到不满而已。

    因为曾几何时,巴族五姓以武论王,指的都是【大魏宫廷】五个巴氏、樊氏、相氏等五个大部落的当代首领后者少族长,其中最杰出的猛士,将成为五族共同拥护的大族长,也就是【大魏宫廷】巴国的王。

    但是【大魏宫廷】后来渐渐地,这个传统就逐渐有点变味了,不知从何时起,五族的族长不再亲自上阵,而是【大魏宫廷】推举各自氏族内的猛士,就好比巴氏的巴满、相氏的相搴等等。

    这让樊氏一族的老首领樊烈感到颇为不满。

    倘若巴鷿当真是【大魏宫廷】凭着自己的勇武继承巴国之主的位置,那樊烈倒也不至于会有什么意见,但很可惜,在巴鷿这一代保护了这位巴王地位的,乃是【大魏宫廷】巴氏的猛士巴满,而并非巴鷿,这就让樊烈颇有些不服。

    当然,倘若仅仅只是【大魏宫廷】如此的话,樊烈倒也不至于对巴鷿成见太深,问题在于针对蜀国这件事上,巴鷿作为巴国的王,表现地颇为软弱。

    一直以来,巴氏与樊氏都是【大魏宫廷】巴人攻伐蜀国的主力,曾经的樊氏一族,是【大魏宫廷】巴氏一族的坚定支持者,像樊烈的祖祖辈辈,始终跟随着巴鷿先祖的步伐,与巴氏一族并肩作战,对抗试图将他们赶出家园的蜀国。

    「联苴抗蜀」,这即是【大魏宫廷】巴国一直以来的战略方针。

    但是【大魏宫廷】当代巴氏一族的巴鷿,却试图与蜀国修好——虽然巴鷿的本意在有些人看来其实也算是【大魏宫廷】明智的,但樊烈却无法接受。

    与蜀国修好?那我巴国祖祖辈辈奋勇抗击蜀国的意义何在?

    因此,巴樊两族逐渐出现裂痕,就在巴氏一族的首领巴鷿试图与蜀国修好,促使巴蜀两国再无战争时,樊氏一族依旧我行我素地与蜀人开战,夺取了阆中向西的一大片肥沃土地。

    事后巴鷿得知此人,派人到阆中与樊烈交涉,希望后者‘迷途知返’,莫要轻易挑起巴蜀两国之间的战争,然而樊烈没有听从巴鷿的命令,还将使者以非常屈辱的方式赶出了都城。

    而事后,相氏一族相鱳得知此事后,心中大喜,派人与樊烈密商,试图联合两族的力量,将巴氏一族推下王座。

    但没有想到,樊烈同样看不起相鱳,亦将相鱳的使者赶出了都城。

    当时相鱳大怒,派相搴带领人马前来质问,却被樊烈的儿子樊布击败,仓皇而逃。

    自此之后,相鱳不敢再招惹樊氏一族。

    北宫玉到了阆中后,派黑鸦众四下打听了一下,得知樊烈、樊布父子乃是【大魏宫廷】喜好武艺武人,相比较巴人普遍喜欢的黄金更喜欢那些锋利的刀剑与坚实的甲胄,心下便已有了主意。

    由于仓促间找不到什么神兵利器,北宫玉只好叫麾下的黑鸦众们献出了几柄短剑,将其作为礼物,献给了樊氏一族的老首领樊烈。

    樊烈起初对这些短剑并不在意,可是【大魏宫廷】当他发现,他们樊氏一族的兵器居然砍不断这种短剑,甚至反而会被这些短剑崩出缺口时,又惊又喜的他,立刻就派人召见了北宫玉。

    在见到樊烈时,北宫玉表明了自己魏人的身份,他重新启用了曾经的化名「宫正」,自称是【大魏宫廷】一名走私军备的魏国商人。

    在听了北宫玉的话后,樊烈颇为吃惊,问道:“莫非就是【大魏宫廷】给南阳羯人提供兵器的魏国?”

    北宫玉愣了愣,旋即这才从樊烈的口中得知原因。

    原来,南阳羯人除了抢掠相氏一族外,偶尔还会流窜到樊氏一族的领土上,在这片土地上引起不小的骚动,毕竟与战争不同,南阳羯人的目的就是【大魏宫廷】抢掠巴国的财富以及巴人本身,因此,更多时候都是【大魏宫廷】袭击巴国的山村,而并非是【大魏宫廷】像阆中这种有城墙防御的城池。

    虽然若真打起来,南阳羯人甚至未必是【大魏宫廷】樊氏一族的对手,但由于羯人乃游牧民族,素来是【大魏宫廷】来去无踪,因此,樊氏一族的战士往往无法堵到后者。

    更要命的是【大魏宫廷】,就算堵到了那些羯族人,樊氏一族的战士亦招架不住羯族人那些可怕的军弩。

    别看流入羯族人手中的军弩,其实只是【大魏宫廷】魏国正规军淘汰下来的军备,但是【大魏宫廷】在这片土地上,依旧能发挥相当恐怖的威力,尤其是【大魏宫廷】面对穿戴兽皮甲胄居多的巴国战士。

    看到樊烈在提及南阳羯人时脸上的怒色,北宫玉心中一阵心悸,连忙解释,生怕樊烈迁怒到他身上。

    事实证明,樊烈对优质兵器的渴望,最终还是【大魏宫廷】遏制了他对北宫玉这个魏人的反感,他对北宫玉表示道:“若是【大魏宫廷】足下能为我樊氏一族提供优质的兵器,足下就能获得我樊氏的友谊。”

    对此,北宫玉当然立刻答应下来,并表示准备无偿赠送樊氏一族五百套魏卒的军备。

    这手笔,立刻就得到了樊烈的好感,后者仿佛是【大魏宫廷】忘记了北宫玉那魏人的身份,哈哈大笑地吩咐人准备筵席,款待后者。

    次日,北宫玉便派人返回南阳,向距离南阳最近的商水郡,索要五百套寻常的军备。

    半个月后,商水郡的郡守沈彧收到了北宫玉的消息,毫不在意地便从商水军的义勇营,征收了五百套使用多年的军备,将人将其运往南阳,再由南阳走陆路转运至樊氏一族的领地。

    这前前后后,拢共花了两个月的工夫,倒不是【大魏宫廷】因为别的,只因汉中、巴郡两地的山路太过于崎岖坎坷。

    在收到沈彧的回信后,北宫玉便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樊烈,让这位老族长又惊又喜,连忙让儿子樊布带人与北宫玉一同前往交接。

    在此期间,北宫玉故意派人将这个消息透露给了相氏一族,告诉后者有一批来自中原的军备,将会从他们的领地路经。

    果不其然,相氏一族的首领相鱳立刻派人打探,试图截下这批军备。

    在北宫玉与他手下黑鸦众的操控下,成功地让樊布与相氏一族的战士碰上了面。

    当看到相氏一族的战士居然试图吞没本该属于他樊氏部落的赠物时,樊布大为恼怒,调来了几千名战士,打败了相氏一族,夺取了那五百套军备,并兴高采烈地将其运到了阆中。

    得知军备运到后,老族长樊烈欢喜地亲自出城观瞧。

    在此期间,樊布将相氏一族试图截留他们这批军备的行为,告诉了父亲樊烈,让后者颇为不渝。

    樊烈骂骂咧咧地咒骂了几句,对儿子樊布说道:“无需理睬,相鱳也不过是【大魏宫廷】一个懦夫而已,他岂敢公然挑衅我樊氏一族?”

    说罢,樊烈就去打量那五百套军备了。

    虽然这五百套魏卒军备,其实只是【大魏宫廷】商水军淘汰下来的,但不可否认魏国锻造的军备就是【大魏宫廷】质量优秀,比如铁质的甲胄、盾牌、头盔,哪怕有诸般刮痕,但仍能有效地抵挡刀箭。

    虽说那些战刀已有些钝,但这对于擅长磨制骨刀的巴族战士却丝毫不成问题,只要找块石头磨一磨,立刻恢复锋利。

    当然,最最令老族长感到振奋的,还是【大魏宫廷】那五百把手弩,比巴蜀之地惯用的弓箭,威力不知强劲多少。

    在亲自尝试过各项兵器甲胄后,樊烈欢喜地又将北宫玉请到了宫殿,盛情款待。

    本来,樊烈对北宫玉稍稍还有些怀疑,毕竟不是【大魏宫廷】谁都能夸口赠送五百套军备的,可是【大魏宫廷】事实已摆在眼前,不容他不信——眼前这个自称「宫正」的魏人,能力不同寻常,这不,整整五百套军备,说送就送,并且还在两个月左右内送达,这大大超乎了樊烈此前对这名魏国商人的估测。

    在沉思了一番后,他对北宫玉说道:“我巴国的战争不同于中原,铁质的甲胄过于沉重,不便于我族的战士作战,但是【大魏宫廷】贵方的刀剑、手弩,却希望多多益善。”

    北宫玉笑着表示毫无问题。

    他岂是【大魏宫廷】真心要与樊氏一族展开军备上的交易?不过是【大魏宫廷】为了取信于樊氏一族罢了,虽然与樊烈签订了交易的名单,但事实上他没有与后者交易的意思——可能一年之后,樊氏一族已不复存在,这交易的款项,也就毫无意义了。

    不错,樊氏一族,不过是【大魏宫廷】北宫玉打入巴国的一颗棋子罢了。

    想到这里,他信口开河道:“不知老族长需要多少把刀剑、多少手弩?”

    樊烈想了想,试探问道:“五千把战刀,两千把手弩。”

    听闻此言,北宫玉故作吃惊地问道:“要这么多?这……请宽限时日让在下的人筹备,半年如何?”

    樊烈心中大喜,不过还是【大魏宫廷】说道:“我知道半年不久,但还是【大魏宫廷】希望先生能更快些?”

    “难道贵方要进行战争么?”北宫玉故作吃惊地试探道。

    由于北宫玉已通过自己的慷慨取得了樊烈的信任,后者亦不隐瞒他,点头说道:“我樊氏准备对蜀国用兵。”

    鉴于张启功授意北宫玉要做的,即是【大魏宫廷】挑起巴国的内争,因此,北宫玉当然不会忘记煽风点火,他故作犹豫地说道:“其实筹备那五千把战刀、两千把手弩倒也不难,问题是【大魏宫廷】贵方的道路太艰难,且途中又要经过相氏一族的领地……老族长,在下以为,若想你我双方的交易长久,我觉得老族长应当知会相氏一族一声。”

    从旁,樊烈的儿子樊布亦帮腔道:“是【大魏宫廷】啊,父亲,相鱳那厮太可恨了,这次居然敢试图截留我樊氏一族的东西,父亲,让我给相鱳一个教训!”

    樊烈面色阴沉,皱着眉头说道:“这事先不忙,先派人跟那相鱳说说,看看他到底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倘若他果真罔顾五姓之情,那我樊氏,亦无需跟他客气!”

    在旁,北宫玉心中微动,思索着该如何挑起樊氏与相氏的内争,可没想到就在这时,殿外却急匆匆有一名樊氏部落的战士奔入,说道:“族长,巴氏派人求见族长。”

    “唔?”

    樊烈皱了皱眉,不悦地说道:“巴鷿那小子,不知又要做什么。”

    话虽如此,他还是【大魏宫廷】命人将来人请了进来。

    只见巴氏一族的使者在见到樊烈后,行礼说道:“樊烈族长,我奉巴王之命而来。”

    “什么事?”

    “巴王得知,北方的秦国或将派兵攻伐我巴国,恳请族长提高警惕。”

    “秦国?”樊烈闻言一愣。

    而在旁,北宫玉亦愣了愣。

    秦国即将进攻巴蜀,这事北宫玉当然知道,问题是【大魏宫廷】,秦国的军队还未出现在巴蜀境内,就连地处巴郡北部的樊氏一族都不知情,何以在南边江州的巴王鷿却能得知此事?

    『楚人应该也不知秦国欲攻巴蜀这件事吧?难道是【大魏宫廷】张都尉透露的?……唔,这样的话,我这边也得稍稍更改一下计划。』

    想到这里,北宫玉放弃了挑唆樊氏与相氏内争的打算,故意出声道:“秦国啊……”

    听到这话,樊烈惊讶地问道:“先生知道秦国?”

    北宫玉闻言笑着说道:“不瞒老族长,秦国乃是【大魏宫廷】我国的手下败将,不曾想,秦国败于我大魏之后,居然有意进攻巴蜀。”说着,他信誓旦旦地说道:“虽然在下走私军备,亦被我大魏所不容,但在下终归是【大魏宫廷】魏人,若秦国果真试图进攻贵国,在下当鼎力相助贵国!”

    听了这话,樊烈越发欣喜,对北宫玉也就越发信任。

    毕竟,北宫玉讲得句句在理,他实在没有怀疑的理由。

    于是【大魏宫廷】乎,在秦国这个威胁下,樊烈暂时放弃了进攻巴蜀的决定,准备召集军队对抗秦国的进犯。

    原本在樊烈看来,秦国不至于这么快就打到他巴国,毕竟秦国与巴蜀之间,还隔着地处汉中的「苴国」,可没想到的是【大魏宫廷】,在七月初,他手下樊氏一族的战士,竟然打探到了秦国军队的踪迹。

    这让樊烈大吃一惊。

    他心中暗想:难道苴国已经被秦国攻陷了?为何苴国不派人向他巴国求援呢?

    事实上,因为巴国那「联苴抗蜀」的战略,巴族与苴国的关系一向不错,尤其是【大魏宫廷】当苴国的王渐渐不满足于作为蜀国的附庸,不希望再年年进贡给蜀国贡品后,巴国与苴国的关系就更为密切了。

    吃惊之余,樊烈立刻派遣前往打探。

    然而打探所知的结果,却让樊烈更加困惑,因为他发现,苴国至今安然无恙。

    事后他才知道,原来是【大魏宫廷】秦国给苴国赠送了一批可观的财富,要求苴国允许他借道攻伐蜀国。

    可能是【大魏宫廷】看在那批财宝的份上,苴国答应了秦国的要求。

    于是【大魏宫廷】乎,秦国军队轻而易举地就越过了汉中的险峻,将军队派驻到了巴蜀之地的北方。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秦国的军队,亦向樊氏一族送来了示好的善意,并派人求见樊烈,向后者表明心迹:此番他秦国只为攻伐蜀国,对巴国绝无歹意。

    此时,北宫玉已取得了樊烈、樊布父子的信任,自然也得知了这件事。

    在得知苴国的允许借道的行为后,北宫玉简直不敢相信。

    『这个苴国的君主,他还能再蠢一点么?居然如此轻易就让秦国的军队越过了汉中险峻?天呐!那家伙到底何来的信心,相信秦国不会在灭掉巴蜀两国后,顺手将他苴国也灭掉?』

    北宫玉暗暗摇头。

    他觉得,那个苴国君主实在是【大魏宫廷】蠢地可以,与这种君主并列于世,简直就是【大魏宫廷】他魏国君主的耻辱!

    想到这里,抱着绝不能叫秦国得逞的念头,北宫玉立刻就找到了樊烈,向后者陈述厉害:“老族长千万不可轻信秦人的谎言,若坐视秦国攻灭蜀国,占据了蜀地,那么,秦国下个攻略的对象,必然就是【大魏宫廷】贵国!”

    樊烈、樊布父子起初还有些不信,北宫玉便解释道:“苴、巴、蜀三国,对于秦国而言,苴国最易攻陷,因为苴国只有汉中之险,除非巴蜀两国鼎力支持苴国,否则苴国必定被秦国所灭。其次便是【大魏宫廷】贵国,毕竟贵国地处苴国之后,秦国或要攻打贵国,必得先攻苴国。最难攻陷的,莫过于蜀。……是【大魏宫廷】故,秦人另辟蹊径,一边稳住贵国与苴国,先取蜀国,蜀国若亡,秦国必定复攻贵国,介时巴蜀两国皆亡,秦国顺道解决苴国,将不费吹灰之力!”

    这一番剖析,听得樊烈、樊布父子面面相觑,后者不解地问道:“先生,为何秦国要这般周折?”

    北宫玉正色说道:“只因为秦国或攻打苴国,贵国与蜀国或将派兵支援,如此一来,秦军就难以越过汉中之险。而现如今,秦国用财帛骗取了苴国君主的承诺,又对贵方示好,此时他再攻取巴蜀,苴国与贵方未必会相救蜀国……”

    樊烈与樊布面面相觑。

    的确,一般情况下,他巴人怎么可能会去救援蜀国呢?甚至于,前几日在见过秦军的使者后,樊烈还在考虑要不要联合秦国攻灭蜀国。

    而眼下听北宫玉这一番话,只唬地他面色大变。

    “依先生之见,我等该怎么做?”他连忙问道。

    见此,北宫玉便献计道:“正所谓唇亡齿寒,就目前而言,无论苴、蜀抑或是【大魏宫廷】巴,三国单方都万万不是【大魏宫廷】秦国的对手,唯有联合一致,才能抵抗秦国。在下建议,鉴于目前苴国已被秦国所欺瞒,老族长不妨派人将其中厉害告诉巴王,请巴王派使者通知蜀国,双方携手共抗秦军!”

    “与蜀人联合抗击秦军?”

    樊烈的面色顿时沉了下来。

    北宫玉当然猜得到他的心思,在旁劝道:“老族长,此并非是【大魏宫廷】为蜀国而战,而是【大魏宫廷】为贵国而战,为樊氏一族而战。”

    听了北宫玉的话,樊烈这次啊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我明白了,多亏先生提点。……阿布,你立刻前往江州,将此事告诉巴鷿。”

    “呃……”樊布闻言愣了愣,抓了抓脑袋说道:“父亲,我能否请宫先生一同前往江州?我怕我说不清楚……”

    樊烈也知道这个儿子勇武则勇武,但脑袋还未必赶得上他,遂在瞪了一眼儿子后,转头看向北宫玉,恳请道:“先生,你看这……”

    北宫玉见此心中暗想:反正这边暂时也没什么事,不如就趁此机会去见见张都尉吧,顺便再见见那位‘芈芮大人’。

    想到这里,他笑着说道:“无妨。正如在下前些日子所言,在秦国与贵方之间,在下自然支撑贵方。更何况,为了取得贵方的友谊,在下不惜赠送了五百套军备,还指望日后能与樊氏一族长久交易,若贵方出了什么意外,在下这边也是【大魏宫廷】麻烦……”

    “那就拜托先生了。”

    樊烈大喜说道。

    次日,樊布便带着北宫玉与他手下的黑鸦众们,在一队樊氏战士的护送下,启程前往江州。

    阆中与江州之间,地势较为平坦,因此,在花了大概五日光景后,樊布、张启功等人便抵达了江州,求见了巴氏一族的首领巴鷿。

    在被巴鷿召见的期间,北宫玉代表樊氏一族,陈述了秦国的威胁,让巴鷿大感震惊与意外。

    震惊的是【大魏宫廷】,秦国居然果真前来攻伐他巴蜀,并且,苴国的君主愚蠢地将这些秦国军队放过了汉中。

    而意外的是【大魏宫廷】,在巴鷿看来,樊氏一族的老族长樊烈最痛恨蜀国,且此前还为了蜀国之事与他巴氏一族决裂,不曾想,今日居然会出动要求他出面,派使者联合蜀国对抗秦国。

    巴鷿不傻,顿时就猜到樊烈出现这样大的改变,十有八九就是【大魏宫廷】因为这个自称「宫正」的魏人。

    当然,他对这个魏人并无恶意,甚至还有些感激后者。

    事后,樊布率先返回阆中,将巴鷿的意思转达给父亲,而北宫玉,则在江州留了下来,至于目的,当然就是【大魏宫廷】想跟张启功碰碰面,双方交流一下情报。

    于是【大魏宫廷】,当得知张启功目前居住在巴国将军巴满的府邸内时,北宫玉立刻前往。

    在得知‘宫正’前来拜访后,张启功先是【大魏宫廷】一愣,旋即立刻醒悟过来,当即接见了北宫玉。

    可能是【大魏宫廷】得知又有一个魏人前来,芈芮亦跟着张启功一同出现。

    北宫玉左瞧右瞧,实在不觉得芈芮这个被他魏国君主称呼为‘傻丫头’的女人,何以能有能力看破张启功与他正联手编织的阴谋。

    在他看来,芈芮纯粹只是【大魏宫廷】一个普普通通、甚至还有点呆的傻丫头而已嘛。
友情链接:健康报网  管理资料下载  五代梦  健康报网  战神狂飙  开天录  论文大全网  理财知识  战国赵为帝  寒门崛起  逆天铁骑  明末第一贼  落秋中文  回到地球当神棍  神豪之娱乐天下  房贷计算器  大王饶命  励志故事  毕业论文网  漂亮女人  房贷计算器  中学生阅读网  五代梦  中华养生网  全球灵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