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325章:推波助澜
    “听说你也是【大魏宫廷】魏人,亦是【大魏宫廷】魏国的重臣?……你叫什么?”

    在见到北宫玉时,芈芮带着几丝兴奋问道。

    见此刻四下无人,北宫玉便拱拱手如实说道:“不敢妄称重臣,在下乃是【大魏宫廷】张都尉的副手,北宫玉,拜见芈芮大人。”

    说罢,他这才注意到在芈芮的身后,张启功正皱着眉头看着自己,脸上浮现出一副黯然失望的表情——这表情北宫玉亦不陌生,毕竟这位张都尉时常对幽鬼等不让人省心的黑鸦众们露出这种哀莫大于心死的神色。

    他只是【大魏宫廷】不明白,自己方才说错了什么,竟会让这位张都尉对自己露出失望的表情。

    而此时,芈芮又问道:“你总不会也是【大魏宫廷】奉我姐的命令而来找我吧?”

    听了这话,北宫玉顿时又注意到那位张都尉脸上露出凝重之色,一个劲地微微摇头朝着自己猛打眼神。

    可……这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呢?

    北宫玉将芈芮的话反复琢磨了半响,也没觉得这话有什么深意,遂如实说道:“在下是【大魏宫廷】奉他命而来,并未有幸接到皇后娘娘的嘱托,不过,倒是【大魏宫廷】陛下曾嘱托过我,若遇到芈芮大人您,看看您现今过得如何。……恕在下多嘴,陛下亦颇为记挂芈芮大人。”

    刚说完这话,北宫玉就看到张启功翻了翻白眼,睁着一副死鱼眼瞪着自己。

    『我又说错什么了?』

    北宫玉百思不得其解。

    “姐夫啊……”

    芈芮面色讪讪,忍不住又扭头看了一眼张启功。

    『……姐夫一向对我很凶,倘若被他得知我差点就杀死了他手下的重臣,不知会如何惩罚我。……不不,这还算好的,糟糕的是【大魏宫廷】,我事后曾想过杀掉这个张启功隐瞒真相,也不知这个张启功是【大魏宫廷】否猜到?听姐妹说,我当时杀气挺重的……糟糕糟糕……』

    她心中暗暗嘀咕。

    而此时,张启功正用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看着北宫玉,忽然注意到芈芮扭头深深看了一眼自己,心中不由地为之一凛。

    『……方才得知北宫前来,芈芮大人平白无故要跟我一同出来会见北宫,这显然是【大魏宫廷】对我等仍心存怀疑。哎,北宫这家伙,以往挺可靠的,这么这次就这么不小心呢?……你难道就看不出来芈芮大人在套你的话么?……你我皆是【大魏宫廷】陛下所器重的重臣,而如今一同被派到巴蜀,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此举会引起旁人的怀疑么?……这下好了,芈芮大人肯定已经在怀疑我此番前来巴蜀的目的。』

    张启功心中暗叫糟糕。

    感觉到气氛似乎变得有些古怪,北宫玉皱着眉头打量着张启功与芈芮二人,着实一头雾水。

    他仔细回想自己方才所说的话,感觉没什么问题啊,何以这位张都尉以及这位芈芮皆露出了这般诡异的表情?

    鉴于急着与张启功互通消息,补全谋划上的漏洞,北宫玉开口打破了沉闷的气氛:“芈芮大人,卑职这有些事需要与张大人私下交流,能否容我二人私下相处片刻。”

    听了这话,芈芮倒也没想太多,点点头说道:“唔,那你们聊。”

    说罢,她就转身离去了。

    看着芈芮走远的背影,张启功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感慨说道:“真是【大魏宫廷】一位直觉敏锐的奇女子,不愧是【大魏宫廷】皇后娘娘的妹妹,这份智睿,着实不可小觑。”

    『智睿?哪表现出来了?』

    北宫玉不可思议地看向张启功,琢磨半响也没看出那位芈芮大人哪里智睿了。

    在来到张启功的住处后,北宫玉吩咐几名黑鸦众防备有人窃听,旋即这才向张启功汇报他的进展:“按照都尉大人的吩咐,卑职已成功地取得了樊氏一族的信任,,本欲挑起樊氏一族与相氏一族的内争,却不曾想期间发生了变故……”

    说着,他便将他如何假冒走私军备的商人,如何取得樊氏一族的信任,以及后来秦国军队介入等事情通通告诉了张启功。

    在听完北宫玉的讲述后,张启功深感欣慰。

    与青鸦众所属的左都尉署不同,张启功的右都尉署,其辖下那帮黑鸦众没几个脑筋活络的,北宫玉这位智略并不逊色张启功多少的副手,称得上是【大魏宫廷】张启功最大的倚重了。

    这不,假意走私军备的商人名义,赠送樊氏一族五百套军备而取得了对方的身份,更关键的是【大魏宫廷】,北宫玉看穿了秦国的诡计,说服樊氏一族拒绝接受秦国那所谓的善意,这让张启功大为称赞。

    他自认为,就算当时是【大魏宫廷】他张启功身在阆中,也不见得会比北宫玉做得更出色了。

    “真没想到,秦国居然用财帛收买苴国君主……最不可思议的是【大魏宫廷】,苴国君主居然为了一点财帛,接受了秦国欲借道攻伐蜀国的要求。这份愚昧,怕是【大魏宫廷】与卫费不相上下啊……”

    张启功感慨地摇了摇头。

    他曾以为,天底下似卫国君主卫费那种昏昧的君主,可能也是【大魏宫廷】独一无二,没想到在巴蜀之地这边,却又出现了一位论愚昧完全不下于卫费的君主,居然做出了与虎谋皮的愚蠢行为。

    “这么说,苴国目前是【大魏宫廷】站在秦国那边了?”张启功问道。

    北宫玉点点头,解释道:“据樊氏一族的首领樊烈所言,虽然苴国最初乃是【大魏宫廷】蜀国所扶持的、为了限制巴国的属国,但因为种种原因,苴国后来对蜀国这个宗主国很不满,一直希望摆脱蜀国……”

    “愚昧!”

    张启功摇了摇头。

    他的观点与北宫玉一模一样,他也觉得,若有朝一日秦国攻灭了巴蜀,肯定会顺手灭掉苴国,只可惜,愚昧的苴国国主却似乎并未想到这一层,居然为了一点财帛,出卖了蜀国。

    在思忖了片刻后,张启功先将巴国的情况——主要是【大魏宫廷】平舆君熊琥与楚水君等人的矛盾与意图告诉了北宫玉,随后对北宫玉说道:“秦国在巴蜀并无内应,倘若果真被其说服樊氏一族联合进攻蜀国,介时蜀国就要同时应付汉中、阆中两个方向的军功,这麻烦可就大了。但既然你已识破了秦国的诡计,说服了樊氏一族拒绝与秦国联手伐蜀,甚至转而援助蜀国,秦国的胜算就不高了……”说到这里,他轻笑一声,又继续说道:“或此时秦国仍要强攻蜀国,就必须经过「剑山」,蜀国曾在那一带修筑了「剑门关(剑阁)」,主要驻军守将不至于太过愚昧,应该可以挡住秦国的军队。”

    “卑职也是【大魏宫廷】这么觉得的。”北宫玉笑着说道。

    他也觉得樊氏一族所在的阆中,地理位置非常关键,是【大魏宫廷】故才要说服樊氏一族的首领樊烈回绝秦国那所谓的善意。

    “就怕到时候秦国攻不下剑山,转而攻打樊氏的阆中。”他又补充了一句。

    听闻此言,张启功冷笑道:“除非秦国被逼到绝境,否则,想来他并不会在蜀国尚在的情况下攻打巴国。一旦秦国真敢攻打阆中,那就再没有可能诓骗巴人了。……不过你还是【大魏宫廷】要谨慎,让樊氏一族守好北方的巴山,只要阆中不被秦国占据,秦国就只能走剑山这一条道,剑山一带连山绝险,山路崎岖狭隘,难以发挥秦军兵多的优势,在这种情况下,蜀国虽弱,但仍能凭借天险抵挡秦军。”

    北宫玉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随即又问道:“那楚国这边怎么办?卑职以为,巴蜀两国均非秦国对手,虽能借助天险挡住秦国,但却无法对秦国造成无法估量的伤亡……卑职建议,不若引楚军与秦军相战!”

    “这个……”张启功捋了捋胡须,沉思道:“这个暂时恐怕办不到。……楚水君与相氏一族那边的情况,我暂时还不清楚,但巴氏一族的首领巴鷿,他对楚国却始终抱有戒心,尽管与平舆君熊琥关系不错,但始终不肯放入楚军。……他与熊琥达成了协议,愿意尽可能地帮助楚国筹集粮食,而熊琥则许诺,倘若相氏一族果真借助楚国的兵力攻伐巴氏一族,则熊琥将出兵协助巴氏一族攻打项氏一族与楚水君,但在此之前,楚军不得进入巴国。”

    “相氏一族何时对巴氏动手?”北宫玉问道。

    “这个暂时还不清楚。”张启功摇了摇头,猜测道:“巴鷿倘若聪明的话,就会故意将他与熊琥的协议透露出去,让相氏一族心存忌惮……”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北宫玉皱了皱眉。

    见此,张启功笑着说道:“此前,张某亦在为此而头疼,不过,在你带来了「秦军入境」的消息后,我已想到了一招妙计……既然秦国苦于没有内应,而相氏一族苦于自身兵力不足,你我何不帮他双方一把,助这两方结盟呢?”

    北宫玉愣了愣,旋即用惊喜乃至敬佩地眼神看向张启功,连声说道:“绝了!这招绝了!”

    与聪明人说话就是【大魏宫廷】默契,这不,张启功只是【大魏宫廷】稍稍提及了一句,北宫玉就立刻想到了,于是【大魏宫廷】乎,这两个最擅长阴谋诡计的毒士,当即聚在一起商讨具体的策略。

    促成秦国与相氏一族的结盟,此事虽然感觉匪夷所思,但未必没有这个可能性。

    毕竟秦国暂时渴望得到的,只是【大魏宫廷】「阆中」,只要得到阆中,秦国就能对蜀国展开两面夹击。

    是【大魏宫廷】故,倘若秦国派人与相氏一族接触,以「阆中」作为报酬,协助相氏一族攻伐樊氏、巴氏等其余巴国部落,助相氏一族的首领相鱳成为巴王,相鱳未必会拒绝秦国。

    而一旦得到了秦国的支持,相鱳与楚水君,十有八九会立刻对巴氏一族用兵,在这种情况下,巴氏一族唯有向平舆君熊琥求援,如此一来,楚西的军队就能进入巴郡,促成张启功与北宫玉乐于看到的「秦楚交兵」的结果。

    然而讽刺的是【大魏宫廷】,最先想到了这招策略的,既不是【大魏宫廷】秦人,也不是【大魏宫廷】相氏一族的人,而是【大魏宫廷】张启功与北宫玉这两个正试图将巴蜀搅地天翻地覆的魏人。

    在商量好具体的方略后,张启功对北宫玉说道:“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切记小心谨慎。”

    北宫玉闻言笑道:“张都尉放心,此事就包在卑职身上。”

    张启功点点头,随即又好似想到了什么,正色说道:“此番你你离去后,下次不妨叫阳佴来联系我,你今日出现,芈芮大人已有所怀疑……哎,也怪我,应该事先提醒你。”

    『??』

    北宫玉面露不解之色,问道:“芈芮大人已有所怀疑?……怀疑什么?”

    说到这里,他顿时想起了张启功在那封密信中的‘警告’,不解地说道:“说起来,此事卑职确实有些纳闷,张都尉何以觉得芈芮大人会看穿你我的意图?”

    “何以会觉得?”

    张启功脸上露出了更加不解的表情,皱着眉头说道:“你难道不觉得,芈芮大人是【大魏宫廷】一位心思细腻、城府极深的女子么?”

    “哈?”北宫玉张了张嘴,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张启功问道:“张都尉,你为何会得出这结论?”

    “什么叫为何会得出这结论?”张启功看了一眼北宫玉,将他与芈芮相遇时的前前后后都告诉了北宫玉,随即又补充道:“最近她一直在监视我,就像今日,得知你前来拜访,她特地来见你,就是【大魏宫廷】为了证实你的身份。”

    『……』

    北宫玉张着嘴,不知该如何接话。

    良久,他这才婉转地说道:“都尉大人,卑职不敢苟同。……卑职觉得,芈芮大人纯粹就是【大魏宫廷】来看看卑职而已,顺便看看是【大魏宫廷】否有她姐姐带来的消息。”

    “你想得太简单了!”张启功摇摇头说道。

    北宫玉忍着笑说道:“不不,卑职觉得,可能是【大魏宫廷】张都尉想得多了……”

    “你是【大魏宫廷】说我猜错了?”张启功闻言一愣,旋即自负地说道:“北宫,这些年来,张某可曾做出错误的判断?”

    “这……”

    一听这话,北宫玉有些迟疑了。

    毕竟在他眼中,眼前这位张都尉用计极狠、看人极准,几乎从未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难道真是【大魏宫廷】我轻视了那位芈芮大人?』

    想到这里,北宫玉皱着眉头说道:“然而卑职来时,陛下那可是【大魏宫廷】口口声声以傻丫头来称呼芈芮大人啊。”

    听闻此言,张启功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说道:“那只是【大魏宫廷】亲近的称谓而已。远的不说,就说我大魏之君,先王曾屡屡在众目睽睽之下笑称陛下乃‘劣子’,然而谁人会怀疑当今陛下的雄才伟略?……所以说,一声称谓不足以作为凭据。”

    “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样吗?”

    北宫玉结结巴巴地说道,他本来对芈芮的评价相当自信,可是【大魏宫廷】听张启功这么一说,他就难免有些怀疑了。

    “你想想皇后娘娘,芈芮大人,那可是【大魏宫廷】皇后娘娘的妹妹,姐姐心计城府无不上乘,其妹又能差到哪里去?”张启功信誓旦旦地说道。

    “这……都尉大人所言,确实有些道理。”

    北宫玉不复此前的自信,犹豫地点了点头。

    当晚,北宫玉在巴国将军巴满的府邸借宿了一宿。

    次日,他带着他手底下的黑鸦众离开了江州,返回了阆中。

    在阆中住了几日,北宫玉一直在关注秦军的动向。

    正如张启功与他判断的一样,由于樊氏一族拒绝了秦国的军队,这使得秦国军队只能咬牙攻打剑山,且因为地势而屡屡失败。

    在观望了一阵子后,北宫玉觉得秦军吃了那么多场败仗,耐心应该也被磨得差不多了,遂以筹备军备为借口,离开了阆中,乔装改扮前往相氏一族的领地,在准好了一应物什后,假冒秦国的使者求见了相氏一族的首领相鱳。

    此时,樊氏一族的首领樊烈,早已派人将「秦军入境」的消息,派人转告了相氏一族的首领相鱳,希望后者提高警惕,派兵驻守巴山。

    可惜相鱳对此并不是【大魏宫廷】很在意。

    而今日,忽然听说竟然有秦国的使者来求见自己,相鱳不禁感到惊奇,连忙派人将北宫玉一行人请入了宫殿。

    在见到相鱳时,已改头换面的北宫玉,假称自己是【大魏宫廷】蓝田君赢谪手下的臣子,是【大魏宫廷】特地从秦国都城咸阳而来。

    听闻此言,相鱳纳闷地问道:“阁下来自咸阳,而不是【大魏宫廷】贵国的军队?”

    北宫玉当然知道相鱳指的秦军是【大魏宫廷】哪方,闻言笑着说道:“不不不,带兵打仗是【大魏宫廷】将军们的事,而与外邦交涉则是【大魏宫廷】我辈之事,双方并无干涉。”

    他说得头头是【大魏宫廷】道,相鱳自然不会对北宫玉的身份感到怀疑。

    哪怕此前有一丝一毫的怀疑,也在北宫玉那对秦国如数家珍的叙述下打消了——想想也是【大魏宫廷】,以曾经魏秦两国的亲密关系,北宫玉作为天策府右都尉署的二把手,岂会不知秦国的境况?

    在打消对北宫玉的怀疑后,相鱳便问起了前者的来意。

    于是【大魏宫廷】北宫玉便说道:“我大秦欲征讨蜀国,奈何剑山险峻难行,希望贵方能允许我大秦的兵卒踏足阆中,从阆中出兵,攻伐蜀国。”

    相鱳闻言哈哈大笑道:“使者莫不是【大魏宫廷】找错人了?贵国想要驻军阆中,应该找樊氏一族,而非我相氏一族。”

    北宫玉闻言摇了摇头,按照对樊氏一族的了解,沉声说道:“阆中的樊氏,已拒绝了我大秦的善意,甚至于还出言侮辱。”说到这里,他抬头看向相鱳,沉声说道:“若是【大魏宫廷】首领能助我大秦夺取阆中,我大秦愿助首领成为巴国之王。”

    这突然一句,让相鱳面色顿变,皱着眉头质问北宫玉道:“阁下所言,怕是【大魏宫廷】并不妥当吧。”

    北宫玉笑着说道:“在下绝无离间贵方与樊氏一族的意思,只是【大魏宫廷】陈述所需,更何况……贵国内部的纷争,我大秦亦有所耳闻,首领又何必遮遮掩掩呢?”说到这里,他正色说道:“我大秦只要阆中,倘若首领肯助我大秦夺得阆中,我大秦便助首领成为巴国之王,决不食言!”

    相鱳闻言沉思了片刻。

    正如张启功所猜测的,在得到楚水君的承诺后,相鱳对取代巴氏的野心就越来越大,但他仍有顾虑,毕竟他也吃不准,楚水君与平舆君熊琥,这二人在楚国究竟谁更有权势。

    正因为如此,在得知平舆君熊琥已进入了江州后,相鱳心中就难免产生的顾虑。

    可没想到,秦国却派使者与他交涉。

    “只要阆中?”

    在思忖了半响后,相鱳沉声问道。

    北宫玉点点头,笑着说道:“只要阆中!”

    “好!”

    相鱳点点头,一口答应下来:“但你方必须”

    莫以为相鱳就如此好哄骗,事实上他日后未必肯兑现承诺,他只是【大魏宫廷】需要借助秦国的兵力去攻伐巴氏,与支持巴氏一族的平舆君熊琥麾下的军队交战而已。

    按照北宫玉的要求,双方立下契约,然后相鱳派使者跟着北宫玉前往汉中,与秦军的主帅交涉。

    期间,北宫玉故意派人将「樊氏勾结秦军」的消息透露给了樊氏一族,并提醒樊烈、樊布父子截杀他这名‘秦国使者’。

    果不其然,樊烈在得知此事后大为震怒,立刻派儿子樊布截杀那名秦国使者。

    此后,北宫玉故意叫黑鸦众将樊布引到了护送他的相氏一族战士当中,在双方混战之际,与手下的黑鸦众自导自演,演出了秦国使者被杀的一幕。

    临‘死’前,北宫玉将他与相鱳签订的契约交给相氏一族的使者,让后者带着这封契约逃到汉中的秦军那边,将此事告诉秦军的主帅。

    相氏的使者不明究竟,在北宫玉假死脱身后,遵照嘱托带着契约逃到了汉中,向秦军主帅、长信侯王戬呈上了这份契约。

    王戬感到莫名其妙,因为他并未听说咸阳派使者与相氏一族交涉。

    想证实一下吧,又没法证实,毕竟那名‘秦国使者’已经被樊氏一族的战士给杀了。

    虽然王戬当即就派人返回咸阳,向咸阳求证,可是【大魏宫廷】这一来一去,最起码也得几个月了,难道这几个月就干耗着?

    想来想去,王戬又拾起了那份契约上。

    虽然他还是【大魏宫廷】吃不准是【大魏宫廷】否真是【大魏宫廷】来自咸阳的使者与相氏一族达成了协议,但经过他反复审视这份契约,他并不认为此举对他秦国有害。

    于是【大魏宫廷】,他就按照这份契约,与相氏一族达成了协议,派遣数万秦军秘密前往相氏一族的领地,助相氏一族攻打其他巴国部落。

    期间,王戬亦提出了他的要求,即要求相鱳以他相氏一族的名义,先攻打阆中。

    能否打下来王戬并不要求,但最起码,他要让相氏一族成为巴国的公敌,免得到时候被过河拆桥。

    相鱳同意了王戬的附加要求。

    就这样,张启功与北宫玉二人,成功地让相氏一族与秦国搭上了线,大大助涨了相氏一族取代巴氏一族的野心。

    而一旦相氏进攻巴氏,平舆君熊琥麾下的楚军,亦会立刻入境,相助巴氏一带。

    不难猜测,过不了多少时日,巴地就会因为秦、楚两国军队的介入,搅地天翻地覆。
友情链接:神豪之娱乐天下  战国赵为帝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明朝败家子  开天录  明朝败家子  武道孤圣  最强特种兵王  哲夫当立  圣龙图腾  减肥方法  伏天氏  谎话大王  民国谍影  春野小神医  工作总结  IT百科  无敌超神奶爸  首富杨飞  努努书坊  花百科  中华养生网  tplink  全本书屋  明朝败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