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340章:楚国的溃势(二)
    楚国的溃势,绝非仅仅只体现在楚西、楚中两个方面,事实上,楚东方面的局势亦不乐观。

    所谓的楚东,即是【大魏宫廷】泛指以寿陵君景云为首的、负责阻截魏国东路主帅乐弈的军队,包括邸阳君熊沥、申屠亢、侯榆、公羊简、边仓轲、周隗、牟泺等一干楚国将领。

    这方面军队大致可分为两批,其一便是【大魏宫廷】寿陵君景云亲率的军队。

    自当日「诸国伐魏」战败之后,得上将项末断后于雍丘,寿陵君景云率领残部退到「彭城」。

    在此期间,出自唇亡齿寒的想法,楚国原本其实倒也想过庇护一下齐鲁两国,免得这个国家遭到魏国的报复。

    可没想到,鲁国很快就倒向了魏国,至于齐国,鉴于魏国攻伐齐国时,非但出动了超过四十万的魏韩联军,且又有商水、宋郡两地拢共约十余万左右的魏军对楚国虎视眈眈,楚国虽没敢轻举妄动,只能眼睁睁看着齐国被魏国覆亡。

    今年开春,当魏国对楚国发起三路大军的进攻时,寿陵君景云驻军彭城,同时兼顾魏将司马尚与乐弈两方的攻势——不过总的来说,寿陵君景云主要还是【大魏宫廷】负责东路,即迎击魏将乐弈的东路魏军。

    东路魏军的构成亦很杂,除魏将曹焱之河内军、屈塍之鄢陵军这两支魏人组成的军队以外,更多的则是【大魏宫廷】韩人与齐人组成的军队,前者包括元邑侯韩普率领的军队,而后者嘛,即是【大魏宫廷】泛指田耽、田武所率领的、被乐弈收编整顿过后的原齐国军队,比如即墨军、北海军、东莱军等等,大抵约十万人左右。

    魏兵十万、韩兵十余万、齐兵十余万,这就意味着魏国的东路军队,兵力已超过三十万,要命的是【大魏宫廷】这三十兵力当中,至少有七成是【大魏宫廷】魏国以及前韩、前齐三国的老卒,虽不能说每一名士卒都是【大魏宫廷】精锐,但最起码都是【大魏宫廷】经历过几场恶战的老卒。

    东路魏军的攻势主要分两部分,其一即是【大魏宫廷】乐弈、田耽、田武三将率领的陆上军队。

    自魏王赵润下令对楚国用兵之后,魏将乐弈、田耽、田武三人率军兵出北海、琅琊两郡,攻取东海郡。

    至于第二支兵力,即是【大魏宫廷】魏将燕绉率领的河间水军,以及魏将李岌率领的湖陵水军,这两支水军原本驻扎在北海,直到这场仗打响的前夕,才走海路抵达琅琊郡境内的沿海城池「琅琊邑」,且在此地扩修海港,准备以这座海港为后方据点,跳跃进攻楚国、越国。

    不过在战争前期,燕绉、李岌二将的水军暂时没有参与这场仗。

    四月前后,乐弈、田耽、田武三军率领大军抵达东海郡,意味着东路魏军与楚东的战争就此打响。

    东海郡,起初乃是【大魏宫廷】齐国的领土,直到「第一次中原混战」的时候,才被楚国夺取。

    哦,那时的楚国,还是【大魏宫廷】「魏秦卫楚四国同盟」当中的一员。

    东海郡的驻守上将为「申屠亢」,符离塞将领出身,曾经乃是【大魏宫廷】上将项末的部将,随后受命驻守「郯城」,其余像侯榆、屠燊、公羊简等楚将,分别驻守「兰陵邑」、「即丘」、「朐」等地。

    这些位楚国将领大多都是【大魏宫廷】项末麾下的部将,虽谈不上如何出类拔萃,但也称得上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将。

    问题是【大魏宫廷】,由这些位将领来充当像乐弈、田耽、田武等名将的对手,未免还是【大魏宫廷】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四月上旬,乐弈命先锋上将田武取「即丘」。

    即丘,又称祝邱,这座城池往北即是【大魏宫廷】开阳,在第一次中原混战时,楚国的军队在攻取了东海郡后,就是【大魏宫廷】在这一带,与齐国征募的技击之士展开了一场血战,且最终因为粮草告罄,被齐国的技击之士击败,使得楚国军队在那场战争中止步于东海郡,未能攻破琅琊郡。

    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这个原因,魏将田武与其麾下的军队在攻取即丘时,斗志盎然,仿佛是【大魏宫廷】想报复当年发生在此地的那场战争,不过,相信更多的,还是【大魏宫廷】前齐国兵将们对于楚国此前‘放弃齐国’的怨恨。

    毕竟齐国与楚国此前签订了同进同退的同盟协议,并且在楚国出兵攻伐魏国的时候,齐国亦无偿资助楚军粮草,虽然此举齐国主要还是【大魏宫廷】为了自身的利益,但大部分齐国兵将们却不这么看,他们会认为楚国这是【大魏宫廷】忘恩负义,在榨干了齐国的粮草后,便任由齐国被魏国覆亡。

    总而言之,田武在攻取即丘时,无论是【大魏宫廷】这位前齐出身的猛将,亦或是【大魏宫廷】他麾下的前齐士卒,他们作战时异常凶猛,仿佛是【大魏宫廷】要将‘亡国’的愤怒发泄在那些楚国军队身上,以至于即丘这座城池,在短短两日内就被田武攻陷,让魏将曹焱、屈塍以及元邑侯韩普大感惊愕。

    毕竟长久以来,齐国的兵将一直与勇猛、悍勇这类称赞之词绝缘,原因就在于此前齐国富裕,因此比较魏国、楚国、韩国等外战不断的国家,齐人的性格就显得相对懦弱、保守,像什么以命换命这种战术,是【大魏宫廷】几乎不会出现在齐国士卒身上的。

    但今日,田武麾下那些前齐兵将,却让曹焱、屈塍、韩普等人刮目相看。

    尤其是【大魏宫廷】田武,这位齐国猛将亲自攻上城墙,斩杀了即丘守将「屠燊」,可谓是【大魏宫廷】勇冠三军,唬地楚军溃不成军。

    不过相比较田武的勇武,更受乐弈看重的,反而是【大魏宫廷】前者的长子田恬。

    田恬目前大概二十余岁,有勇有谋、进退有据,事实上在乐弈看来,田恬其实比他父亲田武更适合先锋将这个职位。

    即丘被攻破后,通往东海郡的大路就被彻底打开了。

    见此,乐弈挥军向前,越过「缯山」,直逼郯城。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驻守郯城的楚将申屠亢,在此期间曾派部将「周隗」在缯山一带埋伏,试图在魏军进攻郯城时,绕到魏军背后,连同郯城的楚军对魏军展开两面夹击。

    不得不说,申屠亢的想法是【大魏宫廷】好的,但很可惜,他的对面既有乐弈、亦有田耽,似这般粗浅的计策,如何骗得过乐弈、田耽二人?

    这不,楚将周隗非但没能顺利伏击到魏军,反被田耽以诱兵之计杀了一阵,而周隗本人,亦被田武的长子田恬率军围住,虽周隗奋力杀敌,希望突破重围,但最终,他还是【大魏宫廷】倒在了魏军的刀刃下。

    吃了两场败仗,两名将领战死,这让东海郡的楚军们士气大跌,就连本打算主动出击的楚将申屠亢,此刻亦放弃了原先的打算,决定死守坦诚,等待援军。

    而与此同时,乐弈则与田耽商量。

    作为前韩国与雁门守李睦齐名的名将,乐弈最擅长的攻城,虽然郯城城池坚固,但在乐弈眼中,却不外如是【大魏宫廷】。

    他对田耽说道:“东海(郡)兵少将寡,好似楚国并未打算死守此地。若你我猛攻郯城,则楚国或有可能放弃东海,向南退军,不如围定城池,借机诱杀楚军。”

    田耽当然明白乐弈的意思,无非就是【大魏宫廷】围城打援嘛,他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田某自行率军往彭城去了。”

    乐弈愣了愣,旋即,素来不拘言笑的他,脸上亦浮现几分笑意。

    他必须承认,跟同样擅长率军打仗的田耽交流就是【大魏宫廷】轻松,这不,他只是【大魏宫廷】刚刚提出了「围城打援」这个建议,田耽便闻弦声而知雅意。

    于是【大魏宫廷】,乐弈、田耽在郯城一带分兵,由乐弈率领其余军队围住郯城,摆出一副欲围攻郯城的架势,而田耽,则悄然率领军队前往彭城。

    五月初乃至五月中旬,乐弈故意放慢了围攻郯城的步骤,叫麾下的士卒不急不缓地打造攻城兵器。

    纵使是【大魏宫廷】后来攻城兵器打造就绪后,他也只是【大魏宫廷】稍稍打了几下郯城而已。

    这引起了魏将曹焱的不满。

    由于燕王赵疆因为当初在临淄下令屠杀齐人而被魏国天策府勒令返回魏国,此后,他的宗卫长曹焱,就成为了魏军方面的主心骨,同时也肩负着类似‘监军’的义务,以督促乐弈、田耽等降将。

    在曹焱看来,郯城虽然城墙坚固,但他魏军多达三十余万,岂有可能被这小小一座城池给挡住?

    甚至于,就连田武也对乐弈的‘消极怠战’颇为不渝,几次请缨出战,甚至愿意为此立下军令状。

    由于曹焱、田武二人皆对自己的决定抱有怀疑,乐弈只好将他的想法与二将说了一遍,并告诉二将:“我军在此耽搁十日,却能换来至少三十日的进程。”

    曹焱、田武将信将疑。

    不过鉴于魏王赵润亲笔委任乐弈为主帅,曹焱也不好逼迫过甚,姑且听从了乐弈的安排。

    五月中旬时,驻守彭城的寿陵君景云,得知了「乐弈被阻于郯城」的消息,心中大为惊讶。

    因为就像乐弈所猜测的那样,东海郡其实早就被楚国所放弃——楚国原本准备在彭城、邳(下邳)一带阻击魏军,且为此,寿陵君景云与邸阳君熊沥已分别在这两地提前做好了防御准备。

    没想到,郯城居然能阻截魏军,阻截乐弈这等名将。

    『要不要派兵援助呢?』

    寿陵君景云犹豫不决。

    别看景云在其父景舍事后初次掌兵的时候,对兵事一窍不通,但这么多年来,有副将羊祐辅佐,且自身亦是【大魏宫廷】历经战事,当然也想得到「围城打援」这种计策,生怕乐弈是【大魏宫廷】故意以郯城作为诱饵,赚他率军支援郯城。

    但考虑再三,他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决定出兵郯城,并且在出兵时,他向驻军在邳县的邸阳君熊沥送了个消息,相邀熊沥一同率军支援郯城。

    倒不是【大魏宫廷】自信于能够击败乐弈,寿陵君景云的主要目的还是【大魏宫廷】拖延时间,用楚国广阔的国土,来换取喘息的时机——这是【大魏宫廷】楚国王都寿郢那边的最新命令。

    至于郯城是【大魏宫廷】否是【大魏宫廷】乐弈围城打援的陷阱,寿陵君景云也有所防范,在他看来,他与邸阳君熊沥出兵支援郯城,最不济也无非就是【大魏宫廷】重新退回彭城、下邳两地而已,终归乐弈也是【大魏宫廷】人,只要他们小心防范,莫要给予乐弈偷袭他们的机会即可。

    难道乐弈还能无中生有地设计赚杀他们?

    抱持着这样的念头,寿陵君景云留下副将羊祐守卫彭城,自己则率领十万楚军支援彭城,而另外一边,驻军在邳县的邸阳君熊沥,亦出兵五万,响应景云的行动。

    不得不说,无论是【大魏宫廷】寿陵君景云还是【大魏宫廷】邸阳君熊沥,他们确实足够谨慎,不给魏军丝毫偷袭他们的机会,纵使是【大魏宫廷】乐弈,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什么破绽。

    但乐弈对此并不在意,在他心中,寿陵君景云与邸阳君熊沥,其实早已在他瓮中。

    然而其他人却不知,无论是【大魏宫廷】魏军一方的曹焱、田武,还是【大魏宫廷】楚军一方的寿陵君景云与邸阳君熊沥,此刻都没有意识到。

    就这样,魏楚两军在郯城又对峙了足足一个月。

    对峙到魏将曹焱实在是【大魏宫廷】忍不住了,再次跑到乐弈面前质问后者,却见乐弈淡然说道:“曹将军不必焦急,破敌就在这几日。”

    曹焱又一次将信将疑。

    但事实证明,乐弈的判断是【大魏宫廷】正确的。

    六月中旬前后,邸阳君熊沥收到消息,骇然得知魏将燕绉、李岌二人,竟率河间水军与湖陵水军攻打广陵,吓得他魂飞魄散。

    广陵郡,位于邳郡的东南,九江郡的东边,若被魏军攻破广陵郡,非但邸阳君熊沥自身会被魏军切断后路,甚至于,魏军可以直接威胁到王都寿郢。

    在大惊失色的情况下,邸阳君熊沥立刻派人通知寿陵君景云,告知后者他必须立刻撤兵,派兵支援广陵。

    而与此同期,寿陵君景云亦收到了魏将田耽率军偷袭彭城的消息。

    跟广陵郡的情况差不多,彭城亦位于东海郡的南边,若被田耽攻陷彭城,寿陵君景云麾下的军队,亦将陷入魏军的腹内。

    在这种情况下,寿陵君景云与邸阳君熊沥只得放弃郯城,准备趁机悄然撤兵。

    但很可惜,乐弈早早就在等待楚军撤兵,又岂会叫景云、熊沥二人如此轻松就撤退?

    在景云、熊沥撤退那一晚,乐弈下令全面进攻,令曹焱、屈塍、韩普、田武、田恬等将领,率领麾下军队死死咬住景云、熊沥二人所率的军队。

    至于郯城,乐弈根本懒得攻打。

    由于寿陵君景云与邸阳君熊沥二人急着撤兵返回,无心恋战,二人麾下军队被魏军打得溃不成军。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那一晚,郯城守将申屠亢亦听到了城外的动静,但由于城外皆被魏军围定而没敢轻举妄动,生怕乐弈的诡计。

    可没想到的是【大魏宫廷】,当天亮后他登上城墙一瞧,非但寿陵君景云与邸阳君熊沥麾下十余万军队已消失无踪,就连乐弈麾下的三十余万魏军,亦不知去向,以至于原本有几十万魏楚两国军队对峙的城外,这会儿空空荡荡。

    数日后,心急率军返回彭城的寿陵君景云,在彭城一带遭到了魏将田耽的伏击。

    事实上那其实也不算是【大魏宫廷】伏击,纯粹就是【大魏宫廷】田耽挡住了彭城守将羊祐派出接应景云的军队,堵在了后者撤退的必经之路上罢了。

    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寿陵君景云遭到惨败,率领余众向南撤入九江郡。

    此时,田耽这才慢悠悠地联合曹焱、屈塍几人,攻占彭城。

    得知寿陵君景云战败,彭城守将羊祐长叹一声,只能趁着魏军还未彻底包围彭城,而提前撤兵。

    倘若此前寿陵君景云并未率军支援郯城,那么彭城这边倒是【大魏宫廷】还能支撑个几个月再退兵,可现如今,仅他麾下的兵力,根本不足以在田耽、曹焱、屈塍几人的进攻下支撑许久,与其搭上麾下所有军队,被魏军围歼在此,羊祐最终还是【大魏宫廷】选择了退兵。

    就这样,寿陵君景云与副将羊祐经营了一年余的彭城一郡,就这样被魏军轻松地攻陷了。

    而另外一边,田武、田恬父子亦死咬着邸阳君熊沥不放,一直追入了邳郡,前前后后顺势攻克「邳县」、「取虑」、「钟吾」、「下相」等几座城池,导致半壁邳郡被魏军轻松占领。

    此时,乐弈这才回头攻打郯城。

    见大势已去,楚将申屠亢虽献城而降,乞求活命,于是【大魏宫廷】,魏军再次轻松拿下郯城。

    必须承认,乐弈做到他的承诺,虽然他在郯城故意耽搁了一个月不止,但确实是【大魏宫廷】赚回了三个月的时间,让魏军轻而易举地就攻破了彭、邳这两个楚国驻扎了重兵的小郡,将战线一口气推进到了九江郡,迫近了楚国的王都寿郢。

    事后,曹焱亲自来到乐弈面前,为先前的怀疑向这位主帅道歉。

    乐弈虽然不是【大魏宫廷】圆滑的人,不至于顺势与曹焱这位燕王赵疆的宗卫长打好关系,但这么点小事,也不至于被他放在心上。

    而同样对乐弈抱有几分怀疑的田武,却出于好面子没有向乐弈道歉,倒是【大魏宫廷】他的长子田恬,代父亲出面表示了歉意。

    不过虽说没有道歉,但此事之后,田武对乐弈的命令倒是【大魏宫廷】不再怀疑。

    不夸张地说,乐弈通过他的出色的用兵,使麾下的将领们逐渐对他产生了信任,使这支由魏人、韩人、齐人组成的杂乱军队,逐渐拧成了一股绳,这使得魏军的攻势愈发凶猛。

    此后,魏将田耽攻陷沛县,魏将田武联合燕绉、李岌二人的两支水军,攻取广陵郡。

    在三路战场全部溃败的情况下,楚王熊拓只得正式决定放弃王都寿郢,迁都「彭蠡」。

    时至八九月,似新阳君项培、寿陵君景云、邸阳君熊沥等楚国将领,其麾下的兵力被魏军的三路大军逐渐压缩到九江郡。

    待等该年深秋,楚军陆陆续续退至大江南岸,主要布防于九江郡的南部,而魏军倒也没有追赶,而是【大魏宫廷】致力于攻占大江以北的楚国土地。

    十一月,因临近冬季,魏楚战争暂时停歇。

    此时,楚国已经失去了大江以北的所有土地,就连大江以南的长沙,亦在西路魏军主将沈彧的攻击范围内,只剩下半壁九江郡。

    楚国,或覆亡在即。大魏宫廷最新章节请去大魏宫廷网址:Www.BiQuYun.Com
友情链接:毕业论文网  全职高手  北宋大表哥  吞噬星空  回到地球当神棍  论文大全网  大族激光  回到明朝当王爷  九重武神  南方财富网  首富杨飞  神道丹尊  诡秘之主  极品最强大少  个性说说  中华养生网  超级神基因  笔趣阁  大明元辅  中国玉米网  中国玉米网  三国高校传  99养生网  据说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