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353章:抵达河西
    『ps:新一月了,求月票。另外,本书快完结了,还养着的书友们可以杀了,顺便记得给个全订呀,感谢。』

    ————以下正文————

    魏昭武十三年六月十一日,魏王赵润率领五百名虎贲禁卫军,乘坐船只率先抵达蒲坂津,再由此河港走陆路抵达临魏城。

    至于宗卫将卫骄、吕牧、穆青等人率领的三万雒阳禁卫军,则分别由水陆两路徐徐赶向河西郡。

    毕竟河西郡此刻驻扎着魏国二十万军队,就目前而言,论兵力其实是【大魏宫廷】完全不虚秦国的,因此那三万雒阳禁卫军也没必要急行军。

    由于并非提前得知任何相关消息,以至于当魏王赵润带着五百名虎贲禁卫军进城时,司马安这才得知,大吃一惊的他,顾不得其他,连忙出了郡守府,迎接他魏国的君主。

    待二人在临魏城内的街道上撞见时,年高七旬的司马安翻身下马,不顾街道从旁观望行人惊讶的眼神,慌忙在赵润的坐骑前单膝叩地,抱拳行礼,口称陛下。

    岂料赵润却笑着摆摆手说道:“此刻我并非魏君,乃是【大魏宫廷】天策府天将军赵润也,司马将军莫要多礼。”

    司马安这才起身称谢。

    不得不说,看着眼前白发苍苍的司马安,赵润心中倍加感慨。

    还记得想当年他初征楚国凯旋而归时,当时正在壮年的司马安,那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威武英气,可现如今,就连他也已年近半百,而眼前这位他魏国曾经的猛将,更是【大魏宫廷】已至暮年,让人不得不为之嗟叹岁月的无情。

    大概小半个时辰后,司马安邀请魏王赵润来到了他在城内的府邸,即郡守府。

    此时在郡守府门前,司马安的两个儿子司马业、司马斗早已恭候在府前,待瞧见魏王赵润的队伍来到后,连忙下了台阶前来恭迎。

    在先王赵偲的宗卫将当中,赵润与百里跋、司马安最亲近,自然而然,对于司马业与司马斗兄弟二人亦不会陌生。

    相比较司马安,司马业、司马斗兄弟二人就难免稍显逊色,兄长司马业现如今也已经四十多岁了,由于十年前在与秦军的战斗中不慎摔落战马而摔折了腿,自那之后便退居二线,掌管着河西军手底下那帮杂胡兵,主要负责放牧战马、羊群方面的事物;而弟弟司马斗,现如今还不到四旬,依旧活跃在河西军中,曾在季鄢、乐逡二将帐下听用,目前则负责着临魏城一带的骑兵巡逻事宜。

    顺便提及一句,司马业、司马斗二人也早已成婚生子,兄长有二子一女、弟弟则是【大魏宫廷】一子一女,曾经因为韩魏战争而几近覆亡的司马氏一门,总算是【大魏宫廷】又兴旺起来了。

    目前魏国的司马氏,主要就是【大魏宫廷】司马安的河西司马氏、曲梁侯司马颂(卫山)的封丘司马氏,还有司马尚的昌邑司马氏,与其弟司马弢的山阳司马氏这四支,据说这四支都是【大魏宫廷】出自曲梁司马氏之后,但究竟如何,后人已无从考证。

    不过司马安倒是【大魏宫廷】倾向于认可司马尚、司马弢兄弟二人,因此时常拿这对远房同族兄弟的事来激励司马业、司马斗兄弟二人,让兄弟俩压力很大。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司马尚与司马弢兄弟可非一般人,前者乃是【大魏宫廷】宋郡守,覆亡楚国的功臣,而后者则是【大魏宫廷】燕王赵疆的爱将,协助上将曹焱与乐弈覆灭了越国,皆是【大魏宫廷】能独当一面的英才,相比之下,司马业、司马斗兄弟就难免逊色许多。

    瞧见司马业、司马斗兄弟二人,司马安的面色就沉了下来,长子司马业姑且不论,可是【大魏宫廷】次子司马斗,算算时辰眼下应该是【大魏宫廷】他率领骑兵出城巡逻的时候。

    因此,司马安生气地质问小儿子司马斗,问他为何还在这里。

    司马斗显然颇为畏惧父亲,吞吞吐吐地说道:“听闻陛下驾到,孩……末将特来恭迎。”

    听闻此言,司马安怒声叱道:“自有老夫恭迎陛下,何须你小小一介游骑参将?你这是【大魏宫廷】渎职!还不快滚!”

    司马斗赶紧朝着赵润抱拳行了一礼,吓得飞奔而去。

    而他的兄长司马业,此刻在旁亦一脸诚惶诚恐,唯恐遭受牵连。

    见此,赵润笑着宽慰司马安道:“老将军,你对两位贤兄太过于严厉了……”

    司马安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大魏宫廷】摇了摇头。

    进去郡守府后,司马安先是【大魏宫廷】吩咐刨除送上酒菜,给赵润与近卫大将褚亨等人填填肚子。

    毕竟这会儿,他已命人通知乐弈、赵宣,告诉二人他魏国君主赵润亲抵临魏城的消息,想来不久之后,乐弈与桓王赵宣等人,便会带着将军们前来。

    在对坐饮酒的时候,司马安有意试探赵润御驾亲征的缘由,毕竟,君主御驾亲征,在大多数情况而言,对于前线的兵将都是【大魏宫廷】一种积极的激励,可问题是【大魏宫廷】,现如今他河西郡境内的魏军虽说战况不乐观吧,但也没有严峻到需要君主御驾亲征的程度,此时君主御驾亲征,说实话对于前线将领的压力是【大魏宫廷】很大的。

    尤其是【大魏宫廷】对于司马安、乐弈等总慑全局的主帅而言。

    见司马安试探自己,赵润直接了当地说道:“老将军切莫误会,朕……不,本将军亲临战场,并非是【大魏宫廷】因为此地战况所致,而是【大魏宫廷】我得知我那位老丈人目前就在河西郡,是【大魏宫廷】故特来与他会会……哎,于私来说,我还是【大魏宫廷】倾向于那位老大人能顺应大势,俯首陈臣,不过仔细想想,此事不大可能。”

    说罢,赵润摆了摆手,结束了这个话题,转而询问起有关于司马安的家事。

    说起司马安的家事,目前在国内颇受关注的事,便是【大魏宫廷】司马安与司马尚、司马弢兄弟二人的相处。

    当然,双方彼此是【大魏宫廷】没有什么矛盾与利益冲突的,主要还是【大魏宫廷】因为本家与分家的问题,毕竟原本作为本家的曲梁侯司马颂那一支,其实真正意义上来说已经断绝血脉了,因此,司马氏这一支,自然也从司马安与司马尚、司马弢兄弟那一支中选择,毕竟双方都是【大魏宫廷】曲梁侯司马防的后裔。

    还记得司马尚、司马弢兄弟二人刚降魏国时,司马安出于高傲,并没有主动与那对兄弟商量这个问题,然而最近几年,眼瞅着司马尚覆亡了楚国,其弟司马弢协助乐弈、曹焱覆亡了越国,威望大增,司马安回头再看看自己两个不成器的儿子,心中难免就有点着急。

    对于这种家族内部的事,赵润当然不会去参合,他能做的,就是【大魏宫廷】劝说司马安莫要为此心急,反正本家也好、分家也罢,河西司马氏都不会因此而没落,何必去争呢?

    待二人聊了大概半个时辰后,乐弈便匆匆赶来。

    当看见魏王赵润的时候,纵使是【大魏宫廷】素来息怒不形于色的乐弈,神色间亦流露出几分担忧。

    赵润当然能猜到乐弈为何担忧,无非就是【大魏宫廷】河西郡现如今的战况不乐观罢了。

    毕竟在这场战争中,司马安由于年事已高的关系,几乎将总督战局的权利都交给了乐弈,他自己只负责防守临魏城,换而言之,魏军接二连三地丢掉了重泉、频阳、雕阴、肤施四座城池,乐弈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见此,赵润在招招手邀请乐弈入席后,笑着宽慰道:“乐将军,朕率军至此,只为朕那位老丈人而来,至于武信侯公孙起与渭阳君嬴华,还得由将军来操心。”

    见眼前这位魏国君主并无责怪自己的意思,乐弈心中稍安。

    不得不说,对于被武信侯公孙起摆了一道这件事,他亦耿耿于怀,生怕因此失去了魏王赵润的信任,而失去向公孙起一雪耻辱的机会。

    不过事实证明,赵润根本就没有把丢掉几座城池、打输几场战事放在心上,毕竟此刻的他,已坐拥了整个中原。

    当日傍晚前后,似桓王赵宣、临洮君魏忌,还有张骜、李蒙、白方鸣、庞猛、季鄢、乐逡、周昪等一干魏将,皆陆续抵达临魏城,出席司马安为魏王赵润而设的接风宴席。

    还是【大魏宫廷】那句话,在并不需要君主御驾亲征的时候,一国君主却执意亲征,这对于前线的将领而言,反而是【大魏宫廷】一种压力。

    因为他们会忍不住胡思乱想: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我方做的不够好,是【大魏宫廷】故君主才会亲自出马?

    尤其是【大魏宫廷】对于刚刚失守频阳的白方鸣与庞猛来说,他们心中的惶恐更甚。

    这导致在酒席筵间,白方鸣与庞猛向魏王赵润俯首叩地请罪,让本该是【大魏宫廷】欢喜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凝重起来。

    更有甚者,随后就连张骜、李蒙,亦出列请罪。

    不得不说,秦军在攻取频阳之后,士气大盛,不顾一切对魏军发动猛攻,着实是【大魏宫廷】将魏军诸将们给打懵了。

    眼瞅着面前跪倒一地的将领们,再看看身旁亦同样面带羞惭之色的乐弈与桓王赵宣等人,赵润终于意识到他魏军最近的战况可能是【大魏宫廷】真的不乐观。

    说实话,打败仗不算什么,赢回来就是【大魏宫廷】了,只要战败的原因并非是【大魏宫廷】将领渎职所致,赵润并不会因此去责怪谁,毕竟胜败乃兵家常事嘛。

    可是【大魏宫廷】目前看来,河西战场上的魏军诸将,似乎已被秦军打懵了,失却了锐气,这问题就很大。

    想了想,赵润故意板着脸对跪在地上的白方鸣说道:“白方,你是【大魏宫廷】要挑战朕么?”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屋内诸将皆为之不解,而白方鸣,更是【大魏宫廷】惊地下意识就说道:“末将岂敢挑战陛下?”

    见此,赵润故意说道:“难道不是【大魏宫廷】为了挑战朕「未尝战败」的事迹?”

    听闻此言,屋内如乐弈、周昪几人,在微微一愣之后,心中有所猜测,露出了笑容。

    此时白方鸣亦满脸惊愕,结结巴巴地说道:“陛下乃人王帝主,非同寻常,而末将只是【大魏宫廷】寻常人,何德何能与陛下相提并论?”

    赵润听了这话,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你较真于一场败仗做什么?……只有朕,才能百战百胜!至于列位嘛,就争取百战而九十九胜吧。……起来吧。”

    说着,他拍了拍白方鸣的肩膀,将后者拉了起来。

    听到赵润这般自夸的话,屋内诸将的表情很是【大魏宫廷】古怪,不过屋内先前那凝重的气氛,倒也随着赵润的话烟消云散。

    拉起白方鸣后,赵润见庞猛还跪在面前,于是【大魏宫廷】便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拍后者的后脑勺,没好气地笑骂道:“你一个莽将,也学人请罪?起来,日后多杀几个秦卒将功赎罪即可!”

    在屋内诸将的哄笑声中,庞猛四五十岁的人了,亦尴尬地挠挠头,旋即咧着嘴傻笑不已。

    一番闹腾后,酒席宴间的气氛顿时改善了许多,至少,诸将脸上已经露出了笑容,不复之前忧愁满面。

    酒过三巡之后,赵润先向诸将解释了他此番前来的原因,免得这些将领胡思乱想:“此番朕亲临战场,实为御驾亲征的秦王而来,诸位也晓得,那位老大人乃是【大魏宫廷】朕的岳丈,于私而言,朕还是【大魏宫廷】希望他能够……算了,不说这个,总而言之,尔等之前怎么打,接下来还是【大魏宫廷】怎么打,朕并不会干涉。”

    听闻此言,屋内诸将遂安了心。

    不过,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提到这场仗的关系,诸将们脸上难免又露出了忧容。

    这让魏王赵润微微皱了皱眉,因为他觉得,也不晓得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输了几仗的关系,在座诸将有些信心不足的样子。

    他看了一眼乐弈,欲言又止。

    好在乐弈机敏,看出了赵润的意思,猜到后者不好直接询问河西战场现如今的局势,遂咳嗽一声主动介绍道:“咳,陛下,既然提到这边的战事,不如先容末将简单向陛下讲解一下吧。”

    “好。”赵润点了点头。

    朝着赵润拱了拱手,乐弈便开始讲述近期河西战场的战事,主要讲述秦军在攻占频阳之后的战事。

    自秦军攻占频阳之后,秦军便开始并行进兵,由武信侯公孙起与渭阳君嬴华作为秦军的两支利矛,前者攻打梁山南部的桓王赵宣,后者攻打乐弈的临魏西郊大营。

    其实从客观来说,河西战场上秦魏双方的兵力几乎是【大魏宫廷】持平的,秦军总兵力现如今大概二十余万,而魏军呢,集北一军、河西军、河东军这三支魏军,再加上杂胡兵这支河西军的仆从军,总兵力亦在二十万左右。

    关键在于秦军的攻势实在是【大魏宫廷】太猛了,简直是【大魏宫廷】完全不计伤亡。

    秦军攻重泉,死伤两三万夺下城池,猛攻频阳,又死了两三万,可是【大魏宫廷】在死伤五万人数之后,秦军的士气不降反增,对魏军展开猛攻,桓王赵宣的北一军,因此被打地节节败退,被迫一步步向东撤退,最后与临洮君魏忌的军队合兵一处,总算是【大魏宫廷】挡住了秦军的疯狂攻势。

    而临魏城这边,乐弈驻守的临魏西郊大营,亦多次遭到渭阳君嬴华的猛攻,为此战死的秦国仆从军人数,就连乐弈看了都为之心惊,可即便是【大魏宫廷】伤亡巨大,秦军依旧没有片刻停歇。

    总而言之,河西战场上的魏军眼下全面落于下风,说实话这的确是【大魏宫廷】有些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在听完乐弈的讲述后,魏王赵润沉思了片刻,旋即开口说道:“秦人的疯狂,其实并不意外……国之将亡,必有忠义之士慷慨捐躯、保家卫国,想当年诸国讨伐我大魏,我大魏势弱,单单三川郡,就有三四十万义士随朕出征。……如今秦弱魏强,秦人亦知若这场仗战败,我大魏的军队比将长驱直入,覆亡其国,故而秦人团结御外、死而不悔。”顿了顿,他笑着说道:“这是【大魏宫廷】值得赞赏的忠义,不过对于我大魏而言,却不是【大魏宫廷】一件好事。”

    席间诸将诸将配合着干笑了两声,显然他们对这场仗仍抱持忧心的态度。

    见此,赵润环视一圈,没好气地笑道:“都沉着脸做什么?丢掉了几座城池,打输了几场仗,尔等就觉得这场仗我大魏输定了?我大魏坐拥整个中原!集魏、韩、齐、卫、鲁、楚、越等诸国的整个中原!且有良将千余、兵甲百余万,怎么可能会输?”

    他用力敲击着案几。

    诸将面面相觑,旋即脸上的神色逐渐镇定下来。

    的确,这场仗对于秦国而言,或许倾尽一国的战争,但是【大魏宫廷】对于他魏国而言,充其量就只是【大魏宫廷】动用了三分之一的兵力而已,时间拖得越长,他魏国的优势就越大,秦国几乎没有胜利的可能。

    “……在座的诸位皆是【大魏宫廷】擅战之将,还用得着朕来教你们么?”环视了一眼在座诸将,赵润沉声说道:“纵使前面输掉九十九场战事,只要最后一场仗取得胜利,那就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胜利!更何况,朕并不认为秦国还能支撑多久……不,在朕看来,秦国已在覆亡的边沿!”

    说着,他环视一圈,见诸将脸上皆露出惊愕的表情,他遂轻笑着说道:“怎么?不信?你等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都觉得,渭阳君嬴华放弃了河套地区,转战河西,这是【大魏宫廷】一招相当高明的决策?不!此乃取死之道!……我大魏在河套的主将是【大魏宫廷】何人?廉驳将军!虽然这位将军平日里不大喜欢用计,但不可否认,廉驳将军乃是【大魏宫廷】当世数一数二的猛将!”

    听到这话,纵使是【大魏宫廷】乐弈也得认可。

    他必须承认,廉驳只要肯动脑子,那就是【大魏宫廷】足以匹敌他与李睦的将领,只可惜大多数情况下,廉驳的对手太弱,以至于这位将军完全提不起兴致来——只要莽攻就能轻松取胜的对手,何必费力动脑子用什么计谋呢?

    “……渭阳君嬴华转战河西,不出十日,廉驳将军就会得知。倘若朕没有猜错的话,秦军在肤施、雕阴一带,必定是【大魏宫廷】驻扎了重兵,防止廉驳将军率军追击。……看上去,此举的确可以将廉驳将军的军队阻隔在高原以北,但还有一个可能,即廉驳将军得知秦军在雕阴、肤施一带驻扎重兵后,并不取这两座城池,而是【大魏宫廷】顺势详西,进攻秦国本土!秦国倾尽其国攻打我大魏,国内防守势必空虚,试问,如何抵御廉驳将军的进攻?”再次环视了一眼在座的诸将,赵润摇摇头说道:“挡不住的。……换而言之,别看眼下秦军疯狂,这不过是【大魏宫廷】昙花一现而已,纵使我方采取固守,拖也能拖到秦国覆亡!”

    听闻此言,在座诸将恍然惊悟,心中的忧愁顿时烟消云散。

    说来也奇怪,只是【大魏宫廷】听魏王赵润这一番对于局势的剖析,就让他们重新恢复了信心。

    『不愧是【大魏宫廷】‘魏公子润’……』

    在诸将叹服之际,乐弈心中亦是【大魏宫廷】暗暗感慨。

    其实赵润所说的有关于廉驳的事,乐弈也已经想到了,只不过,那是【大魏宫廷】属于廉驳的功劳,跟他没有什么关系。

    想了想,他开口说道:“陛下圣明,一语中的。不过末将建议,虽说廉驳将军或有可能促成秦军溃败之事,但考虑到唯恐发生变故,还是【大魏宫廷】莫要将希望全部寄托在廉驳将军那边为妙……另外,关于‘固守’,末将以为有些不妥。因我军近期接连战败,使秦军士气大增而我军士气衰减,然而今日陛下御驾亲征至此,此事必定能激励士卒,使士卒恢复士气,倘若再继续固守,恐再次有损军卒的士气……”

    赵润心说我只是【大魏宫廷】随口扯了一句,又不是【大魏宫廷】真要固守,不过不能否认,乐弈的观点是【大魏宫廷】正确的。

    于是【大魏宫廷】,赵润点点头说道:“不错,乐弈将军所言极是【大魏宫廷】,固守,只会助长秦军的气焰,削弱我军士卒的士气,倘若一味固守,纵使原本能够打赢的战事,恐怕到最后也会打输掉,必须主动出击!……我大魏的军队,从来不惧于人!昔日弱势亦然,今日强盛亦然,何须畏畏缩缩?就跟他们打!与秦军正面交锋,以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彻底击垮秦人的信心!待等这场战争之后,但凡艳阳照拂之地,皆为我大魏之国土!从西到东,从北到南,我大魏,即当世最强盛之国!”

    说罢,他重重一锤面前的案几。

    听闻此言,席间诸将仿佛感觉心口有一团赤焰炸开,只感觉热血澎湃,激动不已,类似「与他们战」、「与秦军战」的吼声,久久不绝。

    次日,魏王赵润亲笔写下战书,派人送到秦军那边,转呈于秦王囘手中,相邀秦军在三日后于临魏城外十几里的平原上决战。

    待秦王囘看到女婿赵润的书信后,心中咯噔一下。

    按理来说,魏军放弃城池防御,于平原与秦军决战,这对于他秦军而言应该是【大魏宫廷】一件极其有利的好事,但是【大魏宫廷】,秦王囘却高兴不起来。

    『三日后……么?』

    攥着手中的书信,秦王囘喃喃自语。

    他知道,三日后的决战,很大程度将决定他秦国的命运。
友情链接:极限保卫  大争之世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谎话大王  励志名人名言  字幕库  中华康网  笔下文学  管理资料下载  调教大宋  中国会计网  花都最强医圣  春野小神医  花百科  重活一次  房贷计算器  娱乐大头条  大宋男儿  电脑爱好者之家  名人名言  超级神基因  逆剑狂神  美食供应商  星峰传说