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332章:借刀杀人
    魏昭武八年夏,鉴于平舆君熊琥与秦军主帅王戬、大庶长赵冉等人取得了默契,而在秦国的认可下,得到了占据巴国的暂时权力,引狼入室的巴王鷿无法抗拒楚国,不得已只有向楚国臣服。

    至此,巴国覆亡。

    在巴鷿投降之后,平舆君熊琥立刻带着西郢君熊焘,前往江州。

    虽然尴尬,但此时此刻平舆君熊琥却不得不与巴鷿见面,善后巴国投降这件事。

    在受降的过程中,看着巴鷿、巴满、樊布等一干巴族人那隐隐带着厌恶甚至是【大魏宫廷】憎恨的眼神,平舆君熊琥心中亦难免有些羞惭。

    毕竟一开始的时候,他楚军是【大魏宫廷】作为巴氏、樊氏两族的援军而来,没想到最终,他们这些援兵却做出了鹊巢鸠占的行为。

    “不得已而出此下策,希望巴王见谅。”

    在见到巴鷿时,平舆君熊琥诚恳地说道,仿佛是【大魏宫廷】在向巴鷿致歉。

    平心而论,平舆君熊琥确实也没有办法,毕竟中原那边魏国已经吞并了齐国,即将对他楚国用兵,倘若他楚国仍无法掌控巴国,恢复巴国的产粮供于国家接下来的战争,那么与魏国的战争楚国必输无疑。

    一边是【大魏宫廷】相识多年的友人巴鷿,一边是【大魏宫廷】自己效忠的国家,平舆君熊琥当然会选择后者。

    听着平舆君熊琥那仿佛是【大魏宫廷】在致歉的话语,巴鷿面色平静地冷哼了两声,不置褒贬。

    见此,平舆君熊琥心下暗自叹了口气。

    他知道,虽然此番他楚国掌控了巴国,但这并不意味着巴人会真正臣服于他楚国——这些巴人不过是【大魏宫廷】迫于当前的局势,无可奈何而已。

    对此熊琥也没办法,只能暗暗希望时间能够缓解双方的恩怨。

    不过在此之前,他有两件事必须要做。

    其一,杀魏人张启功,因为此人乃是【大魏宫廷】魏王赵润的心腹大臣、左膀右臂,虽然此前平舆君熊琥与张启功相处地还算不错,但为了楚国的利益,熊琥必须要除掉此人。

    其二,便是【大魏宫廷】杀楚水君,无论于公于私,熊琥都要除掉楚水君,以绝后患。

    于是【大魏宫廷】他正色询问巴鷿道:“巴王,不知魏人张启功身在何处?”

    在听到平舆君熊琥的询问后,巴鷿面露轻蔑之色地冷笑了一声,淡淡说道:“张先生早已离开江州,返回魏国了。”

    熊琥闻言皱了皱眉,追问道:“他走的那条路?”

    “不知。”

    巴鷿淡淡说罢,旋即瞥了一眼熊琥,又补充了一句话:“不像某些人,我巴氏一族,不会出卖朋友。”

    在旁,樊氏一族的新族长樊布亦是【大魏宫廷】冷笑连连,用一副鄙夷的神色看着平舆君熊琥。

    事实上正如巴鷿所言,鉴于目前巴国这边已无可作为,张启功提前几日就带着芈芮一干巫女离开了江州,免得被平舆君熊琥过河拆桥,但张启功的副手北宫玉,在幕后挑起了秦楚战争的北宫玉,此刻仍留在樊氏一族内,毕竟北宫玉要确保楚国只能得到巴国的土地,却不能得到巴国的人心。

    当然,似这种事,樊布怎么可能透露给平舆君熊琥呢?

    无奈之下,平舆君熊琥只能派几队士卒追击张启功做做样子,却不敢叫西郢君熊焘或楚将斗廉麾下的军队前往追击后者。

    原因就在于张启功在逃离时,带走了芈芮等一干巫女,平舆君熊琥生怕西郢君熊焘或楚将斗廉麾下的军队在追击张启功时,误伤到芈芮。

    当日,楚军便进驻了江州,至此,巴国全境除「阆中」仍被秦将王戬的占据,其余基本上已被楚军所占领。

    正像张启功所判断的那样,平舆君熊琥亦知道他楚国占据巴国的举措,注定无法得到巴人的民心,自然不敢将巴鷿继续江州,毕竟若巴鷿继续留在江州,巴人很有可能会在「魏楚战争」期间叛乱,这对于楚国而言,那是【大魏宫廷】莫大的威胁。

    因此,他决定让巴鷿移居到他楚西,最好到他的封邑平舆县去,随时随地受到他的监视。

    然而,当他对巴鷿提及此事后,巴鷿却毫无意外之色,用带着几分嘲讽的语气对平舆君熊琥说道:“张先生离去前曾做出假设,猜测君侯或会让我迁居楚西,不曾想,果真被张先生猜中。”

    听着巴鷿那讥讽满满的话,平舆君熊琥心下更为尴尬,但他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决定将巴鷿带到楚西,至于巴国这边,便交予巴满、樊布二人来安抚巴人的民心。

    巴满乃是【大魏宫廷】巴国的将军,为人忠义,对巴鷿忠心耿耿,平舆君熊琥认为此人决计不敢做出什么叛乱的行为,以影响到巴鷿在楚国的安危。

    至于樊布,则被平舆君熊琥给忽视了,毕竟在熊琥看来,樊布不过是【大魏宫廷】一个有勇无谋的年轻人而已,根本不足以影响大局。

    巴鷿同意了平舆君熊琥的要求,将巴国的一切都托付给了将军巴满。

    在回到自己部落的驻地后,樊布将这件事告诉了北宫玉,称赞张启功与北宫玉道:“先生料事如神,熊琥那厮果真有意将巴鷿带到楚西。”

    北宫玉闻言心中大定,毕竟巴鷿这个人,张启功与他都希望带到魏国,倘若巴鷿留在江州,一直处于楚军的监视或保护,那他们还不好下手,但如今熊琥有意将巴鷿带到楚西,那么他们有的是【大魏宫廷】在途中下手劫人的机会。

    不过劫走巴鷿这件事,将由张启功手下的黑鸦众来处理,与北宫玉无关,他留在樊氏一族,只是【大魏宫廷】为了辅助巴满与樊布,确保楚国无法得到了巴族的民心。

    于是【大魏宫廷】他对樊布建议道:“此事与樊氏一族无关,族长只管吸纳其余部落的族人,壮大樊氏一族,且操练族中勇士,为日后将秦楚两国军队赶出巴国而未雨绸缪。”

    “先生说的是【大魏宫廷】。”

    樊布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看着樊布对自己信任的样子,北宫玉亦感觉有些愧疚,毕竟正是【大魏宫廷】他在幕后操纵一切,将秦军引入了巴国,间接导致同样对他颇为信任的樊氏一族老族长樊烈战死在阆中,战死在与秦军的战争中。

    『……彼对我如此信任,待日后,我当为其谋划,使其立功,日后好恳请陛下封赐樊氏。』

    北宫玉心下暗暗说道。

    给樊布出谋划策、让其立功,这对于北宫玉来说并不是【大魏宫廷】什么难题,不过现如今嘛,这件事还得先放在心底,免得让楚军得悉。

    而与此同时,平舆君熊琥则在江州城内的落脚处,思忖着「将巴鷿带到楚西」这件事。

    本来嘛,这是【大魏宫廷】熊琥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决定,但今日在跟巴鷿提及此事时,巴鷿却带着几丝嘲讽告诉他,这事张启功早已猜到,这就让熊琥不由地对此再次深思起来。

    张启功早就猜到了此事?

    这是【大魏宫廷】否意味着,张启功或有可能派人将巴鷿劫往魏国呢?

    熊琥仔细想了想,觉得此事大有可能,毕竟巴鷿终归代表着巴国的正统,倘若巴鷿被魏国得到,就意味着魏国得到了巴国的名分,虽然就当前的局势而言,熊琥实在不相信魏国会在即将与他楚国开战的情况下派兵进攻巴蜀。

    要知道,对于楚国而言,巴蜀乃是【大魏宫廷】与魏国展开战争的前提,但对于魏国却不是【大魏宫廷】,如今在实际上已占据了半壁中原的魏国,未必会看得上巴蜀。

    当然了,这是【大魏宫廷】魏国的态度,并不意味着张启功就不会派人在途中劫走巴鷿——甚至于,凭着对张启功的了解,熊琥认为此是【大魏宫廷】大有可能。

    否则他张启功岂不是【大魏宫廷】白来巴国一趟?

    在经过沉思之后,平舆君熊琥命人召来楚水君。

    没有看错,正是【大魏宫廷】那个与熊琥一样都希望杀掉彼此、且此前与相氏一族联合的楚水君。

    说到楚水君,就要从「秦军入巴」这件事说起。

    当日,北宫玉假冒秦国使者,与相氏一族的首领相鱳达成了协议,虽途中他自导自演,叫樊氏一族与黑鸦众袭击了使团,假死脱身,但秦军与相氏一族的协议,却得到了秦军主帅王戬的认可。

    于是【大魏宫廷】乎,秦军与相氏一族达成了默契,使得相鱳的野心大大增加。

    但楚水君却从中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相鱳利令智昏,没有意识到引秦军入境后的危害,但楚水君又岂想不到呢?他很早就预测到,一旦秦军协助相氏一族,虽然前期能够帮助相氏一族取得优势,但接下来,巴氏一族必定会请平舆君熊琥麾下的援军相助,而这就意味着,秦楚两军必将爆发一场战争。

    因此他怀疑,这整件事或者就是【大魏宫廷】一个阴谋。

    鉴于楚水君并不清楚张启功、北宫玉这两个魏人当时就在巴国,因此他怀疑的目光投向了平舆君熊琥一方,误以为是【大魏宫廷】巴氏一族此前拒绝了熊琥想要派兵援助巴氏的要求,是【大魏宫廷】故,熊琥故意叫人促成了秦军与相氏一族的联盟,借这件事让他麾下的楚军有机会介入巴国。

    不过仔细想想,楚水君又不认为平舆君熊琥麾下,有足够能力的部下去促成这件事。

    总而言之,虽然猜到了整件事的七七八八,但楚水君并未说破,毕竟在他看来,一旦熊琥麾下的军队介入巴国,势必会跟秦军爆发战争,使得巴国这边的局势变得更加混乱,这对于他而言,也并不是【大魏宫廷】一件坏事——熊琥麾下兵将的死活,与他何干?

    果不其然,虽然有秦军相助的相氏一族,很快就取得了优势,但随着巴氏一族请来了平舆君熊琥一方的军队,相氏一族立刻就被打回了原形。

    更糟糕的是【大魏宫廷】,秦军当时已经得到了阆中,根本无所谓相氏一族的死活,于是【大魏宫廷】乎,相氏一族被西郢君熊焘与楚将斗廉打得节节败退。

    对于,楚水君亦有些恼恨,因为他此前的计划被全盘打破了。

    不过最最让他感到意外的,还是【大魏宫廷】前一阵子平舆君熊琥亲自出面,说服秦军与楚军停战。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以王戬为首的秦军,将与平舆君熊琥为首的楚军共同瓜分巴国,意味着除二者以外的其余势力,都将被秦楚双方联手排斥。

    也意味着,秦军放弃了相氏一族这块曾经用来叩开巴国大门的敲门砖,有意借楚军的手,将相氏一族铲除。

    「非秦即楚」,这即是【大魏宫廷】巴国现如今的境况。

    果不其然,在与秦军达成协议后,西郢君熊焘与楚将斗廉,便大肆进攻相氏一族,将前一阵子势力已超过巴氏一族的相氏一族,在极短的时间内又打回了原形。

    面对楚军的进攻,相氏一族节节败退,最终逃入了北边的深山躲藏。

    意识到相氏一族大势已去,楚水君立刻抛弃相鱳,投奔当时驻军在「临江」的楚将斗廉。

    斗廉乃是【大魏宫廷】楚国的老将,经历过「四国伐楚」、「五方伐魏」、「诸国伐魏」等几场动辄数十万规模的大战役,最早乃是【大魏宫廷】楚国相城守将南门迟帐下的将领,后来南门迟投奔魏国后,斗廉便调到上将项末帐下,待等项末在雍丘战死之后,又调到新晋三天柱、新阳君项培的帐下,也就是【大魏宫廷】说,此人并不是【大魏宫廷】平舆君熊琥一系的楚西将领,未必会听从熊琥的指示。

    事实上,其实西郢君熊焘也并非事事听命于平舆君熊琥,但熊琥在楚西经营了那么多年,关系亲近,楚水君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去测试西郢君熊焘是【大魏宫廷】否对平舆君熊琥唯命是【大魏宫廷】从。

    果然,斗廉这位楚国将领,并不清楚楚水君跟平舆君熊琥、溧阳君熊盛之间的矛盾,他对于楚水君身在巴蜀感到非常惊讶。

    于是【大魏宫廷】,楚水君便将他前来巴国的目的告诉了斗廉,即楚王熊拓要求他戴罪立功,夺取巴蜀。

    因为楚水君有楚王熊拓的王令,斗廉深信不疑,便将楚水君放入了「临江」,并派人将平舆君熊琥禀报此事。

    熊琥得知此后又惊又怒,惊的是【大魏宫廷】,楚水君这厮居然还敢胆子出现在他面前,怒的是【大魏宫廷】,楚水君曾教唆项氏一族截杀他与芈芮一行人。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楚水君现身临江的事,已被斗廉麾下许多楚军兵将所知,一时间熊琥也不好下手。

    别看就连楚国的丞相、溧阳君熊盛都暗中叫平舆君熊琥铲除楚水君,但这是【大魏宫廷】楚国内部高层的斗争,自然不好弄得人尽皆知,毕竟从明面上来说,除了楚王熊拓以外,没有人可以取楚水君的性命。

    但眼下,由于猜测到魏人张启功或会派人劫走巴鷿,平舆君熊琥忽然觉得,这或许是【大魏宫廷】一个借魏人之手铲除楚水君的机会。

    于是【大魏宫廷】,他立刻派人召来了楚水君。

    两日后,楚水君应邀而来,从临江抵达了江州。

    当着西郢君熊焘等一干不知情的楚将的面,平舆君熊琥与楚水君丝毫没有露出对彼此的杀意,相信不知情的人,或许还会以为二人关系亲近。

    在一番寒暄后,平舆君熊琥便对楚水君说道:“我已与秦国达成协议,巴国这边的事暂时告一段落,楚水君留在巴国也无大事,不如先回国吧。”

    虽然楚水君并不想就此回国,但奈何势力不如平舆君熊琥,他也无可奈何,只能点头。

    见此,平舆君熊琥又说道:“对了,既然楚水君要回国,不如就与巴鷿一行人同行吧,巴鷿此人,身份尊贵,切记不可出了差错。”

    一听这话,楚水君微微色变,他岂是【大魏宫廷】猜不到平舆君熊琥的歹意?

    明摆着平舆君熊琥这是【大魏宫廷】想再弄一出途中派兵截杀他的戏码,对他之前种种行为的报复。

    遗憾的是【大魏宫廷】,西郢君熊焘是【大魏宫廷】平舆君熊琥名义上的部下,而楚将斗廉,很大程度上又得听命于熊琥这位主帅,根本没人为楚水君说话,因此楚水君哪怕知晓平舆君熊琥不安好心,也只能答应。

    事后,熊琥召来了麾下将领「陈礼」,私下对后者做出嘱咐,倘若张启功一方的魏人果真袭击了楚水君、巴鷿的队伍,那么,他要求陈礼做两件事:其一,抛弃楚水君,任其被魏人所杀;其二,倘若无法带走巴鷿,便将后者杀掉。

    “末将遵命。”

    陈礼抱拳领命。

    此后,平舆君熊琥故意放出消息,通告整个巴国,表示巴鷿将前往他楚国的都城寿郢,与他楚国君主熊拓会晤,洽谈楚巴两国的关系。

    这看似是【大魏宫廷】在安抚巴人,减轻巴人对「带走巴鷿」的抵触,事实上,他这是【大魏宫廷】故意放消息给张启功一方的魏人,叫张启功能掌握楚水君与巴鷿离开巴国的路线,接魏人的手,将楚水君铲除。

    若是【大魏宫廷】熊琥没有料错的话,他的堂妹芈芮,此刻亦跟张启功带在一起,这也算是【大魏宫廷】变相地帮助堂妹芈芮报了仇。

    熊琥相信,有张启功在,楚水君此番绝对是【大魏宫廷】死路一条。

    唯一的区别仅在于巴鷿的生死——倘若巴鷿活着被带到楚国而楚水君被魏人所杀,那么平舆君熊琥这边大获全胜;退一步讲,假设巴鷿与楚水君皆死在途中,他熊琥也可以将这件事全部推到魏人的头上。

    总而言之,横竖都不是【大魏宫廷】一件坏事。

    数日后,此刻就藏身在巴山一带的张启功与芈芮,便收到了有关于「楚水君护送巴王鷿前赴楚都寿郢」的消息,在微微一愣后,他哑然失笑道:“这个熊琥,看似仁厚,实则亦是【大魏宫廷】心狠之辈,居然想借我等之手,除掉楚水君……”

    不过牢骚归牢骚,张启功还是【大魏宫廷】立刻派人叫南阳羯族派出一队战士,准备在途中截杀楚水君。

    他信誓旦旦地对芈芮说道:“芈芮大人,当日在下曾许诺,日后定会鼎力协助您杀死楚水君,今日便是【大魏宫廷】在下兑现承诺之时!”

    看着一脸诚恳的张启功,芈芮愣了愣,木讷讷地点了点头:“多、多谢……”

    『……只要助芈芮大人杀死楚水君,应该就能彻底化解她对我的敌意了……唔,虽然被熊琥利用颇叫人不快,但若能因此抵消芈芮大人的敌意,这倒也不是【大魏宫廷】一件坏事。』

    张启功自负满满地想道。

    鉴于对方的身份,他自然希望与后者打好关系。

    而与此同时,芈芮脸上却浮现几丝莫名之色。

    『这家伙……为何几次三番要对我示好?莫非……他对我其实别有所图?哼!你只是【大魏宫廷】我姐夫的臣子,少痴心妄想了!……不过话说回来,这家伙或许其实倒也没有那么可恶,唔……』

    紧盯着张启功,芈芮心下暗暗想道。

    不得不说,哪怕是【大魏宫廷】相处多时,这两人还是【大魏宫廷】毫无默契可言。
友情链接:完美世界  作文大全  盛唐之帝国崛起  如意小郎君  作文吧  明末第一贼  最强逆袭  天天美食  天天美食  理财知识  太初  大学生必备网  中药大全  电视指南  如意小郎君  锦衣夜行  笔趣阁  圣龙图腾  小学生作文  都市医圣妙厨  中国玉米网  史上最强重生者  极品最强大少  牧神记  经典古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